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804章纪律性
    谷军士长刚端起碗,就闻到了莲子粥的香味,心里暗道:“还别说,这粥的味道真香,看来这个粥应该不赖,连长真有点厨艺技术。”

    当粥喝进嘴里的时候,谷军士长是真的愣住了,“这岂止是不赖啊,这简直就是人间美味啊。莲子炖的烂而不散,正好散发出里面淡淡的清香。糯米煮的香软可口,在唇齿之间留下的香味久久不散。”

    谷军士长发誓,他这辈子都没喝过这么好喝的粥,没想到孟川连长,居然还有这一手。

    而且当莲子粥入肚的时候,胃里传来暖暖的感觉,让他感到了无比舒服,原来胃时不时的会疼一下,现在喝了这碗粥就感觉所有的疾病都好了,就像是换了一个新胃一样。

    “连长,您的厨艺真是神了,没想到这个莲子粥的养胃功效这么大。”

    莲子粥是养胃的没错,但是功效这么明显,还是取决于自己厨艺的特殊性,“谷军士长,那你以后还想喝,就直接跟我说,我在给你多熬点。”

    谷军士长听到这话怎么好意思,“连长,像这种美食,我还是少吃为好,不然把嘴养刁了,后面可难改回来了。”

    孟川摆摆手,“这到不至于,其实我是有个想法的,就是早餐或者晚饭,咱们是可以加一个莲子粥的,这样对战士们的身体也会好一些。”

    加一个粥,这伙食支出可不少吧,“连长,据我所知,咱们的伙食费应该不多,这加一个粥,可要花很多钱。”

    谷军士长因为不是后勤的人,所以对这个也不清楚,莲子粥本身需要的食材也不多,不就是莲子和糯米么,反正每天煮汤也是煮,不如熬点稀粥给战士们养养胃,这是一举两得的事情。

    况且合成营的伙食标准是二类灶,说实话也不低,起码中午晚上都能看到硬菜的,相信只要稍微调整一下食谱,这个粥是肯定能挤出来的。

    “老谷啊,你说一支作战部队,如何才能保证强大的战斗力?”

    谷军士长想了想,“首先得是武器的先进性,然后还得有良好的纪律性,其次战士们得有充足的训练。”

    孟川点了点头,“说的很不错。不过我认为,打仗是人打的,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在人,所以我们必须得让战士们的身体健健康康的,这样才更有实力获得胜利。所以隔三差五的做上一些对战士们职业病有益处的食物,这是非常有必要的。”

    “所以我对战斗力的理解和你的稍微有点不同,首先得让战士们拥有健康的体魄,其次得有良好的纪律性,第三点才是武器,第四点才是训练。”

    谷军士长只是一个班长,这辈子也只会是一个班长,所以不想跟作为指挥员的孟川争辩这个问题,但是孟川说的的确好,打仗是人打的,所以人是最重要的因素。

    而且孟川能把战士们的身体放在第一位,先不说合不合理,最起码可以获得战士们的心,让战士们死心塌地的跟着他,这样指挥起来才不会有矛盾。

    “对了,老谷,你当兵当了多少年了?”

    谷军士长想了一下,“今年是第十七个年头了,说起来也全都是回忆。当初我刚入伍的时候,我真的是感觉到进了天堂,那时候白面馍管饱,不仅有炒菜,还有肉汤,我记得新兵训练那阵子,我一顿能吃八个白面馍,现在不行了,一天都吃不了八个。”

    “还有那时候的武器,我们部队那时候拿的都是五六冲,连八一杠都没拿上。我记得八一杠还是我当下士的时候,才拿上的。当初我拿上八一杠的时候,就觉得这把枪非常好,虽然是五六冲改进的,但是改的非常好,不管是点射还是连发,都非常精准。”

    “不过八一杠我们也没拿几年,那时候我们部队改革,要建立机械化军队,坐的都是装甲车,八一杠这把枪太长了,在装甲车内根本施展不开,后面就全部配发了九五步枪。”

    “但是当时的九五步枪非常差,连空仓挂机都没有。有很多新兵,弹匣里的子弹都打完了,还在那一个劲的扣扳机,发现打不出去了,还以为是枪卡壳,就使劲在那上膛。发现退不出来子弹的时候,才知道是子弹打光了。这一度让我们感觉,这枪是越改越回去了。”

    “而且九五的瞄准基线高,很多老兵都用不惯,我当时也这么觉得,九五可能是这世界上最丑的、最难用的制式步枪了。不过这也用了十来年了,现在也看顺眼了,也不觉得难看了。但是我到现在依旧认为,如果81杠用的不是7.9子弹,而是用的5.8子弹,绝对不会被九五替代。”

    孟川对于这种轻兵器也是比较熟悉的,可是81杠不是用的7.62毫米子弹么?怎么会是7.9毫米子弹?

