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959章汇报(第八更)
    王教导员在营门口那是翘首以盼,想着孟川早点把战士们带回来,然后自己赶紧开会,缓解一下战士们的心理情况。

    但是让王教导员没想到的是,战士们回来的时候,精神面貌完全不一样了,消沉的面容看不到了,取代的怎么是一种类似愤怒的面容?

    不对,说愤怒有点太过了,或许用愤慨更恰当一些。

    可是他们愤慨啥啊?这就跑了个越野跑,就愤慨了?

    还是愤慨孟川让他们吃饭的时候出去跑步?

    不过,不管怎么说,只要意志不在消沉就好,王教导员正好看见孟川过来了,连忙喊住孟川,“老孟,来,来,我有话跟你说。”

    孟川晚上可没吃饭啊,这又来了个十公里越野,肚子早都饿的咕咕叫了,“老王,有啥事去食堂说。”

    王教导员现在哪有心思吃饭啊,不过见到孟川饿的不行,也没办法,只能跟着孟川重新走回了食堂。

    饭菜炊事班的已经热过了,孟川看着战士们都望着自己,于是喊了声,“开饭,用餐标准,最少吃四个馒头或者两碗米饭。开吃。”

    王教导员听到孟川这个命令,惊了,你让战士们吃四个馒头?这是疯了么。

    如果在平常的话,你让战士们吃四个馒头,自己没话说,但是现在的战士,连一个馒头都吃不下去,你让他们吃四个,是不是有点强人所难了。

    不过战士们听到孟川的命令后,立刻拿着馒头、端起饭碗就往嘴里塞饭,这架势,比起难民吃饭都夸张。

    这副场景把王教导员彻底给搞懵了,这是咋回事啊,这就带出去跑个步,饭量就能变的这么大?

    早知道自己也去跑步了,下午闻硝烟味闻多了,自己现在根本一点饭都吃不下去。

    战士们吃的哗啦哗啦,孟川这边也丝毫不甘示弱,三五口就解决一个馒头,一连吃了五个才停下来。

    王教导员见到孟川的食量,真的是无比佩服,下午闻了这么多硝烟味,现在的胃口还能这么好,真不愧是从战场上下来的人,这心里素质,真的是没办法比啊。

    孟川依旧把吃饭的时间控制在五分钟之内,不过他并没有去强求战士们的用餐时间。

    孟川能看出来,战士们吃饭吃的虽然凶,但这都是做出来的样子,一个馒头要吃十来口才能吃进去,而且还要咀嚼很久,这根本不像是自愿吃的。

    孟川放下筷子后,看向了王教导员,“老王,你刚才不是说有事找我说么,现在就说吧。”

    王教导员正好现在也吃不下饭,于是把筷子放下,说道:“刚才师长打电话过来了,问咱们营区为什么有爆炸声,于是我把你今天的训练情况给师长反映了,现在师长的态度也不明,等会你得跟师长好好汇报一下才行。”

    孟川点点头,“行,等会回到办公室,我就去跟师长汇报这件事。”

    晚饭结束后,饭后军姿依旧不变,孟川让张副营长带着饭后军姿,自己则回到了办公室,拿起电话给师长拨了过去。

    很快电话接通,那头传来一个声音,“我是赵惟居。”

    孟川立刻说道:“师长好,我是工兵营的孟川,这次给您打电话是想汇报一下工兵营的训练情况。”

    师长听到是孟川的声音,态度立刻就和蔼起来,“小孟啊,你今天下午的训练,我都知道了。你很胆大么,居然敢带着战士们做这种小游戏,我看你的搭档小王可被吓的不轻啊。”

    孟川笑了笑,“师长,其实这个小游戏是很安全的,王教导员那是搞政治的,他不懂军事训练,所以才显得有些大惊小怪。”

    师长听到孟川的语气依旧这么自信,真的是觉得把孟川放在工兵营有些屈才了,“对,锻炼胆量这是挺平常的事,就算是用定时炸弹来锻炼胆量,也不是什么稀奇事,这在尖刀营都是可以见到的,他们的班级以上骨干,都有这个胆量。”

    “但是这种游戏放在你们工兵营,可就太不适合了。如果光让班排级以上的骨干锻炼一下,这多少也能说得过去,可是你让全体战士都体验这种游戏,这就算是在尖刀营,也都是见不到的。”

    孟川知道下午锻炼战士胆量的方法有点过,但是孟川并不觉得自己有错,如果说以后上了战场,难道你就光指望让班排长这样的骨干去排雷?其他战士就隔着远远的看?

    这很明显是不可能的。

    师长见孟川没有说话,接着说道:“我知道你是从战场上下来的人,所以你更能从战场环境出发去训练士兵。可是工兵营这都是些差兵,孬兵,你这样训练,他们能受得了么?”

    “要我说,你还不如来尖刀营,尖刀营的兵都是好兵,而且是想咋训就咋训,在尖刀营我甚至可以给你伤亡指标,弄伤弄死了,我都可以帮你担着。”

    孟川在工兵营已经待了一个多月了,已经和工兵营的这些兵吃了一个月的苦,有了感情。

    孟川知道,工兵营的兵其实不差,只是缺乏一些训练,只要在给自己两个月的时间,孟川可以保证把这些兵都训练出来。

    “师长,我知道您是为我好的,但是工兵营的事情,我还没整利索,工兵营的兵,我还没带出来,我是真不想放手。”

    “至于您说的工兵营的兵是差兵是孬兵,这点我不能认同。”

    “工兵营的兵现在是不优秀,但是并不代表他们永远都是差兵,我知道部队是一个非常讲究优胜略汰的地方,好兵永远可以得到最好的资源,差兵就是当炮灰的份,但是我希望能尽自己的一份力,把工兵营的兵给带出来。”

    “况且工兵营也是咱们师的重要组成部分,我猜您也非常想把工兵营的兵训好带好吧。”

    师长见到孟川反而给自己讲起道理了,倒是笑了出来,“小孟啊,我主要是怕工兵营委屈了你,既然你想把工兵营带好,那我可以在给你一点帮助。我可以让尖刀营过去和你们共同训练,也让工兵营的兵好好的见一下,什么叫战士。”

    “另外,等你训练完后,我也可以安排你们两个营切磋一番,我知道尖刀营和工兵营的差距,所以我只让尖刀营的一个连和你们工兵营比试,这样公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