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807章副参谋长的心思
    第二天一早,一辆大巴车驶进了合成营,旅部副参谋长带着十多名三级四级军士长来到这里进行学习取经。

    因为这件事是提前通知的,所以段佑冯教导员还有孟川等人就早早的过来进行等待。不管怎么说,旅部来人,该做的礼节还是得做到才行。

    很快一个中校就下了车,见到段佑后,脸上直接堆起了笑容,“段营长啊,你看你,我都说了不用你们来迎接,你们还搞的这么麻烦。我们悄悄的来,悄悄的走就行了。”

    段佑是不太想搭理这个副参谋长的,但是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这个副参谋长还算是自己的上级,于是只得应付道:“吴副参谋长说笑了,领导带人下来,我们是该迎接的。”

    冯教导员反正是个和稀泥的,段佑不想跟吴副参谋长交流,那自己跟他交流就行了,“吴参谋长,你们这坐了半个多小时的车,也累了。我已经让后勤给你们安排住宿了,那你们先过去休息一会。”

    吴副参谋长摆了摆手,“不用,不用。我们先去修理厂看看,让军士长们先交流交流。”

    随后吴副参谋长一眼就瞅到了孟川,连忙两步走过来,上次旅首长为孟川一个人召开旅部扩大会的时候,他可是在场,那孟川的风头叫一个盛啊。

    而且旅部从昨天开始就学习起了孟川的精神,全旅机关的人都对孟川赞不绝口,虽然孟川现在被降为连长,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孟川早晚得离开这个合成营,来旅部就职。这么一个人才,旅首长绝对不会放到合成营太久的。

    “这位就是孟连长吧,咱们上次在旅部会议室见过面,当时我就想找你聊聊的,可是散会后,你就跟着旅长走了,我也没机会。这下来到了你的地盘,你可得好好的跟我聊聊。”

    孟川跟这个吴副参谋长是没有过节的,所以对吴副参谋长的态度还算是端的比较正,不过段佑跟他不对付,自己后面还是得稍微疏远一下这个人,不能因为他坏了自己跟段佑的兄弟情,“吴副参谋长,你好,后面时间很多,到时候有空再聊。”

    吴副参谋长对孟川也不是一点都没有了解,他仔细研究过孟川的那份资料,发现孟川和段佑是从一个地方出来的,而且有很多次任务都是一起完成的。

    在加上,上次反恐军演的时候,段佑对孟川的信任,多次给他一个不是合成营的人带兵权,就能发现段佑和孟川的关系绝对不一般。

    吴副参谋长就是专门管参谋作战的,所以能得到上次反恐军演较为详细的资料,当时他对段佑是比较看不惯的,所以就准备提出孟川是否有权利带合成营的兵的质疑,以此来找段佑的茬。

    不过在后面得知了,孟川带兵是得到过军区首长的授权,最终也就没把这个质疑说出来,但是他也就更明白,段佑和孟川的关系是非常好的了。

    本身一个段佑,他就足够头疼了,现在又多了一个孟川,他就真的难以对付了,吴副参谋长也不是个傻子,如果他真的把孟川当做一个连长看,那他也混不到现在的位置。

    要说潜力的话,孟川的潜力不知道要比段佑多多少,毕竟孟川在军区都是有人的,而且军部里的关系也不少,现在又获得旅首长的看好,这真的可以用前途无量来形容。

    段佑的工作还有一大堆,在加上他也不想多跟吴副参谋长说话,于是就说道:“老冯,老抠,你们俩好好招待一下吴副参谋长,我回去还要处理点事。吴副参谋长,你不会介意吧。”

    本身学习取经就是建立在不能耽误别人正常工作上的,所以段佑有事要忙,他就算是介意,也不能说出来,谁让他现在是客呢,“当然不介意。段营长,我一开始就说了,让你别来迎接,你非要来。这下要是耽误了你的工作,那我可是很过意不去的。”

    要是自己不来迎接,你恐怕后面又得给自己扣帽子,说自己无视领导了,本身自己营里军士长无视领导这就是一个小辫子了,要是自己在来一个,那后面不得被你整死,“没事,迎接客人到来的时间,我还是有的。”

    冯教导员见到两人越说气氛越不对,于是又出来和稀泥,“老段,既然你有事情的话,那你就赶紧去忙,我和小孟来招待吴副参谋长就行。”

    段佑点了点头,“行,那我就先去忙了。对了,中午我可能没有空闲的时间,迎接他们的宴席安排到晚上吧。”

