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820章段佑的手段
    军长和旅长刚一进会议室,就被里面的气味打出来了,旅长直接对着里面吼道:“段佑,你们没有食堂么,怎么跑到会议室来吃饭了,还吃味这么冲的韭菜。”

    段佑听到旅长的声音,连忙跳了起来,对着几个连长喊了一声,“快,把饭都给收了,窗户也都给打开,散散味。”然后就急忙跑到门外。

    没想到,这一出门,见到军长也在,于是立刻敬礼道:“首长好。”

    军长看着段佑嘴边还残留了一些油渍,‘啧’了一声,“你们合成营啥时候把食堂搬到会议室来了。”

    段佑连忙解释,“军长,不是说要和蓝军第一旅对抗么,我们一直在开会讨论战术问题,为了节省时间,所以让食堂的人把饭送过来了,在会议室里对付一下就行。”

    这理由说的过去,军长也不为难段佑,“会是要开没错,但饭也不能不好好吃,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如果把身体搞垮了,那还拿什么去战斗。”

    段佑立刻点头答应,“是,军长说的对,我一定积极改正。”

    “行了,会议室咱也别进了,你带我在合成营四处转转,顺便把孟川叫上,这小子,我可是好久没见了。”

    孟川此时正在修理厂跟旅部的几个军士长攻坚问题,段佑只给了自己两天时间,也就是说,如果明天中午之前在解决不了问题,那就必须停止研究,装甲车辆也必须恢复原状。

    这个装甲车的问题是旅部修理厂的军士长们遇到的第一起问题,也是势必要拿下的问题,不然他们这次来合成营的学习成果近乎于没有。

    本身在平常的学习中,伍班长对这些旅部修理厂的军士长们就进行的是照本宣科式的教育,自己的心得体会,和维修经验,都没怎么讲。所以旅部修理厂的军士长也根本学不到有用的技术。

    而这个问题就成了旅部修理厂军士长们接手的唯一问题,所以这也是必然要拿下的问题。

    孟川看了一眼正在认真研究问题的张军士长,问道:“老张,问题研究的怎么样了,我现在最多只能在给你们24个小时,明天中午,就必须要着手复员装甲车辆了。”

    张军士长擦了擦头上的汗,“我们尽量吧,如果明天中午之前还攻关不出来,我们就着手复原这辆装甲车,并把维修经验所得交给伍班长。他们是合成营的老兵了,他们有时间有经验,在我们的基础上进行维修的话,还是会方便很多。”

    孟川之所以给张军士长批了一辆装甲车进行维修,就是想让伍班长他们知道,他们并不是不可替代的,如果说这次旅部修理厂的军士长没有拿下这个难题,那或多或少会让伍班长他们的风气有所涨幅,这可不是孟川想看到的结果。

    可是技术研究也不是你想成功就能成功的,还是要遵从客观事实才行,自己现在只能期望张军士长他们能早点解决问题。

    其实让孟川最不解的就是这次演习了,让机步旅跟蓝军第一旅打,也不知道军长到底是怎么想的,难道仅仅就是为了让机步旅总结经验去的么?

    就在此时,段佑的通讯员急急忙忙跑了过来,“孟连长,军长来了,点名要见你,您赶紧跟我走吧。”

    孟川听到这话,愣了一下,然后立刻说道:“好,咱们赶紧走。”

    孟川一直感觉有些亏欠军长,所以特别不敢去见军长,其实也不是不敢,而是不太愿意面对。毕竟军长这么看好自己,又给自己升衔,又托关系让自己去军校读研究生,而自己一样都没做好,研究生到现在也没学出个什么东西来,自己后面也没回A集团军,而是去了B集团军,所以孟川就觉得太让军长失望了。

    不过军长要见自己,自己也不可能不去,于是只能硬着头皮去见军长。

    军长正在询问段佑合成营基本情况的时候,孟川就走了过来:“军长好、旅长好。”

    军长一见是孟川来了,招了招手,“小孟来了啊,不错不错,和去年相比,是壮实了。上次你来军部纠察,我也没好好的跟你聊聊,现在有空了,倒是可以好好聊一会。走吧,小段、小孟,你们兄弟俩带着我在合成营转转。”

    虽然合成营的风气一直都是有问题的,但架不住段佑的手段非常狠,上周末有两个上等兵因为晚归,被纠察给抓住了,本身只需要写份检查就能解决的事,愣是被段佑下令关禁闭关了七天。

    关禁闭这算是非常狠的处罚了,因为人最怕的就是寂寞,一个人如果待在一个房子一天,那还勉强可以忍受,毕竟自己也可以自娱自乐一下,比如做个俯卧撑,仰卧起坐之类的,但是在长的时间,人就会极度难受了。

    关禁闭和咱们所说的拘留还不一样,因为看守所是很少分单间的,一般都是好几个犯人关在一间卧室,不管怎样,起码身边有人,能说个话。但是关禁闭是每人一间的,也没人说话,也没东西解闷,关禁闭关七天,真的是很重的处罚了,一般人根本忍受不了。

    因为这种铁血般的手段,营里所有人都不敢违反纪律,本身大家也都老兵,所以想遵守规定的话,也不是很难的事,所以合成营的风气,一瞬间就大变样了。

    其实孟川知道,这种近乎于苛刻般的手段,最多只是暂时有效而已,绝对不可能长期以往坚持下去。

    毕竟人不是机器,像电影般那样的绝对服从,向来是不可能的,人都有各自的情感,脑子里面的弦也不可能一直绷着,总的松一下。

    不过段佑现在也是没办法,在他看来,慈不掌兵,绝不仅仅是对敌人要狠,对自己也更要狠。如果对自己都能下得去手,那对敌人就更不可能有怜悯之心了。

    这也是孟川和段佑的差别,这也注定了,以孟川的性格,根本不可能担任大部队的主官,能当营连一级的主官就已经很吃力的,在高一层的话,肯定就会管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