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幸得风月终遇你 > 055:都是我的错!
    回到屋子,我前脚刚关了门,后脚沈碧云就已经变了一张脸朝我扑了过来。

    “小贱人!看我怎么收拾你!”她满目凶狠,伸手就要来掐我的脖子。

    我本来就防备着她,只是没想到她居然连掐脖子这种仇人一样的方式都出来了,没有做出及时反应的后果就是我躲过了脖子,却没躲过手臂。

    沈碧云想要掐我脖子的准头落了空,立马转移目标掐住我手臂,她指甲尖利,力道又用了十足,我只觉得指甲几乎陷进肉里。

    “妈!你松手!”我疼得倒吸了口冷气,想挣开她的手,但是沈碧云估计正在气头上,凭着那一股子力气,我怎么用力居然都无法躲开。

    “小贱人!你也知道疼啊!”沈碧云脸上青紫一片,五官狰狞到几乎变形,她恶狠狠的瞪着我:“我可是你亲妈!你个小贱人,良心被狗吃了是吧,居然联合那个小婊子让别人打我!是不是巴不得我就那么被打死了,你就轻松了!”

    “我没有!”我伸出另一只手想要去掰开,对沈碧云的态度却早已经连心如死灰的力气都没有了——我真的,就不应该对沈碧云抱有希望:“你到底想怎么样!?”

    “怎么样?”沈碧云怒笑:“我偏就不如你的愿!你想看我被打死,我就偏偏要活得好好的!小贱人我告诉你,想要名声你最好乖乖的把钱都拿出来,要不然我天天到你们家门口来闹!看你还要不要脸!”

    “你先松手!”我疼得几乎受不了,可是怎么样沈碧云也是我妈,我不可能像她对我一样对她出手,手臂上被掐的地方已经有血流了出来,我看着沈碧云却一点想要松手的意思都没有,心底最后一丝希翼也终于散去。

    “松手?”沈碧云冷笑了声:“先把钱拿出来!”

    “你不松手我怎么拿钱!”我是真的不想再和沈碧云继续纠缠下去了,如果拿了钱她就能走,那我现在恨不得她立刻就消失在我面前。

    果然沈碧云一听这话立刻就松了手,我看着被掐的地方,短暂的回血之后,那里渐渐浮起了五道淤青,连带着已经从伤口里流出来的血,看上去份外讽刺——沈碧云,你可真是我亲妈啊!

    “快一点!”沈碧云见我马上要拿钱,催促了声。

    我垂下眸子,捡起地上刚才因为和沈碧云争执而掉在地上的包,刚要打开拉链,沈碧云却再次朝我扑了过来,她一把就要夺过我手里的包,嘴里还不忘叫骂:“你就是个不见棺材不掉泪的浪蹄子,钱我自己拿!”

    那里面还有要去美国的机票和护照,我怎么可能就那么给沈碧云!

    “妈,你松手!我把钱全都给你还不行吗!?”我想躲开。

    可是和一身泼妇本领已经出神入化的沈碧云比,我到底还是道行不够,伴随着沈碧云没有停止过的怒骂声,撕扯中,我的包终于不堪重负被刺啦一声给扯坏了,里面的东西噼里啪啦全掉在了地上。

    沈碧云连我都顾不上了,蹲下身子就要去捡钱和卡,可是当机票和护照进入她的视线的时候,她的所有动作便都顿住了,在我之前劈手捡起地上的机票,沈碧云看了眼。

    “美国?”她蓦然抬头看我:“苏文静!你去美国干什么!和谁一起去?你是不是想丢下我自己一个人去美国逍遥了?”

    “还给我!”我哪里还听得进去沈碧云的话,伸手就要去抢。

    沈碧云却侧身闪开了我的手,她一脸的扭曲狰狞:“好你个苏文静!这是傍上大款就不要亲妈了是吧?”

    她高举双手,在我连反应都来不及做出的时候就一把撕了她手里的机票:“我让你去美国!我让你去逍遥!我让你扔下我不管!你这个良心都被狗吃了的杂种!”

    碎片洋洋洒洒的从沈碧云指缝间飘荡着落了地,我不敢置信的看着那些碎了一地的纸张,可是沈碧云却明显还没有出够气,她再次蹲下身子,捡起护照同样一把撕成了两半:“我看你还怎么去美国!”

