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1002章回快反师
    龙牙队长不是接受不了损失人手的情况,但是现在就损失人手,这是得不偿失的,孟川现在虽然对自己的威胁不小,但是真正的困难还在后面,到时候自己需要突入到红方主力内部,少一个人,就会增加一分难度。

    “大个,蓝鸟,你们俩人护送车辆去k点,我们在这继续阻击孟川,等你们安全后,我们立刻撤退。至于孟川,我们能干掉就干掉,干不掉,也只能放弃。”

    蓝鸟现在是非常不想离开这里,毕竟孟川就在对面,如果自己这次能狙杀掉孟川的话,那也算是了结了自己的心愿,但是命令不能不服从,于是只能答应,“是,队长。”

    队长能看出蓝鸟心里的不甘,但是没办法,护送车辆去安全区域,必须得有向蓝鸟这样懂的侦察的人才行,这任务交给其他人,队长不放心,只能交给蓝鸟自己才放心。

    孟川从火力上面,能明显的感受到龙牙特战队少人了,不过孟川也不怕,你们小队的人不管怎么分,到最后,终究是要汇合的,那自己就像一块牛皮糖一样黏着你们就行,你们到哪我到哪,黏也把你们给黏死。

    在僵持了四个小时后,主力侦察部队已经慢慢的摸了过来,龙牙特战队不得不转移,把孟川他们往别的方向引去。

    孟川通过无线电,也很快联络到了主力的侦察部队,因为孟川向师部报告,师部向总指挥报告的原因,所以红方总指挥非常重视这一情况,并派出了大量的侦察部队进行搜索,务必全歼这支特种部队。

    不过主力侦察部队来了之后,并没有选择让孟川继续参与到后续的侦察当中,孟川听到这话愣了,“不让我们继续侦察?可是这波人,我们已经跟了一天一夜。”

    侦察部队的中校也明白孟川的心思,但是现在却不行,首先一支部队只允许有一种声音,自己这边是主力侦察部队,那所有人必须听自己的话,这个没什么好说的。而你们如果听我的话,那你们也就没有继续追踪的意义了,毕竟我们部队不缺你们这二十个人。

    其次就是孟川其本身并不是侦察兵,他是工兵营的主官,现在部队主力并没有过来,快反师依旧还在坚守,你作为快反师的军官,理应回到快反师,毕竟你的首要任务是固守24小时,并不是追击特种部队。

    至于抢功劳这事,谁也没有心思跟孟川抢,因为孟川的事,就连红方的总指挥都知道了,那谁还能抢的了啊。

    其实孟川这事,远远够不上让红方总指挥知道的,但是这次的红方总指挥却是军区参谋长,毕竟一下调动一个集团军和两个甲种师,还有一个快反师,这必须得是副大军区级以上的首长来当总指挥才行。

    而负责统筹消息的田参谋则故意给参谋长透了一下孟川的事。

    其目的也很明显,就是孟川在基层历练的时间够久了,工兵营也带的有模有样了,而且在这场演习中,又以一支后勤部队消灭了蓝方的侦察部队,这实力毋庸置疑。即使是孟川下了基层,也依旧能把兵带的有模有样,这就可以证明,孟川是一个极好的人才,不用的话,真的是可惜了。

    参谋长当然也明白田参谋的意思,其实前几天刚下了一个文件,里面涉及到一件事情,参谋长就已经想到孟川了,可是因为正好赶上演习,参谋长也就把这事拖了一下,想在这场演习中先看看孟川的水准。

    如果你孟川下了基层,依旧不埋不怨,好好带兵的话,那我就给你这个位置,没什么好说的,有本事的人,就该重用。

    如果你没本事的话,那我给你这个位置你也干不了。

    不过就现在的情况来看,孟川的确有资格过去干这个职位,虽然这个位置不是多好,但是意义却重大,干了这样位置的人,后面仕途起码会在进两个台阶都没啥问题。

    孟川现在也没办法,这个中校说的对,自己是快反师的军官,自己应该和快反师共患难,于是在向快反师汇报了情况后,得到同意,孟川就立刻往快反师赶去。

    中校见到孟川走了,叹了口气,“为啥好事都轮到别人身上了,吃苦的事却要自己来干,现在总指挥认定了孟川是有功劳的人,那后面不管自己能不能逮住特种部队,孟川都是有功的人。”

    但是自己就不行了啊,如果逮住了特种部队,那属于自己完成了任务,是份内的事,能给一个书面嘉奖,这就算了不起了,就算不给嘉奖,这也是在正常不过的事。

    但如果自己抓不住特种部队的话,那这就是自己的失误,到时候挨批评不说,万一在背个处分的话,这就真的是亏大发了。

    虽然自己能摸到特种部队移动的痕迹,但对面毕竟就几个人,如果他们真想藏的话,那自己想搜索到他们,也绝对不是一个轻松的事。

    段佑其实并不反对这个中校的话,“老抠,咱们现在回快反师,这反而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龙牙特战队是啥人,咱们不是不清楚,你孟川是厉害,在战损了三分之一的人后,还能沉下心继续跟他们耗,一直耗到他们等不起撤退为止。”

    “但是这并不代表,你百分之百就能抓到他们。如果说,你抓不到他们,那你前面的功劳怎么算?我看能功过相抵就算是了不起的事了,现在你把烫手山芋甩了出去,你就只剩功劳了,毕竟你消灭了一个侦察连和跟踪龙牙特战队一天一夜的事是有目共睹的,谁也没办法否定。”

    孟川也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老段,你说的我都懂,但是任务做一半,就撂给别人来干,我总觉得不舒服,我甚至有点感觉,像是害了他们一样,凭什么好处都被我占了,苦活累活都交给别人做,我总觉得是有人帮了我。”

    “而且我现在回不回快反师,用处根本不大,快反师能否抵挡住一个集团军的正面进攻,有我没我真的没啥关系。”

    段佑听到孟川的话,呵了一声,“你说苦活累活都交给别人干?那我们哥几个,跟着你一天一夜是来旅游的么?那个侦察连是平白无故送到我们枪口上的么?你干的真不少了,我看这个功劳,你拿的是心安理得。”

    “至于那支侦察部队,他们本身就是干找人的活,如果一个六百人的侦察部队连六个人都找不到,那他这不算失职算什么?他们就是干这行的,所以他们必须得完成这个任务,就像你们工兵营,修路搭桥一样,这是你们必须得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