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942章李干事的错误
    何参谋见到李干事没来食堂吃饭,有点疑惑,于是他给王教导员说了一声,准备去宿舍找找李干事。

    王教导员当然没意见,立刻答应下来,至于你们的饭,我都你们留着,保证让你们吃好喝好。

    孟川则当做没看到这一幕,因为生活上的事,本身就是教导员管。

    至于自己规定战士们五分钟吃饭的时间,那是从训练角度上考虑的,涉及到训练上的事,自然就是归自己管,所以这两者之间并没有什么冲突。

    李干事在刚才一冲出大教室的时候,就感觉到有些头晕目眩,恶心想吐,不过他只是把这种情况当成了感冒的前兆,所以也没在意,他现在只想早点把视频发给首长,让首长们好好的教训一下孟川。

    不过回到宿舍后,李干事是真的感觉到头晕的受不了了,所以只能先把视频挂在邮件的附件里,然后打上一张请假条,向首长说明,“因为孟川的不合理训练,导致我现在生病头晕,所以特此向首长请假一天,明日在进行汇报。”

    发送完邮件,李干事在也扛不住了,一头就栽倒了床上。

    何参谋回到宿舍的时候,发现李干事已经不省人事了,连忙摸了一下李干事的额头,发现这额头烫的不行,这很明显是发烧了,何参谋也没犹豫,一把背起李干事就往卫生所跑。

    卫生所的值班医生见到何参谋背着李干事过来了,可不敢怠慢,连忙迎了出去,“何参谋,李干事这是怎么了?”

    何参谋气喘吁吁的把李干事放到长椅上,“李干事生病了,应该是发烧,你赶紧给看看。”

    医生立即拿出体温计,给李干事量了体温,三十九度,这个温度不至于把人烧的不省人事啊,“何参谋,请问你们刚才干了什么,赶紧给我说一下。”

    何参谋哪知道是咋回事,“就是下午的时候,王教导员刚喊完下课,李干事就跑出去了,等我回到宿舍后,就发现李干事已经晕了。”

    下午的政治理论课,医生也参加了,那里面的空气温度这么低,猛的跑出去,身体根本承受不住,也怪不得李干事才发烧三十九度就晕了,估计跟这事脱不开关系,“行,我这就配药,先给李干事挂上再说。”

    此时师机关内,师长和政委正在观看今天下午李干事录的视频,当看到画面里,战士们只要一跑神,主官就会敲战士的时候,政委的眉头皱的老高,不过见到师长没说话,政委也不好先开口。

    师长和政委节选了几个点看了一下,看完之后,政委问道:“老赵,你对这事怎么看?我个人觉得孟川的确是有些虐待战士们的现象。”

    虐待战士?

    师长可真没看出来。

    “老齐,我和你的想法完全不同,录像上可是明明白白的记录着孟川也是以最标准的军姿要求自己,难道孟川会在虐待战士的同时也虐待自己?这个说法不太靠谱吧。”

    “况且战士们如果连个军姿都做不好,那别说拍俩两下背了,我觉得那就是踹两脚都不过分。一个兵,如果连最基本的姿势都做不标准,那他还能干啥?”

    “人性化带兵,这条我本身就不是很赞同,咱们必须要清楚一点,这些人都是军人,是扛枪保家卫国的军人,在部队这个地方,人性化就不适合他们,我原来就经常说一句话,‘只要练不死,就往死里练’,战士就该这样才对。”

    “至于什么人性化,等你上了战场,敌人会跟你讲人性化么?这简直就是在开玩笑。”

    “别以为祖国现在没有什么战事,就可以放松带兵的标准了。咱们当兵的,就是要保证时刻准备着,时刻准备着干啥?时刻准备着上战场,时刻准备着赴死,明白了么。”

    师长这话说的确在理,政委也是个很明白事理的人,于是思想立刻就转变过来了,“老赵,你说的对,那行,这事咱们就不追究了。不过我也发现了一点,孟川用的这个办法很好,开着冷气,的确是可以让战士们的精神更加集中。”

    不过师长此时是有些疑惑的,“开着冷气的确是可以集中精力,这个没的说,不过同样也是有弊处的,比如这个李干事就生病了。”

    “但是令我感到疑惑的正是这点上,这个李干事为什么会生病?就算是大教室内的空调和吊扇一起打开,那里面的温度也不至于特别低吧。室内温度最多比室外温度低十度就了不起了,如果说李干事是因为吹了冷气,就感冒生病的话,那工兵营的其他战士会不会生病呢?”

    这个事情的确值得注意,政委立刻说道:“我这就给工兵营的小王打电话,他是营教导员,管着战士们的生活情况,这事他应该了解才对。”

    师长想了一下,“光听小王的话不行,我这就给小何打电话,问问他。小何这人我信得过,他肯定会把最真实的情况汇报出来的。”

    电话很快就接通到何参谋这里,何参谋立刻回答,“报告师长,我刚才就在食堂吃饭,我看着战士们吃饭的积极性很高,应该是没有出现感冒的情况。”

    师长听何参谋的声音很正常,也不像感冒的样子,立刻问道:“那我很好奇,为什么李干事就感冒了?”

    何参谋还真知道李干事是怎么感冒的,因为刚才医生都给他说了,不过他不是很敢说,因为这事是错在李干事不讲纪律性提前离场的。

    师长见到何参谋不说话,语气严肃了起来,“小何,我要求你,必须实事求是的把事情汇报出来。”

    何参谋本身就是师长的人,他肯定是对师长知无不言的,这相比之下,李干事的错误,他肯定也不会帮着隐瞒,“师长,其实李干事是因为独自跑出去的缘故,身体接受不了这种室内外的温差,所以才感冒的。”

    “至于战士们没感冒,是因为孟营长让战士们在大教室待了二十分钟缓和一下身子,然后才出去的。

    而且一到食堂,就给每人喝了一碗姜汤,驱走了寒气。这样的话,战士们怎么可能还会感冒么。”

    师长听到何参谋的汇报,语气直接降到了冰点,“你的意思是,李干事是因为不讲纪律性,独自跑出去才生的病么?”

    何参谋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事实就是如此,“报告师长,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