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917章气愤
    “行,通信员也挑完了,孟营长,那我也去午休了,这快到夏天了,中午不睡会觉,下午还真没精神。”

    咱们部队中午是有两个小时午休的(休息一个小时五十分钟,十分钟打扫卫生),不过孟川现在可睡不着,自己刚来这工兵营,就觉得气氛有些不对,自己必须得好好转转,了解了解情况才行。

    “行,王教导员先回吧,我在四处转转,小胡,咱们走。”

    因为将要临近午休,大部分战士都回宿舍去了,那孟川在别的地方转悠也没必要,直接就去宿舍楼里看看情况。

    刚才在吃饭的时候,孟川能很明显的感觉到这个工兵营的军容军纪一般,并不像战斗部队那样有劲,特别是刚才的那个通信班,这留的都是些什么头型?这要是早上给你的洗漱时间再多点的话,你是不是还得擦点粉咋地?

    你是过来当兵的还是臭美的?

    排雷的时候,是谁造型好,地雷就不炸谁了么?

    孟川现在是明白为啥田参谋会对自己说那些话了,看来上一任工兵营营长不肯承担责任,绝对不全是他自己的原因。

    “小胡啊,看你的军衔,来军队也一年半了吧。你觉得这个工兵营怎么样?”

    胡磊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就是通信班的一个战士,凭着脑子灵活,会些电子维修技术,能摆弄清楚这些电子设备的情况,才进去的通信班。毕竟通信班不好进,你没有点资历和人脉,很难一个上等兵就进去通信班的。

    “营长,我不太清楚。”

    孟川看了胡磊一眼,“通信班不好进吧,你是靠什么进的?是人脉还是技术?”

    胡磊连忙说道:“我会修这些电子设备,所以才被推荐进通信班的。营长,我是经过培训上岗的,通信员的考试都是一次过的啊。”

    孟川看着胡磊这么紧张,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别慌,我没说你的技术不过关,不过你以后是跟着我当通信员的,那就不是通信班的人了,你以后是我的人了,明白么?”

    胡磊当然明白能当上营长通信员是什么概念,只要自己规规矩矩听营长的话,自己下半年提士官根本不在话下,任何一个领导都不会亏待自己的身边人。

    可是胡磊还是有点不敢说,毕竟上一任营长都觉得自己干不了这个位置,你说要是自己把工兵营的情况说了,那这个营长一走,自己岂不是白高兴一场。

    “营长,我明白自己是什么身份,所以有很多情况,我也不清楚,就更不敢瞎说。”

    看来这个胡磊多少是知道点的,“没事,就说你知道的吧。”

    胡磊反正也不敢说啥大事,先捡小的说,“营长,您是不是觉得我们这里的兵军容军貌都不好啊。”

    这还用说?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么,头型这只是一个很小的事情,关键是这里的兵看起来懒懒散散的,一点没有一个兵走路生风,雷厉风行的样子啊。

    胡磊虽然当兵时间不长,但是在部队里一年半,多少也能摸清楚点事情,“营长,我们这个工兵营和平常的部队还不一样,咱们这个单位训练的时间并不长,很多时间都用在工程建设上了,士兵们都快从一个战士转化成了农民工了,这纪律怎么可能提高么。”

    “而且因为我们工兵营所在师是军区直属部队,所以军区基地的各项建设,甚至连陆航团那边的地方,都需要我们过去协同作业,这玩意一跑就是几天,战士们甚至有时候会一连半个月都接触不上训练。”

    “再说,我们工兵营的训练和普通部队也不一样,大部分都是机械作业,测绘测量等工作。完全可以这么说,我们这个工兵营的工作和一个地方工程队的工作基本一样。你让一个地方工程队的农民工跟部队战士比军容军貌,这能比么?”

    孟川听到这话,皱起了眉头,“别的部队没有工兵部队么?为什么咱们工兵营有这么多活要干?”

    这个因为啥,胡磊就不知道了,“营长,您说,我就这么一个小人物,只知道服从命令,哪知道别的事啊,这事,您恐怕得问教导员。”

    一支部队的军纪好不好,就足以证明一支部队的战斗力强不强,而军容军貌,这是军纪的首要保证条件,孟川还没去过其他地方,所以还不知道工兵营其他地方的情况如何。

    但是刚才去的通信班,这个地方让孟川很是恼火,“走,小胡,趁着现在他们还没午休,咱们去宿舍楼门口待着,我要看看这些兵的军容军纪怎么样。”

    小胡听到这话,连忙问道:“营长,需不需要我去叫那些连排长过来?”

    孟川摆摆手,“先不用,我先去看看再说。”

    两人很快就走到了宿舍大楼,宿舍管理员就懒洋洋的坐在门口,看着进进出出的战士。

    就凭这歪七扭八的坐姿,孟川就十分怀疑,他能对得起自己身上穿的这身衣裳么。

    孟川立刻走了过去,“这个老兵,看你的军衔,当兵时间也不短了吧,咋一点坐像都没有啊。”

    宿舍管理员见到是个少校过来了,立刻站了起来,“首长好,抱歉,我刚才的坐姿不好。”

    孟川摆摆手,“行了,别说这话了,先在边上站着吧。”

    这个老兵见到孟川是个少校,所以才对他客客气气的,但是让自己站一边,这是啥意思啊?

    自己在宿舍楼待的时间也不短,也没见过这个人是工兵营的哪位首长啊,如果是外人的话,可管不着自己。

    “首长同志,请问您是?”

    站在孟川身后的通信员立刻说道:“这位是咱们营刚来的营长,让你靠边你赶紧靠边。”

    老兵听到这话,立刻把位置让了出来,“营、营长,您坐。”

    孟川一个标准的坐姿坐到了椅子上,注视起门口这些来来回回进出门的兵。

    看了一会,孟川真的是被震撼住了,换句话说是,真的是肺都快要气炸了,这还是部队么?一个个兵连点兵样子都没有,走路懒懒散散,齐步走都不会了?

    而且军容更是差劲,歪着带帽子的,风纪扣解开透气的,还有直接把衣服拉链拉开敞着的。

    要么你就别穿,直接把外套脱掉拿在手上;要穿你就要好好穿,穿的整整齐齐的,敞着衣服,这算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