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幸得风月终遇你 > 057:不要对我太好,我会当真的!
    意识再度回到脑海的时候,身体回馈给我的感官知觉是手背上的刺痛感。

    我睁开眼的第一个动作就是看向手背——那里插着软针,视线顺着软针上的滴管往上移,我看到了吊在床头的点滴瓶。

    而后我所在的房间映入眼帘,依旧是那个我厌恶到了极点的公主房间。

    我挣扎着想要起身的时候,一双手伸过来按住了我的肩膀:“别乱动,点滴还没完。”

    我愣愣的看着在我眼前渐渐放大的,乔江北的脸。

    他身上穿着的是黑白的休闲套装,身量修长的站在我面前,身上还有淡淡的沐浴露的味道,头发也是湿湿的,伸手按住我的时候,那张从来都只有冷漠表情的俊容之上浮现了一丝丝的淡笑的弧度。

    这个模样的乔江北,敛去了冷漠与狠戾,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都是暖融融的温暖感觉。

    他的语气温柔得仿佛我是被他捧在手心里的真正的公主,见我发呆,他放在我肩膀的右手来到我的额头,我感觉得到他的指腹在上面摩挲,直到,额头传来了一阵刺痛,我这才回了神,呲了一声。

    乔江北松开手站直身体,轻声说了句:“你摔下楼梯的时候磕破了额头,安伯给我打电话让我回来看看你,把点滴输完,炎性才能消下去。”

    乔江北从来没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过话的!

    那些还来不及升起的喜悦,在意识到我现在身处的位置的时候,瞬间就变成了一桶当头浇下的冷水!

    这个房间!

    是不是因为这个房间曾经是那个女孩子住过的,所以乔江北才会用这种态度对我!?

    到底是要怎样的情结,才会爱屋及乌到这个地步!?

    我压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也管不住自己胡思乱想的思绪,眼泪很快便蓄满了眼眶,我看着他,他也看着我。

    “很疼?”见我哭了,乔江北俯身靠近我,深邃澄澈的眼眸注视着我:“疼一点也好,长点记性。”

    一如他以往的话语,但是语气却软了许多。

    泪水大滴的砸落,我攥住乔江北的手腕,哭得眼前一片模糊:“乔爷……是不是,我对你来说,真的只是一个复制品?”

    我的话似乎让乔江北清醒了些,他眼底那些温柔得几乎杀人的光芒缓缓褪去,看着我,男人的声音清淡:“谁跟你说的这些?”

    这才是我所熟悉的乔江北!

    温淡,疏离,没有感情。

    心脏的每一次跳动都带着想要把我撕碎的力量——就算没有舍尔的那些话,可是自从来到这座庄园,安伯把所有的一切都做得那么明显,不用谁说我能知道!

    “你告诉我是不是!!”我几乎是冲着他喊,再也没有了理智可言。

    乔江北偏头看我,眼底光芒微凉:“你认为呢?”

    这是,间接的承认了吗?

    我无力的松开攥着乔江北的手,流着眼泪对他笑:“乔爷,我知道我躲不过,可是我求你,求你让我死个明白——是不是所有这一切,在当初你从李银豹手里救下我的时候就已经计划好了?你之所以对我不同于如墨,也仅仅只是因为我长得像,那个人,是吗?其实你是有癔症,但是并不是因为我对你来说很特殊所以你才留我在身边的,只是因为我很像那个人,是吗?”

    往事如潮水涌上心头,舍尔的那些话,有意无意的提醒,都如同一根根的钢针扎进了我的心里。

    我带着最后的希翼看他,可是他却没有回答我这个问题,他抬眸看着窗外,神色带了几分追忆,五官美得几乎带了攻击性。

    这样的沉默让我终于彻底死了心,我伸手狠狠擦掉眼泪,而后自嘲的笑了:“我真是傻,当初舍尔和我说这个的时候,我还不相信,可是没想到——乔爷,连舍尔都知道的事情,其实你完全可以不顾我的感受的……”

    其实,用不着对我那么好的,乔江北,如果真当我只是一个复制品,那视线就别在我的身上停留太久啊。

    你知不知道,那些你带给我的错觉,才是这世间最残忍的杀机。

    也许是我提到了舍尔的名字,乔江北终于收回他的视线对上我的眼眸,他伸手,带用着几分距离感的贵气擦掉我脸上残存的泪痕:“舍尔与我,如果我是你,我会选择相信乔江北。”

    我愣愣的看着他。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他知道舍尔跟我说过什么吗?还是他只是在告诉我,我的所有猜测都是错的吗?

    可是,我怎么会猜错?安伯的态度难道还不够说明一切吗?

