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幸得风月终遇你 > 042:想救她?你求我——
    西郊是帝都的一片荒地,我和溶溶赶到的时候,时间刚好是梁美萍所说的半个小时之后。

    刚从出租车上下来,远处便也扬起了一股灰尘。

    梁美萍的车也到了。

    她的身后还跟着两辆车,车子带着几分挑衅径直开到溶溶身侧,距离溶溶的身体只有几公分,说是擦肩而过都不为过。

    我和溶溶被扬起的灰尘弄了满头满脸,可是溶溶却面不改色,只是紧紧盯着开在最后面的那辆车。

    ——漾漾就在那辆车里,他手脚被绑,连嘴巴都被捂住了,可能也是看到了溶溶,原本很安静的漾漾开始挣扎,坐在他身侧的一个大汉一个巴掌甩过去,漾漾脸都被打偏了。

    溶溶眼睛都红了,她越过身前的车就要冲过去,后座的门被打开,恰恰就拦在了溶溶跟前,梁美萍略带几分刻薄的脸从车厢里缓缓站直。

    她一句话也没说,冲着溶溶的脸就是一个响亮的巴掌:“臭婊子!我叫你跑!”

    溶溶的嘴角被打出了血,她伸手擦掉,一脸的镇定:“我不跑了,梁美萍,你说话算话,我跟你走,你放过我弟弟。”

    “呵呵,小贱人,都这个时候了,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条件?”梁美萍笑得志得意满,她伸出染了丹寇的手,狠狠捏住溶溶的脸颊:“现在,是我说了算!小贱人,和我斗?你还嫩了点!”

    我上前,想要说话,可是身子才刚动,溶溶就察觉到了,她将手伸到背后死死攥住我的手腕——我知道她的意思,她是让我别冲动。

    我看了眼还在车里的漾漾,咬了咬牙,到底是没动了。

    三辆车的人全下来了,除了漾漾和梁美萍,还有五个身材壮硕的大汉,一看就是打手,他们将我和溶溶成包围圈围了起来。

    “你想怎么样?”溶溶冷眼看着这一切,声音冷静的问了声。

    “哼!”梁美萍脸色狰狞,她一把将溶溶甩在了空地上。

    “打!给我狠狠的打!”她冲着几个打手一挥手,那些大汉面无表情,也没有什么怜香惜玉的情绪,越过我就朝着已经被摔在了地上的溶溶走了过去。

    我再也忍不住了,越过那些大汉将溶溶护住:“梁美萍!你们梁家人就是这么做事的吗?说好了只是换人!你凭什么打溶溶!你就不怕我把事情报给媒体?到时候丢的可是你们梁家的脸!”

    梁家人向来都是出了名的在乎脸面,我不信梁美萍可以做到无动于衷。

    果然梁美萍的五官出现了瞬间的扭曲,她恶狠狠的盯着我,片刻之后,她怒极而笑:“好好好!真不愧是盛庭出来的一窝臭婊子!连挨揍都赶着上来,那我就连你一块打,打到你没有脸面去找媒体,威胁我!小贱人,你好胆!”

    “打!往死里打!”梁美萍对着一群打手狠声。

    “住手!”溶溶反手抱住我,她将我摁在怀里,我挣脱不开,也看不清楚外面的情景,只听到了溶溶带着几分冷意的声音:“梁美萍,你看清楚了,文静她可是乔爷的女人!乔爷亲自打电话到盛庭包的文静,你动一下她试试?”

    “溶溶!”我死命挣扎。

    溶溶几乎把指甲掐进我的肉里,她对着我低语:“苏文静!你他妈给我老实点!漾漾不能没有人照顾!你逞什么英雄?傻逼!”

    溶溶话音落下,我就感觉自己胳膊被人架住了,一抬眼,发现是一个打手掐着我的胳膊把我拎了起来,梁美萍的眼神几乎要把我拆吃入腹,可是乔江北的名号她不得不顾忌。

    不能打我,她让人将我死死摁在地上:“给我看好了!姐妹情深是吧?我让你们姐妹情深!”

