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1009章转隶
    战后盘点进行了两天才逐渐结束,各部队也有序的回到了自己的驻地,散会后,孟川正想带队回营,却被参谋长给喊住了,“小孟,你留一下。”

    孟川听到参谋长叫自己,立刻停下了脚步,来到参谋长身边,“参谋长,您找我。”

    参谋长指了指的面前的凳子,“坐下说吧。”

    孟川坐定后,参谋长拿出一份资料递给了孟川,“小孟,这份资料你拿着看看,注意保密。”

    孟川听到参谋长这话,就知道这份文件是保密文件,于是小心翼翼的拿起来看了一下,不过里面的内容,孟川却没看太懂,换句话来说,就是孟川没敢仔细研究,“参谋长,这是啥文件啊。”

    参谋长见到孟川装糊涂,笑了笑,“文件是保密的没错,但是我既然让你看了,就证明,你够得上保密等级了,放心看吧。”

    孟川听到参谋长这话,才敢仔细研究起来,文件里主要是说了上次全国大会的内容,其中就涉及到了武警部队的指挥权交接问题(草案)。

    全国大会,这是部队里每天必看的东西,这个事情,孟川是知道的。其中武警部队指挥权交接到军委,地方政府不再有指挥权,这点孟川是非常赞同的。

    毕竟军就是军,警就是警,武警部队虽然是带个警字,但他却是正儿八经的军人,里面的士兵,也都是两年义务兵,跟警察关系本身并不大。

    可是这只是个草案啊,正式文件还没有下发啊,参谋长就给自己看这个文件是啥意思啊。

    “参谋长,武警部队原来一直是军委和地方政府共同管辖的,现在交由军委统一管理,这是好事。可是我有点没太弄懂,这是我们的工兵营要整编转隶成武警部队了么?可是,部队转隶的话,您给我看这个文件也没啥用啊,您应该直接命令我们快反师师长吧。”

    其实孟川对整编转隶这事从来都不抗拒,原先咱们有不少部队都从野战部队整编转隶成了武警部队,这种情况真的是不少见。

    但是奇就奇怪在这里了,武警部队的指挥权用不了多久不是就要移交军委了么,这样的话,到时候,野战军和武警部队就是一家人了啊(当然了,现在也是一家人),所以何必现在转隶呢?这不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了么?

    参谋长听到孟川的话,喝了口茶,“小孟,工兵营始终是快反师的工兵营,要整编要转隶,也不可能整快反师的编。这次我只让你一个人转隶,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去武警部队干一下啊。”

    孟川听到这话,愣了,“我一个人去武警部队?”

    参谋长笑了笑,“一个人也行,带两个趁手的兵过去也行。”

    孟川对于命令,从来是绝对服从的,于是立刻站了起来,“是,首长。”

    参谋长见到孟川答应的很快,也明白这只是孟川服从命令的表现,至于给孟川解释更深层次的原因,这他从来都没有想过。

    你要是能悟,就自己悟,悟不出来,那也无所谓,反正你是军人,很多事情不用问为什么,只管去干就行。

    孟川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接受了任命,不过在回营之后,孟川想了半天,的确是想出来一点东西。

    武警部队要移交指挥权,但是指挥权并不是说下达一份文件就可以移交的,主要就是里面的人事问题。

    原来武警部队是归地方政府和军委两者共同管辖的,但是后面武警部队的指挥权要全部移交给军委,那这里面的一些地方政府的人,是不是就该让他们换个位置干。

    说白了,这个问题也不难想清楚,就是敢不敢想的问题,而且涉及到权利交接,这话也根本没办法说透。

    孟川已经可以预见到了,等自己去了武警部队后,待的位置肯定特扎眼,而且特重要。

    王教导员见到孟川从会议结束后回来,就一直在想问题,这都想了好几天了,也没有啥动作,自己以为是孟川出了啥事,可是他就去开个会,能出啥事呢?

    工兵营在这次的演习中,明明这么出彩,作为军事主官的孟川来说,他应该是备受瞩目的才对。

    但是每次自己问孟川的时候,孟川啥也不说,这真的是有点让王教导员着急。

    孟川是工兵营的主心骨,他要是继续魂不守舍下去,自己还真的不知道该咋办了。

    至于孟川的好友段佑,现在也没在工兵营,而是去了师部,弄合成营的事情。不然让段佑跟孟川交流交流,这肯定能省不少的事。

    王教导员这次又端了两杯茶来到孟川这里,今天自己必须要让孟川重振精神才行,有啥问题就说么,咱们一块想办法么。

    孟川现在说真的,心里压力非常大,甚至超过去了原来去国外出任务的时候。

    有的人就会疑惑了,不就是换个地方干主官么,你孟川换的地方不少啊,上到军区,下到基层连队,哪个地方没干过?

    但是这次真的不一样,孟川并不是怕去干啥职位,也不是怕干不好啥职位,就是孟川怕影响的问题。

    毕竟这次自己转隶成武警军官,将要接手的位置有点特殊,你说你抢了人家的权利,人家能好受么,人家不好受,肯定也不会给你好脸子看。

    就在此时,孟川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老孟,别发呆了,来尝尝我新泡的铁观音,这茶我平常可不舍得喝,都是招待首长的时候才泡点,这次你可是享福了。”

    孟川倒是知道王教导员这茶的特殊性,原来听文书唠叨过两句,说王教导员柜子里有一二两茶,特别高级的那种,起码千把块才能买到的。

    就算是一两茶一千块的话,那一斤也得万把块啊,这绝对不是便宜茶啊。

    孟川办公室也有茶,不过是30块钱一包五百克的那种,跟王教导这茶来比的话,孟川这茶,那就是最低等的那种了。

    不过平常孟川也不咋喝茶,他倒是更喜欢喝白开水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