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幸得风月终遇你 > 061:残忍的乔江北
    我应了声,低头开始用餐,吴达也没走,只是找了个位置坐下,吃了几口,我后知后觉的想起了一个问题:“雷恩教授那边怎么办?”

    吴达看着我,反问了一句:“苏小姐觉得自己现在的状况还适合去给雷恩教授当助理吗?”

    我无语,总觉得今天的吴达对我的态度有些奇怪——他以前也是冷冰冰的,但是从不会带着个人情绪看我,向来都是公事公办的样子。

    像今天这样的反问句,换在以前,他是不会对我这么说话的。

    ——出什么事了?和乔江北有关系吗?

    吴达见我不说话,起身站好,对着我道:“苏小姐,你这里还有什么其他需要吗?”

    我摇了摇头。

    “那我先回去了,有什么事情你可以让护工联系我。”吴达道。

    我应了句知道了,吴达转身便朝着病房门口走了出去,临了,他却突然顿住脚步,背对着我说了句:“苏小姐,我希望这一次,你能记住我说的话,请认真记着,好吗?”

    “……记住了。”我看着吴达的背影,好半响才涩着嗓子回了句。

    直到吴达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我这才放下手里的勺子——我是不是给乔江北惹麻烦了?所以吴达今天的态度才会带着针对?

    上一次他让我待在房间里,哪都别去,也不要和任何人走,可是我没照做——当时我并不知道安伯会是那样的一个人。

    而这之后的一系列事情,容秋,包括乔江北的大哥,所有的一切都出乎了我的意料。

    吴达会对我说这些话,可见,我一定是给乔江北惹了麻烦的。

    怔怔的躺回去,我看着医院米白色的墙壁发呆——对了,我的手机呢?

    我蓦然想起了这个,可也只是几秒钟的时候,我想给吴达打电话的冲动便消失了——也对,那天安伯都说了,他在我的手机里存了点东西,都已经三天过去了,别说手机还在安伯那里。

    就算是乔江北找到了我的手机,经过他手的东西,安伯留下来的那些所谓的我想知道的答案,也一定会被删除的。

    还是别指望了。

    我苦笑了声,又躺了会,而后打起精神坐起来又吃了几口粥,自己收拾了一下桌面,把没吃完的东西扔了,刚走回病床,就听见门口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哦,我美丽的小姐,听说你受伤住院了,真是个小可怜,怎么样?好点了吗?”雷恩一过来对着我就是一个美式的拥抱。

    “没事。”我笑了声:“只是很抱歉,当初说好要去给你当助理的。”

    “哦,该遗憾的是我。”雷恩略有些夸张的耸了耸肩:“少了一个和美女相处的机会。”

    我有些失笑,指了指沙发的的位置:“雷恩教授,坐。”

    雷恩嗯了声,自己动手倒了杯水,又给我也倒了杯,而后坐好:“听乔说,你还没有毕业?”

    “是的。”我点了点头:“所以给雷恩教授当助理的这个机会,对我来说十分难得,可是……”

    “没关系。”雷恩打断了我:“差不多再过半年,我会去中国拜访一个我的朋友,他也在暮城,到时候我找你给我当导游,一样的。”

    “真的吗?”我有些惊喜。

    “当然是真的。”雷恩笑着说了句:“对美丽的小姐撒谎,我会被上帝惩罚找不到女朋友的。”

    我被逗笑:“教授,你叫我文静就可以了。”

    “那你也叫我雷恩就好,感觉教授?平白被喊老了好几岁。”雷恩道。

    真是没想到,原本以为是很高冷的雷恩原来私底下会是这样的性格,和乔江北差好多,真奇怪他们是怎么成为朋友的。

    不过和雷恩聊天是真的很开心,他学识渊博,而且说话的时候并不刻板,就算是我向他请教专业知识,他的回答也会很生动,和学校里的教授比起来,简单易懂很多,可是知识面却一点也没少。

    聊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我基本就没停止过笑声,还是雷恩的手机响,我听见他说了句我马上过去。

    挂了电话,雷恩起身看着我:“文静,有一个病人在等我,我得马上过去了。”

    “嗯,路上小心。”我点头。

    “对了。”雷恩起身,走到我跟前,将手里的一本书递给我:“这是给你的礼物,我自己编写的,里面是一些癔症患者的病症收集以及各种病患跟进,还有一些我的心得。”

    我猛的抬头,不敢置信的看着他——和乔江北有关系吗?