    她挥手,剩下的几个大汉瞬间便全都把溶溶围了起来,那是我第一次看见如此惨烈的现场。

    ——几个大汉对着溶溶拳脚想交,次次入肉,溶溶双手护住脑袋被打得蜷缩起身体,可是她一声不吭,任由那些力道落在自己身上。

    她本来就带着伤,那些大汉又全都下了死手,不过几分钟的时间,我就看见从溶溶身上流下的血将地面都染红了。

    “溶溶!!!”我疯了一样的挣扎,可是大汉死死摁住我,我连站都无法站起来,我趴在地上对着梁美萍吼:“梁美萍!你放开她!放开她!!!”

    如此血腥的场面,梁美萍脸上却带了几分畅快,她朝着溶溶的方向看了眼,继而迈着慢悠悠的步伐来到我跟前。

    蹲下身子抬起我的下巴,梁美萍笑着道:“苏文静是吧?别以为乔爷罩着你我就会怕你,你不也就是一婊子嘛?有本事你去求乔爷来和我说话啊?我看乔爷理不理你!哼,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样子,要不是担心把你打出伤疤来坏了乔爷的兴致,我今儿绝不会轻易放过你!和我对着干,臭婊子,你也不看看,你有那个资格没有!”

    梁美萍扔下羞辱我的话,起身站好:“好了,留口气,别打死了,我还没出完气呢。”

    几个打手这才顿住。

    溶溶和我一样趴在地上,她身上血汗泥土交织,满身都是伤口,打手离开后,溶溶大口喘气,她正正就趴在我的对面,见我没事,她对着我扯开一抹笑,血迹顺着她的嘴角缓缓砸在了地面上。

    我眼睛一红,冲着溶溶嘶声:“溶溶……”

    溶溶连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她浑身血迹斑斑,却依旧朝着我比了个口型:“我—没—事—”

    我眼泪一下就下来了,可是梁美萍还在,我没有哭出声,死命咬住自己的下唇。

    梁美萍欣赏了会溶溶的惨状,觉得满意了,她勾了勾手指头:“塞进去,我们回去。”

    漾漾从头到尾都没有下车过,溶溶被打,他在车里死命的叫,可是他的手脚都被绑住了,连嘴巴上都贴着胶布,挣脱不开,漾漾就一直用脑袋砸车窗,额头都砸出了血丝。

    溶溶被架起来塞到漾漾身侧,车门快要关上的那一刻,我听见溶溶嘶哑却依旧怒极的声音:“梁美萍!你把漾漾扔出去!”

    梁美萍嗤笑了声:“小贱人,当婊子那一天,没人跟你说过,做小三的下场就是连家人都不得好死吗?”

    她出尔反尔!不想放过漾漾!

    此刻摁着我的大汉也已经上了车,我从地上爬起来冲到溶溶坐的那一辆车旁:“溶溶!你快下来!梁美萍会弄死你的!”

    可是在我的手快要碰到车门的时候,最后一个还没上车的打手却一把将门给甩上了,他推了我一把,而后坐进驾驶室启动车子。

    我用最快的速度再次爬起来,在车子驶出去的那一刻,我抓住门把冲着溶溶喊:“溶溶!跳下来!”

    现在的车速还没上去,可是也已经在加快了,我听见溶溶对着我吼:“松手!苏文静!你他妈给我松手!”

    “不松!”我红着眼睛吼了回去:“溶溶!你跳下来——”

    然而我话都还没说完,开车的打手便在梁美萍的示意下向右打了满盘,而后车子的速度被提到了极致,我被惯性狠狠甩了出去,整个人在地上滚了好几圈这才停了下来。

    车子示威一样在我周围转了圈,这才带起一地的灰尘扬长而去。

    我全身都是土,咬牙爬起来再次追着车子跑了一段,可是除了越来越远的距离,我什么都抓不到。

    “溶溶!!”我觉得自己快崩溃了,跌坐在地上,哭得眼前都花了——溶溶落在梁美萍的手里,一定是凶多吉少!

