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1046章医院
    小张因为失血过多,脑子越来越迷糊了,不过她现在却不是很害怕,因为有孟川在,她就能感到很安全。

    孟川是上过战场的,所以对现在的形势是比较了解的,“小张,你别慌,我刚才大概估计了一下你流血的量,因为包扎及时,所以现在你最多就流了六百毫升的血,虽然现在血还在往外涌,但是血流量已经很低了。”

    “我原先在战场上帮别人包扎过伤口,那时候他的一条腿都给炸掉了,后面照样挺过来了,所以你别担心,有我在,你肯定没事的。”

    小张用尽全身的力气张开了嘴,小声的说道:“嗯,有师父在,我不担心。”

    此时小张对讲机里传来了声音,“小张,小张,发生什么事了,我们正在全力往这赶。”

    孟川听到耳机里的声音,立刻拿起耳机,喊了一声,“小张大腿动脉出血,现在已经出血六百毫升,经过紧急处理,每分钟的出血量大概在五十毫升,预计在五到十分钟后休克,请迅速通知救护车携带大量血浆过来。”

    因为包扎完伤口后,出血量也不是恒定不变的,出血量只会越来越少,所以孟川得出五到十分钟后休克这个数据是绝对靠谱的。

    而且人休克后不会立刻危及到生命,一般一个人成年人失血在一千五百毫升以上,才会危及生命,但是因为体质的不同,也不是说,只要失血一千五百毫升就绝对会死,只是失血量在这个数字之后,想成功救活的几率就大大减小了。

    而且因为身体血量就三四千毫升的缘故,所以流血在一千毫升以后,只要伤口不是那种特别大的,出血量都会变得很小,因为身体实在是没啥血可以留了,所以小张的生命,孟川是可以保证,绝对能救活没啥问题的。

    不过这也让孟川佩服起这个中年人的手法,居然在这种环境下,这种心态下,都能保证一刀刺入大腿动脉,这种精准的刀法,看来多半也是个经常玩刀的人。

    此时警笛声也传了过来,十几个警察蜂拥而进,当见到孟川在给小张按压伤口,立刻询问了一声,“同志,小张情况怎么样了?”

    孟川看着意识已经不清醒的小张,说了一下,“失血量已经接近八百毫升了,你们赶过来到这里居然用了七分钟的时间,我是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跟踪犯罪分子的。”

    这的确是他们的失误,他们也是真的没想到,这个犯罪分子居然会这么狡猾,居然兜了一圈又原路返回了。

    “同志,我承认,这是我们不对的地方,我们会给小张一个好好的补偿。另外,你的身份是什么,刚刚发生了什么事,你能给我细说一下么?”

    孟川回了句,“证件在我上衣口袋里,你自己拿着看。至于刚才发生的事,你们也都可以猜到,犯罪分子刺伤小张后,逃匿了,我为了救小张,就没有去追这个犯罪分子。”

    警察看完孟川的证件后,敬了个礼,“同志,谢谢你,谢谢你救了小张一命,这个犯罪分子应该还没有跑远,我立刻派人去追。”

    几个警察借到命令后,立刻往前跑去,但是在这种小巷子里,想找到一个具有很强反侦察经验的人来说,无异于痴人说梦。

    刚才在闹市上,你们都能把人给跟丢了,现在在这种伸手不见五指,能见度不足十米的地方,你还想找人?

    真的太难了。

    救护车的声音也慢慢传来,因为孟川是当事人,所以暂时还不能离开。

    不过这并不是警察要扣留孟川,因为孟川是武警,是部队上的人,所以就算是干了啥事,也有纠察来管,也不是警察来管。而孟川之所以配合警察,主要也是为了军警合作。

    毕竟武警这类军种,跟其他军种不一样,(因为武警部队是正大军区级,跟空军、海军、二炮部队的级别一样,所以武警绝对是军种,而不是警种)。

    这类军种跟公安的关系是相当密切的,而且因为负责对内的事情,所以和警察是经常打交道的,孟川并不想坏了军警之间良好的关系,毕竟都是为了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目的是一样的,所以没必要闹不愉快。

    做好记录后,医生也出来了,对着两人说道:“患者因为急救措施做的很好,所以并没有什么生命危险,只要修养两天,就基本可以出院。”

    刑警队长听到医生的话,立刻说了声谢谢医生。

    然后又转头看向孟川,“同志,你的紧急包扎真的很厉害,这种包扎手法,就算是我们这里的老刑警都做不到。”

    孟川摆摆手,“没啥做的到做不到的,见到多了,包扎的次数多了,谁都能包扎成这样。”

    “对了,你们这些人车里应该有很多备用衣服吧,找一套给我换一身吧,后面找时间我洗干净给你们送来,反正后面我也是要来看小张的,不会不还你们衣服的,况且我要是这样走出去,能把外面的百姓给吓到。”

    刑警队长早都把衣服给备好了,刚才孟川为了救小张,把自己的上衣都给撕了,而且全身染得都是血,这肯定是不能瞎走的。

    “同志,给你衣服,这身衣服是我刚买的,还没穿呢,你拿着吧,你毁了一件衣服,怎么说我也得补偿你一套。反正从队里的资金出,不碍事。”

    孟川也不矫情,拿着衣服就去换了一下。

    这倒不是孟川想贪他们一套衣服,而是自己身上的血液暂时是擦不干净的,如果自己穿上衣服的话,衣服上是绝对会沾上血液的,没有人想要回一套沾上别人血液的衣服吧,就算是洗干净了,也会觉得晦气吧。

    孟川换完衣服,找了个塑料袋把换下的衣服装了起来,“我的证件你们应该都记下来了,如果后面还有啥事,就直接去队上找我,我基本都在。”

    刑警队长立刻点头,“行,那我让人送你回去,这大晚上的,打车麻烦不说,还花钱。你这救了我们的人,我们咋说也不能让你自己掏钱坐车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