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幸得风月终遇你 > 047:你不过就是一个宠物
    “小姑娘啊,你这是被抢了是不是啊?”在我兴庆自己今天大难不死遇到贵人的时候,司机的话让我清醒了些。

    我看了眼自己一身的狼狈,嗯了声。

    司机同情的看着我,好半响,却又嘀咕了句:“说起来你也是好运,刚才那个女孩子救了你是不是?”

    我点头,看着司机。

    “那条巷子附近是政府正要拆迁的工地,已经空了很久了,连野猫野狗都不会去那里觅食的,你被劫到这里倒还说得过去,那个小姑娘好巧经过那里还救了你,你运气可真是顶了天了。”

    我微怔,此刻车子也才刚开出去没多久,司机话音落下,我下意识便回头朝着刚才那条巷子看了过去。

    那个女人还站在那里,而也就是我回头的那个瞬间,从巷子里走出来一个男人,将手里的一件什么东西递给了她。

    两人站成一排,似乎是在说着什么。

    距离太远,我无法看清楚那个男人的面貌,但是那个大略轮廓却让我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和刚才想要强暴我的男人太像了!

    我几乎站起身子看过去,然而司机却也在这个时候向左打了方向盘,车子驶了出去,那个女人和那个男人的身影也同时消失在了我的视线里。

    会是他们?

    怎么会?

    一个是要强奸我的人,一个是救我的人,他们怎么会——

    ——应该是我眼花了吧?我捂住心脏的位置,呼吸渐渐发紧。

    我和那个女人并不认识,而且刚才是她救了我,她会出现在那里,应该只是巧合而已,对不对?

    那个男人应该只是她的朋友,而不是想要强暴我的那个男人——对不对?

    我带着连我都开始不确定的想法,无意识的攥紧了身上那件还是莫以言给我的外衫。

    莫以言、莫以言、莫以言。

    我默念着这个名字,某个时刻,我整个人却陡然僵住了。

    我知道莫以言是谁了!

    莫家留学海外的千金,上一次沈碧云到军区医院找我拿钱的时候,医院大厅里就是正在播放莫以言为美国州城分院代言的公益短片!

    ——女孩子单身在外,这些可是救命的东西,我刚才路过这里,听见你喊救命,就放录音了。

    想起刚才莫以言对我说过的话,我就像是一条濒临死亡的鱼,靠在后座上大口喘息。

    她那样的出身,怎么可能会是单身在外?

    莫家的千金,就算是海外留学,网络上也时常有她的报道,每一次,她的周围都是有保护她的安全的人的!

    她为什么要对我撒谎?

    不、不仅是撒谎。

    刚才那个试图强暴我的男人,是她叫来的吗?

    她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我并不认识她。

    又或者,所以的一切都真的只是巧合到了让人无法相信的巧合?

    是这样吗?

    “姑娘,军区医院到了。”在我整个人都开始惊恐的时候,司机的声音再一次唤醒了我。

    我缓缓坐直身体,整个人却还是无法回神,司机以为我是受惊过度,安慰了我几声,我没钱付车资,他也没说什么,还一直把我送到了乔江北办公室所在大楼的楼下。

    我强打起精神对着司机说了声谢谢,手脚发软的下了车,我顾不得旁人异样的眼光,浑浑噩噩的进了电梯,按下12楼的按键。

    好在此刻已经是深夜,电梯里基本也处于无人的状态,我游魂一样去了乔江北的办公室,里面没人,但是灯却还亮着。

    我连同后面的休息区也转了一圈,乔江北是真的不在,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空荡荡的房间里,只要一想到这里有乔江北呼吸过的气息,我绷得死紧的心也在不知不觉中缓了下来。

    乔江北……

    我无声的做了一个口型,而后连自己都觉得荒唐一样笑出了声——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毁了我一切的男人,却可以给我如此之大的安全感?

