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923章刺头班
    既然说到理发的事了,孟川正好顺着说出来,“对了,老王,既然战士们的情况现在是这样的话,那你的政治思想工作也很难开展吧。”

    王教导员没想到孟川居然会替自己着想,这倒是有点意外,于是连忙点头,“那可不是,都说你们当营长的压力大,其实我们当教导员的压力也真不小。”

    孟川听到这话,从口袋里掏出一本党章,“老王,是这么个事,你刚才也说了,这次理发任务肯定会有很多刺头跑出来跟我顶牛,我得想个办法整治他们才行,不然拗不过来这个发型问题,那就别说什么整治风气了,这样后面的工作更别想顺利开展。所以我想的是,如果那些刺头不服,我就让他们抄党章,这样既加强了政治理论学历,又惩罚了他们。”

    王教导员听到孟川这话,倒是高兴,“这主意不错啊,原来我咋没想到,抄党章既增加了理论学习,又可以让他们长记性,关键这还不是体罚,上面也追责不下来,这是个好主意,我一定配合你。”

    孟川也没想到王教导员居然会这么配合自己,这倒是个好事。在管理工兵营风气的时期,教导员能配合自己,这无形中就可以给自己减轻很多压力。

    “行,既然老王这么配合,那我就先谢谢你,那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看一下营内日志,看看前面大家都干的是什么工作。”

    此时一连二排二班正在开班会,这个班是有了名的刺头班,因为这个班长就是个刺头,他仗着自己的工作本领过硬,在加上平常的基建任务离不开他,就不是很那么在乎风气。

    平常小打小闹也就算了,连排长看着他是个老兵,也就没多管,但是有一次外出执行基建任务的时候,在一个村子外面扎营,他居然带着班里的兵大半夜的去村里买酒喝,而且这一喝就是半晚上,还是第二天连长去找他商量基建任务,闻着他满口酒气才发现的。

    这事闹到营里,可把营长气坏了,营长点名道姓的就说,让他这今年干完就滚蛋,部队里不要他这样的人。

    其实这事是那个二班长错了,这个没的说。但是他的初心是好的,他一开始是看着班里的战士都累的不行,所以想着喝点酒睡觉睡的更香,但是这一喝酒他就没控制住,就坏了规矩。

    这下好了,反正还有半年就退伍了,索性就破罐子破摔吧,既然你不待见我,那我也懒得待见你。

    反正在部队这里也是修路挖桥的,我凭着我这身本身,我回到地方上,也照样能干修路挖桥的活,到时候,还没这里这么多规矩,活的多自在啊。

    一个列兵此时说道:“班长,你说咱们这个新来的营长要咱们理发,咱们到底是理不理啊。”

    班长还有半年就退伍了,他才懒得听这个新来营长的话,自己就算不听,你这个营长,难不成还能让我更提前一点退伍?

    “理什么理?咱们这不是下发过规定么,理发没这么多讲究,他不能强制你理发,你这个头型挺好,就这样就行了。”

    副班长虽然也不太想理,但是他毕竟还要在军队继续干下去,他这个下士才干了两年,后面的时间还长着呢,“班长,要我说,咱们还是理了算了,那个营长可是说了,他是上过战场杀过人的,咱们要是跟他作对,我觉得没好果子吃。”

    “杀人?他啥时候说杀人了,他那是差点被敌人杀死,我瞧他那样,估计是刚上战场就受伤了,然后就回来了。”

    有一个上等兵此时摇了摇头,“班长,我觉得不像,他今天的举动您又不是没看到,他多强硬啊,我看王教导员跟他在一块,完全就是小鸡崽子一样,连声都不敢吭。”

    班长听到这话,心里也是一直在打鼓,虽然他当兵多年不假,但是这个工兵营,训练少的不行,一半时间都是跟工人一样,去修路挖桥,所以他现在都不敢称自己是真正的军人。

    但是新来的这个营长不一样啊,他一过来,就凭那种气势,就知道这肯定是一个厉害的军人,自己要是跟他作对的话,的确不是明智之举。

    不过想到自己就剩半年时间就退伍了,他也就没啥可怕的了,你孟川是上过战场,那又能咋地,难不成你还能把我当成你的敌人一样干掉?

    你终究是干不掉不是么,那我怕你干啥啊。

    “要理你们理,我反正是不理,在过半年我就走了,我没啥怕的。”

    一个班,班长那起的就是带头作用,一年兵因为还要在部队里待一年,所以他们还是有些顾虑的,但是那些二年兵就不这么想了,反正在过半年自己也要走了,你还能怎么整我?再说了,我们班长都不理,你凭啥让我们理啊。

    有了班长带头,有两个上等兵立即就表态了,“既然班长不理,那我们也不理了。”

    副班长也不好管这两个上等兵,毕竟班长都带头不理了,自己还怎么严格要求底下的兵,“理不理还是看个人吧,列兵的话,最好还是理了,你们在部队还要待挺长一段时间,没办法拍拍屁股就走人。上等兵的话,自己看着搞吧。”

    班长听到副班长这话,也没表态,副班长他们是有顾虑的,这个自己也了解,自己年底是可以拍拍屁股走人,但是留下的人还是要继续干的,他们也不敢跟营长作对。

    “行了,那没什么事就洗洗睡了,今天刚越野跑完,晚饭后又是一个小时的军姿,大家也都累的不行,希望今天晚上,这个营长别在搞什么紧急集合了,不然是真的不让人活了。”

    班长这一提越野跑和军姿,班里的兵立刻就炸开锅了,“这个新来的营长,还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今天平白无故加了这么多训练,要是晚上在搞什么紧急训练,那我一定给军区意见箱发实名邮件,让这个新来的营长好好喝一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