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913章工兵营
    孟川也没等多久,史股长就下班了,两人立即朝着食堂外的餐馆走去,这个餐馆主要是用来招待外人的,毕竟来军区办事的人很多,他们的伙食标准不是在军区机关内的,所以吃饭也不怎么方便。

    所以开出个小餐馆,也是非常正常的。

    不过这个小餐馆的饭菜着实不便宜,不过比起外面的饭馆还是要稍微省钱一点,但较之于食堂里的饭菜,那的确是没可比性的。

    不说其他的,你就点份韭菜炒鸡蛋,那就二十块钱一盘,要是在部队食堂里,一个基层步兵一天的伙食标准才十八块,那还是四菜一汤随便吃呢,况且韭菜炒鸡蛋还不是肉菜,在部队里只能算是素菜。

    所以孟川拿到菜单,就点了两个菜,一荤一素,能省点算点。

    史股长见到孟川就点了两个菜,立刻补充了一下,“在来一份糖醋排骨、鱼香茄子、辣炒花蛤、剁椒鱼头。”

    孟川见到史股长点这么多菜,连忙摆摆手,“老史,别点这么多,你点这么多能吃完么?”

    史股长笑了笑,“领导,我可是想趁着这顿饭稍微还点你给我的恩情,要不是你,我咋可能当上这个副科长么。”

    孟川一听史股长原来是这个心思,立刻解释了一下,“老史,这事我得给你澄清一下,我没在首长面前给你提过什么好话,你可别把恩情弄错了人。”

    史股长听到孟川这么说,还以为是孟川讲原则,不肯承认呢,毕竟孟川给自己说了好话的消息是从田参谋口中传出来的,田参谋那是什么人?那可是参谋长眼里的红人,他怎么可能骗自己,再说他也没必要骗自己啊。

    “行,行,这事先不提了,服务员,你快点上菜,我们挺着急的吃。”

    此时田参谋正好走进了饭馆,“服务员,来盘小炒肉和木耳炒山药,在拿碗米饭。”

    史股长见到田参谋一脸风尘的样子,立刻迎了过去,“田参谋,您也在这吃饭啊,这正好孟川回来了,我们来饭馆吃个饭,您也别点菜了,咱们三人凑一张桌子行了。”

    田参谋听到孟川回来了,立刻望了过去,“小孟,你啥时候回来的?”

    孟川也迎了上去,“今天刚下的飞机。”

    田参谋看着孟川肩上的两杠一星,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就当是庆祝小孟当上校官,咱们三个今天也得加点菜。”

    不过田参谋刚想开口叫服务员点菜,就被孟川给拦住了,“田参谋,田参谋,我们这都点了六个菜了,咋样都够吃了,您就别点了,快,上座。”

    田参谋见到有六个菜了,也就不再强求了,勤俭节约这个美德在军队里贯彻的还是比较好的,在部队里当了这么多年军官的田参谋,也不太习惯铺张浪费。

    三人坐定,孟川看着田参谋风尘仆仆的样子,问道:“田参谋,你这是去干啥了啊,看把你给累的。”

    田参谋摆摆手,“别提了,还不是工兵营的事,这事小史也知道吧,你给孟川说说。”

    工兵营的事情闹得挺大的,史股长也有所耳闻,“孟川,是这么回事,前阵子咱们军区的工兵营发生一起恶性事故,造成了不小的人员伤亡,谁知道那个工兵营营长拒不承担责任。咱们都知道,出事必追责的道理,他作为营主官,不可能不承担责任的,首长一气之下,直接把那个营长给撤了,并且在全军区通报批评,这下这个营长算是干到头了。”

    我的天,这出了事故,还不承担责任,这个营长咋回事?这能行么。

    孟川还记得上次自己刚上任一天,手底下的人出了事故,自己都被降职成连长了,这还是自己主动认错后的结果。

    作为营级主官,手下的人出了事,不管是不是他主导的,他都有避不开的责任,这点常识他都不懂么?

    田参谋此时也叹了口气,“哎,就为了这事,我是前前后后跑了十来趟,一直到现在,事情才处理的差不多,要不就说稀稀拉拉后勤兵,我看那个营长不想承担责任也是有原因的,那些兵一个比一个懒散。后勤部队,真的就没作战部队好管理。”

    的确是有这么句俗语,说是紧步兵,慢炮兵,稀稀拉拉后勤兵。

    说真的,孟川就是后勤兵出生,虽然他很不想承认这个,但的确是有这么个情况,跟作战部队比,后勤兵的确是少了那么一股子精气神,当然,这不是说后勤兵不好,只能说是分工不同造成的。

    作战部队那是天天训练的,除了训练,啥事都不干。

    而后勤部队训练时间则太少了,就算是全训单位,后勤部队的训练时间占比也跟不上作战部队,毕竟后勤部队有自己的事要干,不可能像作战部队全心全意那么训练的。

    所以有时候,后勤部队令行禁止的效果,就没作战部队体现的那么明显。

    史股长见到田参谋提着这事就来气,立刻岔开话题,“田参谋,烦心的事就不说了。对了,您不就是管干部处的首长么,咱们孟副科长现在的档案还挂在干部处,您稍微给透透风,孟副科长下一个职位有希望去哪啊。”

    田参谋是非常看好孟川的,毕竟孟川干过的事在这摆着的,在加上自己的顶头上司,参谋长和副参谋长都非常欣赏孟川,他以后的前途真是不可限量,所以也就没准备瞒着两人。

    “小孟的档案是在干部处挂着,这点我知道。但是因为孟川前面也没回来,所以一些好位置都被人给顶替了,现在空出来的正营级位置,好像就剩我刚才处理过的工兵营了。”

    史股长听到‘工兵营’三个字,连忙说道:“不会吧,田参谋,孟副科长原来可是咱们军区机关正儿八经的副科长,现在又升衔了,咋说都不可能去当那个工兵营营长吧。”

    田参谋哪知道孟川能干啥职位,“这事你们就别瞎猜了,以孟川现在的资历,加上参谋长这么看好他,我觉得,把留在机关里没啥问题。再说了,孟川职位这事我也决定不了,那都是首长决定的,工兵营营长这个烫手的山芋,愿意甩给谁就甩给谁,首长多半是不会让孟川立过这么大功劳的人去干那个营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