    而且,这也太珍贵了!里面那些病症收集要花多大的功夫才能收集起来暂且不提,光是雷恩本人的心得笔记就已经是无价之宝了!

    雷恩似乎看出了我的迟疑,牵过我的手,把书放在我的掌心里:“这对乔很有好处,毕竟我不在中国,不能随时跟进他的病情,可是你不一样,文静,我看得出来,乔对你和不一样。”

    我哆嗦着唇:“你和乔爷……”

    “对,我们就是通过这本书认识的。”雷恩点了点头:“只不过当时这本书还只是一个雏形,乔也帮忙收集了很多资料,所以把书给你,你完全可以心安理得的接受,这也是乔的心血。”

    我掌心合十,用力接住那本书,对着雷恩重重的点头:“嗯!”

    “加油啊,多用点心,说实话,乔的癔症我几乎也已经到了束手无策的地步,他既然会介绍你到我身边当助理,那你就再努力点,别让他失望。”雷恩的碧色眼眸带着几分学者特有的明睿

    我再次点头。

    “你也是,好好休息,别太累。”雷恩嘱咐了句,而后转身便朝着病房门口走过去。

    我看着他的背影,片刻之后,鼓起勇气喊住了他:“雷恩,请等一等。”

    “怎么?”雷恩有些不解的回头看我。

    我从病床上下来,走到雷恩跟前,仰起脸看他:“上次在咖啡厅,我记得你说过,我给你的感觉很熟悉,是不是,你也觉得我很像一个人?”

    雷恩怔了怔,继而便郎笑了声:“你说这个啊,其实也没什么,只是那种神韵和气质很像,五官一点都不像,除了最初的熟悉感,不会有人弄混你和那个人的,你放心。”

    和安伯还有容秋完全不一样的说法!

    我有点着急:“那个人是谁?和乔爷是什么关系?雷恩,你知道吗?告诉我好不好?”

    雷恩却只是摇了摇头:“很抱歉,这个我没有办法告诉你。”

    在我怔然看着他的时候,雷恩伸手拍了拍我的肩:“好好看书,你想知道的,等时间到了,会有人告诉你的。”

    话音落下,雷恩转身便出了病房,我一个人站在原地,好半响都还是怔怔的无法回神。

    还是那个给我换药的护士过来巡视病房,看在傻呆呆的站着,喊了我一声,我这才清醒了过来。

    抱紧怀里的那本书,我摇头对护士说了句没事,而后连人带书一起躺回床上。

    ——雷恩为什么会说他没有办法告诉我?是乔江北交代过他不要和我说吗?

    为什么要瞒着我?

    就算只是一个复制品,也总有权利知道自己将要变成的人是谁,不是吗?

    就像上次一样,明知道安伯不是正常人,可是乔江北却一句话也没跟我说过,吴达也只是语焉不详的嘱咐我那么一句,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看着我陷入危险?

    还是逼着我变勇敢变强大?

    适者生存弱者淘汰吗?

    连个理由都不给?这算什么?

    我拿起雷恩给我的那本书——癔症治疗疏导。

    呵,这可真的讽刺到了极点。

    苏文静,你怎么就让自己陷入如此境地了?

    我问自己,可是,答案,却是没有答案。

    ——

    夜色很快就降临了,护士给我打来晚餐之后,我吃完,医院里便已经开了灯。

    等到吃完收拾好一切,我关了灯躺在床上,闭着眼睛逼自己睡。

    直到玄关传来了门被打开的声音,我身体一紧,想起来早上的时候,吴达说过乔江北晚上会过来看我,是他吗?

    我没动,依旧躺着。

    进来的人也没有开灯,就那么借着走廊外面的灯火来到床边。

    他在床沿站住的时候我就已经确定了,来的人是乔江北无疑。

    他身上总有一股我形容不出来的冷香味,和他的人一样,淡到了极致,却也,好闻到了极致。

    黑暗中,他似乎是将身上的外套脱了,我听见了衣服窸窣声,而后床沿的位置一塌,他在我身后坐了下去。

    “开灯,我知道你没睡。”乔江北清冷的声音在黑暗里越发的低醇了下来,像是敲在我胸口的声音,每一个字眼,都刺激得我血液加速。

    可是白天的那些思绪却让我有些心头火起,我不想说话,干脆也就没回他。

    乔江北伸出手指在我背上游弋,我整个人都开始僵硬,身后乔江北似乎低笑了声:“起来。”

    这样到底算什么意思?