    沈碧云将护照扔在我身上,我茫然的回了神,下意识伸手接住已经变成了两瓣的护照,那上面,我带着灿烂笑意的照片映入眼帘,于此刻的我来说,仿佛是无尽的讽刺。

    “沈碧云!!”二十几年的时间,这是我第一次连名带姓的称呼她,我气得浑身发抖:“你到底还想怎么样!?我究竟是不是你的亲女儿!到底是要有多大的仇恨你才会看我这么不顺眼!!!二十几年了!!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值得你一字一句都骂我贱人!?沈碧云,我到底是不是你女儿!你告诉我!”

    或许是想不到我居然疯了一样质问她,沈碧云的脸上出现了怔忪,可也只是瞬间而已,那么一个眨眼的功夫,沈碧云就已经对着我冷笑出了声。

    “苏文静,你是不是我生出来的,我比谁都清楚,这一辈子,你都休想摆脱我这个妈,没错,你什么都没做错,可你错就错在你出来的不是时候,要不你命数不好,我怎么会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都是你害我的,这是你欠我的,苏文静,你就是个天生的贱人,你有什么资格来问我为什么?我这么对你,就是理所应当的!”

    话音落下,见到我哭得满脸泪痕,沈碧云似乎也觉得无趣,她再次弯身捡起地上姚姐刚给我没多久的那张卡:“密码多少,快一点,别让我费事,你不说我就拿你身份证——”

    “没有密码!没有密码!”我疯了一样推搡着沈碧云,拉开房门一把把她推了出去:“沈碧云,你满意了没有!那张卡没有密码!!全是我做小姐赚回来的!你就心安理得的去享受吧!”

    用力关上房门,我哭得眼前都出现了模糊,顺着门板无力的坐在地上,隔音效果并不怎么好的门外,我仿佛听见了沈碧云的冷哼:“说你贱你还真是贱到骨子里去了,早拿出来不就没事了,非得让我这么闹你才甘心,什么毛病……”

    我将脸埋在膝盖,哭得浑身颤抖。

    直到手机设置的要去机场的铃声响了起来,我这才回了神,看着一地的狼藉,我像是才回了神,惊慌失措的到处去找透明胶和粘合剂,跪坐在地上,努力想要将碎成了看不出原样的机票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铃声像是催命的符,没有间歇的持续在屋里发出声音,我哆哆嗦嗦的拼了几个碎片,铃声却突兀的停下了。

    ——来不及了。

    来不及去机场了。

    眼前似乎漫出了大片的黑暗,带着无尽的绝望,我扬起脸,冲着空气笑了声。

    起身,将手里粘到一半的机票扔进垃圾桶,又觉得还不够,我将地上的所有碎片全聚在一起,而后用手拢着,全扔了进去。

    乔江北、乔江北、乔江北。

    心底有个名字在无限循环,那些无处宣泄的绝望像是找到了突破口,从咽喉一路蔓延着向上,带着几乎灼伤人的温度,最后从眼角发酵滑落。

    我终于停下了那些无意义的举动,看着垃圾桶半响,我麻木的起身走回自己的房间,仰面躺在床上,我双目无神的看着天花板。

    不知道过了多久,还被扔在外面的手机似乎又响了起来——可是,还有什么意义呢?

    所有的一切都是冥冥之中就注定好了的,我和乔江北注定是两个世界的人,去不去美国,其实又有什么差别?

    洪渊一样的距离,又怎么可能只是和他一起出趟国就能弥补得回来的——更何况,今天在亚圣外面,我亲眼看到他和别的女人出双入对。

    所以,就这样吧。

    这样也好。

    铃声停了下来,我刚才还绝望着的胸口到了此刻却连绝望的力气都没有了,温热的液体顺着眼角一路滑落,最后润进了枕边,我就那么一直躺着,看着外面的天色一点一点的暗了下来。

    轰隆。

    天幕传来了闷雷声,我机械的侧过脸看着窗外。

    已经开始发黑的天色,伴随着银蛇一样的闪电,下一刻,豆大的雨点便砸向了大地。

    我没有开灯,只是在黑暗里蜷缩起身体抱着自己。

    ——沈碧云说的没有错。

    错的全是我。

    我抱着自己流泪——如果不是我,我爸也许就不会坐牢了,如果不是我自己作的,我哥也许就不会恨我了。

    真的,那么多午夜梦回,其实,我后悔过不止一次。

    一样都是这样的雷雨夜,让我的生命发生了逆转的雷雨夜。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多年前,我还是那个扎着高马尾的简单快乐的苏文静。

    那天我刚从学校晚自习回来,快到家的时候,天幕就被雷雨划破了,我双手护着头部一路跑回了家,本来以为等着我的,会是爸爸手里的干毛巾。

    可是不是,回到家里,刚上楼,就看见向来慈爱的爸爸却面露狰狞,他站在卧室门外,对面是衣衫不整的沈碧云,还有一个赤裸着身体的陌生男人。

    我一下就懵了,连喊都还没来得及喊,就看见苏长峰重重的一个巴掌落在沈碧云脸上:“贱人!你居然偷人!”

