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952章练胆(第一更)
    警卫排的人见到这些都是真地雷,也真是有些心惊胆战,虽然说工兵营的兵,都是练过布雷和排雷的,但那毕竟是练的训练弹。

    就算是有啥失误,也不会爆炸。

    至于真地雷?

    抱歉,我们军区是中部军区,又不是有边境线的那种地方,所管辖的范围内根本没有雷区。没有地雷,那我们何必要练实弹呢?

    况且现役工兵营,需要排雷的作业已经缩小到几乎没有了,都没有排雷作业了,那何必要练习实弹呢?

    万一出现伤亡,谁担责?

    而且工兵营现在最主要的任务是给战斗部队开路架桥,而不是排雷布雷了,所以他们也就见过那些老兵们,做示范的排了几次真雷,自己还真的没有排过真雷。

    不得不说,不光是警卫排的战士是这么想的,就连工兵营的连长们也是这么想的,其实这从工兵营的连队名称里就可以分辨出来。

    孟川所管的这个工兵营下辖的是,两个道路桥梁连和一个筑城连,根本没有什么扫雷连、排雷连之类的部队,所以工兵们反而慢慢的忘记了,自己最初的工作是干什么的。

    其实随着现代战争的对工兵营的要求来说,他们渐渐忘记了排雷也是正常的。

    因为现在打仗,谁还布雷?就算是你布雷了,我们这的扫雷车一过,不就扫掉了么?

    但孟川并不是这么认为的,不说远了,就说上次跟蓝军旅的对抗那次,蓝军旅为了阻拦自己,就在路口上布下了一大片雷区,他们布雷,并不需要先挖坑然后在埋雷了,而是直接拔掉引信,把地雷往地上洒就行了。

    孟川手中的塑料雷就是这样,它的引信是不再是顶针式了的,而是簧片,不管放的位置正不正,只要你一脚踩上去,立刻就爆。

    这种地雷布起来速度非常快,你随便给哪个工兵营一个小时的时间,就能布出一大片雷区。

    那次蓝军旅主要是把地雷布在平原地区了,可以用机械扫,所以扫的快,不过即使这样,也花了红方不少时间排雷。

    如果说那次是在山地布的雷,你就别想这么快排雷了,堵你个一天半天都算是轻的。

    而战场那是什么地方,那是一个时间比生命还重要的地方,如果真的堵你了一天半天,你这仗还怎么打。

    所以孟川必须要让工兵营里的工兵,精通排雷技术,如果连排雷都不精通的话,那你还配得上‘工兵’二字么?

    孟川布雷的方法也很简单,他知道现在工兵营的战士不精通排雷,所以他也没想先把地雷给藏匿起来,孟川现在就想先练战士们的胆子,看他们遇见真地雷了,敢不敢去排。

    孟川接过一个地雷后,拔掉了引信,就随手往前面一扔。

    警卫排的战士,见到孟川就这样布雷,也是惊了,“营长,您这样布雷会不会太危险了啊,我看您布雷看的是心惊胆战。”

    孟川听到警卫排战士说出这样的话,反而问道:“你们布过真地雷么?”

    警卫排的战士就布过训练雷,哪布过真雷啊,于是纷纷摇头,“没有。”

    作为警卫排的战士,这得练练胆子才行,“那行,布雷的任务交给你们了,把这两箱地雷全布出去,范围么,就这个山头,执行吧。”

    警卫排的战士听到孟川这话,心里都有点打颤,这个地雷跟手雷不一样,手雷那是拔完保险,扔出去过五秒才炸,但是这个地雷拔完保险,就随时处在炸的边缘了,如果说一个不小心,自己使劲捏了一下,地雷爆了,那自己岂不是完蛋了。

    孟川见到警卫排的战士都不动,吼了一声,“怎么都站着不动,你们是想违抗军令么?”

    违抗军令这个帽子,谁也担待不起,于是警卫排的战士立刻就抱着两箱地雷去山头上布置了。

    其实对于布雷这个任务,孟川觉得这是全世界最轻松的任务了,没有比这个更轻松的。

    如果自己是他们,自己就抱着箱子跑到山头上去,然后把箱子盖打开,往下倒就行。

    地雷没有那么脆弱,不会一碰就炸,没有个十公斤的压力,它根本触发不到引信,所以你就往地上随便洒,它也绝对是不会爆炸的。

    不过警卫排的战士可没那个胆量,主要还是因为接触的少,了解的不深,所以布雷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的把地雷放下去,然后立刻缩手回来,随后立即跑得远远的,在布第二颗雷。

    就这两箱地雷,这七八个战士,愣是布了半个小时才完成,就这种布雷速度,你还想给别人创造雷区?

    怕是你还没布好雷,别人就冲过来了吧,看来这个胆量的问题,还真是一个大问题啊。

    布好两箱地雷,警卫排的战士就像是死里逃生般的跑了过来,“报告营长,地雷布置完毕,请指示。”

    孟川没有给他们好脸色看,“就这么点地雷,你们都能布置这么久,我真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形容你们,懒羊羊还是慢羊羊?”

    “我甚至可以这么说,就算是一个刚上小学的小学生都比你们布的快,真是太差了,就你们还是工兵营的战士呢,简直可笑。走,列队,带回。”

    警卫排的战士们被孟川给骂了一通,也很无奈,刚才孟川布雷的方法,他们是看到了,但是他们真的没那个胆子这样布雷啊,就那么随手一丢,万一炸了,那不就完蛋了。

    不过他们也真的佩服孟川敢这样布雷,真不愧是从战场上下来的人,这布雷的方式还真是胆大啊。

    此时有个战士举起了手,喊了声‘报告’。

    孟川回了句,“讲。”

    战士立刻说道:“请问营长,战场上的人都是像你这样布雷的么?”

    孟川听到这话,笑了声,“是不是像我这样布雷的,我还真不清楚。但是我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如果像你们这样布雷的话,那你们这场仗必输无疑。”

    警卫排的战士被憋的没话说,只能回道:“是。”

    “行了,我也不说你们了,看你们的架势,这都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等后面多练练就快了。全体都有,目标宿舍,齐步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