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1019章下乡(四千字)
    孟川从办公室出来后,立刻就来到了食堂,看着正端坐在饭桌上,等着饭菜的战士们,吼了声,“全体列队,去操场,练体能。”

    战士们听到孟川这话,都有点愣,“练体能?现在练什么体能,这不是马上快吃饭了么?”

    小徐也小跑过来,“大队长,现在是饭点,要不先让战士们吃个饭?然后在练?”

    “吃什么饭,我的命令不好使了么,都给我去练体能,执行。”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作为总队里最精英的第三大队,肯定是绝对贯彻这个命令的,于是没办法,只能老老实实的列队出去练体能。

    小徐是被孟川给搞懵了,也没弄懂孟川要干啥,这吃饭的时候,去练体能,这就应了一句话,‘吃饭不积极,脑子有问题啊’。

    孟川说练体能,也绝不仅仅只是让战士们自己练,在孟川的眼里,官兵平等,既然我能这样训你,那我就得给你做出一个榜样来,这样的话,这些兵才能服你,才能什么话好说。

    事实也的确如此,孟川一陪着战士们练起体能,战士们心里立刻就舒服了,大队长那可是首长,能陪着自己一块练体能,自己又有啥好说的。

    胡书记也没想到孟川的转变会这么快,自己只是找孟川谈了一次话,第二天,第一中队的战士们立刻变得规规矩矩,而且精气神更加好了,果然自己没看错,这个孟川的确有两把刷子的。

    一周后,孟川收拾好东西,就带着新配给自己的通信员来到了省委机关停车场。

    今天胡书记要带队视察灾后重建的情况,其实灾后重建从两年前就已经开始了,但是建楼房,分配一些资源,总是需要时间的,而两年的时间是差不多正好的,生产生活应该都已经是进入了正轨。

    此次胡书记出行的队伍比较庞大,这么多领导出行,自然是有警车相伴,而孟川的这辆WJ开头的武警白车牌,穿插在这个车队里,感觉比警车还扎眼。

    于是孟川让通信员把车速放慢,跟在车队尾巴上。

    这次胡书记没有去地级市,也没有去县城,而是直接到了那个受灾最重的镇子。

    这倒是把地区领导和县里领导都给惊讶坏了,立刻全力驱动车辆,跟上车队。

    但是当这些领导看到孟川那辆武警车在车队押后的时候,谁也不敢靠太近,谁也不知道,胡书记让一辆武警车押后是啥意思?

    况且大家也都明白,胡书记是武警总队第一政委,调动武警是名正言顺,而地方上的人,手是绝对插不到武警里面的,难道这次李书记要弄什么大事情?

    灾后重建,最大的事情莫过于灾后重建资金。

    灾后重建资金是一笔巨款,而且是专款专用,钱拨到地级市的财政局后,不仅有省里的人进行督察,更有中央的人下来督察。

    这么狠的督察力度,地级市的领导当然不敢对这些钱动一点点心思。

    但是当地级市财政局把钱拨到县城里的时候,那个监察人员就变成了市和省两方人督察。

    这样一级一级拨下去之后,大领导的确不敢动一分钱,但是那些村干部,甚至是县里干部,敢不敢动,这谁也不知道。

    其实反腐这是老生常谈的话题,而且随着这些年的反腐力度变大之后,中高层领导因为财政问题下马的真是数不胜数,他们都知道,只要自己还拥有权利,那多多少少就还会有特权。

    但是因为一些财政问题而下马的话,那就不仅仅是没有权利的问题了,那是一定要蹲监狱的。

    所以大领导们谁也不会傻到去动这样一笔扎手的资金。

    可是,如果在自己手下发现了贪腐问题,那自己受到的连带责任也绝对不会少,毕竟这属于失职。

    至于他们的反腐工作,其实根本是没有铺开的,因为这两年灾后重建,要忙活的事情实在太多了,虽然说反腐问题很重要,但是尽早的让百姓们恢复正常的生产生活这才是更重要的。

    比起灾后重建,任何事都要因此让路,这是没什么好说的。

    毕竟反腐是为了更好的民生,如果你连最基本的民生问题都没有解决好的话,那反腐无异于空中楼阁。

    但是转念一想,这也不对啊,胡书记不是纪高官啊,他是政法高官啊。再说了,如果李书记真的想查腐败问题,那让自己配合,才是最佳的途径啊,难道李书记真的只是想先查看一下灾后重建工作?

