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1022章新问题
    通信员的手里的香烟还挺高级,软中华,孟川知道这烟的价格,七十块钱一包,绝对不便宜。

    孟川诧异的看了一眼通信员,“你小子津贴才多点,就买这么贵的烟,后面不要准备这么好的香烟,就算是应酬领导也没必要这样,七十块钱一包,你一个月津贴连两条都买不到,这不是现在的你能承受的价格。”

    通信员没有去跟孟川犟嘴,毕竟孟川是领导,“是,是,大队长,后面我买便宜烟。”

    此时几个中年人,见到孟川是个领导,也就都慢慢站了起来,虽然军队跟地方上没多大关系,但是领导就是领导,最基本的面子得给。

    孟川见到几个中年人站了起来,立刻走了过去,一人散了一根烟,给他们点上,“叔,你们这是遇到啥事了啊,要堵在这?”

    几个中年人,见到孟川为人客气,也就不藏着掖着了,抽了口烟,然后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还不是分地的事情么,原来统一规划的时候,占了我们很多的地,结果分到手上,根本没有原来那么多,所以我们得来找啊。”

    警卫听到这几个中年人的话,立刻就说了一句,“你说是你们的地,那你们倒是拿出证据啊,土地证有么?”

    几个中年人听到这话,啐了口痰,“我们在这住了一辈子,这咋就不是我们的地了,那些地在你娃娃还没出生的时候,就是我们的了。”

    此时远处传来了警笛声,警卫听到后,立刻说了句,“你们几个要是在不走,在堵在政府门口,警察就要把你们带走拘起来,你们等着吧。”

    堵在门口,这的确不是办法,孟川看着几个中年人,“你们为啥不进去找领导谈呢,他们总得给你们一个结果吧,我看你们这来的人也不少,应该被占土地这事不是个案吧。”

    这当然不是个案,在这种小镇子上,土地意识不是很严重,所以那里的人,建的房子根本没有所谓的土地证之类的,更何况,那些房子是几十年前建的,就更没有所谓的那种意识了。

    况且这还不是农村,也没有所谓宅基地,所以他们也不能拿不出啥证据,像这样的情况,镇子里起码有好几百例呢。

    “解放军同志啊,你是不了解情况啊,现在政府的意思就是不行,没有证据就是不给。”

    此时两辆警车停在了政府门前,从上面下来了六个人,“是谁?谁在政府门前闹事?”

    孟川立刻上去解释,“这些人不是来闹事的,而是来解决问题的。但是现在这些百姓来了这么久,也没见政府里有领导出来管,不商量不沟通,这事怎么可能解决。”

    这些警察不是不认识军衔,孟川肩上扛的两杠一星,就能证明肯定是营级干部,而且随身带着通信员,这很明显就是正营职的,于是语气也很不是很冲,“同志,不管怎么样,堵在政府门口,这就是耽误了办公,政府门口是能随便堵的么?还有点法律意识么?”

    孟川知道政府门口不能随便堵,但是他们不让百姓进去,还没有领导出来协商,这不堵在门口还能咋办?

    “问题总要解决,而且这么多人就算是全被你们抓回去了,你们又能咋办?还不是得管他们饭。要我说,不如商量一下,咋说得让政府里派个领导出来解决问题吧,土地是人民的根本利益,这不是小事,我党的根本宗旨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你们都是党员,应该都是知道的吧。”

    说大话谁不会啊,有个年轻警察说了句,“别以为你军衔高,你就能咋地,这里是地方,不是你的部队,你还没有权利批评我们。”

    此时有个老警察看着孟川的样子有点熟悉,小声的问了句,“你是孟助理员么?”

    孟川听到孟助理员几个字,顿时就知道,这下碰到熟人了,“你好,我是孟川。”

    老警察见到真是孟川,立刻上去握了下手,“孟助理员,你咋来这了呢,我以为在也见不到你了呢?”

    孟川笑了笑,“这不是休息了么,正好路过这里,回来看看。”

    老警察拉着孟川就跟后面的人介绍,“你们都来认识一下,这就是我给你们提过的孟助理员,当时就是他带着一队战士最先冲到我们镇子来的,如果不是他,我们当时连吃住都不知道该咋办,人心都聚不到一块。”

    孟川连忙摆手,“都是职责而已,没什么好说的。”

    刚才那个年轻警察听到老警察这话,立刻就退到远远的了,这个人自己惹不起。

    老警察现在也是皱着眉头,“孟助理员,这事,你还是别多管了,这不是我们基层干警能解决的事。想解决,还是得找上面,而且这些人,我们也没想着带回所里,我们哪有那么多饭食给他们吃,我们就想着吓唬吓唬他们,让他们别堵政府,堵在政府门口是违法行为,你是军人,你应该更了解。”

    扰乱政府单位秩序,违反公共安全,随便哪一条都可以把他们拘起来,但是能不能构成这些罪状,这还真说不清。所以平常报道的时候,我们都说的是,依法拘留,至于依照哪条法律,是绝对不会给外界讲的。

    孟川知道是知道,但是问题也不能不解决,孟川只能劝了句,“各位叔们,要不然,咱们通过合法途径去办理此事,不是每个地方都有信访办么,你们要不要给县里信访办写一封信呢?”

    要是信访办能解决好事情,那他们就不会堵门了,“早都写过了,根本没有用。”

    此时政府机关里见到警察来了,才慢悠悠的出来几个人,看样子是都认识这些人,所以也没问情况,直接就说了句,“我说过了,你们的事,我们已经报上去了,现在问题正在商量解决办法,你们别在堵门口了,就算是你们堵门口,问题也解决不了啊。”

    这话相当于万金油式的回答,正在商量解决办法?那要商量到啥时候啊。

    要是一辈子商量不出来,那就一辈子不给解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