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799章暴露出问题了
    孟川听到旅长这话,愣了一下,然后连忙圆道:“对,对,我是这么说过。那行,谷…谷班长,你在这等我吧,我过会再来接你。”

    随后又转头看向那个中士班长,“哎,这个班长,去给谷班长搬个凳子过来坐。”

    车库又不是休息室,怎么可能有凳子,中士班长挠了挠头,“孟营长,我们这里没凳子啊。”

    旅长此时摆了摆手,“没事,我站着就行。”

    这下把孟川搞的挺尴尬的,“没凳子啊,那谷班长,委屈您先在这站会了,我等会过来找你。”

    孟川走后,中士班长立刻凑了过来,“谷班长,您和孟营长是啥关系啊,我看他对您挺恭敬的。”

    旅长和孟川哪有什么关系啊,于是随便编了个瞎话,“我是他表叔,辈分比他高一辈。”

    “哦,表叔啊,我就说孟营长对您这个四级军士长还这么恭敬,原来您是他长辈啊,看来您这个表叔,跟他还挺亲。”

    现在的人对表叔这个词仅仅只限于表亲这方面了,但是在一些老兵身上,表叔却是有另一层含义的,那就是掩饰身份用的。

    这个从京剧里面的《红灯记》中的一段词中就能显示出来‘我家的表叔,数不清。没有大事,不登门。虽说是,虽说是亲眷又不相认,可他比亲眷还要亲。’。

    这段词就是说,当时咱们党内的人原先为了掩饰身份,在做地下活动的时候,就会经常用我是谁谁的表叔来掩饰身份。

    不过这个传统,除非是出生于红色家庭的人才知道,一般的人,估计也早都忘掉了。

    此时董连长走了过来,看着旅长挺眼生,问道:“哎,同志,请问您找谁啊。”

    连长去旅部机关的次数少的可怜,所以也没怎么见过旅长,一时没认出来,也很正常。

    此时中士班长插话道:“这是孟营长的表叔,孟营长刚才带他来的。”

    董连长一听孟川回来了,哪还有心思去管这个‘四级军士长’,连忙问道:“孟营长回来了?他现在在哪啊?”

    中士班长指了指外面,“他好像在车库里巡视。”

    董连长听到中士班长的话,立刻撒丫子就跑过去,想找孟川问问清楚,这个事故的处罚到底是什么。

    谷旅长看到董连长这么快就跑出去了,问道:“这个连长是你们的重炮连的连长么?”

    中士班长点了点头,“那可不,不然我叫他连长干啥。”

    旅长又接着说道:“我看这个连长办事毛毛糙糙的,估计也不细心吧。”

    中士班长此时把抹布放了下来,“谷班长,这你还真说错了,我们连长还真是以细心著称的。就连我们营长都夸他细心呢,他之所以见到你表侄有点激动,那是因为昨天发生的事故。算了,这事你要是想了解,还是找你表侄去吧,我可不敢在这嚼嘴子。”

    旅长听到班长这话,有点好奇,如果说这个董连长细心的话,那完全是可以杜绝昨天的事故发生的啊,“小班长,那你说董连长细心,总得有个事情吧,也不能你说他细心,他就细心啊。”

    中士班长看着这位‘谷班长’话这么多,也就闲的跟他唠两句,“谷班长,你不是咱们合成营的人吧,所以应该不知道,你知道我们重炮连为什么要维修这个战车装备么?”

    旅长哪会知道,“你说说,难道这个战车的问题是董连长发现的。”

    中士班长点点头,“那可不,你知道我们连长是什么专业毕业的么?那可是正儿八经的军校毕业,而且还是学机械的,本身伍班长都没发现这个战车的问题,是董连长听声听出来的。”

    “那天我们的那辆战车开回来进行保养,刚进门的时候,就被连长叫住了。然后连长跳上战车,让驾驶员开车,他就趴在上面听,结果听出有点不对,然后组织了几个老军士长进行研究,结果这一拆开研究,还真的有点问题。”

    “你说就光凭听声音,董连长都能发现战车出问题了,你说他够不够细心。”

    这倒是让旅长吃了一惊,“没想到你们董连长还真是有一手啊,那我听我表侄说,昨天他在修理厂那看着,还会发生事故,这是为啥啊。”

    中士班长撇了撇嘴,“谷班长,你也是四级军士长了,你难道还不知道么?或许你待的地方不一样,但是在我们这,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三级军士长可不是连长得罪的起的。”

