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926章师领导的意见
    消息很快就传了下去,新来营长的这个决策也是让战士们都捉摸不透,在来一次新兵训练,这可真有意思。

    工兵营出了这样的事情,师部领导也很快就了解了,一般来说,师部领导是不会直接干预基层主官的决策,特别是已经通过基层领导层的举手认可,那就更不会干预了,所以他们也很好奇孟川这样干的目的是什么。

    师长来到政委办公室,想专门谈了一下这个事。

    政委见到师长来了,立刻就招呼着坐上了沙发,他也是刚刚收到工兵营教导员传来文件,这让他大吃一惊,他在部队里干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还有让老兵全体参加新兵训练的?

    咱们部队里是有一个回召中心跟这个情况大概相同,就是已经退伍的老兵重新召回部队当兵,要重新进行一些新兵训练培训,但那是非现役转现役,这是必须要过的一个程序。

    而工兵营的这些兵本身就是现役,这个孟川,干出来的事,还真是大胆,更是让人捉摸不透啊。

    不过他毕竟不是主管训练的,所以也没有深究,正好现在师长来了,他估计着师长要跟自己好好的谈论一下这个事。

    “老赵,是什么风把你给吹过来了?”

    师长笑了笑,“没啥大事,就是想跟你谈论一下孟川这个人,孟川的人事档案是军区政治部直接调到你这里的吧。”

    政委点点头,“对啊,我记得那天我还把他的档案调出来给你看了,你忘了么?”

    师长哪能忘,孟川立过的功劳,档案上是写的满满当当的,而且还有几个大功劳连自己都没有查看权限,这就更显出孟川的神秘了。

    “老齐啊,我可是听说,咱们军区的参谋长最看好的人就是这个孟川了,你说孟川他这么厉害的人物怎么就会调到咱们这个工兵营去当营长呢。我觉得,要不是小孟的年龄压着他,就凭他的资历,来咱们师,我都能给他一个团长干。”

    政委听到师长的口气挺大,笑了,“老赵,不是我泼你冷水啊,你以为一个工兵营营长就能拦住孟川的脚步?我看八成是工兵营闹的事情太大了,上面的首长领导想好好的管一下工兵营,要不然他们为啥不让咱们师部自己调人去工兵营当营长,非要军区直接派人。”

    政委不说这事还好,一说师长就觉得气,“老齐啊,你是政委,你是主管人事调动啊,你说你给工兵营派了多少个营长,又有哪个营长待的时间长,我感觉这个工兵营的人事调动,比师部机关人员的人事调动都频繁了。”

    政委听到师长这话,连忙说道:“哎,老赵,你这话说的可就不讲良心了啊。我是主管人事调动没错,但是工兵营营长这个位置,是你们参谋处选的人,报给我之后,我就直接批了。”

    师长这次过来也不是说这些陈谷子烂芝麻的事,“行了,言归正传,你是主管人事调动的,在加上你是政委,是做政治思想工作的,而且还跟孟川通过电话,你给我说说,你对孟川的印象如何。”

    政委想了一下,“我跟孟川通话的时间很短,但是我能感觉到,孟川干事有一股魄力,就是认准目标,就必须要达到的这种魄力。”

    “要不说上级为啥要派孟川来工兵营当这个营长,我在想,首长们的想法也是想让咱们的这个工兵营的风气早些改正过来,而且在改正风气的同时,还要不耽误基建任务。说真的,就拿正营职军官来说,能两者兼得的人,我反正是没有遇到,有些团长倒是能达到这个水平,但是一个团长,谁愿意去最没有前途的工兵营当营长,我瞅着孟川干这个工兵营营长是在合适不过的了。”

    师长听完政委的话后,砸了一下嘴,“那你的意思是,你很看好孟川能把工兵营的风气转变过来了?”

    政委点点头,“我的确是这么想的。”

    师长其实也是这么个意思,但他却没想这么多,他想着,就凭孟川立过这么多功劳,还上过战场流过血负过伤来说,他的性格就肯定是无比强硬的。

    你工兵营的战士不是喜欢拖拖拉拉,风气不正么,那就让一个强硬的营长过去整治整治你们,让你们摆脱掉稀稀拉拉后勤兵这个称号。

    “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我打算给孟川一个宽松的环境,我就给孟川十五天时间,这十五天内,不管孟川干出啥事,只要是不违反原则的,那我就能不管不顾,至于下面兵的投诉,我一律当看不到,一个兵如果连吃点苦都受不了,那还叫什么兵。”

    “说真的,就昨天他们发过来的实名举报邮件,我都懒得管,越野跑和理个发,这也算是大事?还值得实名举报?说真的,我看到这些邮件,我都替他们臊得慌,他们是咋有脸发出来的邮件。”

    政委也觉得这些实名举报邮件,的确是有点臊脸了,就凭这两件小事,也能说是孟川体罚战士?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从新兵训练过来的了,新兵训练里,蛙跳一公里尝试过没,跳完之后能让你在床上躺一天的那种,连上厕所都要扶着墙才行。

    如果他们没试过的话,政委真的想让他们去试一下,什么叫苦,什么叫累再说。

    现在政委反而有些期待孟川组织下的新兵训练了,“哎,老赵,你说要不要咱们派两个人下去盯着孟川一下,表面上是压制一下孟川,实则就是做做样子,顺便还可以让他们随时给咱们汇报一下这个新兵训练的进度。”

    师长点点头,“这是个好主意,不过咱们派的人下去后,一定不能干扰孟川。你要给你的人交待到位,让他们只带耳朵和眼睛就够了,嘴就留在师部。”

    政委笑了笑,“老赵啊,我的人向来都很讲规矩,你管好你的人就行,别你嘴上说着放权给孟川十五天,实则还想插个手啥的。”

    师长摆摆手,“那不能,说放权就放权,我特别想看看,十五天后,工兵营的风貌风气是啥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