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幸得风月终遇你 > 038:苏文静,你很好!
    是潘璐的电话。

    我接了起来。

    “文静,我们都到了,班长他们临时决定要在‘默’这里聚会,我过来的时候刚好顺路,就没去找你了,你快点过来。”

    默,那不是舍尔的清吧吗?

    “她们都说这里说整个慕城最火的清吧,文静,你在暮城工作,应该找得到地方吧?要不我叫有车的同学去接你?”电话里潘璐说句。

    我整个人魂不守舍的,好半响才对着潘璐说了句不用,我自己过去就好。

    挂了电话,溶溶示意我先签字,我胡乱在确认单上签了字,溶溶拉着我的手说了句:“文静,先别多想,同学会上好好玩,一切等你回来之后再说。”

    我点头,和溶溶道别之后,我拦了辆车去了默,车子刚在大门口停下来,便看见一个长相甜美打扮也很甜美的女生朝我小跑着过来:“文静,你可来了,我估摸着时间出来接你的,没想到刚刚好。”

    来的人是潘璐,一个假期没见,她倒是成熟了不少,也比以前在学校见到她的时候更有女人味了,只是如此一来倒被她身上的那些甜美的装扮衬得怪怪的。

    我付了车资,潘璐过来挽着我的手臂,亲亲热热的样子:“走,我带你进去。”

    潘璐带着我去了大厅里的一个圆角区域,那里男男女女坐了一大圈,我们走近的时候,他们正在划拳喝酒,那样子好不热闹。

    “哟,文静来了啊。”一个瘦高个儿看到了我,立刻站了起来往我身边凑:“文静以前在学校不怎么打扮都是班花级美女,现在一打扮,比起校花都毫不逊色了,过来过来,坐这里,也给我涨涨脸。”

    这个人是宋海,当初在大学班级里只能算是个不上不下的中游吧,也不知道如今大四了,他去哪实习了,看起来一股痞子气,不像什么好人。

    我笑了笑,看着他向我伸过来的手,准备躲掉。

    潘璐在我之前一把打掉了他朝我伸过来的手:“宋海,别拿你的脏手碰咱们文静,你知道她身上这套衣服多少钱吗?COCO今年刚出的新款,就算打完折都得小万呢,顶你两三个工资了,弄脏了你赔得起吗?”

    潘璐说话的声音不算小,她话音落下,原本热热闹闹的场面顿时就安静了下来,宋海有些灿灿的缩回自己的手:“文静,不好意思啊,我没别的意思,老同学嘛,别当真。”

    我赶紧摆手:“没事没事,你别听潘璐的,我哪里有钱去买那个,这套衣服就是个高仿,我在网上买的,也就百来块钱。”

    “行了文静,咱们又没说要你请客,至于这样贬低自己吗?”一个女孩子跟着站了起来。

    我看了眼,是一个叫张婧的女孩子,在学校的时候就和潘璐走得近,她走过来学着潘璐的样子挽住我另一只手臂:“我之前在一个奢侈商场当过临时销售员,正品和高仿我还是分得清的,你就别谦虚了。”

    我被拉着坐到了接近主位的位置,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潘璐和张婧的话,刚坐下,班里一大群人就各种恭维我,我怎么解释都没人相信我。

    到了最后,他们简直把我说成了钱途无量的都市女精英,我都有点不想开口再说什么——反正随他们自己脑补,我说真话也没人信。

    一整个晚上,潘璐替我挡了不少酒,喝得脸蛋透红,八面玲珑的样子越加衬托我的沉默寡言,好多男同学都有意无意的围在潘璐身边打转。

    潘璐吃吃的笑,被‘无意’吃了豆腐也不恼,看上去像是有点喝醉了,礼尚往来,我替她也挡了一些苍蝇。

    直到身边清净了些,我起身想去趟洗手间,潘璐站起来说是想跟我一块。

    两个人去了洗手间,潘璐用凉水洗了洗脸,有些歉意的对着我笑:“文静,对不起啊,我没想到我的话会给你惹麻烦,好久没见面了,都忘记你在学校里向来都是最低调的,你一定是不喜欢自己被他们那么捧着的。”

