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958章心态(第七更)
    孟川带着工兵营的战士往荒郊野外跑去,安全问题王教导员倒不是很操心,毕竟五百号战士,这谁敢得罪啊。

    王教导员怕就怕在战士们受不了孟川这样的训练方式,虽然王教导员知道,孟川是想为战士们好,但是他想没想过,战士们的心里承受能力能接受这样的训练么?

    不得不说,王教导员想的很周到,不是所有战士都跟你孟川一样,是上过战场的,心里承受能力有这么好。

    这些兵,在一个月前还都是差兵,你这一个月的训练,的确是把工兵营的风气大大的扭转过来了,但这并不代表,这些兵就是好兵了啊。

    你上个月的训练,那是纪律训练,累的是身体上的,这自己没啥说的。但是今天你让战士们又是趟雷区,又是听爆炸的,这给战士们心里造成了极大的波动和震撼。

    这从吃饭上面就完全可以体现看出来,前面的训练,战士们吃饭都是狼吞虎咽的,但是现在,即使知道已经到了吃饭的点,但是又有几个能吃进去饭的呢?

    王教导员刚回到办公室,桌上的红色电话机就响了,王教导员不敢怠慢,立刻就接起电话,“您好,我是工兵营王邦。”

    电话那头很快传来一个声音,“我是赵惟居,小孟呢,他现在在哪?”

    王教导员立刻回答,“报告师长,孟川带着全营战士出去越野跑了。”

    师长听到这话,愣了一下,“吃饭的点出去越野跑?行了,越不越野跑这事先不说,他是工兵营的军事主官,他咋训练战士我不管。”

    “我打电话就是过来问一下你们营的状况,你们营今天下午干啥了,爆炸声不断的,附近部队的领导把电话都打到我这来了。”

    王教导员不敢隐瞒,虽然他是非常支持孟川的,但是这事根本瞒不住,毕竟战士们今天受到这么大的震撼,心里上肯定会出问题的,“师长,今天孟川同志用真雷训练战士了。”

    师长听到这话,倒是觉得没啥问题,真地雷训练这是很正常的事,“用真雷训练,这个安全问题是一定要注意的,等会孟川回来了,让他给我打个电话。”

    王教导员怕师长没有理解自己的意思,于是补充了一句,“师长,孟川是用真雷来训练战士们的胆量。”

    训练胆量?

    师长顿时好奇起来了,“你给我说说。”

    王教导员主动说这事,并不是想害孟川,也不是向上级打孟川的小报告,而是想给孟川争取主动。

    是,孟川是营长这不假,是主管训练的军事主官没错。但不是说你是营长,就能为所欲为,想怎么训练就怎么训练啊。

    像这样练胆量的训练,自己真的是前所未见,幸好是下午没出啥事,如果真的出事了,那后果真的不敢想。

    于是王教导员把孟川今天下午干的事给师长说了出来,师长听完,也是一脸震撼,“这小孟还真的啥都敢干啊,趟雷区这没的说,工兵营扫雷这是符合训练的。但是他训练胆量的这个小游戏,还真是让人捏了把汗,行了,这事我知道了,等晚上我找小孟谈谈。”

    孟川带着战士们先跑了个五公里,然后整队,看着战士们疲惫的脸色依旧没有精神,笑了笑,“怎么了,就因为下午做个一个小游戏,你们的胆子就被吓破了?”

    其实不光是战士,就连班排长这种基层骨干,也没有太好受,不过他们是无论如何不会承认自己胆子被吓破的,这关系到一个男人的尊严,此时有个排长喊了声,“报告,我们的胆子没有被吓破。”

    孟川听到有人回自己的话,立刻看了过去,“那我想问你一下,既然你们胆子没有被吓破,那你们为啥吃不进去饭?别跟我说不饿之类的话,都是大老爷们,坦诚一些。”

    “这,”排长被孟川憋的说不出话。

    此时有个班长喊了一声,“报告,我们只是因为还不适应这样的训练,所以才导致食欲不好。您上过战场,是战斗英雄,所以你才可以在满是硝烟的训练场上指挥我们,也可以在食堂尽情的吃饭,而我们则需要适应。”

    “需要适应?这话说的好,可是我想问一下,咱们的口号里,‘时刻准备着’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战士们听到孟川这话,都不在开口。

    孟川指了指将要落下的夕阳,“你们看到了么,这里多美?有山有水,百姓们还在欢歌笑语。”

    “如果有一天,这里充满了硝烟,百姓们陷入苦难当中,你们还能用‘需要适应’这样的话来逃避责任么?你们看看你们身上穿的是什么?这是军装,这代表你们是军人。既然是军人、是战士,那这个美丽的地方就需要你们来守护,让百姓们安居乐业,这就是你们的责任。”

    “可是你们现在连个晚饭都吃不下,不吃饭,你们的体力从哪来?跟敌人战斗的时候,你们靠什么?靠毅力?靠坚持?”

    “这特么都是狗屁,你们连吃饭的毅力都没有,就更别说想靠毅力来跟敌人战斗。没有力气,你们还想保卫祖国,保卫人民?我看你们连自己都保卫不了?”

    孟川的这番话,倒是激起了一些班排长的怒火,我们哪有你说的这么不堪,如果真的有一天,要我们上战场,我们肯定会眼都不眨的跟敌人搏斗,“报告营长,我请求吃晚饭。”

    有了第一个声音,就有第二个声音,很快吃饭的声音就汇成了一股洪流。

    孟川见到战士们的精神渐渐恢复了,大手一挥,“好,既然你们都想吃晚饭,那我也就放开了,让你们吃。今天晚上的晚饭我有标准,一个战士要么吃两碗米饭,要么吃四个馒头。吃不下的人,我就是硬塞,也要把食物塞到你们肚子里。现在所有人,目标食堂,跑步带回。”

    抛开下午的训练不说,就冲这往返越野十公里来说,四个馒头那就不是事,这里可都是年轻力壮的大小伙子,四个馒头算得了什么吗,拿过来就可以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