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966章讲道理
    孟川见到这些战士们焦急的样子,并没有因此心软,因为这些人的身份是战士。

    未来甚至是可能上战场的战士,如果他们连这点困境都解决不了,孟川简直不敢想象,他们以后拿什么去给大部队开路。

    工兵营这个单位是最容易造成贻误战机的单位,因为如果开辟道路、修路架桥的速度不够快,从而耽误了主力部队的进攻,这些责任大部分都是要算在工兵营头上的。

    但这在咱们平常的演习当中,是看不出来的,因为导演部发出的命令,‘是某某路段被敌方炸毁,己方预计多少时间可以修好’。

    但是事实上,这些路段并没有被炸毁,工兵营上了之后,也只是模拟修复,并不是真修复。

    所以工兵营的战士,在接到修缮道路的命令后,都是一涌而上,然后开着机械拿着锹,在这个地方左右乱晃,等到了时间后,就哗哗啦啦的往回撤,说这段道路已经修好了。

    其实战士们也是很懵的,就在这里待上一会,一滴汗没出,这道路就算是修好了?

    但这真是没办法,因为演习也涉及到一个无剧本的问题。

    原来的演习有剧本,红蓝双方从哪走,该怎么打,都有路线,这个时候你是可以提前挖断道路,让工兵营实打实的修个道路。

    但是现在不行了啊,因为没有剧本,导演部的人也不知道你们该咋走,这天下这么大,我总不可能把所有道路都给挖断吧,这很明显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现在的演习,就更加体现不出来工兵营的作用了,而且现代随着防步兵雷和防坦克雷的作用大大减小,工兵营的作用真的是越来越弱化了。

    但是孟川却知道,这只是一种假象,工兵营的作用不但一点没减小,反而更加突出了。

    因为现在的战争,讲究的就是高效率、高速度的战斗。

    由此才产生的机械化部队,摩托化部队。

    而这些车辆,如果一旦因为道路问题被堵住,那就会造成极大的拥堵,会耽误太多太多时间,而耽误的这些时间,极有可能就可以决定一场战役的胜负。

    所以孟川不能不培养战士们在这方面的能力。

    排完雷的老兵们,见到上等兵和列兵都手足无措的站在雷场,纷纷吼道:“你们倒是排雷啊,原来在班里交给你们的排雷知识,你们都忘掉了么,快,都快点趴下先找雷。”

    在雷场的战士们,听到老兵的话后,总算是又找到了主心骨,正想回过头求援,孟川的声音就吼了过来,“你们是不是想显摆自己有多能耐?别以为排掉一个地雷,你们就是有多厉害,这只是你最基本最基本的本事,就像是吃饭喝水一样基本,如果你们不想跑圈的话,就都老老实实的把嘴闭上。”

    老兵们听到孟川这话,哪还敢继续远程讲解,只能闭着嘴,看着操场上依旧焦急的战士,度过着极速流失的时间。

    张副营长见到这一幕,也是有点不忍,“营长,我看战士们实在是不会,要不然就让老兵们给他们讲讲该怎么排,这样多少也能增加一点进度不是。”

    孟川看了一眼张副营长,“老张,我不想用我的官职来压你,你也是老军官了,入伍十几年,道理你应该都懂。如果这是在战场上,这些战士们还因为不敢排雷而在这站着,我绝对会掏出手枪,对他们执行战场纪律。所以你别以为我现在在害他们,我只是教会他们,如果不想死,就必须掌握好自己的本事。”

    “而本事不光是靠别人教的,更多的则是自己的努力。排雷技术,我相信这绝对不是战士们第一次学,可是为什么都到现在这个时候了,他们依旧不敢排雷?这就是因为他们的排雷技术还停留在理论上,如果他们不能依靠自己,走出这第一步,那以后他们都将是废人,是垃圾。”

    “军队不需要这样的差兵孬兵,工兵营更不是接待差兵的地方。以前的工兵营是什么样,我不管,但是从我接手工兵营的那一刻开始,快反师工兵营就必须是一支‘作风优良,能打胜仗’的兵。”

    “‘能打胜仗’这四个字,不是靠嘴上说说就行的,而是靠做出来的。可是你看看这些雷场的战士,就凭他们现在的这副模样,你指望着他们能打胜仗?如果在不加强训练,那就会出现‘千里之堤,毁于蚁穴’的事情。这是对人民的不负责,对国家的不负责,你明白么?”

    张副营长是真没把事想的这么远,因为现在祖国是什么样子,大家都清楚,咱们的国力之强,武器之精良,都是处在名列前茅的,形势真的是一片大好。

    不过仔细想想孟川的忧患意识,张副营长也不得不佩服,情愿付出这么大努力,背上这么大责任来训练战士们的技能,孟川这完全是干着吃力不讨好的活。

    孟川的背景,张副营长也是了解一些的,战斗英雄,在职研究生,军区首长跟他有关系。

    无论哪一条,都预示着孟川的前途将不可限量,而孟川来工兵营当营长,这也绝对不是孟川能长待的地方。

    工兵营是什么地方,这是全师,甚至全军区都为之鄙夷的一个地方,当兵的没有纪律,当官的没有管理能力。

    一开始张副营长是觉得孟川肯定只是趁着这里的营长走了,过来捞个正营职的位置,顺便增加一下基层主官的经验。

    说白了,就是下来镀个金的。

    但是现在孟川的所作所为,是真的让张副营长想不透了,孟川为什么会对战士们要求这么严格,难道他就不怕出了事,耽误了他的前途么?

    是,工兵营的兵是差兵、是孬兵,这是师里首长都知道的,但是他们好歹也是兵啊,一但出了事,那就肯定要追责的,你何必放着大好的前途不管,去惹上这些事呢。

    不过当张副营长看着孟川坚毅的眼神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能答应道:“营长,我明白了,我一定加强监督战士们的训练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