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925章新兵训练
    孟川没想到自己加班的事,张副营长居然知道了,既然话都说到这上面了,那自己正好可以顺着他的话说,起码可以为等会召开的营务会拉上一点点赞同票。

    “老张,我也不想加班啊,可是工兵营现在的这个情况,我不加班没办法啊。不管工兵营干的在不是扛枪的活,但它终究还是部队;工兵营里的人也不是农民工,而是军人,既然是军人,是个兵,那就该有个兵样子,最起码,咱们也得对得起身上穿的这身军装。”

    张副营长听到这话,连忙点头,“是,营长说的对,我作为副营长,是我没有做好工作。”

    孟川摆摆手,“原来的事都过去了,咱们先不谈,咱们现在最主要的事情就是干好眼前的活,说句心里话,你对工兵营的风气怎么看?”

    张副营长在工兵营里干的时间也不短,自然是知道工兵营的风气是啥样的,“营长,咱们营的风气的确不好。”

    “那你有没有什么解决办法呢?”

    张副营长依旧摇头,他要是有解决办法,还可能把空出来的位置让给孟川么,他早都向上级申请担任工兵营营长了。

    工兵营营长这个位置算是一个烫手的山芋,如果你有能力的话,那这个山芋你就可以吃掉,但是你没能力的话,你就根本抓不住这个山芋,到时候真的就是偷吃不成占身腥。

    孟川笑了笑,“你没主意,我倒是有个主意,想不想听。”

    张副营长听到孟川有主意,连忙点头,“想听想听,营长,您说说。”

    孟川把昨天想出的计划给张副营长说了一下,张副营长听到这话,皱了下眉,“营长,一个新兵训练就能把咱们营的风气给改正了?”

    新兵训练可是能把社会上的人都转变成一个兵该有的样子,改正这个风气问题应该也会有很大的效果,现在工兵营的兵主要是没个兵样子,只要有了兵样子,那后面转变风气,自然就是水到渠成的事。

    “老张,你是我的副手,理论上来说,你不应该反对的我提议才是。不过咱一向讲究明主,所以我打算早上召开一个营务会,让大家来举手表决,同意的话,咱们立刻就干;不同意的话,我就直接向师部申请,强制性的来干。”

    噗,张副营长听到孟川的话,差点被口水给呛着,那你跟我这说半天有啥意义啊,你都打定的主意,态度还这么坚决,我一个副手,何必跟你这个营长叫板呢。

    “营长,您放心好了,我作为您的副手,在训练任务上,本身就不该跟你有啥分歧,您尽管去开营务会就行,到时候我肯定给你举同意票。”

    有了张副营长的支持,那孟川就没啥怕的了,就算到时候教导员不同意,那他除了像师部打小报告以外,也没别的招,谁让自己是营长,是主管战士训练的呢。

    不过王教导员也不一定会跟自己叫板,虽然自己昨天下午自己跟王教导员处的关系不怎么好,但是在晚上吃饭的时候,自己跟他谈的一些事上,也多少能了解到,其实王教导员也非常渴望着改变,不然他也不会支持自己让那些不听话的战士去抄写党章。

    此时战士们也开始带队跑起了早操,“老张,走,咱们也跟着战士们跑个早操。”

    张副营长虽然今年三十了,但是身体素质那是没的说,立刻就迈着步子追上了孟川。

    跑完步,吃早餐,然后孟川就让通信员通知下去,召开营务会。

    营务会跟党务会不一样,营务会主要是讨论营里的训练等日常情况,跟党务人事调整关系不大,召开人也是孟川这个营长,而并非教导员。

    召开人是孟川,那主座自然就是孟川的,孟川来到座位后,就开始等待。

    新营长上任第二天召开的营务会,没人敢晚到,在加上昨天孟川这么强势,谁也不敢晚到啊,不然罚上几公里武装越野啥的,身体可有点吃不消啊。

    人来的很快很齐,这倒是让孟川很满意,只要这些军官们能保持一股比较好的风气,那改变下面战士的心态就会容易很多。

    孟川也不啰嗦,让通信员把自己准备好的资料发下去,“这份资料上面写的是我对下半月的工作安排,你们先看看,如果有啥不同意见,就说说,没有的话,坐着喝茶就行。”

    一般来说,孟川提出的意见,起码得是副营职才有资格提反对意见,你要是连长的话,那就没必要了,都不是一个档次的,你就只管执行命令就行了。

    孟川是跟张副营长通过气的,所以张副营长装模作样的看了一会后,就把资料放下了,然后安心的坐在椅子上慢慢悠悠的喝着茶。

    王教导员见到张副营长气定神闲的样子,也闹不清咋回事,张副营长这个人他是非常了解的,他是没啥魄力的,不然也不会把这个工兵营营长的位置拱手相让。

    就算工兵营营长这个位置在是个烫手的山芋,那好歹也是个正营职,咋说都比你这个副营职好的多。

    王教导员见到张副营长不说话,那自己就说吧,“孟营长,你这份资料上面显示的是下半个月要在全营范围内施行新兵训练,可是我有点没搞懂,咱们这哪有新兵啊。”

    孟川笑了笑,“老王,你先把资料看齐全了么,我上面写了,是对全营战士进行新兵训练,并不是指的对新兵进行训练。”

    王教导员是看清的了,但他之所以这么说,就是要让孟川这个营长亲自从口中说出对全营战士进行新兵训练才行,自己要是先说了,反而影响不好。

    “行,既然是训练上的事,那我这个教导员也不好插手,只要你和张副营长没啥意见,我原则上是支持的。”

    孟川没想到王教导员这么快就表明态度了,原则上支持,说白了,那就是在看不违反原则的情况下,是支持的。

    这下自己和教导员两个主官都统一意见了,那就没啥问题了。

    “行,既然大家都没反对意见,那从现在开始,工兵营为期十五天的新兵训练,正式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