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801章发脾气
    冯教导员放下文件后,立刻说道:“我这就进行准备,等周六就组织全营战士学习孟川的事迹,也让大家瞧瞧我们合成营重炮连连长的风采,到时候小孟,你可得上台讲两句啊。”

    孟川是不太愿意这样的,毕竟低调一点才更好。

    自己为啥会来合成营?究极原因,还是因为自己的风头太盛,自己过来是急流勇退,暂避锋芒的,不是过来大张旗鼓的。

    不过看到冯教导员兴奋的表情,孟川也不太好拒绝,况且他还是自己的上级。

    再说一个小小的合成营,自己上台讲两句,问题应该不大,毕竟外界也根本没有人关注合成营,“那行,等周六,我上台说两句。”

    学习任务是冯教导员主管的,段佑是懒得管。他现在最主要的问题就是解决风气问题,而重炮连则是不良风气的聚集地,“老冯,老抠,小董,咱们现在就去重炮连,我要借着你们俩降职的事情,好好的给这个重炮连的老军士长们上一课。”

    冯教导员也多少明白一点段佑的意思,想猛一下改变老军士长的风气是不现实的,所以段佑要抓住任何机会,慢慢的给这些军士长们改变思想。

    一行四人很快就来到了重炮连,重炮连的指导员叫韩明,此时正在巡视重炮连的工作。

    韩明一见到营长教导员来了,连忙小跑过去,“营长,教导员。”

    段佑看了一眼董连长,“小董,你去把重炮连的战士都集合起来。小韩,你过来,我跟你说点事。”

    韩明是重炮连的指导员,这次处罚没处罚到他的身上,也算是幸运,因为指导员是主管政治思想工作的,而维修装备这属于任务,是连长主管的。

    不过如果旅部党委明白了合成营的根源问题,估计处罚的就不是孟川和董连长,而是这位指导员了。但这也不能全怨韩明,毕竟这些老军士长,连营教导员都没办法,更别说一个连指导员了。

    段佑把韩明叫到一边,主要是说一下关于这个风气的问题,作为基层指导员的韩明,是太清楚了这里的风气了,他也是不止一次的向冯教导员说这个问题了,可是没办法啊,教导员也没招,只能继续让自己做这些军士长的工作。

    不一会董连长就把人员全部集合完毕,一个三级军士长还有两个四级军士长站在最前面,在加上受伤住院的伍班长和胡军士长,这一个连队里面就有五个军士长,这样豪华的阵容,在全军都是属于头一份。

    此时段佑掏出处罚决定书,对着面前的这一百多个战士喊道:“这是旅长今天给我的处罚决定。因为伍班长和胡军士长出的纰漏,旅部党委决定撤销孟川副营长职位,降为重炮连连长,重炮连连长降为副连长。”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哗然了,怎么会有这么重的处罚决定,居然降了两位主官的职位。

    段佑继续吼道:“为什么昨天会出那样的事故,为什么孟副营长三番五次的提醒大家注意安全,你们几个军士长却还在违规操作。老吕,你也是昨天参与维修的人员,你来说说为什么。”

    此时那个三级军士长站了出来,三级军士长虽然待遇高,但是毕竟军衔低,面对连长倒是可以雄气一把,但是面对这个正儿八经的合成营营长,他还是不敢放肆的,“报告营长,是我们维修小组大意了,我们已经做出了检讨,这是我的检讨。”

    说着吕军士长掏出检讨书递给了文书。

    段佑把检讨从文书手里拿过来,看了一下,然后直接丢到地上,“强调客观原因,总是强调客观原因,你们什么时候才能收起你们那份老资格的样子。你说你们不就在军队里待的时间长么,你们以为这样就能为所欲为么。我跟你们讲,如果你们在这样下去,我就算是豁出营长不干了,我也让你们明年都复员,你们信不信。”

    让这些三级军士长复员,如果段佑狠下心来搞他们,是绝对可以做到的。

    虽然三级军士长是营级待遇,批准晋升或者批准复员是要旅一级的主官批准才行。但是段佑这个营长的意见也是相当重要的,如果段佑狠下心来一直黑他们,旅领导则会慎重考虑这些三级军士长的去留问题。