    孟川是没想到自己的车辆在车队押后,居然会让身后的十几辆车的领导提心吊胆。

    此时小王也发现了这个情况,“胡书记,是不是让孟川的车往前开一些,我看后面的市县领导车辆都不敢靠太近。”

    胡书记摆摆手,“不碍事,那些人离咱们远点,咱们才能更好的开展工作,这次下基层调研,就是要取到广大人民百姓的第一手资料才行,有了这些干部跟着,百姓们反而不敢说真话。”

    很快,车队就下了高速,行走在县道乡道上。

    胡书记摆摆手,“把车停下,我下去看看。”

    车队很快就停在路边,孟川看着胡书记下车,立刻就跟了上去,胡书记见到孟川来了,招了下手,“小孟,过来一下。”

    孟川被胡书记点名,所有领导的目光立刻注视到了孟川脸上,当看到孟川是一名武警军官的时候,大家也都明白了点什么,这个叫孟川的武警军官,绝对是胡书记的嫡系,不然胡书记不可能带着孟川这个武警去地方上的。

    毕竟原来领导下基层的时候,除非是特殊情况啊,一般情况下,都是连警察都是不带的,就算是遇到情况,多半也是带警察而已。

    至于带武警,那除非是出现了特大的事情了,才会带。

    但是现在很明显没有出大事情,而胡书记却还带着孟川,这就让所有领导都对孟川有了一些交好之心。

    毕竟在他们眼里,孟川是胡书记的嫡系,而孟川现在还负责整个省委的安全,这前途是很光明啊,再说了,多个朋友多条路,既然胡书记让孟川出现在了自己的视野里,那就肯定是有深意的。

    胡书记倒是没想那么多,他主要是想试一试这条县道乡道道路情况如何,这里的人都是领导,多年富足的生活,让他们的肚子一个比一个大。所以论体能的话,谁能跟孟川这个武警比啊。

    “小孟,你劲大,你对着这条路边跺两脚,看看这条路质量怎么样。”

    孟川听到胡书记的话,使足了劲,对着柏油路旁边的使劲踹了一脚,柏油路旁边的柏油顿时被踹掉一块。

    虽然说柏油路边上的柏油不是很结实,但是被一脚踹开一点,这是不是有点问题啊。

    此时市县领导也靠近来了,连声喊着李书记。

    胡书记见到这些父母官来了,正好,让他们看看,这就是他们干的活。

    “你们来的正好,看看吧,我就随便找了一个人,对着路边踹了一脚,就出现了这种情况,这就是你们干的活?”

    说真的,在场这么多的领导,没有一个人对道路建造有了解的,所以当他们听到道路路边被人踹掉了一块的时候,连忙认错道歉,“胡书记,是我没有做好领导工作,我这就给交通局打电话,问问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这条道路只是最基本的东西,后面自己要看的东西还很多,所以胡书记也没想现在就解决这个问题,“关于这个问题,你们写个详细的调查报告,如果没有个合理解释的话,我会让反贪局过来查,钱是拨的足够,但是路没修好,这肯定就是经济问题。”

    大家谁也没想到,胡书记一下就把这个问题上升到党性上了,这可就大发了,于是县高官立刻保证,“是,胡书记,明天早上,我就把这个问题的结果交代给您。”

    其实修建道路,这是最容易出问题的地方,说句不开玩笑的话,只要想细查,交通局的领导能从上到下全换一遍。孟川不知道这么说,到底是不是偏激了,但是交通局向来是油水最充足的地方之一,这绝对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胡书记见到县高官做出了保证,也不好说什么,“行,你们紧跟着我,别跟丢了。”