    我有点无语潘璐的马后炮,又实在是解释烦了,半响只回了句:“没事。”反正同学会之后就各走各的,今晚上忍忍就过了,谁叫自己当初放不下面子拒绝这场毫无意义的聚会呢。

    “文静,还是你运气好。”潘璐却一副打开了话?的样子:“自己出来打拼都前景光明,我什么都听学校的,学校却给我安排了去一个工厂当检验员,什么前途都没有,就是混吃等死的工作,我好不甘心……”潘璐说着就嘟起了嘴巴,一双眼睛里也是水汽弥漫红通通的了。

    我有点不知道怎么接下这个话题,索性也就不说话。

    洗了手之后我捧了把水洗了脸,正要拿纸擦干的时候,潘璐却一把攥住我的手,目光诚挚的看着我说了一句:“文静,我也想来暮城发展,你能不能收留我几天,我找到工作就搬出去。”

    我有点为难。

    “文静,就几天时间,我主要是一个单身女孩子怕在外面不安全,要不然我也不会这么求你,看在同学的份上,你就帮帮我,好不好?”潘璐可怜巴巴的看着我。

    我有点不懂潘璐为什么每次和我说话都显得特别弱者,可是她把话说到了这份上,我也不好太强硬的拒绝,只能实话实说:“我是和别人同住的,我得问问我室友。”

    溶溶独来独往惯了的,她能习惯跟潘璐住一起?

    才怪!

    潘璐却笑得很开心:“文静,谢谢你。”

    一副我已经答应了的样子。

    我没说话,收拾好自己,和潘璐一起折回同学聚会的地点,还没走到那里就听见从同学那里爆发出了一阵尖叫,惹得整个清吧的人都看了过去。

    潘璐拉着我的手一路小跑:“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啊?怎么没等我和文静?”

    班长赵华醉醺醺的站了起来:“文静,你们暮城可真不愧是帝都,82年的拉菲!正品!一家清吧都拿得出来!太有魄力了!”

    潘璐也跟着尖叫了一声:“82年的正品拉菲!赵华!你可真有钱!”

    82年的正品拉菲,我在盛庭陪酒的时候就听说过,黑市上已经炒到了二十几万一瓶,还是有价无市。

    赵华倒出瓶底仅剩的半杯递给我:“来!文静!干了这一杯,咱们大家谢谢你请大伙开了眼界!”

    我心底不好的预感一下冒了出来,没有接那杯酒:“什么叫我请你们开了眼界?”

    “十六万。”赵华将酒瓶贴到自己脸上,一脸的沉醉:“文静,你在暮城发展得这么好,请大家一瓶酒,就当是尽地主之谊了嘛,别,嗝,小气啊……”

    赵华边说边打了个酒嗝,他话音落下,已经喝得东倒西歪的一大群全都跟着附和了起来:“就是就是,文静,你就请这一瓶酒,剩下的我们包了……”

    我被这群人这种大包大揽的态度气着了——合着一看我不在,就所有人都计划着怎么宰我是吧?

    潘璐见我脸色实在难看,挡在我身前说了句:“你们别这样,文静的钱也是她自己辛辛苦苦赚出来的,你们这样先斩后奏有点过分了。”

    一个女同学笑嘻嘻的说了句:“哎呀,这点钱算什么嘛,谁让文静比咱们会赚,不就一瓶酒吗?文静,多大点事啊,你付了不就完了。”

    潘璐小心翼翼看了我一眼,在我开口之前,她咬唇,带着商量的语气对着众人说了句:“要不这样,文静付一半,剩下的一半我们其他人凑出来,好不好?”

    我睁大眼睛看着潘璐——我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了?

    然而赵华却有些不依不饶:“凭什么啊?咱们都把剩下的全给包了,文静就付一瓶酒的钱,她还占便宜了!凭什么我们还要帮着付一半?文静,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我被这种‘我弱我有理’的态度气笑了,在一群人都等着我开口的时候,我一句一字特别清晰的说了句:“我没钱。”

    赵华一下就怒了:“文静你什么意思!?是不是有钱了就看不起我们这群同学了?你这是忘恩负义你知道吗?”

    “我说了我没钱。”我看着赵华的眼睛,毫不气弱。

    “而且这瓶酒我也没喝,谁喝了谁给钱。”

    说完,我就从钱包里面抽出了一张一百的人民币“啪”的一声拍在了桌子上,“这是我刚刚喝过的啤酒的钱,我结清了,大家既然喝了拉菲,就好好尽兴吧!”