    兜里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是姚姐的。

    我跟见了救星一样接了起来:“姚姐!!帮帮我!!溶溶被梁美萍带走了!姚姐,求你帮帮溶溶!!”

    电话那边姚姐比我还激动:“什么?溶溶被梁美萍抓走了!我不是让她躲起来了吗?”

    我对着手机痛哭失声,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电话那边,姚姐好半天都没有再说话,我语无伦次的求她,其实心里也清楚求姚姐根本没有用,可是我已经没有办法了!我救不了溶溶!

    姚姐全程听着我哭,直到我声音都哑了,她才出声:“文静,不是姚姐不帮你,于长飞是梁美萍的老婆,可是他的公司还是靠着梁家才起来的,说难听点,于长飞不仅怕老婆,我估计他在梁美萍跟前连大声说话都不敢,你现在要救溶溶,就等于是在和于家还有梁家作对,盛庭不可能出这个头的。”

    和溶溶的说法一模一样,我心底的绝望越来越大,连哭都没有力气了。

    那边姚姐顿了会,继而才又带着几分试探道:“文静,在暮城,只有乔家才有能力管这个事,乔爷他刚包了你,对你的兴趣应该正浓,你……要不试试,和乔爷说一声,去求一求乔爷?”

    我愣了愣——乔江北?

    对!现在就只有乔江北能救溶溶了!

    我抹了把脸,对姚姐说了声谢谢,挂掉电话之后,我从手机里找出乔江北的号码,指尖放在拨出键上,我却顿住了。

    ——我拿什么去求乔江北?我有什么是乔江北看得上眼愿意交换出手的?

    我凭着的,就只是乔江北对我的兴趣而已,可是如果这份兴趣不足以支撑乔江北去救溶溶,那我要怎么办?

    我等得起,可是溶溶等不起!我不能失败的!

    所以,要怎么和乔江北开这个口他才会答应?

    我身子发颤,看着乔江北的号码,一个字一个字的反复推敲,可是却始终没有那份必胜的把握。

    跪坐在地上,我只觉得指尖的温度在一点一点的散去,屏幕暗了,我就点亮,乔江北的号码几乎被我嵌进心口的位置,可是,我却仍然没有把号码打出去。

    直到手机再次响了起来,我整个人都还是有些无法回神。

    等到屏幕上的名字映入眼帘的时候,我这才像是活了过来——是吴达的电话!乔江北的助理吴达!

    “苏小姐,乔爷让你现在过去亚圣,上次的房间。”吴达的声音依旧是冷冰冰的,可是落在我的耳朵里,却是从未有过的动听。

    乔江北在找我!

    我挂了电话,心底升起希望,从地上站起来,我跑到可以打车的地方,不顾旁人的指指点点,坐进车里之后,我本来想让司机直接去亚圣。

    可是透过司机异样的打量,我这才从后视镜里看到满身狼狈的自己——乔江北是有洁癖的,这样的关头,我不能惹他厌恶。

    我让司机直接把车开到大庆路,回到家里的时候,潘璐已经不在了,她的行礼也不见了,可是我已经没有心思去管她了。

    用最快的速度收拾好自己,我连头发都没擦就出门拦了车往亚圣过去了。

    乔江北这个时候让我酒店,意思不言而喻,就算还有别的事情,可是和上次一样的欢爱却是绝对少不了的。

    我在盛庭待了也有几年了,就算不出台,可是和姐妹聊天的时候却也听说过,男人在那件事情上满足之后是最好说话的时候,提的要求只要不过分,他们正常都会答应。

    我不知道要怎么和乔江北开口让他出手救溶溶,所以,这一次,我一定要让乔江北满意。

    救溶溶,对乔江北来说,应该只是一句话的事情而已,我咬唇,控制着自己不要再胡思乱想——他,应该会答应的吧?

    就这样一路到了亚圣上次乔江北带我去的那间总套外面,我做了好几次深呼吸才让自己稍微平静了些。

    按下门铃,半分钟后,门开了,给我开门的人是乔江北。

    我心一横,趁着勇气还在,扑过去搂住乔江北脖颈,踮起脚尖就要去吻乔江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