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812章惹怒吴副参谋长
    吴副参谋长这边出军营门倒是轻松,毕竟中校这么大的官,也没人敢拦,不过他一出门,警卫排排长立刻命令道:“二班长,带着你们人堵在军营门口,任何想进来的人,都给我扣着,特别是那个中校,等会就给我死死摁在门口。”

    军营岗哨这个地方是无比特殊的。对于冲岗的人,不管对方是尉官还是校官,甚至是将军,门卫都有权进行当场击毙。

    所以但凡有点常识的人,进出军营大门都得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

    吴副参谋长来到小卖部,要了一碗泡面、两个火腿肠、两个鸡爪。付完钱后,就找了个小凳子坐着。

    小卖部的老板见过的军人也多,但是像这种中校军官大晚上的还来吃泡面,着实不多见。对于里面的合成营来说,中校得是多大的官啊,如果是晚上饿了,直接让炊事班的人去食堂给他做饭不就行了,谁还跑出来吃方便面啊。

    “同志,您是在食堂没吃饱?”

    吴副参谋长啃着鸡爪,也懒得回答老板的话,“老板,这是机密你懂么,不该问的别问。”

    啥时候吃个饭还成机密了,老板见这个军官也不想跟自己说话,就无聊的磕起了瓜子,过了五分钟,招呼了一声,“同志,你的面泡好了,吃完赶紧回去,不然等关灯了,你想进都进不了。”

    “进不了?那得看人好不好,难不成这个合成营还敢挡着自己的道?”

    吴副参谋长今天也是被气了,还真是就想逞下英雄,不过他也没明目张胆的要触犯条例,而是准备就踏着点回,让那些哨兵门卫没办法。

    于是吃完泡面,吴副参谋长又要了一包瓜子,慢慢悠悠的在那磕。

    小卖部本身离合成营就不远,就是一条柏油路的距离,警卫排排长看着这个吴副参谋长还坐在小卖部门口磕起瓜子了,心里暗道:“我倒要看看你能潇洒到几时。”

    磕了十来分钟瓜子,一小包也差不多解决完了,吴副参谋长看着还有五分钟时间,于是抹了下嘴,就大摇大摆的往军营走去。

    警卫排排长看到了,立刻对二班长说道:“快,上去扣人。”

    二班长点点头,立刻带着四个兵荷枪实弹的就走了出去,“站住,什么人?”

    吴副参谋长看着这几个人有点来者不善,也不想跟他们纠缠,掏出军官证,“我是旅部副参谋长,奉首长命令,带人来合成营进行学习交流。”

    二班长就知道这个中校官不低,没想到居然是旅部副参谋长,不过旅部副参谋长或许能在旅部牛起来,但是在合成营,他们只认段佑这个营长。

    二班长接过军官证后,挥了挥手,身后的四个兵立刻跳了出来,把吴副参谋长围了起来。

    这阵势把吴副参谋长吓了一跳,“你们要干啥?要造反么?”

    二班长编了一个理由,“吴副参谋长,您别紧张,我们营今天从旅部来了一些重要贵宾,营长亲自下令要增加双倍岗哨,并对所有晚上进入军营的军人进行扣留,等待营长的亲自确认,才可以进军营。”

    吴副参谋长听到这话,就知道是段佑搞的鬼,立刻大吼道:“我是你们的上级首长,想进去你们营区检查,还需要你们营长的确认么?快去把段佑喊来,我要找他问问清楚。”

    虽然吴副参谋长气的肺都快炸了,但是他依旧不敢冲岗哨,这身边四把95步枪顶着自己,自己要是敢冲,死了都当不了烈士。

    二班长连连点头,“行,我这就去亲自汇报营长,但您还是得先委屈一下,在门口待一会。小王,去警卫室接杯热水给吴副参谋长,他嗑瓜子也磕累了,得喝点水解下渴。”

    一个上等兵立刻收起枪,大喊道:“是,班长,我立刻给吴副参谋长接杯水,他嗑瓜子磕累了,得喝点水。”

    这话喊的真是无比大声,门口的这些人都听的一清二楚,都搁那憋着笑,排长听到这话,笑的拍了下大腿,“这个二班长,干的真是不错。”

    吴副参谋长见到众人的表情,真是感觉到丢脸丢到家了,但是现在也不好发作,只能咬着牙,发誓明天要给段佑一点颜色看看才行。

    二班长回到警卫室,问道:“排长,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去汇报营长么?”

    排长点了点头,“当然要汇报营长,不过今天是营长巡逻营区的日子,他现在不在办公室,而是在各连队检查战士们休息情况,估计大概要一个小时的时间。来,咱们也整点瓜子,磕上一会再说。”

    吴副参谋长看见二班长进了警卫室就没出来,这是什么情况?难道他敢把自己就晾在门口?自己可是旅部中校副参谋长,他们有这么大的胆子?