    说完我转身要走。

    这下子不仅是赵华,估计所有喝了拉菲的人都站了起来,大家义愤填膺的看着我,潘璐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

    她拉着我的手不让我走:“文静,咱们别吵好不好?要不这样,你先垫付,下次同学会,我让他们补给你,好多人看着呢,文静,我知道你气的是他们擅自做主,不是你舍不得钱……”

    对面一大群也都附和了起来:“对对对,这一次是我们不对,文静,你就大人有大量,下次我们一定不这样了……”

    我被这群人不要脸的程度惊着了,看着他们,又看了眼潘璐,好半响都说不出话来。

    俗话说人不要脸天下无敌,这下我还真是见识了,呵呵。

    十六万,真当我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吗?!

    正在僵持间,我听到身后一个带着几分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

    “文静,你是过来找我的吗?”

    沉沉的女声带着丝丝的慵懒,叫人听到耳朵里也免不得有些酥麻的感觉。

    是舍尔的声音。

    我一下子想起来舍尔是这家清吧的老板,她估计是被这群人吵吵嚷嚷的态度惹出来的。

    我还没转身,一只手便搭上我的肩,一股淡淡的木香味袭来:“这么多人,在聚餐?”

    舍尔一副熟稔的模样站在了我身边,她依旧是一身中性化打扮,身上的皮夹克与首饰项链都有一些朋克的味道,整个人显得特别英气,再加上她身量本来就高,搭着我肩膀的动作带着几分理所当然。

    她挑眉看着众人,脸上的神情似笑非笑。

    就这么两句话的功夫,原本闹哄哄的场面一下就被镇住了。

    潘璐小声问了句:“文静……她是谁啊?”

    “她叫舍尔,是——”

    “老板,您怎么来啦!!”

    我的解释还没来得及说完,这个清吧的大堂经理就已经谄媚的走了过来,眼神暧昧的在我跟舍尔身上转了一圈子之后快速的低下了头。

    “文静,她,她是,这家清吧的——”

    潘璐瞪大眼睛看了我一眼,压低了声音的问道。

    我有些不好意思,点了点头。

    舍尔没说话,倒像是默许了我这一做法。

    “啊!您好,我叫潘璐,是文静的同学。”潘璐一脸景仰,眼带桃心的伸出自己的手。

    那谄媚的模样连我都看不下去了。

    舍尔看了她一眼,嗤笑了声,她偏过脸继续看我:“你们刚才好像在吵架?嗯?”

    潘璐脸色带了尴尬。

    我有点不习惯这样的接触,想开口喊她,可是又不能按照盛庭的规矩喊她老板,实在有点受不了舍尔越来越近的距离。

    我舌头打卷,含糊的喊了一声:“不好意思啊,舍尔,我同学他们喝醉了,我这就付钱带他们走。”我从包里拿出手机,想先跟溶溶借钱。

    十六万,妈的,就算是我拿十六万先买个教训了,以后我一定要找他们都还回来!

    正当我拿出手机要打电话的时候,一只手却按在了我的手背上,舍尔语气含笑,她附在我耳边低语:“你喊我名字的声音真好听,我很高兴。”

    她快速伸出舌尖绕着我耳尖轻点,我整个人跟过电一样,脸都红了。

    不敢置信的快速拉开我和舍尔之间的距离,我甚至都不敢捂着自己耳朵,就怕被别人看出来我的异样。

    而她则是戏谑的伸手抹了抹唇角,微微带着坏笑的目光邪魅十足。

    “他们的单子,给我看看。”

    大抵是见到我满面通红了,舍尔才没有继续做什么,而是对着身后恭敬站着的经理吩咐了一句。

    不一会儿,经理就拿着单子过来了。

    我看着她手指修长的夹着那单子的时候,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那种感觉在告诉我,这个女人精致而美丽,但是却很危险。

    我必须远离。

    “今天我请客,你们可以走了。”看完了单子,舍尔随意的将它递给了经理,然后一把攥住我的手腕,对着我的同学他们说话的时候,语气却带了几分强硬。

    “那个,舍尔老板——”

    刚刚开了拉菲的班长知道舍尔是个大人物,醒了几分酒的要上前来巴结,“我是文静的同学,这顿饭肯定是我来请了,怎么劳烦老板买单——”

    “你请?那好。”

    舍尔给了经理一个眼神,经理就将那单子毕恭毕敬的送到了班上面前:“这位先生,你们这一桌消费的一共是十七万三千八百元,请问您是刷卡还是现金?”

