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970章学习班开课
    王教导员听到孟川居然这么支持自己,二话不说,当即就表态,“好,我这就把学习班拉起来,不过现在我得去看看那个被关禁闭的兵,你给我交个底,如果说我能让他写出保证书,你最少能关他几天?”

    孟川比出一个二,“最少两天,不然长不了记性。”

    王教导员得到了孟川的准信,点了点头,“好,那我这就去教育说服他。”

    孟川见到王教导员风风火火的干了起来,心里的压力倒是减少很多,孟川知道这些兵只是普通兵,如果全套用自己严苛的训练,这是绝对行不通的,总会有一些战士心里想不通,或者是有些排斥自己的训练方法。

    部队在原则上是不允许打骂战士的,这点谁都清楚,但是实际上,很难有人完全遵守。

    毕竟当兵就是为了以后要上战场跟敌人作战的,你总不可能要求基层军官好言好语求着战士们训练吧,这如果上了战场,那都不用敌人冲上来,这些兵估计逃跑的一个比一个快。

    所以适当的打骂,这是必须要有的。但是打狠了、骂狠了也不行,这如果闹出事了,上级为了消除影响,多半是会惩罚军官的,这时候就必须要做思想工作的政治主官出来了。

    既然打骂治不了你,那就给你讲道理,讲到你服从命令。

    不过讲道理这事,是需要很长时间的,有可能需要好几个月,甚至有可能需要一年,相比于孟川那种快速扭转风气的严苛训练而言,讲道理、开导思想这事,只能适合少数人,而且只能适合风气大体已经正了的部队。

    学习班的事情一传出来,战士们都是一惊,生怕被选过去进入学习班学习。

    虽然学习班这事,大家都知道是教导员开起来的,但是谁都明白,在工兵营,如果没有孟川的同意,这个王教导员是干不成啥事的,所以大家也都明白,这个学习班肯定是孟川搞出来的一个新的整人办法。

    如果真被选入学习班的话,那后面的日子,可就真的都是噩梦了。

    一时间,大家的纪律性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但总是有一些兵爱搞特殊化,孟川也就毫不留情的把他们直接丢到了学习班里去。

    第一批学习班的成员有十几个人,这些兵都是营里的刺头,如果能把这些兵的纪律性和思想觉悟提高了,那工兵营的风气才算是彻底解决。

    王教导员也是当了十来年的军官了,从团干事干到副指导员再到指导员、副教导员、教导员,这期间见过的兵多了,但是这十几个刺头聚在一起,还真让王教导员心里有些没底,这些可是孟川都整不过来的兵啊,自己如果能带好这些兵,那就真的能证明自己的价值了。

    刚一上课,王教导员就拿起了讲义,开始宣讲党政读本,这十来个刺头一见学习班也没什么可怕的么,于是坐姿就开始不规范了,渐渐的坐没坐相起来。

    王教导员见到这些兵歪七扭八的坐着,拍了拍桌子,“你们是怎么坐的,这是学习的态度么,都给我坐好。”

    虽然王教导员的语气有些严厉,但奈何这些兵都摸透了王教导员的性格,不过是色厉内荏罢了,于是都先坐好摆了下姿态,但没过五分钟,坐姿又乱了,而且一个个眼神乱瞟,根本没看书本,只要是个人都能看出来,这些兵的思想早都溜到天外去了。

    王教导员见到这些兵的思想不对劲,除了拍桌子以外,根本没有办法,他是真的没想到,这些兵会这么难管,但是他的解决办法和孟川的又不一样,孟川除了练还是练,自己不能跟他一样,自己要跟他们讲道理。

    “行了,我看你们上课也都上不进去,那现在自由发言,你们说说,你们都是为了啥来当兵的?”

    不讲枯燥无味的政治课,战士们瞬间就有精神了,有个战士报告也没喊,直接坐在凳子上就说道:“教导员,我来当兵,主要就是想体验一下当兵的生活是啥样子的。大家都说当兵后悔两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我现在真的是感觉被骗了,我感觉当了这个兵,我就能后悔一辈子。因为在部队里啥玩意也学不到,每个月拿着连一千块都不到的津贴,干着别人三五千的工作,这真是来后悔了。”

    教导员听到这话,连忙引导了一下,“你们是义务兵,过来是尽义务的,就不应该去计较钱的多少。你想想,你们现在所在工兵营的重要性,如果说真的有一天打仗了,你们就是大部队的先头部队,是跟侦察部队一样的先头部队,你们不觉得光荣么,这么一想,你还后悔么?”

    战士听到这话,那就更后悔了,你让一个连自保能力都没有的工兵营去当先头部队,这不是活腻歪了么,你们活够了,我还没活够本呢,我还没谈恋爱没娶媳妇呢,我还没为家里传宗接代呢,怎么可能去这么危险的活。

    “教导员,咱们的工兵营是啥样的你还不清楚么,你说出来的话,能说服你自己么?别说没打仗,就算是打仗了,咱们又能干啥,不管是炮灰罢了。”

    王教导员听到这个战士这么悲观的想法,立刻解释了一下,“咱们是军人,不是炮灰,只是每个军种的分工不同而已,所以我希望你能端正你的态度,干好自己的工作。”

    战士听到这话,也不想跟这个王教导员讲了。

    干好自己的工作,就是干那个挥锹挖土的工作么?今天都挖了一天反坦克壕,胳膊早都酸死了,现在不让好好休息,却还要上这个学习班,这就是我梦中的部队么?这差距太大了,大到难以忍受。

    “行,行,你是教导员,你说是啥就是啥,我服从,我服从。”

    王教导员见到这个战士嘴上敷衍,身子却依旧坐不直,一点兵样子都没有,也是有些无奈,这果然是油盐不进的兵,想把这个兵带出来,后面可要花费不少功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