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814章学习班
    吴副参谋长虽然今天是两点一线,也不乱跑了,但是对伍班长他们的夸奖却依旧是一点都不吝啬。那架势,真的是不把他们吹上天就不罢休。

    伍班长他们也都是老兵了,独立思考问题的能力也是非常强的,昨天的夸奖本身就已经非常逾越了,所以今天再被吴副参谋长夸奖,他们也都觉得有点不合适,特别是这种贬低旅部修理厂的人,来抬高自己的夸张,更觉得非常不好。

    本身他们也是从旅部修理厂出来的,昨天的夸奖,就足够表扬他们来到合成营近一年的努力了。但是他们也都明白,自己的技术其实跟旅部修理厂的人差别并不大,所以吴副参谋长使劲贬低旅部修理厂的军士长,也多多少少让他们感受到不是滋味。

    他们现在也都有些疑惑,这个吴副参谋长到底是想干什么。

    3号修理厂离1号修理厂并不远,一辆自行榴弹炮车被送进3号修理厂,这么大的事情,作为炮连的班长们,他们不可能发现不了。可是一辆最新式的装甲车辆被送进修理厂,却不通知自己去维修,这是什么意思?难道炮连还有比自己技术更高的军士长?

    他们也不是傻子,现在这里还真有不弱于自己的军士长,那就是旅部修理厂的军士长们。

    但是这也说不通啊,这些装甲车辆是自己的装甲车辆啊,平常的维修保养,驾驶战斗,都是自己弄的。就算是让他们去修理,最起码得先通知自己一声啊,总不能瞒着自己吧。

    伍班长也不是不理智的人,开放3号修理厂这绝对得经由连长的同意才行,于是在下了课之后,他就立刻找到了孟川想问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连长,我看咱们的3号修理厂也是开着门的,还有一辆新式装甲车停在里面,这是怎么回事啊,我们怎么一点都不知情呐。”

    孟川见到伍班长问起这个问题,也早都想好了说辞,“伍班长,开放3号修理厂的事情我知道,具体是因为什么,我不方便说,总之你们别操这方面的心就行了。”

    这是自己的装甲车啊,怎么能让别人随便维修,“连长,我不是不相信他们的技术,可是里面的很多东西都是第一次出现的,他们根本搞不懂。退一步说,就算是让他们维修,也得让我们知道吧,不然等他们拍拍屁股走了,后面装甲车如果出了问题,我们也不好交待啊。

    孟川笑了笑,“不需要你交待,上面知道这事,你们就安心的接受吴副参谋长的表扬,另外在安心教课就行了,新技术总得让旅部的人知道才行啊。”

    孟川这话一出,伍班长好像是摸出来一点头绪了,连忙告别了孟川,就回了宿舍。

    回到宿舍后,所有军士长都在等着伍班长,一见到伍班长回来了,都纷纷问道:“老伍,3号修理厂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伍班长喝了口水,慢慢说道:“今天我跟连长打听了,恐怕这次旅部修理厂的人来着不善,3号修理厂是上面亲自给他们的,目的就是让旅部修理厂的军士长进行拆解维修,学习先进技术。”

    伍班长这话说完,一个四级军士长拍了下桌子,“我就说这个吴副参谋长咋天天表扬咱们,这看来完全是不怀好意,估计就是想让咱们放松警惕,等这阵子学习完后,旅部修理厂的人也就拿下了全部技术,这个算盘打的好啊。”

    开放3号修理厂,最终获益的人的确是旅部,这个一眼就看出来了。在加上吴副参谋长的态度,很容易就把两者联系到一块。

    伍班长也点了点头,“说的没错,看来咱们不能在接受这个吴副参谋长的糖衣炮弹了,咱们得提高警惕了,在传授技术的时候,也有必要藏着掖着一点了。老胡,对这事你是怎么看的?”

    胡军士长可不认为这件事会这么简单,他原先就见过旅长来合成营微服私访。他后面又和孟川谈过一阵子话,猜出来最终的问题还是风气问题,根本不是什么技术问题。

    再说了,这种新式装备的维修技术,就算是旅部修理厂的军士长们学会了,又能如何?