    经理笑着说出的那一串数字几乎将班长吓到了,他嘴唇苍白下意识的要躲。

    就在这时候,舍尔淡淡一挥手,从身后门外就涌上了三名身着黑西装的彪形大汉,一人抓着班长的一只手就给他扣了起来。

    班长疼得嗷嗷直叫,叫着我的名字让我救他。

    我为难了,看了一眼舍尔。

    “文静,你快跟老板求求情呀,你看班上的手都要被拆掉了!”

    潘璐着急的上前来抓住了我的手,看着我的目光却时不时的往舍尔身上飘着。

    “老板,怎么处置?”

    经理对于班长的哀嚎一点都不在乎,捧着那单子凑到了舍尔面前恭恭敬敬的问着。

    “文静,你说怎么处理?”

    舍尔没回答经理,伸手将我揽了过去,一只手绕过我的肩膀玩弄着我的头发,神色淡淡的问着。

    “我,舍尔,我觉得,还是让他们走吧,这顿酒钱先算我欠你的,我以后一定还给你。”

    我低着头保证,不敢看舍尔。

    但是隐隐的却听见她笑了。

    “放了吧。”

    终于,她淡淡的说了一句。

    然后那三个壮汉将班上放开了,班长一把扑倒我面前磕头道谢。

    “三秒,要是再让我看见你,那你就把你的胳膊留下。”

    舍尔皱眉说了一句,班长一听哪里还敢再留,马不停的就跑了出去。

    一群人很快就走光了,潘璐临走前回头看了我一眼,好像在问我要不要留下来陪我。

    我假装没看见,舍尔却看见了。

    “你和那个女的是闺蜜?”她语气听不出情绪。

    “算是吧。”我含糊的答了句。

    “和她在一起你会吃亏。”舍尔挑起我的下巴说了句。

    “潘璐她人不错的。”我没有在人背后讨论是非的习惯,潘璐又是我同学,我下意识为她辩解了句。

    “呵……”她低笑了声,看上去有点不置可否。

    此刻这个圆角区域里,只有我和舍尔两个人,她带着我走到里侧坐下。

    “今天晚上真是谢谢你了。”我踌躇半响,还是不敢在舍尔面前太过放肆:“您看这样行吗?多少钱,您把账单发到我手机上面,我回去之后转给你。”

    舍尔脸上隐有不悦,她拍了拍身侧的位置:“过来,坐这里。”

    我不敢坐过去。

    舍尔伸手要拉我,恰好我手机响,我跟抓住救命稻草一样,一下子蹦出了老远,连电话号码都没来得及看清就接了起来:“你好?”

    “马上出来。”电话那边一道低沉的嗓音传进了耳膜。

    “乔爷?”我以为自己幻听了,赶紧拿开手机看了眼来电,发现是个陌生号码。

    “一分钟之内。”乔江北话音落下便挂了电话。

    我脑子有点晕,但是潜意识里的本能还是让我选择了服从,我对着舍尔说了句:“老板,不好意思,我朋友在外面等我了,我得回去了,下次有机会我请你,今天晚上谢谢你。”

    话音落,我甚至不敢去看舍尔的反应,火急火燎的拿包出了清吧。

    晚风迎面打在脸上,我刚出了‘默’,路边一辆迈巴赫里便传来了喇叭声。

    “过来。”后座的车窗被摇了下来,乔江北让人惊艳的五官出现在我的视线里。

    我不敢说不,小跑到另一侧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乔江北却没有看我,而是顺着我刚才站着的地方,看着城市夜景下,大气十足的‘默’的招牌。

    没有人打扰他,片刻之后,乔江北收回了自己的视线,他偏过脸看着我,狭长眼眸里却没有以往的温淡疏离,反而透出了一股子狠戾。

    “苏文静,你很好。”乔江北将这六个字,一个一个的敲进我的胸口。

    我只觉得空气都开始逼仄了起来——我做错了什么?

    为什么,乔江北的情绪看上去似乎是在发怒?

    “去亚圣。”然而只是瞬间,乔江北就已经恢复了正常,他对着司机淡声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