    笑声扯到了脸上的伤,直到此刻,身上的伤口才通过神经末梢将痛感传递到了我的脑海里,我有些反应迟钝的低头看了自己一眼——莫以言给我的外衫上面已经全是血迹了,有些甚至都已经和皮肤粘在了一起。

    甚至都不用照镜子我也知道自己一定是狼狈到了极点,想起来乔江北那几乎称得上是病态的洁癖,我有些神经质的转身往休息区里的洗手间走了过去。

    那个男人的手在我身上游走时留下的痕迹似乎还在,带着某种让人恶心的味道残留,我拼命的洗,拼命的擦,直到身上那些伤口被弄得自己疼得都几乎承受不住,我这才停了下来。

    从柜子里找出一件乔江北穿过的衬衫套上,当鼻尖都被乔江北的气息萦绕的时候,我觉得自己才算是真正的安全了。

    休息区的书架边上有一个小型的药柜,我走到那里想给自己找点祛瘀止血的药,刚蹲下身子没多久,便感觉身后被一团影子罩住了。

    我赶紧回身,没有意外的看见乔江北就站在我的身后,他看着我,眼底的光有些骇人。

    意识到他可能是误会了我找药的举动,我用最快的速度站了起来:“乔爷……我只是在找药……没有……”翻看你隐私的意思。

    可是乔江北却没给我机会把话说完,我刚站起来,这个向来沉默少言的男人却一把将我推到了墙壁上,他抬高我的双腿,整个人挤了进来。

    我的后背撞上冰冷的书柜,才刚稍微不怎么流血的伤口一下就崩开了,我疼得倒吸了口冷气。

    可是乔江北却就着那样的姿势,他用双手托着我的大腿根部,一个字也没说,就那么埋首在我颈间沉下了腰身。

    一点征兆都没有,伤口和腿心齐齐爆发开来的疼痛让我眼神开始发黑。

    等好不容易缓过了神,我下意识挣扎了起来:“乔爷,好疼,停下来……求你停下来……”

    乔江北却有些不管不顾,他的力道一下比一下深,我再也忍不住哭了出来:“乔江北!你停下来!!”

    有一股莫名的委屈在心底发酵,我连尊称都顾不上了,双手死命捶打男人的胸膛。

    乔江北没有停,他甚至是无视了我的哭声,我感觉得到他的双手在往上移,似乎是想撕开我的衬衫。

    他的手来到我的蝴蝶骨位置,从我身上流下来的还带着几分温热的血染上他修长的手指,乔江北的动作顿了顿,继而便将手从我的背后抽出,那上面艳红着的颜色让他在瞬间停下了所有动作。

    片刻之后,乔江北离开我的身体,还沾着鲜血的双手垂放在空气里,他的脸色看上去并没有丝毫变化,只是对着因为失去了着力点而跪坐在地面上的我声音冷清的说了句:“去洗干净。”

    所有隐忍的情绪都因为他的一句话而崩溃,我跪坐在地上,看着话音落下之后,乔江北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我冲着他的背影哭喊:“我被人劫持了!一个男人将我掳到了车上,这些伤口就是他想侵犯我的时候留下的!”

    我没有喊他的名字,也没有称呼他为乔爷,因为连我也不知道,我应该是以什么身份去对他说这些话。

    以被他包养的盛庭小姐的身份?那么我便没有开口的那个资格。

    以喜欢他的单纯的苏文静的身份?那么,我似乎更加没有倾述的权利。

    我哭得泪眼朦胧,模糊中,我看到了原本已经转身离开的乔江北听到我的话之后蹲下了脚步,继而他再次转身朝我走了过来。

    心底,无可抑制的涌起了大片的希翼,我看着男人在我跟前蹲下身子。

    “乔爷……”我止住哭泣唤了声。

    “被弄脏了,是吗?”乔江北看着我的眼睛,狭长眼眸里像是汇聚了狂风暴雨。

    我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他伸手捏住我的下巴,力道很大,可是声音却越发的轻柔了起来,他说:“苏文静,你被弄脏了,是吗?”

    才刚抽出了绿芽的心田就那么在瞬息枯萎——他关心的,就只是这个,是吗?

    “回答我。”乔江北指尖用力,我的下巴几乎被捏碎。

    身体与心脏同时传来的剧烈疼痛让我终于崩溃大哭:“没有!他没有得逞!”

    得到答案,乔江北松开他的手,他起身,转身再次朝着办公室外面走出去——一句安慰的话也没有。

    胸口疼得我几乎痉挛,我哭到浑身无力,在乔江北的身影即将消失的那一刻,我趴在地上冲着他喊:“乔江北,你到底把我当成了什么?是供你发泄的工具,还是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宠物?”

    “你知道我今晚上遭遇了什么吗?”

    “你见到我是受伤,你有过一分关心吗?我今晚上差点被强暴了,是,我是在夜总会工作,我是贱,但是跟你发生关系,都是你逼我的,乔江北,你以为我愿意吗?要是有选择,我也不想弄脏自己!”

