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953章熬夜复习(第二更)
    宿舍前的操场上,战士们也都听指导员说了,晚上全体复习排雷技术,各班长必须连夜写出一份排雷步骤,并和班里成员熟背。

    具体为什么要复习排雷技术,战士们虽然不知道,但是就算是用屁股想,也能想出,这是恶魔营长孟川想出来的新招数。

    孟川来工兵营已经整整一个月了,这一个月,战士们被孟川摧残的真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现在孟川对于他们来说,那就像是一座瘟神,谁碰谁死。

    战士们本来见到孟川没来,还都有点小兴奋,谁知道,刚高兴没一会,背后就传了一个战士的声音,“营长来了。”

    这句话一出,整个操场瞬间安静了,安静到仿佛一片落叶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清。

    孟川带着警卫排的战士来到了宿舍门口,看着战士们的精神面貌很好,点了点头,“今天晚上的点评,我也不废话,直接进入正题。想必你们刚才也听教导员说了吧,晚上让你们复习排雷技术。相信你们很多人应该猜出来点什么,没错,这就是我让教导员告诉你们的。”

    “我下午看了,仓库里的训练弹磨损严重,已经没有训练的必要了。所以我带着警卫排的几个人给你们布置了两箱真家伙,那个地雷的威力不大,如果爆炸了,也就掉个胳膊掉个腿而已,明天我让卫生员就在旁边守着,如果谁负伤了,我就让卫生员立刻给你们包扎,保证你们死不了。”

    孟川这话说起来非常轻松,但是底下的战士们听的那可是心惊肉跳,什么叫也就掉个胳膊掉个腿而已,如果没了手脚,那人不就残疾了么,那以后可就全完蛋了。

    孟川见到战士们的脸色都不正常,呵呵笑了两声,“现在摆在你们面前的有两条路,第一条,就是当逃兵,趁着我们不注意,赶紧往外跑。不过我给你们提个醒,警卫排战士手里的枪都是真子弹,是可以不经请示,先斩后奏的,如果想当逃兵的话,可以先把遗书写上,我能帮你们个忙,帮你们免费把遗书寄回家;第二条就是,全体赶紧回去复习排雷技术,如果不想断胳膊断腿的话,就祈祷你们脑子里还有一点点排雷技术。”

    战士们听到这话,立刻作鸟兽散,飞快的往宿舍楼里奔,那些排雷手册应该都还没丢吧,赶紧翻出来看啊。

    王教导员听到孟川的话,心里也很惊,“老孟,你不会真的是要让他们断手断脚吧。”

    孟川看了一眼王教导员,“老王,训练上的事,你别在操心了,就算是工兵营的战士断手断脚了,领导追责也是追我的责,明白了么,明白了就回去睡觉。对了,通知宿舍管理员,晚上别断电,让战士们好好的复习一下。”

    王教导员现在比战士们还担心明天的训练,如果说明天的训练,地雷真的爆炸的话,真的出现什么断手断脚的情况,那该怎么办啊。

    孟川则没有王教导员那种担心,那些地雷都没埋入土里,就算是拔了保险又能怎么样,只要你眼睛不瞎,不一脚踩上去,根本炸不了,你直接用手都可以拿起来的。

    地雷要想真正发挥威力,那就必须要隐藏好才行,没有隐藏的地雷,怎么可能构成威胁么。

    孟川见到王教导员焦急的左右乱转,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老王,没听清我的话么,去跟管理员说一声,晚上宿舍不用断电。”

    王教导员连忙点头,“哦,哦,我这就去说。”

    此时张副营长也有些不安,他在工兵营待了这么久,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刺激的事情。

    他是工兵营的老人了,在工兵营这么久,他对排雷技术有着绝对的经验,但是这次不是训练雷,而是真地雷,如果说明天的训练真的出问题了,那自己这个当副手的,也是有责任的。

    “营长,能不能这样,明天我带着经验丰富的老兵们先给战士们做个示范,然后让他们在训练雷上先模拟一下,最后在用没有去保险的地雷试试?”

    孟川见到这个张副营长又开始小心翼翼起来了,真的是想笑,如果当初这个张副营长稍微肯向上级写个保证书之类的东西,那这个工兵营的营长绝对非他莫属。

    可是他并没有,说白了,因为他不想自找麻烦,或者说是胆小。

    他现在干这个副营长已经干了两年了,如果说两年后,他升不了正营职,那他就得退出现役了,真是不知道这个张副营长的魄力到底还有没有了,难道他就真的想以一个副营职干部熬到复员?

    “老张,我想问一下,排真地雷是不是工兵营第一次干的事?”

    张副营长点点头,“的确是第一次实弹演练,这冒的风险性可真的很大。”

    “那以前呢,用的是训练弹?”

    张副营长没明白孟川这话是什么意思,不是训练弹那还能是什么?总不可能用一块土疙瘩代替地雷吧。

    “是训练弹没错。”

    孟川摊了下手,“那不就得了,原来用了那么多次的训练弹,现在也该用一次实弹了。鸟儿总要独自飞翔,哪怕是摔死摔残,那也是它的命。咱们的战士也是这样,不能总是训练弹训练弹的,如果说,明天就要上战场,你觉得敌人会给你用训练弹么?”

    理是这个理没错,但是实弹危险性真的大啊。

    孟川见到张副营长这小心翼翼的心思又起来了,直接喊了一声,“别那么多废话,我是营长,一切听我的,你执行命令就行了。”

    张副营长听到孟川的话,立刻回道:“是,营长。”

    孟川挥了挥手,“行了,该忙就去忙吧。”

    孟川也并非不懂张副营长的小心,但既然是军人,那受个伤不是很正常的事么?自己现在还少了一个肺呢,但那又能怎么样?自己还不是当营长了么?

    受伤不可怕,最可怕的是,你没有做好受伤的准备,作为一名军人,如果想维护祖国的尊严,如果想保护好人民,保护好你的家人,那你就必须做好受伤,甚至是迎接死亡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