    沈碧云被打得脸都偏了,可是重新站稳身体的时候,她的第一个反应却是去拉她身侧那个陌生男人,她几乎是用喊的:“愣着干什么!赶紧跑!趁着他儿子还没回来……”

    这句话彻底惹怒了苏长峰,他青筋毕露的手臂上像是集结了无数愤怒,冲着那个陌生男人过去就是一个巴掌,可是那个男人也不是吃素的。

    我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瞬间就扭打成一团,大雨从开着的窗户洒了进来,伴随着扭打声,沈碧云的尖叫声,所有的一切都混乱到了极致,某个时刻,苏长峰占据了上风,他压着那个男人将他禁锢在了窗台上。

    大雨瓢泼,沈碧云似乎是要上前拉开苏长峰,可是地面太滑,她跑得又急,一个踉跄就朝苏长峰身上扑了过去,窗台那边一片雨渍,苏长峰半个身体都在窗外,沈碧云这一扑,他险些从窗口掉了出去。

    为了稳住他自己的身体,苏长峰下意识松开了被压制着的男人,而那个男人本来就比苏长峰还接近外面,这么一松手,他便惊叫着从窗台摔了出去。

    世界仿佛被双手扼住喉咙,短暂的无声之后,楼下传来了嘭的一声巨响。

    我控制着自己的恐慌,蹭蹭蹭下了楼,跑到空地上,却看见那个男人的脑后已经晕开了大片血迹——他摔下去的时候是后脑着地,大睁着眼,死不瞑目的样子。

    “啊!!!!!”

    分不清楚是我的尖叫还是沈碧云的尖叫,我只记得,最后,是赶回来的哥哥攥着我的手腕把我从大雨中拉回了屋子里。

    可是我却已经无法看清那时候哥哥的面部表情了,我跟傻了一样,看着家里突然涌出来的大群穿着警服的男人,沈碧云似乎对我说了句什么。

    我愣愣的抬头看着她,她看着我的表情狰狞,似乎我要是不按她说的做,她就会杀了我。

    当时的我,思维已经是一片空白,后来我记得有警察问了我一个问题,我回答了。

    然后,爸爸就被警察带走了,沈碧云也被带走了,家里只剩下我和哥哥的时候,我整个人都还是无法回神。

    直到哥哥起身走出去,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他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

    “苏文静,你和你妈一样,都是没有心肝的人。”

    那天对我来说,最后的回忆就是哥哥临走前用力关上的门。

    那声巨响,那个连名带姓的称呼,构成了我对哥哥最后的回忆——带着无尽的恨意。

    我做错了吗?

    我茫茫然的看着空荡荡的屋子。

    ——

    我做错了,这么多年的时间,我后知后觉的意识到我做错了。

    可是,来不及了。

    雨越发的大,打在窗户上,噼啪的响,每一声,都像是砸在心口的大锤,钝器入肉,连痛都无声。

    我只能越加的蜷缩起身子,将自己缩成尽可能小的一团,像是只有那样,从肺腑传出来的冷意才不至于将我的四肢冻结。

    时间不知疲倦的走,夜色越来越浓墨,苍茫得像是只要闭上眼,世界就会走到尽头。

    直到大门口传来了门铃声,越来越急促,甚至带了几分焦躁,我以为是溶溶忘记带钥匙,伸展开已经麻木的身体,缓缓下床走出房间。

    没有开灯,只是借着外面间或的闪电一路来到玄关。

    开了门,外面站着的男人却让我瞳孔蓦然放大。

    “乔爷——”过度的哭泣让我嗓子都哑了。

    可是还来不及震惊乔江北怎么会一个人出现在这里,门就已经被大力阖上,我被他压着带到了地上。

    是了!

    今天是雷雨夜!他的癔症!