    还是说,他的意思是——他并不是真的把我完全当成了一个替代品?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表情取悦了他,乔江北突然轻笑了声,他再次俯身,几秒钟后,我感觉到一个羽毛一样轻柔微痒的吻落在了我的额上。

    男人用低醇的声音说了句:“晚安,苏文静。”

    晚安,苏文静。

    我从来不知道,原来宠溺,只是需要几个字眼就可以被完美的展现。

    ——乔江北从来没有吻过我,哪怕如何亲密的时刻,他也从来,没有吻过我。

    他是在,吻那个女孩吗?

    在这个那个女孩曾经住过的地方,在那个女孩曾经睡过的床上,他们,曾经是这样的相处吗?

    才刚稍微平复了些的心绪因为乔江北的一个轻吻而再度崩溃,我看着他道了晚安之后,转身离开的欣长的背影,再也隐忍不住心底大片的绝望。

    我一把扯掉手背上的针头,光脚跑过去抱住乔江北的腰身。

    “乔爷,那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很爱她?是不是!?”

    我死死的扣住了他的腰,把脑袋埋在他的背上,几乎能够感觉到眼泪已经染湿了他的衣服,“乔爷,我知道自己的身份,我不求乔爷爱我,但是我求乔爷,不要把我当成另一个人,好吗?”

    其实我早就应该知道答案的,可是,我就是想要他亲口告诉我,亲口斩断我对他的所有的爱恋,亲口告诉我,我的价值就是一个复制品,亲口,打破我的所有奢望。

    我这一辈子,自从爸爸跟哥哥离开之后,我就过上了没有尊严的日子,我还是我,是我仅有的倔强与坚持,我害怕自己沦陷进了乔江北设下的这个温柔陷阱,我害怕最后我已经不是我自己了,我失去了所有,最后连自己都失去了,这才是最可悲的。

    这一刻,我竟然不受控制的逾矩了,我忘了我还是一个小姐,而乔江北,只是我的恩客,只要他一个情绪波动,我就要回到盛庭,那个罪恶的地方。

    泪水染透了男人的衬衣,乔江北却只是良久的沉默,直到某一刻,我感觉到他的指尖划过我的手背:“伤口流血了,去处理一下。”

    而后,他伸手掰开我环在他腰身的双手,不论我如何用力挽留,他都没有丝毫迟疑。

    这和默认有什么区别!!

    那为什么不可以给我一个痛快!?

    我知道我怎么也比不过那个女孩,所以,为什么不亲口告诉我!?

    乔江北甩开我的手,我哭得浑身无力,就那么跌坐在地上。

    可是他却连停顿都没有,很快到了门边,我看着他拉开房门出了房间,可是快关上门的那一刻,他的脚步却停了片刻。

    背对着我,乔江北声音冷静的说了句:“我不喜欢无理取闹的女人。”

    无理取闹?

    是在说我吗?

    我看着乔江北话音落下便消失在视线里,好半响,我几乎是神经质的笑出了声——无理取闹?哈,反正不论我做什么,你喜欢的人也永远不是我,那么,我活成什么样子,你为什么还要关心?

    担心我顶着这张脸,做了什么丢那个女孩的脸的事情?

    我几乎魔怔,完全陷入了无法挣脱的牛角尖里,手背上的针孔一直在冒血,很快连我的大腿都被染红了,可是,我却完全没有了想要处理的欲望。

    我会不会死在这里?

    我这样想。

    可是事实告诉我,我连想死的权利都没有,门再度被打开的时候,是安伯带着医药箱过来给我处理伤口。

    他一句话也没问,一句话也没说,径直来到我身前蹲下,他抬起我的手腕,先是用纱布直接按住针孔,等到那里不再冒血之后,他开始清洗血迹,处理好手臂,他便开始给我额头的伤口上药,他的动作很轻缓,像是怕弄疼了我。

    我愣愣的看着他。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乔江北的缘故,看着这个害我过敏让我从楼梯口摔下去的元凶就这么毫无防备的出现在我眼前,我的心底居然一丝波动也没有。

    几乎是麻木的看着他给我处理完伤口,安伯放下手里剩下的纱布,扶着我坐到床上,而后恭敬的说了句:“苏小姐,睡一会,这样有利你的伤口恢复。”

    “安伯……”我张了张口,刚想开口说些什么。

    安伯却似乎早已经料到我会说什么。

    “嘘。”他朝我比了个噤声的姿势:“现在是休息时间,苏小姐还是别说话的好。”

    而后,安伯提着药箱出了房门。

    我连嘲讽的力气都没有了——一个旧时大族一样的庄园,一个刻板严肃的老头,还真是,搭配到了极点。

    我躺在床上,看着陌生的一切,脑海里彻底被放空,什么情绪都没有了。

    直到一切都没有发生前,被我放在枕头下面的手机传来了震动声,我这才回了神。

    伸手摸出手机——是沈碧云的信息,她应该是不会打越洋电话的。

    我下意识看了眼时间——来到洛杉矶之后,我并没有调整手机的时间,所以现在屏幕上显示的是国内的时间段,下午两点。

    ——苏文静,你这个浪蹄子,你现在在哪!?为什么电话打不通?你给我的那张卡里面没钱!

