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幸得风月终遇你 > 064:苏念深,我的哥哥
    可是顾清明却没有给我太多疑惑的时间,见我不再说话,他起身拉住我的手:“好了,差不多时间了,咱们也该去准备准备了。”

    “准备什么?”我被拉着往餐厅外面走,有些不解的问了声。

    “衣服啊,妆容啊。”顾清明回头扫了我一眼:“你们女人打扮起来,时间比我们开个座谈会都要长,现在先送你去会所装扮,等你好了,我估计所有人也就差不多都到了。”

    我哦了声,没再说话。

    而事实上,顾清明说的话一点也没错,我不知道他是怎么跟化妆师交代的,总之将我带到会所交给化妆师之后,顾清明就说了声他得先回去准备些聚会要用的东西,说差不多时间了他回过来载我。

    我回了句知道了,顾清明也没多呆,又嘱咐了几句转身便出了化妆间。

    而时间如他所料,我一整个下午全耗在会所里了。

    等到头发妆容礼服全都弄好,耳边听到化妆师用带着惊叹的语气拍手说了句:“perfect!”

    我几乎是松了口气。

    镜子里的自己一袭靛蓝色的露肩长裙,柔软贴身的布料,不对称的胸口对襟,配上略显古典的妆容以及微微蓬松故意打造出来的凌乱感。

    还别说,连我自己都愣了下——真是佛靠金装人靠衣装在,这么一通打扮下来,连我都觉得自己光看外表,还挺像千金小姐那么回事。

    不过——会不会略暴露啊?

    我看着自己的胸口,又转身看了眼几乎露出了腰线的后镂空设计。

    “可以帮我换件礼服吗?”我对化妆师说了句。

    化妆师有点为难的看着我,半响没动:“顾先生定下的是这一件,要换礼服,得打电话跟他确认一下,女士,你自己和他联系,可以吗?”

    可是我没有手机,也不知道顾清明的号码。

    我有些发愁的看着身上的礼服,可是转念一想——顾清明是知道我和乔江北的关系的,而且相处的时候,顾清明对我是真的没有其他想法,就是过过嘴瘾的程度罢了。

    他应该是不会对我做什么过分的事情来的。

    这么一想,我也就压下了想让化妆师给我换一件礼服的想法。

    跟化妆师告别之后,我去洗手间洗了下手,转身想去会所大堂等顾清明的时候,拐角一个同样穿着礼服的女孩子身影却让我怔了怔。

    她本来和我一样也正朝着会所外面大堂走,可是就在刚要出拐角的那一刻,后面一个女孩子追上了她,她回头打了声招呼,五官在我视线里很快闪了一下。

    怎么会那么像——

    等我回了神的时候,那两个女孩子已经一起消失在拐角了,我赶紧扯起拖在地上的裙摆小跑着追了出去。

    可是到了大堂,那两个女孩子的身影都已经不见了。

    不会看错的!

    刚刚那个人,不就是当初在暮城那个——

    我正有些急,迎面大堂入口,一身白色西装的顾清明却已经走了进来,见我站在那里,他吹了声口哨:“嗨!美人儿,我在这里。”

    我深深吸气,将胸口那些杂乱的思绪全都压了下去,冲着他点头:“顾先生。”

    顾清明给了我一个很绅士的拥抱:“真是太可惜了,这么漂亮的美人儿,江北居然比我先下手了,看得见吃不着,我心都快碎了。”

    我笑了声,没有接下这个话题。

    而顾清明松开我之后,抬手看了眼腕表:“时间刚刚好,咱们现在走吧。”

    我点头,没有异议。

    跟在他身侧出了会所,顾清明看了我身上的长裙,小声抱怨了句:“美国什么都好,就是太主义化了,说门口不能停车就真的不能停车,让美丽的小姐跟我一起去停车场,真是有失我的面子。”

    我有些失笑。

    去提车的路上,想起刚才那个女孩子,我不由问了声:“顾先生,乔爷——他们的家宴是今天晚上吗?他真的会一整天都在乔家应酬?”