    市县领导听到这话,当然是没意见的啊,我们过来就是要跟着你的啊,不然还能跟谁。

    此时胡书记的秘书小王悄悄的来到孟川身边,“孟川,刚才胡书记交代,让你去曾经救过灾的地方转转,等晚上,把你看见的情况给胡书记说一下。”

    孟川没想到,胡书记居然会给自己颁布这样的任务,于是立刻回道:“是,我这就去那些地方。”

    胡书记之所以让孟川去转转,第一点是考虑到了那里曾经是孟川战斗过的地方,肯定有很多值得回忆的事情,如果让孟川继续跟着车队,这反而不好。

    第二点则是,孟川对那些百姓们有过救命之恩,这样的话,他想融入到群众中去的话,就太简单不过了。

    如果说,你碰到了原来救助过你的人,你会不会视而不见,这肯定不会啊。

    况且孟川现在穿的是军装,肯定也是特别显眼的,所以他只要一过去,绝对可以遇到一些他曾经救助过的人,这样的话,在想交流一些东西,是不是就再简单不过了。

    车队启动后,孟川的武警车没有再动,虽然那些市县领导很疑惑,但是也没往深处里想,毕竟武警跟自己没啥关系,他们只是一些当兵的而已,根本对自己造不成什么威胁。

    孟川看着这些领导车都开走之后,对着通信员说道:“往西走,去镇里。”

    通信员见到孟川不跟着车队一块走,心里虽然很疑惑,但是也没问为啥,大队长那可是首长,自己就是一个上等兵,自己能问首长想要干啥么。

    车很快就进入了镇子,虽然武警车在这里不常见,但是大家最多也就是瞟了两眼就没在多看了。

    孟川很快就找到了两年多前,自己曾经战斗过的地方,于是让通信员把车停下。

    “走,下车,去附近转转。”

    越野车一停下,路过的百姓都在往里望,或许是出于对军人神秘性的好奇,也或许是因为,在两年前,那场天灾来临的时候,是一队军人最先冲过来救助他们的,所以他们都很想看看车里坐的是什么人。

    当孟川一下车的时候,路过的百姓都愣住了,虽然两年的时间很长,但是对于曾经不顾安危,带着一队军人冲到镇子里来救助自己的军人,他们却是忘不了。

    有三五个人见到是孟川后,立马就跑了过来,不敢置信的问道:“你是孟川,孟助理员么?”

    通信员听到这话,立刻回了一声,“这是我们的孟川,武警大队长。”

    这些人哪管孟川是什么武警大队长,他们就知道,两年前的那场天灾,孟助理员带着一队人冲了过来救我们,那些战士们只要一遇到自己解决不了的事情,就喊孟助理员。

    到后面,孟川带着很多百姓,开始自救的时候,自己只要一遇到情况,第一时间喊的也是孟助理员,所以孟助理员这四个字,简直就刻到了他们的心里,难以磨灭。

    孟川也真的没想到,自己刚一下车,就被好几个百姓认出来了,果然论人情味的话,平常百姓才是最讲人情味的。

    孟川笑了笑,“是我啊,孟助理员,大家日子过的都还好吧。”

    这些百姓,对于曾经的救命恩人,那肯定是知无不言,“过的好啊,新楼房也住上了,田地也快丰收了。对了,孟助理员,既然来到镇里了,那无论如何得去我们家喝顿酒,你当初舍命救我们,我们无论如何也得报答一下你。”

    孟川连忙摆手,“喝酒就不用了,我们就随便聊聊吧,你们的日子刚过好,也别破费了。”

    有个中年人听到孟川这话,拍了下孟川的肩膀,“小伙子,你当初过来救我们,连命都可以不要。现如今来了我们这里,如果说我们连顿饭都不招待你的话,那我们成啥了?你是不是想把我们当成忘恩负义的人?”

    孟川哪有这个意思啊,“叔,我真没这个意思。那好吧,咱们就去吃个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