    我惊愕的睁大了眼睛,怎么可能没钱?那是姚姐交给我的,说是乔江北给的出台费,怎么可能会没钱?

    我正有些不敢置信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是吴达的。

    “喂。”我接了起来。

    “苏小姐,应该没有打扰到你休息吧?”电话那边吴达在我接起电话之后,语气顿了顿,像是才想起来这个时候我应该睡着了。

    “没事,你说。”

    “是这样的,有件事我得跟你报备一下。”吴达道:“乔爷给盛庭的那张卡,在得知卡已经被你的母亲拿走之后,乔爷吩咐我把里面的钱全部转走,现在已经转到另一张卡里面了,明天就会送到苏小姐这里。”

    我捏着手机的五指都紧了:“……为什么?”

    为什么乔江北要这么做?

    “乔爷说了,他不喜欢他的人是任人欺凌的弱者,苏小姐,你现在的身份,乔爷不会允许你做出丢他人的事情来的。”

    这之后,吴达又说了些什么我也已经听不清了,连通话是什么时候结束的我都不知道。

    当时我的脑海里仅剩的唯一的一个念头就是——乔江北对我的改造,已经到了连性格都要一起扭转的地步了吗?

    看了眼这个公主风的房间,我后知后觉的想到了一个问题——这个房间的主人,她的性格,是什么样子的呢?

    和衣柜里的风格一样,是一个烂漫天真的公主吗?那么,她会不会是一个有公主病的傲娇小女孩?

    我的嘴角挑起了一抹苦笑——公主病算什么?但凡乔江北愿意,就算是蛮横无理的女孩儿,他也可以捧着她,让她过上像真正的公主一样的生活。

    ——

    一整个晚上的时间,我就那么胡思乱想到迷糊了过去,直到房门外面传来了门铃声。

    我本来不想理会,可是铃声却跟催命一样的响,搅得我捂住耳朵都没办法安生。

    起身去开了房门,外面的安伯一脸的恨铁不成钢:“苏小姐,现在已经是七点半了,请你立刻梳洗到餐厅用餐。”

    傻、逼!

    我面无表情就要把门甩上,安伯却看着我:“苏小姐要是自己不愿意起来,我可以让佣人过来帮忙。”

    “你、赢、了、!”我被气得肺都快炸了,咬牙切齿的扔下一句话,我当着安伯的面把门大力阖上。

    想叛逆,想拒绝,不想过复制品一样的生活。

    可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我的反抗在别人眼中看起来,就像过家家一样,自嘲的笑了声,我起身进了浴室。

    看着镜子里昨天晚上安伯为我贴上的纱布,我一把给撕了,而后用冷水直接冲脸,伤口很疼,可是我却一点也不在意。

    收拾完自己,我打开房门下了楼。

    安伯已经在餐厅候着了,见到我额头的时候,他皱了皱眉,看样子又想开口训我。

    我拿他昨天晚上的话堵了过去:“安伯,食不言。”

    安伯愣了会,而后果真没再开口,他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继而便吩咐佣人开始上菜。

    早餐是清淡的粥,我没有委屈自己,吃了个饱,过程中,还故意将盘子移过来挪过去发出各种声音。

    这样明显是故意的挑衅让安伯脸色都变了,而我的食欲却越加的好——反正我就是破罐子破摔,随你们怎么着吧。

    用完早餐,安伯冷着一张脸走到我身侧,餐厅里却传来另一个人的脚步声。

    我回身看过去,是吴达。

    “苏小姐。”吴达走到我面前,将一张银行卡递到我手边:“这是新卡。”

    我笑眯眯的接了:“谢谢。”

    从来没觉得吴达如此顺眼过。

    而吴达果然不负我的希望,他打量了眼还没完全撤掉的餐具,问了声:“苏小姐早餐用完了是吗?”

