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862章谈谈
    蓝军旅长接着往下看,心里是越看越惊讶,后面的抗洪救灾,反恐军演,无一不说明孟川这个人的心思缜密,战术高超。

    而他先前因为写了一些关于后勤的报告,也获得了功劳,那可是军报的杂志啊,他都可以上,能看得出他的文笔或者是创新性是绝对有的。

    这真是了解的越多,蓝军旅长就觉得越看不懂孟川,他到底是什么人呢?后勤兵还是特种兵?还是指战员?

    自己是越来越搞不懂他的专长了。

    蓝军的侧翼现在是彻底被攻破了,蓝军指挥部内接到蓝军侧翼营的报告后,立刻做出相应的作战部署,既然你们派出两个坦克营来撵我,那我也派出两个营过去跟你碰,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的装甲部队厉害。

    但是因为蓝军被电子压制,他们的一切举动,红方都可以看的清清楚楚,所以蓝军的突袭是不可能成功的。

    旅指挥部见到蓝军部队出动,立刻就让两个坦克营后撤,同时让己方的工兵连开始布雷,不只是你们蓝军会布雷,我们红军才是布雷的老手,我也让你们尝尝,什么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蓝军部队因为通讯障碍,部队调动只能看头车了,头车开火,自己开火,头车停下,自己停下。

    但是头车不能是指挥车,因为首当其冲这个道理谁都明白,头车是最容易被攻击的,指挥车一但被攻击,那就是彻底没了组织性,所以蓝军的调动能力,一时间变的很差劲。

    有好几次指挥车内主官想暂缓行动,头车都听不到指挥,没办法,指挥车只能冲到前面去,强行别下了头车,才让整个部队暂停下来。

    没了电子通讯的装甲部队,是真的很难受啊,现在根本别想讲什么战术。要不就一口气冲到底,见到敌人就打,要不然就收缩防线,专心固防。

    没了即时通讯,部队光调动起来,都是难上加难,更别说弄一些什么穿插进攻,迂回攻击的战术动作了。

    这一幕也被红军旅部的无人机给拍到了,这让红军旅指挥部笑声一片,“第一次见到还有用指挥车别下头车的,刚才要不是咱们坦克营撤退太及时,咱们直接打掉他们的指挥车多好啊。”

    参谋长见到底下的参谋都在议论这个问题,摆了摆手,“这也不能怪咱们撤退及时,而是他们一出动,咱们就发现了,咱们现在是在放风筝,让他们看也看不到,追也追不上,打也打不到。”

    旅长见到指挥部的气氛很活跃,此时却泼了一盆冷水,“现在的优势是怎么来的,你们不知道么?如果说没有合成营的那个偷袭队,现在被戏弄的就是咱们了,这个电子压制,真的是很难受啊。”

    旅长这话,指挥部的人都是知道的,也怪不得原先每次蓝军首长去参加盘点总结的时候,红方首长都对他咬牙切齿的,这种戏谑性的打仗,搁谁身上,谁都不好受。

    幸亏这次有合成营的偷袭队,不然这次难受的就是自己了。

    副参谋长听到旅长这话,也没了脾气,他一直觉得,段佑那个年轻小伙子能当上合成营营长,完全是靠军部的关系。

    毕竟论资历,自己是旅部副参谋长,军校硕士研究生学历,参军也十几年了,自己比他更有优势,如果不是他,自己早都兼任合成营营长了。

    但是自己如果真的兼任了合成营营长,自己一定能做的比段佑更好么?应该不会吧。

    抗洪救灾这个事先不说,那个因为有军区首长坐镇指挥,他段佑没有做的特别出彩的地方,至于那个跟B集团军的某装甲团对抗结果,这个也算不上特别有力的战绩,毕竟合成营的装备是全军最新的装备,如果换做自己指挥,自己真的不一定会比他指挥的更差。

    至于反恐军演,说白了,如果没有孟川,他段佑想拿第一,也没这么简单吧。

    不过这次跟蓝军的演习对抗,副参谋长是真的有些自愧不如了。

    虽然这次的巨大优势是孟川创造的,但是段佑能带着一个合成营就纵深到V13区域,还击溃了两个蓝军营,这点自己真的不一定能做到。

    或许自己根本就没有魄力做,那可是装备了世界一流装备的蓝军营啊,而且一次出动就出动了两个营,自己真的敢撞起胆子,打他们伏击么?

    副参谋长想了想,答案是否定的。

    自己或许会先挺进V13区域,然后借着那个地势,在对蓝军两个营反击。

    可是,如果自己布防,那蓝军两个营肯定也会布防,甚至蓝军营会觉得自己已经是瓮中之鳖了,就算是他们已经被电子压制,也会倾尽火力,覆盖V13区域,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已经无处可走了。

    而段佑直接在半路上打蓝军伏击的招数,直接就把蓝军给搞懵了,因为蓝军根本找不到合成营下一个点会去哪,丢失了攻击目标,又处处挨打,蓝军营肯定也只能溃逃。

    或许在胆大心细这一方面来说,自己的确不如段佑。

    参谋长看着副参谋长愣了半天,拍了拍他的肩膀,“老吴,怎么了,我看你愣半天。”

    副参谋长连忙摇摇头,“没事,没事。”

    “行,没事就开始研究下一步的作战部署,咱们这次可得给蓝军来个狠的。”

    蓝军旅长此时也看完手中的报纸,不过这个报纸他没随意放,而是折叠好放入口袋里,准备拿回去好好研究研究。

    而靠在门边休息的孟川,也没睁开眼睛,只要蓝军旅长不出帐篷,他爱搞什么幺蛾子就弄什么幺蛾子,反正你是首长,我管不了你。

    闭门养神了一会的旅长,终究还是憋不住心里的话了,起身往孟川这走去,孟川听到蓝军旅长过来了,立刻睁开了眼,“首长同志,你准备去上厕所么?还是想干点啥?”

    旅长见到孟川还给自己引导个理由怕自己尴尬,笑了笑,“不上厕所也不干啥,就想找你聊聊,怎么样,有空么?”

    孟川肯定有空啊,不过这小胖子睡的正香,自己也怕打扰了小胖子,孟川知道,小胖子是真的累坏了,“首长同志,要不然咱们出去边走边说呗。”

    蓝军旅长点点头,“我也正有此意。那行,还是我先走,你跟着。让你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