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968章关禁闭
    工程车司机听到这话,也是很无奈,其实像一些工程车起瓶盖,或者是叼兵乓球的训练,这大多都是用来表演的,实际的工作生活中,根本都是用不到的。

    当然也不排除那些司机的技术非常好,利用脑子里几十年经验,是比较容易完成这样的任务。

    但是工兵营里的这些司机,最老的一个上士,也才十来年的驾龄,就拿他来说,想完成这样的任务,都不是一个轻松的事情,那就更别说我们这些人了。

    其实孟川何尝不知道他们的技术是啥样,之所以让他们去起瓶盖和叼乒乓球,主要是孟川想让他们知道,他们自己到底有多不足,还有多少需要进步的空间。

    别以为干了三五年的司机,就觉得自己是熟练工了,在修路搭桥的时候,就可以随心所欲了,你们想要精益求精,就必须要做到,充分认识自己的不足,从而才能加强训练。

    军队里就是这样,领导说你对,你就对。领导说你错,你就错,没那么多疑问的,让你干啥你就干啥。

    或许有人觉得,这样太不人道了吧。

    但是这里是部队,不是地方上。

    令行禁止这是军人的必须要遵守的纪律,一旦下令,你不需要考虑干这件事的后果是什么,你只需要做到立刻执行命令。

    这些司机们见到孟川给他们下了死命令,都没办法,只能立刻启动车辆,开始这些高难度的操作。

    此时三班也越野跑完回来了,孟川看了看时间,已经超过了一个小时,孟川看着他们疲惫不堪的脸色,脸上没有显现出一点关怀,而是依旧严肃,“时间已经超过一小时了,你们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任务,罚跑十公里,执行。”

    三班的战士还有连长、排长听到这话,真的是受不了了。

    越野跑十公里,这是什么概念?这基本就是一个战士的身体极限了。跑完十公里后,你还让我们在跑十公里?

    就算是特种兵,也没有这么训的啊,你这样的训练也太不人道了吧。

    连长和排长班长这些骨干,是不敢跟孟川顶的,毕竟他们以后的前途是掌握在孟川手里的。

    但是有个士兵就没这么多顾忌了,干脆往地下一坐,“你爱找谁跑就找谁跑,反正我是不跑了,就算是你把我毙了,我也懒得动。”

    说完还变本加厉,干脆就直接躺倒了地上,像只死猪一样准备任人宰割。

    孟川见到战士耍起了无赖,倒是笑了,“你不就是想休息么,那我就让你好好休息。警卫排,把这个兵拉到禁闭室里关上几天,等他老实了在放出来。”

    警卫排的兵可是知道什么叫令行禁止,作为工兵营的护卫队,他们的纪律性本身就是最好的一批,现在听到孟川的命令,立刻有两个人跑了过来,架着这个耍赖的战士,就往禁闭室拖。

    孟川看着剩下的人,吼了一声,“你们也想去禁闭室么,不想去的,就赶紧给我跑十公里回来。”

    连长听到孟川的话,手脚顿时有力量了,立刻喊了声,“是,是,我这就带着他们跑。”

    连长之所以反应这么大,因为他可是知道禁闭室那是什么地方。

    就算是监狱,那起码每天也有个放风的时候吧,但是在禁闭室,你就会真正的体验到什么叫孤独,或许你会认为,反正都这么累了,去禁闭室正好睡一觉。

    这个想法完全可行,但是等你睡醒之后,你就能体会到完全与世隔绝,这种孤独的可怕性,真的不是任何劳累都能比拟的。

    这一幕被训练场的战士们看到了,当他们看着警卫排的战士们架着兵去禁闭室的时候,心里真的是开始恐惧了,禁闭室在他们眼里,这就是关犯了极大错误战士的地方。

    如果在地方上,禁闭室的作用和拘留所是一点区别都没有的。

    现在战士们谁也不敢偷懒,生怕被孟川关进禁闭室,于是都立刻卖力的挖起了反坦克壕。

    文书瞧见了这一幕,心里也是有些惊讶,于是立刻跑到教导员办公室汇报,“王教导员,营长把一个战士关到禁闭室了。”

    禁闭室这个地方,一般是不用的,如果你当过兵,就会发现,如果你不好好训练,甚至是不服上级的安排,班长们最多就整你一下,顶了天给你穿小鞋,再多给你一些体罚而已,绝对不会说把你关禁闭室,甚至是连领导,都绝对不会轻易说出把你关在禁闭室这样的话。

    禁闭室这个地方,一般都是关犯了大错的人,普通小错,真的是够不上关禁闭室的条件。

    王教导员听到这话,连忙问道:“那个兵是怎么了?怎么就被孟川关到禁闭室了?”

    文书也大概了解了一下,“好像是营长让他们去越野跑,规定的是一个小时内完成,结果那些兵,没有在一个小时内完成,所以营长就生气了,让他们在跑十公里。这时候就有兵不乐意了,说不愿意跑,结果就被营长关到禁闭室了。”

    王教导员听到这话,气的拍了下桌子,“乱搞,这个孟川就是在乱搞。就算他是训练主官,也不能这么随意的就把一个好好的兵关到禁闭室里去,他知不知道把一个兵关到禁闭室,会对这个兵的心里会造成多大的伤害。”

    王教导员本身气就没消,现在又出了这样的事,就越发的不舒服。

    你孟川是有本事的人,但是你也不能无视我的存在。

    我和你是平级的,像关禁闭这样事情,不管怎么样,你都得给我商量一下,就算是不商量,你好歹得知会我一声,我是管思想教育的,你体罚管不好的兵,那就让我来管。

    “走,咱们去找孟川,我得好好的跟他理论一番,我要让他知道,不是所有事情,都能靠体罚来解决的。”

    文书见到王教导员要去找孟川,连忙阻拦了一下,“王教导员,营长的脾气您又不是不知道,您要是就这么过去的话,营长肯定又会说你,那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谁也不好下台。要不然我去找营长,说你有事找他,让他来你办公室,到时候您在跟他讲道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