    我都还没想明白,既然是癔症发作,那么是什么支撑着他一个人来到这里的,乔江北就已经暴躁的伸手撕碎了我身上的衣服。

    一点征兆都没有,乔江北就像疯了一样。

    地面咯得我背疼得难受,身上的男人却已经没了理智可言。

    可是,我却仍然有些兴庆,在这样的时刻,乔江北选择陪伴他的人,是我。

    我伸手勾住他的脖颈,双腿缠上他的腰身,像是想不到我会如此主动,男人的动作甚至有一瞬间的停顿,后来,便是越加的疯狂。

    ——乔江北,你知不知道,你就是我的救赎。

    黑暗里,哪怕疼得我几乎窒息,可我从始至终,都没有松开我环着男人脖颈的双手。

    完事之后,乔江北似乎清醒了些,我浑身疼得厉害,可是他却抱着我走到了客厅里的沙发边上。

    将我安置好,男人再次欺身而上。

    黑暗里,我无声的笑了。

    ——疼也好,身体更疼一些,心脏就不会痛了。

    冗长的过程,我和乔江北都没有发出过任何声音,像是相互撕咬的两只兽,已经没了理智可言,可是,却越加的抵死缠绵。

    直到彼此的身上全是汗水的味道,男人才结束了这一场掠夺。

    他从我的身上离开,我躺在沙发里,直到呼吸平复了些,这才撑着手臂坐起身子:“……乔爷?你……好些了吗?”

    一片黑暗中,乔江北似乎偏过脸看了我一眼,可是他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借着已经熟悉了黑暗的视线,我看到他似乎弯身从地上散落的衣服里掏出了什么东西。

    下一刻,星点火焰照亮了这一小片区域。

    乔江北点燃了一根烟,香烟散发出了一点红光,他靠在沙发背上,从他指尖升腾起的烟雾缭绕了我的世界。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乔江北抽烟。

    应和着周围不见光的一切,我仿佛看见了有什么情绪从身侧的男人身上散了开来。

    冷漠的,却也,是脆弱的。

    心尖有些发疼,这样的乔江北对我而言太陌生了,我宁愿看见他睥睨着姿态对我说:“苏文静,你以为你自己是什么身份?”

    也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他。

    “乔爷……”我低声唤了句。

    乔江北却没有回答我,可是我感觉得到,他的目光在黑暗中带着几分肆无忌惮,几近放肆的在我身上流连。

    直到那一根烟燃尽,乔江北将烟头放在茶几上捻灭,而后问了声:“为什么没有去机场?”

    他的声音还带着情欲过后特有的低哑,我愣了愣,仗着黑暗他看不见我表情,沉默着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他似乎轻哼了声,而后起身走到墙边开了灯,再次回到沙发边上的时候,他顿了顿,弯身捡起他的衬衫扔到我身上:“穿上。”

    我依言穿了,而乔江北也捞起长裤穿好。

    等我穿好衬衫的时候,抬眼看到的,便是乔江北光着上身,他修长的身姿挺拔,腹部的肌肉边上便是明显的人鱼线,西裤松松垮垮的横在腰间,那隐隐约约的线条却越加让人脸热心跳。

    我赶紧别开眼看向别处。

    “还没回答我。”乔江北却倾过身体捏住我下巴:“为什么没去机场。”

    我不敢让他知道为什么,只能支支吾吾的说了句:“……就是,家里临时出了点事……”

    男人冷哼,起身走到垃圾桶边上,指着里面的碎片看着我:“出了什么事,把机票都撕了?”

    我垂下脑袋,不敢说话——我不想让他知道我有一个赌鬼一样的妈,我已经配不上他了,不想让他更加看不起我。

    “谁撕的?”乔江北问了声。

    “……我撕的。”我呐呐的应了声:“就是不小心……”

    “呵。”乔江北似乎被我逗笑了:“不小心撕成这样?苏文静,整条街的智商都被你拉低了。”

    我越加不敢抬头看他。

    “自己说,还是我让人去查?”乔江北语气清淡。

    我身子一抖,有种在他面前无所遁形的感觉,份外羞耻。

    “……是我妈……”我到底还是妥协了:“她是不小心的……”

    “沈碧云。”乔江北却打断了我,语气微沉,听不出情绪。

    ——是了,我怎么忘记了,他应该是认识沈碧云的,上一次他就问过我了。

    就在我怔怔抬头看他的时候,男人对着我抬了抬下巴:“快一点,去换身衣服,现在出发。”

    “什么?”我吃了一惊,既不解又惊讶。

    “我没那个时间再等你几个小时,换好衣服,和我一起走。”乔江北说了句。

    “可是现在是雷雨——”我觉得自己都快结巴了。

    “停了。”乔江北指着窗外对我说了句。

    我顺着他修长指尖看向外面——果然,大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

    张了张嘴,我刚想说可是现在买票也不知道还要等多久,要不他先去,我下一班航班也是可以的。

    大门在这个时候却传来了门铃声。

    乔江北看了眼我的穿着,抬起长腿走了过去。

    门开了一条缝,我听见吴达的声音传了进来。

    “乔爷,私人飞机已经准备好了,现在就停在顶楼。”

    ——有钱人的世界,我不是很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