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967章工程训练
    战士们眼看着时间已经流逝大半,被逼的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只能趴下来,开始慢慢探测起地雷。

    咱们部队的地雷探测起来非常困难,因为是塑料制品,所以用探测器的时候,只能是趴在地上,用绝对低的高度,从土层上慢慢掠过。

    只要是感觉到耳机里传来疑似地雷的声音,他们就立刻放下探测器,拿起军锹,甚至用手开始慢慢拨开这上面的土。

    地雷一般埋的都很浅,上面的土也绝对是虚土,毕竟谁也没能力把这上面的土给弄实,这地雷都是压力引爆的,你想弄实也弄不实啊。

    所以工兵们感受到泥土的虚实程度后,就多半可以判断这个地方有没有地雷。

    战士们也是经过系统培训的,也是拆除过训练雷的,所以只要一克服对真雷的恐惧感,排雷的速度是绝对可以上来的。

    战士们很快就发现了埋在土里的地雷,然后用铲子慢慢的把周边的土抛开,当他们发现这些地雷没有去除保险的时候,都惊了,但是他们谁也不敢放松,因为孟川在他们的心里,那都是恶魔的形象。

    你难道希望恶魔会好好的对你么,于是战士们只能仔细观察,观察这些地雷底下是不是还有引线,甚至是地雷。

    原来战士们上课的时候,专门有讲解,说是有地方的部队,会埋下诱饵雷,专门杀伤工兵的。

    具体的样子就是一颗雷下面,还埋着一颗雷,当工兵排出第一颗雷的时候,下面的地雷感受到压力变化后,就会发生爆炸,以此来杀伤工兵。

    不过当战士们仔细下挖后,发现真的就只有这一颗雷的时候,心就真的落地了,然后小心翼翼的把地雷拿出来,慢慢撤离雷场。

    孟川见到大家的排雷方式,真的是很不错。

    孟川也一直在想,为啥大家都说工兵营的兵孬,咱们部队绝大部分的兵都是义务兵,一共在部队就呆两年时间,难道说,前面十八年的人生,就因为一进工兵营就全被否定了?

    这完全是不对的么,而且说工兵营孬的人,只是没有能力激发出他们的潜力而已。

    你看看,自己这就只是小小的一逼,他们就会举一反三了。

    排一颗雷,还会顺道检查一下这个雷有没有什么其他危险,我看这些兵,绝大部分都是可造之材,只要好好训练了,真不见得比别的兵差。

    说真的,如果不是孟川一直逼着他们,他们是真的不敢相信自己有一天会排真雷,即使他们是工兵,他们也没有这么想过。

    孟川看了看时间,说道:“虽然你们现在都成功排雷了,但是在规定的时间内,你们并没有完成任务,这如果放在战场上,你们这就是贻误战机。不过现在不是在战场,我也就不说什么治罪这个说法了,但是处罚是必须要严格执行的,就按照刚才说的,下午双倍训练量。”

    “对了,今天给大家的地雷是没有拔掉保险的,这样的事情,在以后是不可能有了。下午的训练,你们有安放地雷的科目,换句话说就是,你们今天安放的雷,就是明天你们战友要排掉的雷。”

    “而这次的地雷,必须按照绝对规范的方式安放,你们也不希望别人安放的地雷很隐蔽,你们安放的地雷很容易被发现吧,这样你们多吃亏啊。行了,废话我就不多说了,上午的训练还很多,现在全体都有,目标停车场,跑步前进。”

    上午的时间,还剩两三个小时,孟川不可能浪费。

    而战士们听到孟川说要去停车场,这倒是一激动,停车场是停放着各种工程车辆的地方,难道说,营长要带着他们去干某项基建工程?

    说真的,他们现在宁愿去干基建任务,也不愿意在训练场上训练。

    虽说干基建任务很累,但至少没有危险,而在训练场则不一样,不仅累还危险。

    不过孟川可没这么好心,这些工程车辆可不是普通战士们就能开的,毕竟一个营就那么几十辆工程车,但是战士却有五百号,这根本也分配不过来啊。

    孟川让张副营长带着战士们去仓库领铁锹十字镐,利用上午的时间,人工挖出一条深三米,宽五米的反坦克壕。

    战士们听到人工挖反坦克壕的时候,全都懵了,人工挖反坦克壕?这个营长怕不是脑子有问题吧。

    用工程机械挖反坦克壕多快,你让人工挖,我们这四五百号人连两三台机械都比不上。

    孟川可不管这么多,任务只要下达了,那就必须完成,啰嗦这么多干什么?

    “张副营长,带着战士们去执行任务,如果上午挖不出来深三米,宽五米的反坦克壕,中午的午餐就在这里吃,吃完不准休息,立刻开工。”

    张副营长听到孟川的话,有点为难,让人工挖深三米,宽五米的反坦克壕,这也太难了吧。毕竟人的力气有限,你让大家慢慢挖,挖个一天两天,倒是可以挖出来,你就给我们三个小时的时候,这不是在开玩笑么,你总得结合实际才行啊。

    不过面对孟川的命令,张副营长也不好说什么,只能执行,“是,营长,我这就带着战士们领工具。”

    孟川让那些战士们去挖反坦克壕,这纯粹只是想让他们锻炼体力而已。

    再说了,挖反坦克壕,我只规定了宽度和深度,又没规定长度,如果你是个脑子稍微灵活点的主官,不会体会不出自己的意思。

    如果说四百多个年轻力壮的战士,连条反坦克壕都挖不出来的话,那这些兵可就真的太懒了。

    孟川这边则召集起几十名工程车的司机,“我让战士们去挖反坦克壕,你们会觉得我有点不人道,瞎指挥了吧。不过没办法,谁让我是营长呢。”

    “而你们的任务很简单,看到那边的瓶子上放着的乒乓球了么?你们需要驾驶着工程车辆去把那些乒乓球带回来,不要说什么完不成的话,完不成就别吃午饭,就这么简单。在工兵营,我是营长,你们必须无条件服从我的命令,明白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