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930章理发
    午饭后的军姿一结束,孟川总算是给大家了一个休息的时间,不过大家现在可没心情休息,在孟川喊出解散的那一刻,全都一股脑的全往理发室跑,刚才孟川喷的水根本冲不干净头发上的剩菜剩饭,头发稍微长一点点的,只要稍微一拨,就能找出几粒米。

    这时候短发的优势就显现出来了,特别是那种青皮头,剩菜剩饭一到上去就滑下去了,用水一冲,就特别干净。

    王教导员见到战士们争先恐后的去理发,感叹了一声,“如果在平常,他们估计死都不愿意改变发型,现在却着急忙慌的理这个只有三毫米长的青皮头,我是真的不敢想,这会是孟川才上任第二天就出现的场景。”

    张副营长听到王教导员的话,也真的是佩服至极,“王教导员,我现在基本就可以断定了,咱们半个月的新兵训练结束后,工兵营的风气会为之大改。”

    孟川看着战士们的举动,心里也是有些高兴,看来三天后,全营基本都会是青皮头了。孟川不是不爱美,其实一个好的发型,真的是可以增加一个人的魅力,但是爱美总要分场合才行。

    这不是在社会上,也不是在找工作上面,更不是相亲方面,所以你留一些发型真的就是不合时宜。先说训练,训练的时候,各种科目,哪个不脏,就说匍匐前进,匍匐一圈,浑身上下都是土,这还不是过水坑,不然那就是浑身上下都是泥巴。

    如果你有个复杂的头型,那你清理起来多麻烦?但是青皮头就不一样了,一盆水一洗,连头带脸都洗了,这多节约时间。

    在部队里,想体现出雷厉风行的风格,就必须要从这些事做起,少洗个头,你能节约两分钟,不用梳头又可以节约两分钟,大大小小的时间加起来,真的是能省不少时间。

    至于干基建工程上面,那土才大呢,不管是修路还是挖桥,成天都是灰头土脸的,如果你有个发型,你要是勤打理的话,那还能稍微干净一点点。如果你还不爱打理,那才真的是毁形象。

    孟川此时转过头看着嘀嘀咕咕的王教导员和张副营长,“老王,老张,你们俩不想给战士们做个表率么,去理个平头呗,我也不让你们理三毫米的那种青皮了。”

    说实话,王教导员和张副营长的头发不长,毕竟他们要注意形象,比如有时候去师部,如果头发留的长了,那给首长们留下的印象也不好。

    张副营长率先开口了,“行,孟营长,我正打算去理发呢,那等晚上,我就去。”

    王教导员也点点头,“行是行,不过老孟,你不理么?”

    孟川笑了笑,“以身作则,我肯定要理啊。我去剃个青皮,这天也热起来了,头发留长了反而不利于训练。”

    王教导员在以身作则这上面是不想输给孟川的,毕竟谁都想当先进。

    原来那是没办法,整个工兵营就是这样的风气,主官魄力不大,干什么事都畏手畏脚的,不然他也不会因为不肯承担事故责任而被首长撸下去。

    现在不一样了,有了孟川这样铁血硬气的主官,工兵营的风气立马就为之一变,只要风气好了,那兵就好管了,事故也会少很多,总之一切的一切都会往好的方向发展。

    有了希望才有奔头,王教导员笑了笑,“既然营长以身作则,那我这个教导员也不能落后,这样,我也去理个三毫米的青皮头。”

    张副营长听到两位营首长都要理青皮头,也改了口,“两位领导都这么以身作则,那等晚上,我也去剃个青皮头。”

    事不宜迟,说干那就干,这才是军人的作风,“老张,等什么晚上啊,说干就干,咱们现在就去。”

    要不说孟川雷厉风行,决定的事情就要立刻干,王教导员现在也没啥事,“那行,咱们去理发室。”

    这下两位营首长都带头去剃那种能看得清头皮的青皮头了,营里战士的心理顿时就平衡了,首长们都是这样的发型,那我们这些当兵的,理这样的发就更理所应当了。

    下午训练队列,大眼一望,战士们的那个后脑勺那是一片青皮,真的是看起来就觉得精神,还别说,战士们现在真能感觉到不一样,原来训练时头上一直冒汗,现在剃个青皮头,这小风一吹,嗖嗖的凉快,连精神都更集中了。

    孟川正在操场上监督训练,通信员小胡小跑了过来,“营长,师部来人了,说是过来参观学习的。”

    这事孟川知道,于是吩咐了一下张副营长,“老张,带着继续训练,发现动作不标准的,就让他给我一令一动,发现偷懒的,就直接往屁股上踹,明白了么。”

    有了这样强硬的主官,张副营长也渐渐的硬气起来,“放心,营长,我一定严格执行你下达的命令。”

    此时王教导员也一阵小跑过来,“老孟,你说他们俩是过来干啥的啊?会不会是上级派下来监督的啊。”

    孟川可不管那么多,“只要不打扰我训练,我管他们是过来监督的还是学习的。如果打扰到我的训练,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王教导员听到孟川的话,连忙劝了一句,“老孟,你可千万别冲动,我知道你的脾气冲,但那可是上面派下来的人,你得注意自己的态度才行,惹了他们,咱们也没好果子吃。”

    其实孟川的脾气从来都不冲,起码孟川不会乱发脾气,更不会无缘无故、不分缘由的就发火,“老王,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吧。”

    王教导员听到孟川的话,也就不在多言,“那行,师里的参谋干事们,我都眼熟。等会你先别说话,我先给你介绍一下。”

    孟川点点头,“行吧,你介绍就行。”

    两人很快就来到了营门口,王教导员立刻就认出了两位参谋干事,“何参谋,李干事,你们俩来了啊,一路上辛苦了,赶紧进来,咱们边走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