    吴副参谋长还真是把自己看的太高了,这里是合成营,不是旅部。门口的门卫哨兵警卫更不是你参谋处的下属,你觉得别地方的兵还能听你的调令不成?

    你说你要是旅部正职参谋长,你还可以管一下合成营,你一个副参谋长,牛气什么啊。

    这边排长和二班长倒是嗑瓜子磕的舒服,但外面的吴副参谋长可不好受,现在已经是深秋了,晚上的秋风一刮,那可是可以透过衣服直吹到身体里的。

    这些警卫倒是穿的厚实,都是披的军大衣,都不嫌冷。但自己就穿了一个常服出来,里面就一个小短袖,这能受得了么。

    吴副参谋长不敢冲哨,但不代表他不敢为自己争取一下特权,“同志们,你们看,这小风刮的也挺凉的,要不咱们去警卫室待会,我又不会乱跑。”

    这几个警卫可不管你吴副参谋长是什么身份,于是直接拒绝了:“不行,班长说了,让我们在这等,我们就必须在这等。服从命令这是原则,我们可不敢不遵守。”

    这话倒是让吴副参谋长不高兴了,“服从命令,难道我不是你们的领导么?我的命令难道你们不听么?”

    这是吴副参谋长给这些警卫下的一个套,如果他们敢说自己不是他们的领导,自己就能抓住这些兵的辫子了,到时候自己整不了你段佑,整一下为你卖命的兵也是很好的。

    但是吴副参谋长这个旅部领导在外面,排长和二班长怎么可能不关注,他们一听到吴副参谋长这话,就知道这是个套,于是立刻拉开窗户对外面喊道:“吴副参谋长当然是我们的领导,你们几个兵,带着吴副参谋长来警卫室待着。”

    随后立刻看向二班长,“快,把瓜子收一下。”

    吴副参谋长被带进警卫室的时候,闻到一股炒瓜子的香味,心里就非常不舒服,合着我在外面吹冷风,你们在警卫室里嗑瓜子啊。

    不过警卫室现场已经被打扫干净了,自己也抓不到什么把柄,要是自己能抓到他们在营区内嗑瓜子,自己可以立刻在合成营内召开一场整风运动,就算伤不了你段佑,也能让你麻烦不断。

    “我说这位班长,你叫的营长呢?怎么叫了这么久,还没叫过来。”

    二班长立刻说道:“我已经通知营长的通讯员了,但是现在营长在各连巡视战士们休息的情况,所以一时半会也过不来,现在还是得请你多待会。”

    吴副参谋长官职军衔都不小,所以段佑也没打算咋整吴副参谋长,无非就是想让他在门口多呆一会,让他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瞌睡了也睡不了。

    一直过了一个多小时,段佑眯了好一会才慢悠悠的往营部门口走。刚一进警卫室,见到吴副参谋长是哈欠连连,心里就乐开了花:“哟,这不是吴副参谋长么,您怎么被扣这了,刚才通讯员跟我说一个中校被扣门口了,我还寻思是谁呢,没想到是你啊。”

    吴副参谋长现在根本没有一点心思跟段佑在这争论,这一切都是你设的套,我要是在傻傻的钻进去,被你气的不行,那不是更傻么。

    “行了,段佑,现在你人也来了,还准备继续扣着我么,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休息了。”

    段佑见吴副参谋长不接自己的话茬,也不恼,“行,那吴副参谋长慢走,回宿舍的路黑,现在都熄灯了,你可得慢点走,我还要检查一下门卫情况,就不陪你回去了。”

    吴副参谋长也不理段佑,‘哼’了一声就往宿舍走去,可是军营里一但熄灯,这就真的是没有一点亮光,那就相当于伸手不见五指,吴副参谋长因为想早点回去睡觉,这走的又急,刚走没两步,一个踉跄,差点摔到地上,段佑看到这一幕,真的是差点没忍住笑出声。

    吴副参谋长一想到今天的事,真的是气的不行,等明天,自己一定要好好的参段佑一本,让他知道一下什么叫天高地厚。

    吴副参谋长走后,段佑看了看排长,“你小子,瓜子呢,拿出来给我吃点,我都闻着香味了。”

    排长连忙从柜子里拿出一包瓜子,“营长,我看今天吴副参谋长是被整惨了,他可是旅部领导,后面你得小心才行了。”

    段佑‘呵’了一下,“今天是他先惹事的,这晚上的事,顶多算是一报还一报了。再说,他一直因为没当上合成营营长而找我麻烦,我又不是泥捏的,还能任他欺负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