    一句解释都没有?!

    真当我是一只没有脾气的宠物呢?给点食物就点屁颠屁颠的过去舔他的脚?

    就算我的身份低贱到了尘埃,可是这种生命攸关的事,解释一句就真的那么难吗!?

    兔子急了都还咬人呢,乔江北,是你要我强大起来的,所以,这一次,我不顺从了!

    我越发坚定了心思不想理会,乔江北的指尖顿了顿,而后终于从我的背上离开,他起身开了灯,顿了一会,似乎是看见了我摆在床头的那本书。

    男人声音里的笑意敛了起来,对着我问了声:“雷恩来过了?”

    我没说话。

    乔江北笑了声,俯身将我背对着他的身子板正,见我闭着眼,他伸手擒住我下巴,我感觉得到他离我很近,说话时的热息全洒在了我的脸上。

    “苏文静,你很好。”他低声说了句,而后松开我站直了身体。

    我有点惊疑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下意识睁开眼看向他,乔江北见我看着他,也不说话,只是姿态肆意的松了松衬衫上面的领带,而后冲着外面点了点头。

    外面还有人?

    我坐了起来,看向门口的位置。

    吴达率先走了进来,他身后跟着五个黑衣人,而五个黑衣人手里分别扣着五个人。

    被扣着的那五个人我见过!

    是当初和容秋一起的!其中一个还是当时在会所的电梯口被我咬过的人!我绝不会认错!

    我一个机灵赶紧坐直了身体,对着乔江北就问出了声:“乔爷,你想做什么?!”

    乔江北睨了我一眼,眼底的神色有些冷:“我还以为你可以保持一个晚上不说话。”

    心底的不安感越来越强烈,我再次问了声:“乔爷,你想做什么?”

    乔江北却没有回答我,只是递给了吴达一个眼神。

    然后,便是噩梦重演。

    五个黑衣大汉动作一致的从腰后掏出短刀,就跟演练过无数次一样,没有丝毫偏差的手起刀落,那五个容秋的人瞬间便都右掌落地。

    炼狱一样的场景。

    鲜血喷溅,吴达、乔江北、我。

    所有人身上全都沾染了那些妖艳的颜色。

    “啊!!!!!”

    我开始尖叫,捂住眼睛不敢再看,耳边听见乔江北轻声说了句:“吴达。”

    然后,我便感觉自己的手被按住了,是吴达,他用一只手就控制住了我的双手。而后用还空着的另一只手板正我的脸,让我直面那些画面。

    “看清楚了。”直到确定我连眼睛都无法闭上,乔江北这才对着我说了句。

    房间里,五个被砍掉手掌的男人痛到了极致的哀嚎尖叫犹如魔音穿耳,我整个人被那副画面以及那些声音刺激得手脚都开始不受控制的发颤,可是吴达禁锢着我,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我看到乔江北对那五个扣人的大汉点了点头,早已经有所准备的大汉们扔了手里的短刀,将已经失去了反抗能力的男人扔垃圾一样扔到地上,而后,从腰间抽出了一条我并不陌生的东西——短鞭。

    我不知道为什么发出这么大的声响,可是医院方面却连一个人都没有出现,甚至就连看热闹的其他病人都没有,可是,眼前这些种种已经让我近乎接近崩溃,我冲着乔江北吼,声嘶力竭,连尊称都已经顾不上:“乔江北!你到底要干什么!!?”

    乔江北没说话,甚至都没有看向我,而那些握着短鞭的男人在他的示意下,开始抽打地上那些已经痛到缩成一团的男人。

    困兽一般的痛嚎,残忍到了极致的场景,那些大汉全都下了死手,不过几个眨眼的功夫,地上那几个人就已经是血肉模糊的惨状。

    不论我如何哭叫挣扎,吴达也都没有放开我,而乔江北也没有让那几个大汉停下来。

    直到那些人的痛苦哀嚎渐渐低弱了下去,我也已经几乎到了快要窒息的地步,那些被抽打得已经看不出本来面目的男人们如同被遗弃的流浪狗,蜷缩成一团,有的甚至都已经连动的力气都没有了,我不太确定是不是已经死了人。

    视线早已经被泪水雾化成了并不清晰的一个世界,我哭得嗓子都已经失声,直到乔江北示意那些人停下来,吴达也才松开我。

    我趴在床上大口喘息,看着大汉将那些血肉模糊的人抬了出去,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而已,如果不是地上的血迹还在,我甚至都要以为刚才的酷刑似乎只是我的一场幻觉。