    我嘶吼着说出了这些话语,我的手捂在胸口,感受着那里传来的撕心裂肺的痛。

    我不指望乔江北能够理解我,我只想将我的情绪发泄出来。

    说完了,我重重喘气,身上的痛远远比不过心头的疼痛。

    乔江北的脚步顿了顿,然后,我听见他说:“不然你以为你是什么?”乔江北的声音冷淡得很,对于我说的话,他一点情绪表达都没有。

    有的只是冷漠。

    “如你所言,这就是对你的定位——记住了,在我没有松手之前,你连被人弄脏的资格,都没有。”

    话音落下,男人头也没回的消失在我的视线里,我将脸埋在臂弯,哭得浑身发抖——在我说我差点被人强暴之后,他的问话,甚至都只是基于他的洁癖。

    如果我说我被强暴了,他是不是,就会让人把我丢出去?

    工具和宠物,这就是他对我的定位。

    胸口大恸,我就那么趴在冰冷的地面上,哭到不能自抑。

    直到感觉有人将一件什么东西盖住了我衣不蔽体的身体,我抬起眸子,看见乔江北的助理吴达在我面前半蹲下身子。

    见我看着他,吴达递过来一只药膏:“苏小姐,这是乔爷让我送过来的特效药膏。”

    “呵。”我笑了声。

    我想我当时脸上的弧度一定是讥讽的,因为向来面无表情的吴达看到我的表现之后,他的嘴角下沉,带着几分不赞同的看着我:“苏小姐,请认清楚你的身份,乔爷今天心情不好,你的职责不是在这里发脾气,而是……”

    “那就别管我!!”我冲着吴达吼。

    每次都是这样,上一次,这一次,在我心上捅出血淋淋的伤口,然后回头就这样不轻不重的安慰。

    他真的把我当成宠物在养了是吗?

    他是乔江北,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尊贵人物,所以他就能这样肆意的践踏别人的尊严了吗?

    我瞪大眼睛看着吴达,不想当着他的面哭。

    双眼胀痛酸涩得厉害。

    吴达也看着我,良久,他将药膏轻放在我的手臂边上,而后起身,带着几分和他的主人相似的冷漠,也是用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看我:“今天有一台手术失败,病人在手术过程中当场死亡,乔爷刚刚刚才从手术室里出来。”

    “你或许不会懂,一个医生看着病人死在自己是手下的那种感觉,苏小姐,你不懂谁都不怪你,但是你应该知道,乔爷现在要的不是大吵大闹的你,总之乔爷对你还是有几分情义的,你切莫要亲手毁了这一切。”

    “亲手断了自己的后路。”

    我的所有不理智都因为吴达的这句话而被掐灭,愣愣的看着他,我连哭都忘了。

    吴达却已经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我无意识的看着手边的药膏,脑子里像是被塞进了大团的棉花,白茫茫的一片,连思维都近乎停止。

    直到身体因为趴在地上太久而传来酸痛感,我整个人才像是回了魂,撑着膝盖站起来,我捡起地上的药膏拿好。

    带着几分认命一样的情绪,我走进电梯按下顶楼键——乔江北,就当是我上辈子欠了你好了,这样犯贱一样在乎着你。

    明明亲耳听到了你对我的态度,明明已经做好了死心的准备,可是当吴达对着我说出那些话的时候,我的心脏,却还是疼了。

    我对着自己苦笑——宠物就宠物好了,最起码,还有留在他身边的资格。

    一路到了乔江北的顶楼公寓外面,门并没有阖上,我站在边上,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正想进去,里面却传来了他隐隐约约的说话声。

    “回来了是吗?”他的声音听上去是难得的温柔。

    在讲电话吗?我站在那里,听着乔江北用越来越温柔的语气说话,说不清楚心底到底是什么感觉。

    “好,这两天有空了我去找你。”

    是个女孩子吧?我心头发涩。

    屋子里,乔江北似乎是挂了电话,而我却依旧呆呆的站在那里,直到吴达带着晚餐也从电梯出来,看见我,他有些诧异:“苏小姐?”

    我回过神来的时候,乔江北也已经听到了吴达的话。

    “进来。”

    他没有说让谁进去,可是我知道,这句话是对着我说的,吴达先我一步进去,将晚餐放在桌子上,我沉默的跟在吴达身后,低头看着他的裤腿。

    “你先回去。”我听见乔江北对吴达说了句。

    吴达应了声,而后恭敬的退出了公寓,直到屋子里只剩下我和他两个人,我才听见乔江北问了声:“吃了?”

    “吃了。”我低声回应——已经这么晚了,他连晚餐都还没吃,那场手术,是真的,如吴达所说,失败了吗?

