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851章旅长的心思
    孟川听到蓝军旅长问出这个问题,笑了,“结果不是显而易见么,您也说了,活捉你没用,那我的第一目标还用在多说么?”

    蓝军旅长却不这么认为,“如果说袭击电子营失败了,那你的目标还会是我么?”

    这个问题的答案显而易见,如果不能摧毁你的指挥部,那活捉你,意义并不大,起码在战略意义上,没有什么大用,最多只算是个噱头。

    可是想进入指挥部,摧毁指挥人员,这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孟川刚过去的时候,就能感觉外围有很多暗岗,至于帐篷里面,肯定有玄关之类的检查区,自己如果不是运气好,刚走到帐篷门口,蓝军旅长就出来了,自己现在应该还在想该用什么办法去冲破检查区。

    “旅长同志,其实要我来说,你也不用这么纠结这个问题,什么第一目标、第二目标的,这个都不重要,只要是目标,就都要干掉才行,”

    旅长听到这话,笑了笑,“敷衍的成分太大了,你小子不老实啊。”

    小胖子此时也上了驾驶位,慢慢腾腾的开起了车,幸好这里是戈壁滩式的平地,只要能把住方向盘,那就能开走。小胖子是现役军人,那就不存在能不能把住方向盘这一说,你把的住也得把,把不住也得把,命令必须服从执行。

    这并不是说军人是万能的,而是命令,那就必须要服从。‘服从命令’,这个道理就不多说了。

    旅长虽然被俘虏了,但他想把自己的死亡价值扩到最大化,所以继续问道:“那我能问你一下,你们的队伍为什么要分成两批人,你难道不知道队伍越散,目标越大的这个道理吗?”

    孟川点点头,“道理我都懂,可是人总得会随机应变才行。我去电子营的意义不大,所以就必须要抽离出来才行。”

    “其实要论随即应变的话,您才是老手,我知道你参演至今,一共胜利了三十多次,每次演习,您都能完美的利用现有的装备和地形优势对红方造成强有力的打击。而这次演习中,我也有没搞懂的地方,你派两个营去东西两头干什么?你不会是想包围红方机步旅吧。”

    这涉及到核心战术,旅长肯定不会说,“这个问题我现在不会回答你,如果你有足够的能耐,那就请你自己去发现。”

    旅长不说这个问题,就能证明这个问题肯定是大问题。

    “小胖子,你能不能联系到合成营?现在蓝军电子营被摧毁了,蓝军对合成营的电子压制也应该没有了吧。”

    小胖子左右看了看车内的布置,没有找到想要的东西,于是回过头,看着旅长,“你这个车不是指挥车啊,连中继台这种东西都没有,步话机也没有,那你开这辆车的目的是啥?只是为了显示您首长的身份?”

    蓝军旅长开这车的目的,仅仅只是为了方便去各营地指挥,毕竟步战车在营地里开起来不方便。

    旅长也没有直接回小胖子的话,“虽然我们电子营被你们压制了,但是不代表我们就彻底没有了侦查能力,你们开着这辆车出来,应该已经被警卫部队发现了,因为我是从不来坐这车出基地外的。”

    小胖子听到旅长这话,心里一惊,连忙看向孟川,“师父,那咱们该咋办?”

    孟川倒不以为然,“被发现是迟早的事,咱们现在的位置是在蓝军后方,身边两个周围区域内都有他们的部队,这不是作战车辆,行驶在这种大戈壁上太显眼了,用不了多久,自然就会有巡逻车辆把咱们拦下来。”

    “不过咱们也不用太担心,等会把旅长这身衣服夹在窗子旁边,然后硬闯就行。我就不信了,你们的巡逻部队见到首长在车里,还会亲自击毙自己的首长?”

    旅长是知道自己的兵员素质,他们做不到绝对的令行禁止,不过就算是最王牌的红方部队,难道就敢击毙自己的首长了?

    这已经不是命令问题了,而是立场问题,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问题,没有首长愿意死在自家兵的手里,更何况也没有兵敢击毙自己的首长。

    旅长看了看车辆的行驶方向,“你们打算去找合成营?”

    孟川没有避讳旅长,“是这样的,我不可能绕过你们周边的部署,况且你们东西两头还各有一个主力营在,所以即使我们离红方机步旅非常近,想绕过去,也是不可能的事。相比而下,去合成营才是最佳的选择。”

    旅长可不相信孟川的这个理由,“如果你能发现我在东西两头布置了两个营,那应该也能发现我派了两个营去打击合成营,你去合成营绝不是最好的选择。”

    孟川当然还有另一层目的,那就是汇合合成营后,可以通过电子排,看看能不能对蓝军旅施行一下电子攻击,虽然你们的电子营瘫痪了,但是设置在各部队的电子排依旧还在起作用。就像合成营一样,虽然只有一个电子排,但有时候依旧能发挥作用。

    而去机步旅的话,自己则根本接触不到电子部队,电子营是绝对不会让我们进去的,因为战场纪律太重要,就算是首长,也不可能轻易让你去,哪怕你是英雄,也不行,纪律就是纪律,这个没啥说的。

    “旅长同志,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你等会就会明白我这么做的用意。”

    哦?这下有意思了,旅长不相信一个能活捉自己的人会说瞎话,既然孟川敢这么说,那就肯定有这么说的用意。自己慢慢开始觉得这场演习有意思了,自己如果能从红方的角度来观看一次演习,或许可以得到更大的提升。

    “等会你也不用把我的衣服挂在外面了,遇到巡逻部队,我让他们让开就行。”

    孟川诧异的看了蓝军旅长一眼,“您就不怕后面惹人非议?”

    蓝军旅长笑了笑,“这只是一场演习,凭借我三十多次胜利的基础,你认为一次失败就能打击到我么?而且我并不相信,这次的演习你们能赢,演习规则是战损率达到百分之三十的一方为输,我消灭了你们一个导弹营,而你们只干掉了我半个电子营(因为只是电脑瘫痪,人员并没有受到袭击,所以只有一半。)”

    “理论上来说,我依旧占有优势,后面我只需要在消灭你们两个营的部队就能获得胜利,而你们想赢我,还是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