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805章开始维修
    其实指挥下面的人去干点杂活,这个孟川是十分能理解的,他原来当上装甲团后勤科的副科长后,也经常指挥着兵去干着干那,这点是不违反原则的,孟川也不会去说这种现象。

    不过这次的事故原因,究其根本,还是因为军士长们不按照规定操作,不听上级命令才出的,跟指挥着下面的人干杂活完全不是一个性质。

    孟川是很能理解谷军士长的心情,当发现一个自己感兴趣的新鲜事物后,总是想先一睹为快,但是不服从命令,这点是绝对不行的。而且那时候自己还是副营长,自己说的话他们都可以刻意忽略。那连长说的话,他们是不是就可以完全当做听不到?

    不过孟川现在也没准备批评谷军士长,因为这事不是靠批评就能解决的,而且就算是只把谷军士长一个人扭过来,也是没用的。最主要的是要解决现在的这股风气,不能让他们仗着资历老,就刻意忽略领导的话。

    “老谷,现在天色也不早了,我们先回去休息吧,事故这件事,你先放一边,这先不处理。明天伍班长应该就是要回来的,到时候我们先组织人把装甲车辆修好,如果修不好,起码得恢复原样。就技术而言的,你是营里最高的那一批人,所以这件事还得你操心。”

    这是自己份内的事,谷军士长自然是义不容辞,“连长,你放心,等明天老伍回来后,我们就立刻开始维修。就这个维修的事情而言,我跟老伍也商量了不止一天,如果不是因为老伍出事,关闭了那个修理厂。我估计现在我都带着人摸出道道来了。”

    第二天早上,孟川就跟段佑申请开启了修理厂,因为这次是孟川亲自坐镇,所以段佑也很放心,“老抠,像注意安全这样的话,我就不多说了。现在重炮连是你管的,那些军士长服不服你,听不听你的话,你是可以直接体会到的。如果说你觉得你管不住这些军士长,那就直接跟我说,我来收拾他们。”

    孟川听到段佑的话,笑了一声,“好了,老段,你别把咱们的战友当敌人看好不好,我昨天跟谷军士长谈过心,一切都在往好的方面发展,你也对我有点信心,或许我用不了三个月就能把咱们的风气改过来呢。”

    反正孟川的本事一向多,段佑也相信孟川有这个能力,“行,那就交给你了,你们炮连的军士长最多,足足有五个,只要你们炮连的风气改过来了,我们全营的就好改了。”

    孟川点点头,“放心,这也关系到我能不能官复原职,我会尽全力的。”

    此时伍班长也坐着轮椅,被送了回来。

    孟川见到伍班长气色还可以,问道:“伍班长,身体舒服点了么?”

    伍班长点了点头,“没啥不舒服的,就是腿不得劲。医生说了,最多三个月就能恢复好,到时候我又是一条好汉。”

    “对了,副营长,就是昨天我们组织修理的那个自行榴弹炮,是不是还没有组装啊,我能不能申请接着修啊。”

    孟川正想说这事,“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这次得让你带病修理了,辛苦你了。”

    伍班长可对这种最新式的装备好奇的很,那是一口答应下来了,“好的,好的。这次我光指挥,不动手,带点伤也不会有事。”

    昨天的血迹还没有清理,这一打开修理厂的门,一股轻微的血腥味就飘了过来,孟川立刻指挥道:“一排一班,去打些水来,仔细的把修理厂给清洁一下。”

    一班长是个上士,听到孟川的话,自然是不敢怠慢的,立刻组织人员打上水就冲进修理厂进行打扫卫生。

    血液集中在装备上多一点,清洗会非常困难。

    因为很多装备是不能直接碰水的,这是自行榴弹炮,那里面的电路可多的很,伍班长连忙就喊住了,“老谷,你带着人去清洗,他们不懂,别洗坏了。”

    谷军士长也不敢让这些不懂武器装备的人去维修啊,一点不开玩笑的说,这里面随便一块电路板的价格,都是至少五位数的存在,主板甚至在六位数,不然一个自行榴弹炮是怎么达到几百上千万的价格。

    至于高炮连的装备,那就更夸张了,合成营采用了我军最新式的高炮,一辆自行高炮车的造价是在三四千万左右,是99A主战坦克的三倍价格,这里面是高度电子集成化的,一些比较核心的东西,那不是军士长级别的,连拆这个的资格都没有。

    这也是为什么昨天伍班长受伤后,修理厂就及时被关闭了,就怕有什么人不小心弄出点纰漏,把一些东西搞坏了,这东西弄坏了,追责的话,是会很麻烦的。

    当然了,一辆造价达到上千万的装甲车辆是不可能这么轻易的被弄坏,不过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军士长们在对待这种事情上而言,是完全按照规定来的,谁也不敢懈怠。

    孟川此时也近距离的观看了他们怎么擦拭的,这些军士长都是先把抹布给拧干,拧到那种拧不动为止的程度,才敢去擦。

    这样的话,抹布里面是没什么水的,所以擦拭起来也会难很多,但是也没办法,就算是一点一点的蹭,也得完全把抹布拧干才行。

    还好血液不算多,因为伍班长他们是被重物给砸了,血液是擦破皮流出来的血液,本身是没有碰到静脉动脉之类的血管,所以血液也不会非常多。

    在经过半个小时的谨慎擦拭后,血液被清理干净了,此时就要开始正式维修,谷军士长提醒道:“连长,要不您退到警戒线以外去,这样不仅安全,也方便我们操作。”

    这是修理规定,非修理人员不能在修理区域内,这个孟川是绝对遵守的,“行,那你们小心,我在这里全程观看。伍班长,你继续指挥,一令一动,要保证绝对的安全才行。”

    伍班长都是吃过一次亏的人了,当然不会在犯昨天的错,“连长,我明白,我保证遵守修理厂的各项规章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