    虽然冯教导员一直处在和稀泥两不帮的地步,但是营里的大小事情,最终做主的还是段佑。

    如果段佑说中午没时间,不办席的话,那炊事班就绝对不会做宴席,所以此时他也就只能跟段佑站到了一条战线上,“行,中午我带着吴参谋长去小食堂吃点,晚上咱们在多炒些菜办个席,来欢迎吴副参谋长下来学习取经。”

    吴副参谋长对段佑的这个小下马威毫不在意,“我就不信了,没有你段佑在,就能饿着我。”

    段佑走后,吴副参谋长集合了一下军士长,然后对孟川说道:“孟连长,你是炮连连长,那学习的事情,还是要多仰仗你。我和小冯还有点话说,要不你先带着军士长们去修理厂参观参观。”

    孟川当然没意见,这是正常的流程,自己也不反对,“可以,我来安排就行了。”

    孟川先对自己的文书说道:“小沈,去连里通知老董和老韩,让他们带着军士长出来。”

    文书连忙点头,“是,连长,我这就回去通知。”

    随后孟川看了看旅部下来的军士长,“同志们,立正,稍息,向左转,目标修理厂,齐步走。”

    军士长们是士官,士官是属于士兵的,所以列队向前走,这是最基本的队列,军士长们虽然很久都没这样走过队列了,但出于对孟川的敬佩,他们也就相当服从,整好队后,就跟着孟川往修理厂走去。

    吴副参谋长见到孟川带着人走远后,看了看冯教导员,“小冯啊,最近营里的事,我也都听说了。旅首长们对这次的事故很生气。你知道孟川的背景么,他立过的功劳用一张纸都写不完。你或许是不清楚,但是我可以这么给你说,他立的功,是绝大多数人一辈子都立不了的。”

    “但就是这样,旅首长还是把他从副营长就降职成连长了。他才当了一天的副营长啊,锅就全部给他背了,你和段佑两个最该受处罚的人,反而一点事没有,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冯教导员也不太明白,照理来说,孟川刚来合成营一天,如果说第一天出事,就全部让孟川背锅,这的确太不人道了。

    况且孟川的背景还不一般,如果我是旅长的话,我绝对会把责任分开,让段佑和自己还有孟川,都分担一些责任,责任一但分开,那处罚力度自然减小,孟川也就不用降职了。

    但是旅首长在营级领导里偏偏只处罚了孟川一个人,这于情于理好像都说不通,但是处罚决定已经下了,这就不是他们再能质疑的了,只有乖乖服从才行。

    “吴参谋长,那你说旅首长是什么意思啊。”

    吴副参谋长笑了笑,“这其中的原因很多,首先段佑的背景很强,背后的关系是咱们军的军长,处罚起来难度太大。第二点是段佑不是最近才立了功么,正在风头上,所以旅长就选择不处罚。但是这个合成营可不是旅首长个人的合成营,在加上孟川的声势可不小,如果说后面这个处罚结果传出去,你和段佑肯定是跑不掉的。”

    冯教导员听到吴副参谋长这话,心里一惊,“那你的意思是,有人会用孟川的声势和这次对他的处罚结果做文章?”

    吴副参谋长拍了拍冯教导员的肩膀,“不愧是搞思想工作的,脑筋转的的确快。你想想吧,段佑有军长的背景,在咱们这有人敢说什么吗?但是你就不行了啊,你是一步一步爬上来的,一直也都无派无系的,到时候出了事,谁会罩着你?”

    冯教导员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的,上面没有强有力的支援,自己的工作又干的平平,一但出了事,那遭殃的肯定是自己。

    但是他转念一想,好像不对啊,这次的处罚结果是旅部党委共同作出的决定,这就已经是组织上的决定了,就算到时候被拎出来了,那也是旅首长的事,跟自己应该是没关系的啊。

    冯教导员也一直在自己问自己,为什么自己能当上合成营的教导员,自己的资历也并不出众啊。

    他从跟段佑的接触交流中找到了一点答案,一是自己无派系,用起来更顺手。第二点就是,因为自己的工作平平,这样合成营做出了什么功绩,能直接获得奖励的就是段佑,当然了,如果出了事,段佑也会首当其冲。

    看来这个吴副参谋长说了这么多,还是想利用自己一下啊,不过现在自己可不能干出什么出格的事,不然那才是自己遭殃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