    “用完了。”我点头,不去看旁边安伯越来越难看的脸色。

    “那正好,我带着苏小姐却医院处理下伤口。”吴达的视线落在我的额头上,而后对着安伯说了句。

    安伯脸色铁青,可是估计是看在吴达是乔江北助理的面上,他还是点了点头:“早去早回。”

    终于要从这个牢笼一样的庄园出去了!

    我起身,中气十足的对着安伯说了句:“安伯,再见!”

    而后不再去看他,我跟在吴达身后一路出了庄园。

    直到坐进车里,吴达才透过后视镜看我,有些不解的问了声:“苏小姐心情不错?”

    “还行。”我知道吴达为什么不解——昨天晚上的事情他估计也是知道的,在他看来,我居然还能有这份心情,这就足以让他吃惊了。

    但是经过一晚上的深思熟虑我也明白了,乔江北是我高攀不起的人,千金难买他乐意,他可以在我身上砸钱将我养成他喜欢的女人的模样,而变不变成那个女人的模样最后还是要看我愿不愿意了。

    说到底,这件事情是始于乔江北,终于我不是么?

    这么一想,我也没有那么难过了。

    吴达哦了声,不再多问,车子驶在陌生国度的街道上,十来分钟之后,停在了一家医院大门口前。

    下了车,吴达带着我目的地明确的往一栋大楼走了过去,到了一间诊室给我的额头重新上了药。

    这之后,我本来以为吴达应该会把我送回去庄园,可是没有,他带着我往另一栋大楼走了过去。

    可能是见我脸上带了疑惑,吴达解释了句:“乔爷也在医院里。”

    我身子一颤,却很快的调整了自己的情绪,淡淡笑着说原来是这样。

    吴达要带我去见乔江北,我应下,我两还没走进那扇大门的时候,迎面那道挺括身影就已经从玻璃门后面走了出来。

    他身侧还有一个金发碧眼的年轻男人,两个人边走边交谈,并没有注意到我和吴达。

    直到吴达走过去对他说了句什么,乔江北的脚步才顿住了,他朝我站着的方向看了眼,而后对我招了招手,示意我过去。

    我缓缓笑了一下,顺从的向着乔江北走了过去。

    他似乎笑了声,我没听分明,而后我便听到他用英语对着身侧的男人说了句:“Reyn,这次的会诊多谢你了,我请你喝咖啡。”

    乔江北的英语发音可谓纯正,嗓音低沉醇厚,便是这简单的一句话,便足以撩起人们的神智了。

    Reyn?

    雷恩?

    美国斯坦福大学心理学教授,在心理学圈子享誉盛名的雷恩先生?

    是他?!

    来不及去回味乔江北性感至极的嗓音,我脸上的淡笑褪去,睁大了眼睛看着站在我面前的这个高大英俊的西方男人——我主修的是心理学,所以和大多数心理学学生一样,我的偶像也是业内最具盛名的美国心理学教授,雷恩。

    心脏砰砰砰的直跳,我有些口干舌燥的看着乔江北,希望他能确认眼前这个男人就是我的偶像雷恩不错。

    乔江北却看都没看我一眼,而对面的英俊男人则是朗笑着挥手:“这是我应该做的,本来并没有什么,不过乔要请我喝咖啡,这个面子我自然是要给的。”

    他们在说什么?

    直到现在乔江北刚才的话才进了我的脑海——会诊?乔江北还真是来参加会诊的?不是为了把我送进庄园才找的借口?

    想明白这个道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心口瞬间就轻松了起来。

    吴达将车子开过来,雷恩坐副驾,我和乔江北坐后座,没有确认雷恩的身份,我有点坐立不安,可是偷瞄了眼乔江北的脸色,我还是不敢跟他开口,小心翼翼的凑到吴达座椅身后,我轻声问了句:“吴达,你身边那位,是不是美国那个很出名的心理学教授啊?”

    吴达还没回答,我就听见乔江北轻哼了声。

    我有些不安,侧身看他,他却又不说话,还是吴达憋了几分笑意的声音回答了我:“是的,苏小姐,他就是美国最著名的心理学教授。”

    见到偶像了!不是报纸上冷冰冰的一张照片,不是专业杂志上没有生机的摆拍。

    “真好……”我脸上瞬间便带了笑意,不过估计是挺傻的,因为乔江北看了我一眼,很快就别开了脸,吴达似乎也忍不住笑了声。

    反倒是雷恩问了句:“怎么了?”

    吴达赶紧回了句没什么,而后车子便停在了一家咖啡馆前面。

    吴达并没有跟进去,而我很想要雷恩的签名,所以赶在乔江北没开口之前,我异常讨好的对着他笑,在雷恩看不见的角度里,对着他做了个拜托的姿势。

    乔江北睨了我一眼,没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