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885章短板
    参谋长听到幽灵这话,叹了口气,“委屈你们了,但也请你们相信,祖国不会忘记你们的功勋。”

    幽灵出了密室,看向了身边的sohu,“你跟不跟我一块去挑人?”

    sohu摇摇头,“我得去学厨艺,一个月内,我肯定要学会。”

    幽灵听到sohu语气中的坚持,也就不说什么了,“去吧。”

    sohu走后,许参谋拍了拍幽灵的肩膀,“这次的伤亡这么惨重,我知道你的心里难受,要不要晚上去喝点,我舍命陪你。”

    幽灵看向许参谋,笑了笑,“老许,这么多年了,我每次一回来,你都请我喝酒,我很高兴。但是这次不行了,把酒先留着吧,留到下次完成任务了,咱们在喝。那么好的酒,现在喝真的浪费了。”

    许参谋也知道幽灵的心里难受,但是也没办法,这就是战争,是战争就会死人。每个人希望活着,他们也有权利过更好的生活。

    但是军人不一样,他们的生命不属于自己,他们也想好好活,他们也想过更好的生活。可是,总有人得付出,军人如果不付出,那这个国家就完了,他们没有其他的选择。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许参谋再一次拍了下幽灵的肩膀,“那酒我给你留着,留着下次给你庆功,不醉不归。”

    “行了,先别说酒了,说说这次给我准备了哪些人。老许,我一直相信你的眼光,你挑人都很准的。”

    许参谋从公文包里取出一份档案,“这个人你先看看,一直都是军区十项全能的好手,而且军龄不短,今年是第十个年头了,原先在国内也完成了很多任务,是我给你的第一推荐人。”

    幽灵打开档案,看到名字,觉得有点熟悉,“李寒冰?我记得原先在档案里见过他,格斗冠军?”

    许参谋小声说道,“他的格斗技术以稳准狠著称,原先在边境执行任务的时候,曾经创造过徒手击毙三名境外武装分子记录,我觉得他很适合你们幽灵小队。”

    幽灵把档案塞进怀里,“走,咱们去见见他。”

    此时孟川带着小胖子也回到了合成营,不过刚一进营帐,营部的通讯员就急匆匆跑了过来,“孟连长,旅长让你一回来就立刻去见他,你可得抓紧点时间。”

    旅长要见自己?

    这不会是因为蓝军旅长今天的动作吧。

    孟川也不敢怠慢,立刻就小跑着往旅部跑去。

    还真跟孟川想的一样,孟川刚一进门,旅长就开口说道:“小孟啊,听说蓝军旅长今晚会来找你,你说咱们机步旅的优良传统向来也都在,不能让人家白过来一趟,咋样得让他吃个饭在走。正好,我这还有点事,你在这先等一下,等我忙完咱们一块去见见他。”

    孟川也能明白旅长的心思,无非就是想拖住自己,让自己跟他一块去见蓝军旅长,这样蓝军旅长就不可能明目张胆的拉自己了。

    不过让孟川没想到的是,原来旅长这么看重自己啊。

    孟川虽然闲的无聊,但是也不能随意乱动,桌子左面有挺厚一沓书,孟川只能看看封皮,也不能拿过来看。

    旅长看到孟川的眼神在往这些书里瞟,也知道孟川现在挺无聊,“小孟,桌子上有书,你也别干坐着,看看吧。”

    孟川听到旅长的话,立刻答应了一句,“是,旅长。”

    然后站起来拿起书,随后又重新坐了回去。

    孟川拿起的这本书是一本关于潜伏类、间谍类的书,这也算是标准的军事书了,孟川在外国特种部队受训的时候,也读过一些国外的间谍书,而且受益匪浅。

    但是很多关于间谍类、潜伏类的书,都是国外作者所写,国内的很少见,这或许是因为那个特种部队培训学校是外国院校的原因。

    但是孟川却是知道,祖国因为长时间的保持和平,所以对这方面的研究,是略弱于一些具有侵略性的国家。

    当然这也是国情的体现,毕竟咱们祖国一向以和平为准则,对待外国也一直实行的是‘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所以这方面培训投入的资金力度也很小,就算是总结出很多经验教材,那也是秘而不宣的,所以孟川也一直因为没读过国内人写的著作,而感到有些遗憾。

    但是这本的风格,却好像是国人写的,这一下引起了孟川的注意。

    孟川打开书的前后两章仔细观摩,发现这本书并不是翻译过来的,那这十有八九真的就是国人写的。

    旅长此时也走了过来,“这本书是新出的书,你应该没看过吧,我略微翻看了一下,写的还真不错,很贴合国人的思想。不过,我觉得这对特种作战人员来说算是一个很好的反面教材。”

    反面教材?孟川没听懂这是什么意思,“首长,您刚才不是说这个写的非常不错么,怎么就变成反面教材了?”

    旅长虽然不是特种兵,但是作为一名高级指挥员,特种作战的书籍的确不少见,“我之所以说他是反面教材,就是因为这本书写的太好了,很容易让特战人员模仿。”

    “但是作者却忽略了最基本的一点,高屋建瓴的东西,是不符合潜伏的,他书里的各种论点看似虽然非常严密,但是却太空泛了,如果咱们的特战人员跟他们学,是很容易失败的。”

    孟川听的有点云山雾绕,“旅长,您的意思是什么,我有点不太懂。”

    “那我说说我的看法啊,虽然我不是特战指挥人员,我的说法可能有漏洞,但是凭借我从军二十多年的经验,我觉得潜伏,就是潜伏人员必须要把自己当成敌人,这样才能更好的融入他们。”

    “而他们的脾气秉性,你不能去模仿。模仿终究是模仿,不管你模仿的在象,终究还是有漏洞,所以你必须也得有那种脾气秉性才行,你只有变的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才能让别人看不出破绽。”

    不得不说,旅长说的很到位,同样这也是孟川的一个短板,对于他来说,党性原则是重中之重,如果变的连原则都不要了,那自己可就真的不是自己了。

    而这一点,自己真的很难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