    “药擦了?”

    感觉到他的视线落在我手里捏着的药膏上面,我这才意识到我刚才竟然连着药膏一起拿过来了。

    “擦了。”我的声音越发小了下去。

    他似乎哼了声,没再理会我,而我压根不敢抬头去看他,就那么站在那里,看着乔江北以一种融入骨子里的优雅开始用餐。

    他的速度挺快的,我都还在发愣,就看见他双手将筷子搁置好,而后起身对着我说了句:“跟过来。”

    我的身体比脑子转得快,乔江北话音落下,我就已经自觉跟在他身后到了主卧。

    他走到我跟前,抬手取走我掌心里的药膏,此刻我和他之间的距离进得我甚至可以感觉得到他的呼吸,他低沉的嗓音就在我头顶响起,带着让人耳朵发痒的温度:“躺上去,擦药。”

    我像是被他蛊惑了,混混沌沌的依言走到床边,因为伤口多数是在背上,我便趴着了。

    他动作轻缓的脱下我身上那件带血的衬衫,我感觉得到他的指尖在伤口的位置游弋,那一刻,我居然只觉得痒痒的,不怎么疼,直到他用指腹在伤口以外的肌肤上停顿,继而摩挲。

    我整个人都有点僵硬——乔江北指尖停顿的地方,是最初在医院小树林里,他发狂用皮带在我身上鞭挞的位置,当初他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力道十足,哪怕已经过了这么久,我的后背上都还是有些浅浅的伤疤没有完全褪去。

    “认识劫持你的人吗?”身后传来乔江北的声音。

    “不认识。”我恍惚回了神,摇头答道。

    身后一片沉默,我想了想,便又说了句:“后来是一个女孩子经过那里,她大喊警察来了,那个男人害怕就把我扔下来了。”

    我本来想说出莫以言的名字,但是出租车上,司机的那些话却让我有些犹豫,莫以言这三个字眼在舌尖上绕了圈,我最终还是没有对乔江北说出这个名字。

    乔江北嗯了声,没有说话,几分钟之后,我感觉到他的手指离开了后背,应该是药擦好了,我双手撑在身体两侧,想起身,却又有些尴尬——我身上本来就只穿着那件乔江北的衬衫,他脱下来之后,我就已经是全身赤裸的状态了,刚才擦药没注意,现在,我怎么开口让他帮我拿件衣服?

    我没那个胆子指使他。

    正犹豫着,乔江北的掌心却已经到了我的腰间,我听见他俯身在我耳边说了句:“我会轻一点。”

    什么?

    我都还没反应过来,就察觉到身后的位置有些塌陷,他固定住我的腰身,就着那样的姿势进入了我。

    我呜咽了声,抓紧身下的被单,身后男人的声音发紧:“放松点。”

    我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才让自己放松了下来,乔江北如他所言,整个过程动作都是异样的轻柔,只是大约是无法尽兴的缘故,时间持续得特别长,到了后来,他几乎试遍了所有不让我后背磕着的姿势也没有释放出来。

    我被折腾得意识都开始模糊,连说话都带了哭腔:“乔爷,够了,不要了……”

    他嗯了声,动作却依旧在持续。

    直到我全身酸软得几乎连骨头都被融化了,才听到他用沙哑到了极致的声音闷哼了声,继而便是他略显粗重的呼吸声在我耳畔回响。

    这之后,他半拥着我躺回床上,大约是顾忌到我背后的伤口,乔江北以面对面的姿势抱着我,他的双手就圈着我的腰身,我本来已经快睡着了,可是这样亲密的抱姿却让我清醒了过来。

    这是,情侣间才会有的姿势吧?

    这个冷情的男人,他用一句话就可以把我打入地狱,可是用一个细节,就可以让我觉得窃喜。

    我有些贪心不足的用鼻尖去蹭了蹭他的胸膛,他抱着我的双臂紧了紧,而后用依旧喑哑的声音问了声:“还不睡?”

    “睡不着。”我想我那时候的声音应该是带着几分欢愉的,因为我的话音落下,乔江北似乎也低笑了声。

    他将下巴搁在我的发旋上:“想说什么?”

    这是,事后的聊天吗?

    有什么情绪氤氲了我的双眼,可是我不敢让自己太放肆,眨了眨眼,我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正常:“乔爷,我听吴达说,今天??就是你心情不太好。”

    我说的很隐晦,怕会触到乔江北的情绪,然而我话音才落下,男人就笑了声:“吴达什么时候这么多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