    “谷军士长,我记得官方给的数据81杠可是7.62口径的枪,你这7.9毫米的子弹,能打出去?”

    谷军士长一听这话,就知道孟川没打过81杠,“连长,7.9毫米的子弹不仅能打出去,而且打出去的精度还非常高,如果你仔细研究过枪支就明白了,枪膛内有四条螺旋线,我们平常叫做膛线。这四根螺旋线,凸出来的两根是阳膛线,凹进去的两根是阴膛线,而咱们计算口径的时候,是用的阳膛线计算的,如果当时咱们用7.62子弹打的话,根本射不远。只有用7.9毫米子弹打出去的时候,密闭性才最好,子弹射程也会更远、威力更大。”

    谷军士长算是这方面的专家了,毕竟光扛枪都扛了十几年了,从五六到八一在到九五,这算是把咱们部队的制式自动武器都用过了,所以孟川也不会不信。

    不过孟川是真没见过八一杠,就连军部武器库里都没有八一杠的影子,如果以后能遇到的话,自己一定要尝试一下,看看八一杠为啥被这些老兵们称赞。

    “老谷啊,说完了武器,那剩下的就该是军人的纪律性了吧。只有强大的纪律性才能保证一支军队的强大,这点你认同吧。”

    这点谷军士长是完全认同的,而且不讲纪律的军人,那都是兵油子,绝对不是一名政治合格的兵,“连长,我明白您的意思,是不是因为这次事故,首长给你们下命令了,要整顿风气?”

    谷军士长这话让孟川一惊,“老谷,你听谁说的?”

    谷军士长笑了笑,“谁也没听,我今天是见到旅长化装成四级军士长来这里调研了,所以猜出来的。”

    谷军士长原先是旅部修理厂的,那见到旅长的机会非常多,就连伍班长都能一下认出旅长,谷军士长能认出旅长来,这一点是说得过去的。

    “其实我们当初被营长要到合成营来的时候,都是无比荣耀的。因为合成营是最新型化的军队,进了合成营就代表走到了咱们部队的最前沿,任何最新的武器,都会拿到合成营来,给合成营先用。”

    “所以我们到了这里,会比在旅部修理厂学到更多更先进的技术。事实也的确如此,不说其他的,就光说咱们的炮连。我们合成营组建成立到现在也快一年了,这批新式的自行榴弹炮,我们到现在也只是学到了一些皮毛,核心修理技术我们根本没有摸清楚。”

    “现在这快一年的时间,装甲车辆也该进行例常大维修了。可是我们没有碰过,不会修,这不行啊。在旅部修理厂,一共只有两个二级军士长,他们俩现在都不怎么修东西了,所以我们三级军士长是这个旅的技术中坚,如果说我们还不会修,那这些装甲车辆,就真的要瘫在这了。”

    “连长,就凭你今天给我煮的粥和对我的态度,我就知道,你是个好连长。我现在也给您说个掏心窝子的话,您上次嘱咐我们的事情,我们是真的听了,可是我们都刻意忽略了,这并不是不服从你的命令,而是我们急切的想了解这些装甲车辆的核心技术,我们真的是一刻都等不了了。”

    孟川听完这些话后,抬起头看到了谷军士长真挚的眼睛,这些话不似作伪,应该是真的。

    “连长,其实不管你信不信,我觉得我们军士长,就纪律方面而言,是要比新兵好的多的。我们也都三十多岁快四十岁的人了,已经不是年轻小伙子了,火气真的没那么盛,更不会跟主官对着干。”

    “我们三级军士长都是搞技术搞了十几年的人,心都是能沉下来的,而且我们当兵也都快二十年了,在部队受了二十年的文化熏陶,我们能不知道什么是服从命令么。”

    “我也承认我们平常是喜欢指挥一些兵去干一些杂活,可是这是人之常情啊,别说部队了,你就说外面的修理厂,大师傅让学徒帮自己洗个衣服啥的,那学徒不是也跑的飞快。但是原则性的东西,比如服从命令这些的,我们是完全不敢触碰的,这点请您一定要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