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808章副参谋长的明谋
    “吴副参谋长,现在咱们说这个也没用,要不咱们还是先干正事吧,我带你去修理厂看看。”

    吴副参谋长见到冯教导员不吃自己这一套,也没气急败坏,毕竟一个营教导员,可不会被轻易拉拢,况且自己的职位也比他们高不了多少,相比于有军长撑腰的段佑来说,自己终究不是一个最好的选择,“行,小冯,咱们先去修理厂看看。”

    此时孟川也组织着军士长们在修理厂进行学习交流,将近二十名军士长在一个地方,这震撼力一点都不输于几十名军官在一起的场面,所以在周围观摩的士兵们,是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

    虽然这场是学习取经,但并不代表伍班长他们这些三级军士长要比旅部修理厂的三级军士长修理技术高,所以在伍班长说出自己的修理方法后,立刻就有旅部修理厂的三级军士长说道:“老伍,你这个方法是挺不错的,我听了你的方法后,也琢磨了一下,应该还有其他办法可以进行修理,而且会更快速一点。”

    伍班长一听这话顿时就不愿意了,你又没修过,就光凭自己讲了一下,你就能保证你的方法比我的更快?“那行,那你说咋修,我也想听听你的高见。”

    伍班长就是从旅部修理厂出来的,如果不是凭借着在合成营当班长的优势,怎么可能有机会修好这个,所以旅部修理厂的三级军士长立刻说道:“行,我就说说我的浅见,看能不能行得通。”

    不过旅部修理厂的三级军士长还没来得及说,就被前来的吴副参谋长给喊住了,“老张,你们是来学习的,不是来斗法的。伍班长讲的东西,你们就好好听着就行了么,搞这么多幺蛾子干啥。”

    吴副参谋长是旅部领导了,他说的话,张军士长也不敢反驳,于是只能把到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

    吴副参谋长来到伍班长这里,看着营里的几个军士长,笑道:“都说合成营的军士长厉害啊,今天一看,果然不一般,这就是比旅部修理厂的军士长们技术高多了。小冯啊,我建议晚上的欢迎宴,得让这些军士长们都参加参加,我就算是以茶代酒,也得好好的敬他们两杯。”

    人都喜欢听好听的话,况且这还是旅部领导说出的话,就更让伍班长他们高兴了,伍班长连忙摆手,“吴副参谋长过奖了,我们也只是获得一点点先机而已,只比技术的话,我们的技术应该都差不多的。”

    吴副参谋长却一点都不吝啬好话,一个劲的开始表扬,“一点点先机那就够了,每次都领先别人一点点,那积累久了,是不是就领先别人一大截了。所以这个荣誉,你们是能当得起的。”

    吴副参谋长的这些好话,真是让伍班长他们飘了起来,本身原先都在旅部修理厂的时候,大家的水平真的都差不多,基本都分不出上下,自然就没有什么优越感。

    这下来到了合成营,接触到了全军最先进的武器装备,修理了别人可能遇都遇不到的故障,这技术就已经是比别人高了。在加上领导对自己的肯定,这下虚弱心真的是爆棚了。

    此时韩指导员小声对孟川说道:“吴副参谋长是不是夸的有点过了啊,我看旅部修理厂的张军士长也有修理办法,他都不让说。而且他这样一个劲的夸这些军士长,会不会让这些军士长更自视甚高,这样管理起来的难度就更大了啊。”

    韩指导员这么一提醒孟川,孟川也觉得这个吴副参谋长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伍班长是修理好了一个先进装备的故障没错,但是军士长修理武器装备故障,这只是干好本职工作而已啊,至于这么夸奖么?

    而且技术都是学习交流起来的,一个人或者一个团队的经验,总是比不过两个团队吧,毕竟三个臭皮匠还能顶一个诸葛亮呢,要是让张军士长把他的修理方法说出来,然后在互相讨论学习,那得到的益处就更多了吧。

    但是吴副参谋长毕竟是旅里的领导,夸奖伍班长他们,也是非常合情理的,孟川也不好说什么,只能站在一边一直听着。

    吴副参谋长夸人是很有一套的,他都是对比着夸,一边把合成营的军士长吹上天,一边把旅部修理厂的军士长贬的一文不值,这样的落差,就非常大了,人都是比较喜欢攀比的,一但比出优势来了,那就更值得吹嘘了。

