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931章李干事的青皮头
    王教导员一脸热情的介绍,却把何参谋和李干事给搞晕了,认了半天,何参谋才将信将疑的问道:“你是王教导员?”

    王教导员听到何参谋疑惑的语气,有点懵,虽然咱们不常见,但我去师部的次数也不少,好歹也跟你说过几句话,现在你用这个语气问我是谁,是不是有点不太礼貌啊。

    何参谋说完这话,也觉得有点不妥,连忙解释了一下,“老王,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咋剃个这样的头型啊,我第一眼还没太敢认。”

    哦哦,如果不是何参谋提醒,自己真还差点忘了,“嗨,就是换个发型么,这个青皮头多精神呐。”

    李干事是干政治工作的,平常也比较注重自己的形象,毕竟是坐办公室的,和经常在外面的人又不一样,“老王,你这头型是精神了,可你不觉得凉么,而且你这样的头型,没有一点亲和力啊。”

    孟川此时问了一句,“照李干事这么说,有没有亲和力跟头型有很大关系了?”

    李干事望了孟川一眼,“这位是?”

    教导员连忙介绍,“这位就是我们工兵营营长孟川同志。老孟,这位是何参谋,这位是李干事。”

    何参谋听到是孟川,立刻就伸手过去,“孟营长,你好,我听师长提到过你,孟营长刚来工兵营第一天就立下威风,真的是了不起。”

    李干事却说了一句,“不就是开个枪吓唬一下兵么,换谁谁都能上。”

    何参谋和孟川一样,是搞指挥的,所以能体会到带兵的辛苦,这绝对不是说谁能上就上,“老李,真的没这么简单,如果开一枪就能立下威的话,那工兵营的风气早都扭转过来了。”

    孟川见到李干事的头发上是抹了油的,阳光照下来直反光,也知道李干事肯定非常注意个人形象,不过既然来到了工兵营,你就别再想搞什么特殊待遇,“对了,何参谋李干事,我们工兵营有个规矩,就是工兵营的人全部都得剃平头或者三毫米长的青皮,虽然你们不是我们营里的人,但你们终归后面得在我们这待一段时间,如果是一天两天就算了,理不理发无所谓,你们这是一待就是半个月,那就必须要理了。”

    何参谋本身就是平头,所以就不存在理发的事情了,但是李干事这头型可就不行了,李干事见到自己就说了一句青皮头没有亲和力就被孟川针对,心里也是不爽,“孟营长,能不能进你们营区,你说了可不算,我是师部派下来的人,我就不理这个头了,我倒是想看看,你让不让我进。”

    王教导员见到两人这一见面就有火气,立刻出来劝了一下,“老孟,人家李干事又不是咱们营的人,你咋能以咱们营的要求对待人家李干事呢。”

    孟川瞪了王教导员一眼,“不是我们营的人,那一待就待半个月?况且我的要求非常合理,军人本身就该理平头,就算是军区司令,总部首长,那也都是平头。”

    李干事听到孟川用大话来压自己了,倒是觉得新鲜,平常都是自己对别人说一些假大空,没想到这次反而有人对自己说了,“呵,你还知道军区司令、总部首长是平头?搞的你见过他们一样。”

    这孟川还真见过,“我曾给总部大首长担任过警卫员,你说我见没见过。”

    李干事听到这话,直接就被憋的哑口无言。

    孟川见到李干事不说话,语气很坚决的说道:“不理发不能进,这是我们工兵营的规定。我现在给你两条路,第一条是哪来的回哪去,回去之后,你爱怎么打报告就怎么打,我现在是虱子多了不痒,举报我的邮件可以垒一办公桌那么高,我也不愁你在给政委增加一封;第二条就是理发进去,我对你的发型要求不过分,和何参谋一样是平头就行。”

    何参谋听到孟川把自己扯上,心里也是一阵阵叫苦,你说你跟老李作对就作对吧,你还把我拉到你的阵线上来,谁让自己也是平头,这下想撇清也撇不清。

    这里一共是四个人,其中三个人发型都合格,只有李干事的发型不合格。

    如果是李干事自己一个人来的话,那自己说什么也转头就走,你一个小小的营长,什么时候也敢跟我一个师部干事作对了,你的胆量也太大了吧。

    可是现在的关键是,何参谋可以进,自己却进不了,如果政委问起来,自己总不能说因为头型不合格,被拦在了门外吧,政委那也是平头啊,自己如果真这么说,到时候肯定会挨批的。

    可是不这么说也不行,这多人都看到了,自己如果编瞎话,那就不是挨批评这么简单了,往大里说,这就是欺上瞒下,自己作为政委在工兵营的眼睛,如果出现了欺上瞒下这种事,那自己的政治前途就真的是完蛋了。

    思考了良久,权衡了很长时间的利弊后,李干事只能答应下来,“行,我理,但是我得让理发师按照我的标准来理这个平头。”

    理发就行,孟川也不想跟这个李干事闹红脸,“行,那你跟我来,理完发我在给你安排宿舍。”

    理发室的人现在可是络绎不绝,虽然现在正是训练的时候,但是孟川为了保证有充足的时间完成三天内理完头发的任务,就安排一个连一个连的去理发室理发。

    这人太多,理发室那么小,也塞不下,于是就干脆搬到外面来理,这样后面不管是清扫头发还是干其他的啥,都方便一点。

    至于镜子?

    理完发后,你想怎么照怎么照,理发的时候照镜子,你可真不嫌心塞。

    因为人多,所以洗头和理发不是一个人干,李干事是少校,所以洗头的时候,列兵那是小心翼翼的洗。

    但是披上剪头布后,军衔什么的可都看不出来了,在加上李干事坐办公室的时间长,皮肤也保养的好,所以也不显老,就跟平常下士中士年纪差不多。

    所以他也没受到啥特殊待遇,还是在椅子上坐着等了一会,理发师傅匆匆忙忙的把旁边一个战士的头理完,才过来给李干事理法,

    李干事看着这里的环境,心里嘟囔了一句,这是什么野外理发室,连个镜子都没有,“哎,师傅,等会理平头的时候,稍微给我留长一点点。”

    理发师傅可不知道面前的这位是李干事,只知道自己的营长在旁边看着,也不敢怠慢,于是随口应付了一句,“我知道咋理,你别多说话,把嘴闭好,等会头发渣子别掉嘴里了。”

    理发师傅可不打算给这个人理什么平头,就连营长教导员理的那都是三毫米的青皮头,你一个战士,还有那么多要求干啥。

    于是拿起套有三毫米的电推子,直接就开始推,来回三五下,一个青皮头就出来。

    孟川看到这副场景,一脸惊讶的看着李干事,“这,这,这绝对不是自己提前授意的啊,这怎么就给剃了个青皮头啊?”

    王教导员也是干咽了一口口水,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那个,老孟,要不然我先带何参谋去安排一下宿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