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963章闹翻
    孟川带着警卫排的战士们来到了雷场,看了看宽阔的平原地区,“走,去平坦的地方布雷,让战士们明天从基础开始练。对了,你们布雷的时候,不用拉掉保险,直接就挖个坑,把地雷埋进去就行。”

    警卫排的战士一听是布这种雷,悬着的心立刻就放下来了,不拉保险,就意味着这个雷是绝对安全的,就算是你在地雷上面蹦蹦跳跳,也绝对不会让地雷爆炸的。

    不过让警卫排的战士们不解的是,既然布雷不用拉保险,那又何必用真雷呢,直接用训练雷多好?毕竟埋在土里的雷,不管在没拔掉保险,那等取出来也是颗旧地雷了,这多浪费啊。

    孟川这么做的原因主要就是想让战士们做到,‘训练就是实战’这一点,要让战士们一直保持着紧迫的心理。

    或许有人觉得孟川这么做,是真的没必要,毕竟打仗不是一下就能打起来的,等后面有了危机,在去锻炼战士们的那种战场心理多好,又省时,又省力。

    但是不管什么事情,都不是靠自己主观意识去想的这么简单,人的心理一旦懈怠,那就会处处受制于人,一步落后,步步落后,所以战场心理,这是自己必须要锻炼的一项。

    更何况,两个月后,自己工兵营还要跟尖刀营的那些大炮装甲车对抗,演习对抗那就相当于实战,如果现在锻炼不好战士们的心理问题,那后面就别想着打仗的事了。不然对方几炮轰过来,估计自己的防线会立马溃不成军了。

    警卫排布雷的速度不慢,因为这种雷很小,所以挖坑只需要轻轻挖一锹土,就足够把地雷埋进去,警卫排三十多号人分工明确,一半人挖坑,一半人埋雷,所以两箱子地雷甚至比昨天布的还要快。

    很快警卫排就结束布雷,但是孟川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想了半天才想起来,原来是缺了点响声,于是走到离自己最近的一个地雷处,把地雷刨了出来,然后拔掉保险,从新放好。

    战士们见到孟川还是要玩真雷,是真的搞不太懂,难道这从战场上下来的人,必须得每天闻闻硝烟味才能睡着觉么?

    孟川弄好地雷后,挥了挥手,“行了,天色不早了,各班带回吧。”

    警卫排解散后,孟川也没回办公室,而是直接回到了宿舍,洗漱完后,躺倒床上就呼呼大睡起来,明天的训练可不轻松,自己得保证有充足的精神才行。

    王教导员则是很晚才回到宿舍,因为他发现全营战士大多都有些抗拒训练了,因为孟川的训练是真的要人命的,这太可怕了。

    说大道理的话,大家谁都知道当兵是为了保家卫国,但是在保家卫国,也不能拿生命开玩笑吧,要不然还没等到保卫祖国呢,自己反而先残了死了,这不是适得其反么。

    但是这话,谁也不敢跟孟川说,因为他们都知道,孟川是上过战场玩过命的人,有句俗话说的好,‘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就算是自己在硬在横,遇到孟川这个不要命的主,也都得蔫。

    但是教导员就不一样了,教导员给大家的感觉就是很好说话的样子,有什么苦都可以跟他说,所以教导员在逛宿舍安慰战士的时候,是经常听到战士们让自己去跟营长求情的话,说别在这样训练了。

    但是王教导员也没办法啊,训练这本身就是孟川主抓的,而且看今天孟川的样子,多半也是得到了师长的支持,这下孟川是师里和军区里都有人,谁也管不住他。

    于是只能给战士们解释,“孟川是为了他们好,再说,今天训练是很危险,但不是也没人受伤么,所以让战士们在坚持坚持,等后面就好(xi guan)了。”

    不过当王教导员拖着疲乏的身子回到宿舍的时候,发现孟川的宿舍灯都熄了之后,真的是气不打一处来,凭啥你孟川弄出来的烂场子,你在宿舍呼呼大睡,我却要帮你擦屁股。

    但是当王教导员想到孟川本身就有伤,而且晚上还带着战士们来回跑了个十公里,估计也是累的不行了,所以才早睡的,这也是情理之中。

    于是对孟川的气立马就消了,算了,自己还是先睡觉吧,等明天在跟孟川说一下战士们的心里情况。

    第二天一早,孟川刚要带着战士们出早操的时候,就被王教导员喊下了,“老孟,我昨天晚上去宿舍里了解了一下战士们的思想情况,战士们是普遍反对你的训练方式的,所以我想着,你怎么样也得尊重一下战士们的意见。”

    孟川听到王教导员这话,笑了一声,“老王,你是不是没睡醒?需要我再跟你重申一遍,这个营里谁是营长么?战士们只需要做到无条件服从就行了,他们的意见,好的我自然会接受,但是想在这跟我偷奸耍滑,可别怪我不客气。”

    “不过,老王,你没事大晚上的跑到宿舍了解他们的思想状况干嘛,是不是觉得战士们训练太轻松了啊,那这样吧,晚上睡觉前,在给战士们在加一组五个一百,让战士们分别做上一百个仰卧起坐,一百个蹲起,一百个俯卧撑,一百个立定跳,一百个单腿蹲立起。”

    “如果战士们还有怨言的话,那就在加上一组五个一百,加到他们连开口的力气都没有,这样就全部解决了。”

    王教导员听到孟川这么暴力的解决办法,连忙说道:“你这样怎么能行?”

    孟川瞪了一眼王教导员,“这样怎么不行?人只有身体疲惫了,脑子才不会去想那些有的没的,以后你要是在让我觉得战士们很闲,我就训死战士们,我可以保证,战士们对你的仇恨值会比我还高。”

    王教导员见到孟川把自己的好心当成驴肝肺了,气的真是话都说不出来,过了半天才舒了口气,“你可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行,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能耐,以后要是工兵营的兵出问题了,你别怪我今天没给你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