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940章上课(NAKATA001的打赏加更)
    王教导员见到孟川此时也脱掉了上衣,身着一身短袖,也不好说啥,孟川这个营长都带起头了,底下的战士,甚至包括自己这样的领导也不好不执行,于是只能走到了演讲桌后坐好。

    何参谋和李干事刚一进来,立刻就被冻出去了,李干事瞪着眼睛看着天花板上使劲转悠的吊扇也懵了,这是咋回事,这个天气也不热,怎么开起了吊扇?

    孟川在门口看了一眼李干事,“你进不进,等会我要关门了。”

    李干事是心里一万个不愿意进的,但是不进又不行,他是过来学习的,不是过来玩的,哪有全营都在学习,自己在外面晃悠的,于是只能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孟川见到李干事进去了,立刻把司务长喊来,“快,给李干事安排一个好座位。”

    座位是孟川定下来的,就是正对着空调的地方,司务长连忙指引着李干事到座位上,当李干事感受到空调的冷风一个劲的往身上吹的时候,整个人都不正常了,立刻就跳了起来,“孟川,你这是什么意思?把我安排到这个位置。”

    孟川呵了一声,“大教室本身就只有这么多座位,你不坐,那就得有别的战士坐,你就不能发挥一下师机关领导的优良作风么?多爱护一下战士,体现一下风格。”

    “况且座位都是随机排的,也不是我安排的,你可别想着我是在针对你什么的。再说你是过来学习的,不过过来当领导的,那给你安排的座位,你就必须服从,不然现在就出去,我不拦你。”

    李干事听完孟川的话,很明显能感觉到这是他在整自己,“好,你给我等着,等晚上回去,我一定好好的跟政委报道你的‘光荣事迹’。”

    切,这话相当于没说,昨天自己的态度这么好,你不还是照样打小报告了么,你想打报告是你的权利,我没把办法阻拦。但是给你安排座位,这是我的权利,你也必须要接受。

    我做不到,你对我不好,我特么还去热脸贴冷屁股。

    “李干事,你在工兵营还有十几天要待呢。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你和战士们一视同仁的,让你深刻的体会一下工兵营的风土人情。”

    李干事哼了一声,立马开始算计起来,晚上的报告要该怎么写。

    何参谋的位置很好,起码比起李干事要好的多,不过即使这样,他也能感受到冷风一个劲的在往衣服钻,现在这人是精神了,不过战士们在这么冷的环境下,真的就能学进去么?

    此时孟川见到战士们都来齐了,就走向了讲台,拿起话筒说道:“趁着教导员还没开始讲课,我再次重申一下课堂纪律。所有战士必须以绝对规范的坐姿来进行听课,我会在前面给你们做示范,你们就按照我的姿势来做就行了。”

    “各连排长,要发挥好监督作用,谁的背挺不直,小动作多,就用尺子给我抽,抽受伤了我给他治。行了,我的话就这些,立即执行吧。”

    李干事听到孟川这么粗暴的语气,像是抓到了孟川的小辫子,你还想抽战士?如果这不是典型的虐待战士,那啥还叫虐待战士?幸亏我把DV架设好了,不然你的罪状还录不上呢?

    李干事架设的DV,孟川是看在眼里的,不过这又能怎么样呢?

    虐待战士?

    你想多了。

    作为一名军人,如果连最基本的坐姿都坐不好,这样的军人要来干啥?

    军队是保家卫国的,不是养渣子的,我不管你在外面有多混,只要来了部队,是龙你就得给我盘着,是虎你得给我卧着。强大的军队依靠的是铁一般的纪律,而不是靠嘴皮子,所以惩罚往往是最有效的。

    况且军队本身就是一个暴力机构,跟你磨什么嘴皮子,你真是想多了。

    战士们听到孟川这么硬气的话,谁也不敢不当真,纷纷坐直坐正,他们绝对不会认为孟川说的话只是吓唬他们的,他说真抽,没人敢假抽。

    这下战士们可是遭了老罪了,本来还想着好不容易熬到了上政治理论课,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不用在接受这么残酷的训练了。

    但是谁能想到,孟川这个恶魔居然如影随形,连上政治理论课都要这么整自己。

    以正规坐姿听课,这本身没啥。但是你让我们穿短袖短裤,还开着空调风扇对着我们吹,把我们冻的瑟瑟发抖,这就说不过去了,这简直就是虐待啊。

    但是说成虐待好像也不对,因为孟川这个营长,他现在也是短袖短裤和战士们一起在这个环境里受冻。

    怪不得孟川这么狠,想对别人狠的人,就必须要先对自己狠。孟川都不把他自己当个人看,他哪会把别人当成人看啊。

    王教导员见到战士们现在的这副模样,也不太忍心,于是悄悄的找到司务长,“你去安排炊事班的烧上一些姜汤,等会上完课后,好让战士们喝上一些,千万别让战士们感冒了。”

    其实这事刚才孟川已经交代给自己了,“教导员放心,刚才营长已经跟我说过了,我也安排好了,只要一下课,就可以立即组织战士们去食堂喝姜汤。”

    王教导员听到孟川已经有了安排,对孟川的细心还是非常佩服的。

    不得不说,孟川带兵真的很有一套,而且总是以身作则,这让战士们说也没办法说,甚至挑刺都挑不出来。

    因为这根本没办法挑刺啊,战士们总不能说,营长不仅虐待大家,还虐待他自己吧。

    “行,那你去忙吧,我这也马上开始政治理论课了。”

    工兵营的风气虽然有了很大的改善,但并不代表听课的时候,大家就能一直保持着正规的坐姿,毕竟风气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改过来的,而是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慢慢改。

    所以这堂政治理论课,也是战士们上的最刻骨铭心的一堂课,只要稍微不注意跑点神,尺子就会立刻朝着战士们的肩背后打过去了。

    本身战士们穿的就薄,所以每一下都是实打实的敲到肉上了,还好孟川原来交代过,只能敲肩背后的那块肉,那里敲了没事。

    但是这不代表敲了就不疼。

    事实上,这块肉虽然敲了没啥大事,但敲上去却是非常疼的,有很多战士们被敲后吃不住疼,都哼哼唧唧出来了。

    不过这效果的确非常好,被敲后的战士实在是不想被敲第二下了,于是只能吃着痛,把背挺直,仔细的听起了课。

    孟川看着大家都朝着教导员看去,表情很认真,感觉真的非常不错。

    我不管战士们这个认真的表情是装出来的还是发自内心的,但只要有了这个学习的态度,那想学出成绩就不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