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876章心理问题
    “好,好,这场演习有点意思。”

    导演部首长立刻命令:“通知下去,红蓝双方即刻回基地休整,明天中午,演习部队双方正营级及以上干部来导演部进行盘点总结。对了,让红方机步旅把那个搞掉蓝军电子营的队长找来,那家伙是个人才。”

    导演部的参谋接到命令后,立刻拿起电话,向红蓝双方部队传达指示。

    此时孟川和蓝军旅长也刚好吃完饭,虽然两个人喝了酒,但是喝的着实不多,毕竟就那么一小壶,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

    这下导演部下达指示,蓝军旅长也就不在这逗留了,咋说蓝军旅还有一大摊子事要去处理,“行了,小孟,你先回去休息,等明天盘点总结完了,我在去找你。”

    找我?看来这个蓝军旅长对自己不死心啊。

    蓝军旅长见到孟川的脸色,笑了笑,“我只是把警卫员的认错报告给你看看,没别的意思,别多想了。”

    孟川听到蓝军旅长这话,有点懵,没想到蓝军旅长居然这么认真,一般首长对待自己的贴身人,都是表面严厉而已,做做样子给外人看看,这事就过去了。

    孟川也不会认真到去问这个蓝军旅长对他的警卫员处罚的结果,可是没想到蓝军旅长对这事居然这么上心,难道他不怕自己的警卫员不舒服么?

    蓝军旅长很明显知道孟川心里在想什么,“我们蓝军第一旅这次吃了这么大的亏,巨大的反差让很多战士心里都绷不住。演习本身就是有输有赢的事情,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做到只赢不输。输了就是输了,这是自己的问题,不是别人的问题,更不能对别人发脾气,甚至大打出手。这不仅是不成熟的表现,更是不正确的表现,所以这个现象我必须严厉对待才行。”

    “既然要严厉对待,那就不能徇一点私,所以从身边人做起,才更利于这件事向良好的方向发展。”

    不得不说,在大义上,蓝军旅长做的很对,而且蓝军旅长很会反思自己的不足。

    其实孟川知道,在很多演习中,都会有‘阵亡士兵’互相大打出手的现象,毕竟都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火气旺盛点,也没什么稀奇。

    但是部队首长仅仅只是把这事当做打架斗殴的性质来处理,从没有研究过深刻的原因。他们会找一些理由,比如说义务兵只干两年就退伍了,或者这辈子只有一次机会参加这种演习,所以在教育这方面的事,实在是浪费人力物力。

    那士官呢?一个基层班中,平均每五个战士,肯定会有一个士官的,那些士官在部队待的时间很长,他们为啥还会这样干呢,或者说是见到这样的事,为啥不第一时间阻拦呢?

    说白了,还是部队基层士兵风气的问题,没有办法做到出了问题,第一时间想自己的不足。而是头脑发热,干一些违规违纪的事情。

    是,或许一个兵这一辈子只有参加一次演习的机会,而就在这一次的演习机会中,你被一些人用不正当的办法给干掉了。

    但是,你想过没有,如果这不是演习,而是战争,谁会管他手段好和坏,只要能取得优势,管他什么招数,只要有用就行。

    而你呢?还会在这头脑发热么?你还不是早都去马.克.思那报道了。

    而演习就是为了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蓝军旅长能在每次演习中,找到自己的不足,或者是预防一些不好的事情发生,这绝对是很有利于部队正常的成长。

    也怪不得蓝军第一旅会成为蓝军中的第一旅,这绝不仅仅是因为武器装备的好坏,更是因为蓝军旅长很会带兵。

    既然蓝军旅长走了,那孟川也就忙了起来,“合成营重炮连的战士来我这集合。”

    重炮连这次有四五十个人都阵亡了,可不是一个小基数,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同连队的人都会抱团在一起,所以孟川的命令也传达的很快,大家在听到孟川的话后,纷纷集合。

    这次重炮连在阻击蓝军上面,可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孟川为了给这些老兵鼓鼓劲,喊了一声,“这次演习,咱们红方赢了,咱们重炮连功不可没。我孟川,在这里给大家保证,回去之后,炖肉管饱。”

    孟川说是重炮连连长,实则谁都知道孟川是副营长,所以这话从孟川嘴里说出来,那信用可是很好的,老兵们纷纷喊道:“连长牛气。”

    就在孟川组织着大家上了东风大卡后,远处突然来了一辆小车,那个车牌不是段佑的么?他怎么跑这来了?

    果然车一停下,段佑就风风火火的跑了过来,“老抠,可以啊,这次要不是你们重炮连发挥出了作用,演习还说不定谁输谁赢呢。”

    孟川现在可不关心这事,“老段,你可是合成营营长啊,这演习结束了,你不用去旅部开会?”

    段佑笑了笑,“我让老冯给旅长撒了个谎,说我在围剿蓝军坦克营的时候,脱离大部队了,现在还联系不上。走吧,老抠,先上车,咱们先回去,等会在去旅部开会。”

    孟川连忙说道:“你这没事吧,到时候可别挨旅长批评了。”

    “咋会挨批评呢?这次旅长夸我都夸不来,你知道这次演习为什么会这么快结束么?”

    孟川哪会知道啊,那时候他正跟蓝军旅长吃着架子肉,喝着特供酒呢,“老段,你说说。”

    段佑此时鼓了鼓胸膛,“老抠,我真不是给你吹,如果这次不是我先发制人,主动放弃V13区域,来个孤军深入,吃掉了他一个想包围我重炮连的坦克营。这场演习,还真的说不准是谁输谁赢。”

    “吃掉蓝军一个坦克营?这厉害了。老段,咱们也别耽误时间,咱们这就上车,在车上,你好好给我讲讲,你是咋是吃掉蓝军的一个营。”

    此时红方机步旅的旅长却发起了脾气,“这个段佑,还给我耍心眼呢,说是失联了?我看他八成是跑去收尸队接孟川了。政委,改天好好的教育教育他,让他写个检查。”

    政委听到旅长这话,停下了收拾东西的手,“那好,我这就安排下去,给段佑一个不听指挥,擅自行动的处罚,先关他三天禁闭再说。”

    旅长听到政委这话,连忙劝了一下,“没这么严重,算了吧,还是我自己来吧。这个段佑,老子还真下不去心处罚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