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937章领导的汇总意见
    在孟川给刺头班弄药膳的时候,李干事就已经把对工兵营的情况整理成一封邮件发给了政委,何参谋见到李干事这样,也没办法管,毕竟这是李干事的工作,自己也不能干预。

    不过何参谋还是劝了一下,“李干事,我觉得孟营长还是有跟你缓和的意思,你说咱们还要在工兵营待半个月的时间,你这样不给他留一点情面,你后面也不好过的。”

    李干事听到这事就来气,“情面?你看看我的头发,还有今天的晚饭,他像是给我留情面的人么?再说了,我们作为首长派下来的人员,就必须把工兵营最真实的情况反映给首长,让首长认清孟川的真面目才行。”

    何参谋见到劝不了李干事,也着手开始写起了报告,不过和李干事不同的是,何参谋写的报告是褒扬的,毕竟工兵营的风气改变是能看在眼里的,这工兵营还得是让孟川继续管才行。

    师长和政委此时正在一起喝茶,突然办公桌上的电脑屏幕亮了,因为这两个人是同时派下去的,所以为了信息互通,两人的邮件是要发给师长政委各一份的,所以在政委办公室内,也是能看到何参谋和李干事两个人的邮件。

    政委见到屏幕亮了,迈步走了过去,一点开李干事的邮件,眉头就皱的老高,“老赵啊,我的兵说,工兵营营长孟川的性格有问题,有虐待士兵的倾向。”

    “虐待士兵的倾向?”师长听到这话,有点疑惑,“可是,我记得今天没有收到工兵营战士发过来的实名邮件啊,如果孟川真的虐待士兵,按照工兵营战士的性格,他们的实名邮件应该早都发过来了吧。”

    政委并不觉得李干事会无的放矢,既然他这么说,那就肯定有一些根据,“老赵,你先别急,我看这下面有他举得例子,我给你读读。”

    “第一条,工兵营战士全部被要求剃成光头,现在的工兵营已经成了名副其实的光头营。”

    “第二条,孟川只给了战士(包括我和何参谋在内)五分钟用餐时间,五分钟用餐时间根本无法正常满足战士们的进食要求,粮食得不到充分食用,也会造成极大的浪费,此外也会对战士们的肠胃造成损伤。”

    “第三条,孟川大幅度增加战士们的额外训练,已经涉及到饭前,饭后,战士们的正常休息时间根本不足,特别是在晚上开班会期间,因为孟川的超额训练,导致战士们累的听不进去。”

    这三条说明,事情也不算很大,师长听了之后,呵了一声,“我看你的兵有些没事找事的嫌疑哦,第一条根本不是事,战士们本身就该剃个简单的头,我个人认为,光头没什么不好,我原来当兵的时候,那都是强制剃光头的,谁不剃,班长就照着谁的屁股踹,所以这个根本不叫事。”

    “至于第二条,我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五分钟用餐时间不是很正常吗,如果这是在战争时期,能给你五分钟吃饭的时间,你就谢天谢地吧。我们的战士每天训练是为了什么,那就是为了打仗,所以这条我看完全可以不管。”

    第三条因为涉及到政治学习,这个就有些上纲上线了,师长也不好发表评论,“老齐,你的意思是啥?”

    政委笑了笑,“李干事也是好意,他只是向我们汇报意见,并不能决定什么,再说了,一个人只有挑出他的毛病,才能更好的改正。”

    “我的意见是,第一条头型的事可以先不管,但是第二条说战士们只有五分钟用餐时间,这的的确确会对战士们的肠胃造成伤害。我本身并不反对这种训练,‘练为战’我也是很认同的,但是战士们的身体健康也不能不管不顾。”

    “至于第三条,我就是搞政治工作的,‘党指挥枪’这是排在首位的大事,这个没办法调和。我不是指挥系的军人,我也不管怎么训练,但是饭后学习和每周两个半天的政治学习,这是必须要严格执行的。”

    师长就是怕政委上纲上线,本身自己也不想干涉孟川的训练,但是政治学习这已经是涉及到原则问题了,那就必须要改才行。

    “老齐啊,要我看,咱们不如这样,第一二条这是单纯训练上的事,这个咱们先不干预。至于第三条,孟川也没把政治学习的时间给占了,我们也不好说啥,要不这样,我们给孟川提个醒,让他想办法把政治学习的效率提高,让战士们全心全意的上政治课。”

    政委听到师长的方法,觉得很好,“行,这是两全其美的方法,不过我得让李干事录制视频才行,我得保证战士们的政治课都听进去了才行。”

    这是个很合理的要求,肯定没问题,“那就让李干事录制视频。对了,小何的呢,他的邮件也该发过来了吧。”

    政委立刻点开了何参谋的邮件,当看完何参谋的邮件,政委笑了笑,“不得不说,小孟还真是有本事啊,何参谋发来的邮件全是褒扬孟川的话,现在的工兵营风气已经大变样了,战士们站有站样,坐有坐样,做事也不在拖拖拉拉,真的很不错。”

    师长听到这话,满意的点了点头,“看来军区的确是派来个人才啊,其实我从剃光头和五分钟用餐时间还有利用零碎时间训练这上面,就能看出来,小孟是个带兵的好料子。”

    政委虽然不管带兵的事,但是工兵营的风气能转变过来,他也是受益者,起码军区不会在因为工兵营来找自己师部的事了,“那行,现在我就跟孟川通电话,把咱们汇总的意见跟他说一声。”

    师长立刻摆了摆手,“这个电话还是我来打吧,毕竟我是军事主官,小孟也是军事主官,这电话我来打要更正规一些。”

    政委哪还不明白师长的意思,不就是想减轻孟川的压力么,如果让自己这个政治主官说工兵营的一些政治学习上存在的问题,这压力就给的大了。

    而师长这个军事主官说这些政治学习问题,孟川的压力则会小很多,“行,你来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