    吴达对着乔江北弯身,而后恭敬的退出了病房。

    被关上的房门,眨眼就只剩下我和乔江北两个人。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我看着乔江北背对着我的挺括身形,努力让自己发出声音。

    “为什么?”乔江北回过身子面对我,他嘴角微微勾起,依旧是很冷清的一个弧度,可是我却觉得从未有过的寒意在他嘴角划开的那个时候齐齐包围了我。

    “肖想你这张脸的人太多了,而你始终学不会保护自己,那么,只能是我替你出手。”乔江北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挑起我的下巴:“不愿意看到这样的场面?那就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强大到无需我替你出手。”

    这么逼我到底有什么意思!!?

    我就只是苏文静而已!我只想活成自己想要成为的样子!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逼我!?

    我睁大眼睛不愿意流泪,可是看着乔江北的视线却还是迅速模糊了起来,我一字一句的诘问,带着几乎滔天的愤怒:“乔江北,你这么逼我有什么意思?肖想我这张脸的人,除了你就只有容秋,你去杀了他,不就一了百了了吗?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杀了容秋?”乔江北轻哼了声,他松开我站直了身体:“苏文静,是我太纵容你了吗?”

    我看着他显得无比陌生的五官,没有说话。

    “为了一个小姐,去杀了暮城地下之王容家的独子?不错,我和容秋是有宿怨,可是,为了一个小姐而彻底撕破脸,不论是乔家还是容家,谁都丢不起这个人。”乔江北看着我,眼神清冷到近乎残酷:“苏文静,你还不值这个价。”

    “那你就放过我!!”我努力忽视了从胸口传递过来的撕心裂肺的疼,冲着乔江北吼:“只是一张脸而已!你们随便找谁去手术不就行了吗!?我不想过这样的生活!你放过我!算我求你!”

    “求我?”乔江北轻笑了开来,五官是越发惊艳夺目的样子,他看着我:“苏文静,你我之间,从来只有我要不要,而没有你求不求我的情况,你还没有那个资格求我。”

    “你到底想怎么样?”我仰起脸看他。

    “变成我想看到的那个样子。”乔江北看着我。

    “呵。”我冷笑了声,极度的愤怒之后,无力的祈求之后,我终于,再也无法说服自己继续自欺欺人下去。

    我看着他,一字一句,缓慢清晰:“乔江北,我的这张脸,一直以来只有容秋才想要而已,你要的和容秋要的不一样,是吗?”

    乔江北狭长眼眸微眯。

    “安伯什么都跟我说了,他说我只是气质神韵像你要的那个人而已,所以你才会这么逼我变得强大对不对?”我仔细盯着乔江北的脸色变化:“五官是天生的,我改变不了,可是性格却是我说了算,乔江北,我们试一试,看我是会变得越来越强大,还是越来越不入你的眼?”

    我在赌,赌乔江北或许会因为那么一丝丝不舍而放过我——雷恩说过的,除了第一眼的熟悉感,我和那个我还不知道的人其实并不像,最起码,不会有人会弄混我们。

    所以,也就是说,乔江北最看重我的,应该是我的性格。

    如果我与他所希望的背道而驰,那么,乔江北是不是就会放了我?

    这样的生活太累了,我不想要,我想离开——无论我原本的生活有多么低贱,可是那才是属于我的真正的生活。

    如果乔江北真的还有那么一点点在意我原本吸引他的那些东西,那么,他就会——

    可是,乔江北却伸手摸了摸我的脸颊,他的手指冰冷,指腹在我的脸线上缓缓摩挲,他用低声却笃定的语调告诉我。

    “不会的,苏文静,你会变成我所希望的样子的。”

    在我还有些无法确定他为什么会如此肯定的时候,他已经收回自己的手,转身朝着病房门口的位置走了过去。

    脚上的靴子踩到了地面的血迹,可是有着洁癖的乔江北却像是没有看到,他的鞋底在房间里,每踏出一步,地上便是一个血印。

    直到,在门口站住,乔江北的身子这才顿了下,他没有回头,只是用一种低沉得几乎低于人类声贝的声音说了句。

    “别忘了沈碧云,如果她不够,那就再加上苏长峰,要是这两个人的分量还不足以让你改变,那就,再加上一个——苏念深。”

    我唇齿发寒,可是却只能无能为力的看着乔江北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外面的夜色里。

    他在威胁我,用我的家人。

    我妈、我爸,还有——我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