    “三级军士长,这在旅部都算是宝贝疙瘩。很多时候,董连长说的话,他们根本就不听,你知道我们伍班长是从哪来的么?那就是从旅部调来的,平常啥官没见过啊,一个连长他也就做个表面功夫,表面上说听连长的,其实很多事情,根本就不鸟连长。”

    谷班长有点不敢置信,“这么严重的么,在我们那三级军士长也得听连长的。”

    “所以我说每个地方不一样啊,如果说旅部修理厂,那是连级单位的话,那厂长就是连长,别说三级军士长了,就连二级军士长不是也得乖乖听话么。毕竟能在那当厂长的,都不是一般人,要不就是背景过硬,要不就是技术过硬,要不就是军衔足够高,不然你管不了任何人。”

    但是在基层连队这种地方,一个连长,没背景,技术也不算高端,毕竟是干行政的。而且军衔顶了天就是上尉。而一个三级军士长,那可是正营的待遇,你让一个营长待遇的人听连长待遇的人,他能好好听么。

    旅长听到这个中士班长的话,顿时觉得合成营暴露问题了,平常基层连队,基本都是没有军士长存在的,就连四级军士长一般情况下都是没有的,这样,连长管起连队来,是非常容易管的。

    而合成营因为是全军重点项目,军长亲自批条,让段佑在全旅范围内随便挑人。段佑因为想保障自己机械化的正常性,所以去旅部修理厂要了几个老军士长过来,这样就会出现一种状况,连长不是很能管住这些老军士长。

    在有作战任务的时候,那还好,因为那个时候连长拥有对这个连绝对的控制权,没有人敢触连长的霉头。但是在平时就不一样了,很多军士长仗着自己的资历老,对连长安排的任务是阳奉阴违。当然太过的事,他们也不敢干,毕竟他们也是当了几十年兵的老军人了,基本原则还是有的。

    但是一些小事情的话,老军士长们就不是很听了,连长拿他们也没办法,总不能因为一点点的小事,也上报给营部吧,这得多显得自己无能啊。

    所以很多时候,连长也不愿意去招惹这些老军士长,因为平常你也指挥不动,管也不好管,这样就会很难。

    虽然咱们有条例,说是士官永远低于军官,就算是一级军士长也是低于少尉的。但是实际情况并不是这样的,你让一个少尉去指挥一级军士长,你看能不能指挥动。

    一级军士长那可是师长见了都要喊声班长的存在,你一个小少尉,拿什么去指挥啊,这不是在搞笑么。

    “那你的意思是说,这次出事故是因为伍班长没听董连长的指挥么?”

    中士班长说不出来,“我觉得那个时候,听不听连长的话都不重要了,毕竟我们两个连几百个战士都在观看呢,伍班长也只是想尽快的让我们看到核心一点的东西,所以才加快速度的。谁知道,这样就偏偏出事了,要我说,谁都不能怪,只能怪运气问题。”

    或许这个中士班长可以代表基层官兵的想法,但是作为领导层的旅长来说,这个说法是完全行不通的。

    没有什么运气不运气之说的,如果完全按照规定进行修理,那是不是就可以避免此次事故呢?究极原因,还是因为领导没有行使好监督管理权,办事的人没有遵守原则。

    当然了,这事也绝对不止是这么简单,就说这些尾大不掉的老军士长吧,旅长甚至有些怀疑,别说连长管不了了,有可能营长都没办法好好管。

    这个问题是大问题啊,军队里必须做到绝对的服从,必须做到令行禁止,不然会出现很多隐患的。可是这个合成营是全军重点项目,就算是旅长也没有权利擅自更改营里的配属,至于把军士长全部调回旅部,这更是不可能的。

    旅长想了一会,还是决定把这个问题扔给段佑,毕竟解铃还须系铃人,你段佑问我要的人,你就得给我管好,不然你要什么人。

    想通了之后,旅长也不打算在这里多待了,于是告别了中士班长就去找孟川。

    孟川正在跟董连长说话,话题无非就是围绕着伍班长的身体状况说的。至于处罚决定,孟川没有说,这个事情不是自己说的,自己也不会乱说。

    就在此时,孟川看到旅长走过来了,于是连忙小跑过去,“谷…谷班长。”

    董连长刚才听中士班长说了,这个四级军士长是孟川的表叔,于是也不打算在这逗留,“孟营长,那你们先聊,我去忙了。”

    不过就在此时,旅长却说道:“董连长是吧,跟我走,咱们去营部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