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928章师里意见
    张副营长听见枪声,急匆匆的跑了过来,“哪打枪?”

    教导员也是一脸震惊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孟川居然敢真开枪,他这要是被举报了,那他咋向上级解释啊,“老张,是营长开的枪。”

    张副营长听到教导员的话,愣住了,“啊,没人受伤吧。”

    教导员摇摇头,“没人受伤,不过咱们得做好挨批的准备,营长这次虽然把威给立下了,但是他在营区内公然开枪的事情,肯定瞒不住,如果上级追究下来,也是个麻烦事。”

    张副营长冷静下来想了想,“教导员,我觉得这事其实可大可小,咱们本身就在操场,这里已经属于训练区了,到时候让营长说是他的枪走火了,这个问题不就解决了。”

    教导员听到这话,想了想,也觉得可行,毕竟部队的训练区,本身就有一定的危险性,就算是孟川没在靶场开的枪,而是在别的训练区开的枪,那也没啥,最多就是个不按规定训练而已,这不算很大的事,再说了,孟川又不是士兵,而且工兵营营长,这点事情,上级多半不会追究。

    “那我现在就向上级汇报,汇报今天发生的事,这样能争取到很大的主动性。”

    孟川转身离开操场,直接就回到办公室准备向上级汇报今天的事,作为基层主官,孟川是有一定的用枪权利,即使不是在靶场进行射击,也不会有多大的事。

    而孟川这次并不是打算认错,他是想跟首长汇报这次用枪射击主要是用在训练上的,毕竟乱世用重典,风气不正的工兵营,想镇住他们,就必须要用到枪。

    而且训练时用枪威慑这事即使在咱们部队里,而不是啥不常见的事,单说特种兵培训,那些教官们就一个个荷枪实弹的,遇到不顺心的事,就一梭子扫过去。

    虽然工兵营不是特种部队,但是工兵营的战士那是一个兵,特种部队的战士也是一个兵,两者本质上是没有区别的,而且咱们的部队日常训练规章里面,并没有明确的文字说明,是不准用枪进行威慑。

    之所以咱们很少见普通军官掏出枪来威慑兵,一来那是怕出啥危险,二来是因为平常训练时有个规定要枪弹分离,不在靶场内,原则上是不允许枪里有实弹的,所以枪里没有子弹,你想威慑也威慑不了啊。

    孟川先是写了一封邮件,把今天的情况如实的写了进去发送给师长,然后又给师长打了个电话,准备亲口解释一下。

    师长正在办公,突然电脑里出来了一份邮件,不过师长刚点开邮件,桌子上的黑色电话机就响了,黑色电话机那是下属打来的,师长不慌不忙的拿起电话机,“我是赵惟居。”

    “师长,您好,我是工兵营孟川。”

    师长一听是孟川打的电话,倒是来了兴趣,刚才这封邮件也是孟川发来的,想来,应该是想汇报一下今天的训练结果吧。

    “哦,是小孟啊,你有啥事,说来听听。”

    孟川立刻把今天的事说了出来,师长一听,原来就是一个用枪威慑的小事,“小孟,这件事你做的对,只要是能把这帮兵给管好,你就是用大炮威慑就行,大家都是当兵的,又不是平民百姓,还怕枪声么。”

    孟川没想到师长居然这么支持自己,其实开枪威慑这事真是说大不大,就看上级是啥意思,毕竟大家都是当兵的,如果军官管不住士兵还不用枪威慑,那上了战场怎么办,他还怎么执行战场纪律。

    “师长,有您这话,我就放心了,那您先忙,我就不打扰您了。”

    师长此时笑了笑,“对了,小孟,我们师部准备安排两个人过去观摩学习,他们只带了嘴巴和眼睛,你倒时候该怎么干怎么干就行,不用管那两个人,我在这先给你说一声。”

    派人观摩,孟川没啥意见,反正是观摩,又不是指导学习,耽误不到自己的工作开展,“行,师长,那我现在就给他们安排食宿。”

    此时政委也接到了教导员的汇报,不过政委觉得教导员说的话应该不太靠谱,你说孟川仅仅是在操场上开了一枪而已,这里是部队啊,又不是其他地方,开枪不是很正常的事么,这种小事,你们根本没必要汇报啊。

    “小王,你在给我仔细汇报一下,我想听最真实情况。”

    教导员没想到政委居然看透了自己,只好无奈的把上午的事情,如实的报告给了政委。

    政委一听以为多大事呢,“小王,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和孟川穿一条裤子了,这孟川还没汇报,你就着急的为他辩解,他这是得有多大的魅力啊。”

    王教导员连忙回答:“报告政委,我觉得孟川有能力把工兵营管好,所以我才支持他的。”

    “可以可以,能管好就行,用枪威慑不是啥大事,等会我去找师长说一下情况,我希望半个月以后,有一个崭新的工兵营出现在我们面前”

    挂掉电话后,政委给师长拨过去一个电话,“老赵啊,干啥呢?”

    师长见到政委打电话过来,能意识到不是啥大事,如果真是啥大事要商量的话,他肯定来办公室商量了,“在处理一封邮件,你这是什么事啊。”

    政委笑了笑,“嗨,还不是孟川那档子事,他今天打电话来汇报了,说是在训练区内开了一枪,他们我觉得这事不是很大,就打电话过来给你通通气,不要追责了。”

    师长没想到政委这边也过来给自己求情,“哦,那这事是小孟亲自给你汇报的,还是别人汇报的?”

    “是他们的营教导员小王,小孟那是军事主官,有啥事应该跟你汇报才对,跟我汇报啥啊。”

    师长听到这话笑了,没想到工兵营的教导员这么快就跟孟川穿一条裤子了,这小孟的人格魅力不小啊,“老齐,我昨天还跟你说过,只要不涉及到原则问题,这次的训练我放权给孟川。而且这事我已经了解清楚了,所以我在这也给你个准信,我不准备处理孟川,更不会因为这事而处罚一个能把工兵营风气改良的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