    旅部修理厂的军士长们听到吴副参谋长的话,心里都挺难受的,其实要论技术的话,自己不见得就比合成营的军士长弱。

    主要是合成营的装备是最先进的,他们的军士长能接触到这些先进装备,所以他们的技术才暂时领先。要是也给旅部修理厂这些先进装备的话,说不定自己的修理方法会更快更简单呢。

    吴副参谋长见到合成营的军士长们都被自己夸的眉开眼笑,而且他们在看旅部修理厂的三级军士长时候高傲的表情时,就明白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经过自己这样的夸奖,这些军士长以后管起来就更加难了,本身旅长就非常重视军士长不服从命令的这个事情,如果三个月后段佑解决不了这样的事,那时候段佑可真的是自身难保了。

    而且这个是明谋,就算是段佑明白自己这么夸奖合成营的军士长,他也没话说,毕竟伍班长他们是干了先进的事情,自己大肆夸奖他们,以此来提高他们的积极性有错么?很明显没错啊。

    但是如果你阻止我,不让我表扬的话,那就是你的错了。有功就赏,有错就罚,这一直是军队的规矩,你一个营长难道还能堵住我的嘴吗。

    在夸奖完伍班长这些军士长后,吴副参谋长看向了旅部修理厂的这些军士长,“记住了,你们是过来学习取经的,这次只带了耳朵,没有带嘴巴。所以你们只负责学习人家的先进经验就行了,别随意发表自己的意见,这是对人家的不尊重,明白么?”

    孟川听到这话是不能忍了,立刻就站出来说道:“吴副参谋长,您这话说的就有些过了,大家都是军士长,都是干技术的人,不存在问个问题就能扯到尊不尊重这上面。而且既然是来学习的,那肯定就要交流啊,只有交流,才能获得更多的经验。”

    吴副参谋长就知道有人会反驳自己,不过他也有他的一套说辞,“小孟连长啊,我这也是为了提高学习效率么。咱们举个例子,就说咱们在上学时期吧。咱们上课的时候,能在课堂随意发言么?很明显是不行的啊。你一句,我一句,那课还上不上了,再说咱们军队里是讲纪律的地方,就更要遵守规矩了么。”

    吴副参谋长跟自己说的就不是一个事,上学时期,那是老师在教授学生们知识,即使这样,也会有师生互动吧。而现在的情况是,两方都是军士长,在知识技术上,存在的差别并不大,所以两方需要的是交流,而不是学习,只有相互交流,才能使知识技术更上一个台阶。

    不过孟川也不打算反驳了,自己要是这样反驳的话,吴副参谋长肯定还会跟自己偷换概念,甚至会直接用旅部下的命令来压自己。

    随便说一个什么,旅部下达的命令就是学习,而不是交流,自己要是在啰嗦就是不服从命令。要是这样的帽子扣过来的话,自己还真的会很麻烦。

    吴副参谋长见到孟川不说话了,还以为他是没话说了呢,这样正好也可以省下自己的一堆说辞,而且这样自己也可以不得罪孟川。

    虽然现在孟川对自己没什么威胁,但他的背景终究很大,自己还是宁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旅部修理厂的军士长们听到孟川也不在跟吴副参谋长争论了,这下心里受到的挫折就更大了,这样的学习还有个什么劲,哪有光听不说话的学习,这还能叫学习么。

    冯教导员见到吴副参谋长使的这个明谋,还真的没办法破解,心里也是一紧,要是在让这个吴副参谋长夸伍班长这些军士长们几天,那别说三个月了,就算是给自己一年,都甭想压制住军士长们自视甚高的这股风气了。

    孟川见到伍班长这些军士长高兴的不得了,心里也憋屈的很,其实最难受的还是要数董副连长,他是知道孟川立过多少功劳的,就算是三个月内,他处理不好军士长风气这件事,他也受不了啥处罚。但自己可是要一直要在副连长这个职位上待下去了。

    军人的仕途比地方政府的仕途更难,地方政府的一个科长,可以一直干到退休,但是军队里的营长,最多干到三十多岁就再也干不了了,年龄就是优势,在军队里体现的更为明显。

    如果说自己在副连级多干一年,那后面自己就少了一年的机会,那样自己的优势将荡然无存,到时候别说营级转业了,估计自己能在正连级上复员就不错了,这差别可太大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