    这也是为什么三级军士长不怕连长,而怕营长的原因。

    毕竟待在军队里是可以一直享受营级待遇,包吃住不说,每个月还有七八千的津贴,手下能使唤的人也多,基本上一些杂事,都有下面的兵来干,自己都是不用干的。

    如果一但复员,就算当时能拿到一大笔复员费,那也只是坐吃山空。再说了,自己修理一辈子的装甲车,出去能干啥?搞不好想修好民用汽车,都得在培训一下才行。

    吕军士长见到段佑发这么大火,也不敢触及霉头,连连说道:“营长,那我回去重新写。”

    段佑要的不是吕军士长怕自己,而是要他服从命令,最主要的是要服从自己主官的命令,特别是重炮连连长孟川的命令,“孟川是你的连长,你的检讨要交也是交给孟川。还有你们几个军士长,你们也都得写,别仗着资历老,就能免受处罚,连我们军官都要接受了中央八项规定,凭什么你们还为所欲为。”

    带头的几个军士长都连连答应,不过也都是表面答应。自己这些人在部队里干了多少年,从来没有主官在大庭广众之下,当着这么多兵的面前训斥自己。所以这些军士长没有人心里会舒服,反倒是增加了段佑和他们的矛盾。

    孟川见到军士长答应的并不舒服,也都明白他们的心思。他始终觉得,能当上军士长的人,不光是技术过硬,人品也是应该不错的,毕竟在军队里受教育了这么多年,就算是慢慢磨,也把他们的脾气秉性给磨好了。

    他们其实并没有大错,只是想着在军队干了这么多年,也该稍微享受享受。但是人的欲望是无限的,可能一开始的享受,到后面就会慢慢变的自大,逐渐不把主官放在眼里。

    但是他们的原则性应该是没有丢失的,只要稍加引导,应该是能改过来的。

    孟川在地上把吕军士长的检讨书捡了起来,打开看了一下,基本都是大话空话,没有什么实际意义,不过能想着提前写好检讨,并随身把检讨书带在身上,就证明,他们的原则性还是有的。

    “老段,你别说他们了,不管怎么说,组织修理的是我们,他们也是听我们的命令进行维修的,在这期间出了事,的确也是我的责任,等后面我私下跟他们好好聊聊,把事说开就行。”

    段佑见到孟川又做好老人,也是有点气,“老抠,你就做好人吧,你在这么做下去,你会被拖死的。你说你立了多少功劳,现在却被降职为连长,你就一点不气吗,我都替你气的慌。”

    这次孟川从副营长降为连长,吕军士长也知道是因为自己的错,“连长,等会回去,我一定好好写一篇检讨,深刻的检讨自己,晚饭之前,肯定给您送过去。”

    孟川笑着点了点头,“可以。”

    孟川都和这些军士长窃窃私语了,段佑在开这个会的意义就不大了,于是喊道:“行了,散会吧,大家都去忙。老抠,你过来。”

    孟川看到段佑还是一脸气愤的样子,笑道:“行了,老段,你就别气了,咱们有三个月的时间呢,也不急于这一时。再说你今天的目的不是也达到了么,已经镇住这些军士长了。”

    “而且现在我已经是重炮连的连长了,你在气也改变不了这个现状。那我就想先了解一下他们,在做下一步的打算。我不想什么都不了解,就去批评任何一个人。”

    段佑不是气这些军士长,而是气孟川老做好人,“老抠,我知道你的性格是啥。但是部队终究不是那样的,只有足够的高压,才能镇得住所有人,你听过慈不掌兵这句话么?有时候该狠的时候就得狠。”

    孟川明白这个道理,但是孟川依旧相信,人是感情动物,就算是在不对付的两个人,待在一起久了,也是能待出感情的。

    而且‘慈不掌兵’这个词并不是说要对部下黑脸黑色。而是说关键的时候,指战员一定要有钢铁一般的意志和决心来指挥行事,绝不能因心软而坏了大局。

    所以平常对部下和颜悦色的,不仅不会造成‘慈不掌兵’的情况,反而会更加使之令行禁止。

    不过这也是有个度的,关系太好也不行,关系不好也不行。最好是能处在相互敬畏,又相互尊敬的那种关系,不算很熟,但关系也绝不会闹僵。

    “行了,老段,你给我一周的时间,我先对重炮连仔细了解一番。等一周后,我给你拿出一个解决方案来,你看这样行不行。”

    段佑是没啥意见的,毕竟重炮连连长是孟川,“行吧,老抠,你自己拿主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