    技术是靠天天摸索,天天练习,才能练出来的。不是说你今天学会了,后面就可以不用管了,旅部是没有这么先进的装甲车辆,所以就算他们现在学会了,最多也就是打个底子,他们不能经常实践,那样技术是不可能提高的。

    所以他在猜测,最终的目的还是风气问题,看来首长也是想拿风气问题对合成营开刀。

    不过合成营这种新型军队从长远目标来看,是必然要扩增的,义务兵慢慢转型成职业士兵,这也是符合精兵简政的趋势。

    都说新兵难服众,老兵难管理,这不是一句空话。所以风气纪律问题,这就是首当其冲的问题,如果营长解决不了,地位就会不稳,他如果不稳的话,势必就会影响到下面的兵。领导都难受了,下面的兵还想好受?这是不可能的。

    所以他也没说出自己的想法,在他看来,老兵是更应该遵守纪律的,在部队待了这么长的时间,就算是慢慢磨,也能把一个人的性格给磨过来,所以他是非常赞同调整风气问题的,兵就得有兵样子,又不是兵油子,哪来那么多的歪风邪气。

    “我是没啥意见的,但是我觉得教学的时候是没必要藏着掖着的,咋说大家都是从一个厂里出来的,很多人以前关系还不错,没必要为了这么一点点技术而闹的不开心,咱们现在会的技术也不多,与其花心思到别的地方,不如多花点心思,用在研究技术上。”

    胡军士长的这番话说的很合理,也很中肯,但是并不合时宜。现在的问题是,吴副参谋长还有旅部修理厂的人很明显是来合着伙骗自己的,明面上说着学习取经,暗地里却在私自研究,这让人不舒服。

    原来大家的关系也都不差,毕竟在一个厂里干活,就算不认识,也都能认个脸熟。

    你们想修装备可以的,直接明面上说就行了么,我们也不可能霸占着装甲车不给你们看,关键是你们明面上说着,自己是过来交流的,自己只带了耳朵,没有带嘴巴,暗地里却在偷偷摸摸的研究装甲车,这就关系到人品问题了啊。

    特别是那个吴副参谋长,这些话都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表面上还一个劲的夸我们,这就更让人觉得恶心了,这是把我们都当傻子耍呢么?

    伍班长想了想,“后面咱们可不能给这个吴副参谋长好脸子看了,至于技术方面,藏不藏拙,这个你们自己看着办吧,其实我是非常想去3号修理厂看看的,看看他们发现什么毛病。”

    胡军士长见到伍班长丝毫不提加强自身技术,只是想琢磨一下别人的问题,就知道要遭,虽然咱们在合成营干了大半年,对这些先进装备有了一定的经验。

    但是不学习,不加强自身技术,这就会被超越,于是又重提了一下,“老伍,其实咱们真的没必要去管他们的,有那个时间,咱们不如在好好的提高一下自身的技术。”

    伍班长笑了笑,“老胡,都说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咱们在合成营这么长时间,就新式装备的技术而言,是绝对要比他们多的,在说,就这两天,你能琢磨出什么新技术。还不如把这两天的时间,用来研究他们的问题,这样,咱们后面也好多个应付的手段。”

    伍班长这话,的确是比胡军士长的话有说服力,磨刀还不误砍柴功呢,加强自身技术,真的不在乎这两天的时间,你这两天学的在多,也不可能跟我们大半年的摸索相提并论吧。

    三个四级军士长纷纷说道:“我同意伍班长的话,可是咱们怎么才能进3号修理厂呢,我看3号修理厂可是有门卫的,一般人可进不去啊。”

    伍班长想了想,“这个我来想办法,咋说这个修理厂是咱们合成营的修理厂,不是旅部的修理厂,咱们是合成营资格最老的兵,我就不信了,这些门卫一点面子都不卖给我们。”

    孟川此时也回到了宿舍,拿起笔就开始写东西,他明白这些军士长们为什么不服从命令,不就是因为资格高么,那我后面可以把你们这些三级军士长统一起来,开个学习班,专门管理你们这方面的问题,停掉你们碰装备的资格,你们还拿什么来说资格高?

    年龄?年龄可不是优势。

    资历这种东西,是在于你会的东西别人不会,你的作用无可替代,那你就可以厉害起来。我这下给你来个釜底抽薪,看看你还拿什么东西来厉害。

    不过这只是其中一种手段,孟川还想带他们去军部修理厂转一圈,让他们见识一下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样对他们的成长,绝对是一个很有利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