    “那是当然了。”顾清明以为我还在在意乔江北没有带我去乔家这件事,语气里带了几分安慰:“你也别想太多了,乔家的家宴是一年一次的,那性质就跟大阅兵一样,江北又是年轻辈分里,最被家里人看重的,这种时候带你回乔家真的不是好时机。”

    我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顾清明——他到底是哪里来的信心,为什么就是那么固执的认为我对乔江北来说是不一样的?

    我从来也没抱过那方面的奢望好吗?

    只是,他的话却还是引起了我的兴趣——年轻一辈里最被看重的?

    我有些不解:“顾先生,乔家世代,不是从政就是从商,乔爷他们这一辈,家主不是都已经确认下来是乔爷的大哥了吗?乔爷的身份就是医生,怎么还会是乔家最被看重的小辈?”

    “这你就不懂了吧。”顾清明扬了扬眉,一脸的与有荣焉:“江北那个人,你是接触的时间还不长,他本事可大着呢,你是没见识过他的手段,乔家的家主位置,当初……算了,不和你说这个,免得到时候江北怪我多嘴。”

    顾清明表面上看上去吊儿郎当的,说话倒是拎得清,只是——乔江北的手段?

    我微微垂下眼帘——他的手段我怎么会没见识过?

    当初可是在我身上实验过的。

    也对,拥有那样行事风格的乔江北,怎么可能会仅仅只是一个医生?

    我也没再继续追问下去,还好刚才说话间,顾清明的车子也差不多到了,他将法拉利跑车停在了会所外围。

    红色的敞篷车,还真特别合适顾清明的性格,给车子解了锁,顾清明替我拉开副驾的门。

    “谢谢。”我抿唇说了句,提起裙摆坐进了副驾。

    顾清明也跟着坐进驾驶室的时候,就这样一路开到了一栋独立别墅前,他刚把车子停好,紧邻的停车位也进来了一辆迈巴赫,两辆车子并肩停好。

    顾清明都还没下车,对面迈巴赫的车窗很快就被摇了下来。

    “清明。”一道低沉的男声划破空气进入我的耳膜,只是瞬间,我的血液就已经仿佛完全凝结。

    我不敢置信的坐在车里,看到迈巴赫车窗里面,露出那张每一次午夜梦回,都会让我痛醒的脸。

    “嗨,阿深!你挺快的嘛!”耳边听见顾清明语气熟稔的打了声招呼,他解开安全带就下了车。

    阿深,阿深,阿深

    我的哥哥——苏念深。

    我浑身僵硬的坐在那里,看着哥哥也打开车门下了车,他的身边跟着一个身段妖娆的金发美女。

    顾清明见我没动,跟苏念深打了声招呼,走到副驾给我开了车门:“文静,到了,我们下来。”

    似乎是听到了顾清明的那一声‘文静’,苏念深高大的身形微僵,本来已经率先走向屋子的步子顿了顿,他回头,看向我。

    世界在那一刻几乎是无声的,所有的镜头都仿佛被无数倍放慢了。

    我甚至连侧头躲开他的视线都做不到,只是依旧坐在那里,身体的机能,似乎随着苏念深骤然紧缩的瞳孔而一起消失了。

    “文静,你怎么了?”我想我那个时候的脸色一定是难看到了极点的。

    顾清明喊了我几声,我连回应都做不到,他脸上露出担忧的神色,伸手就想要扶我,可是当他的手臂放在我裸露在外的背上的时候,他身后的苏念深却已经大步上前一拳冲着顾清明的下巴去了。

    “哦草。”顾清明完全没防备苏念深会出手,被一拳带到了地上。

    他骂了声,很快又站了起来:“苏念深你是不是有毛病啊,你打我做什么?”

    “别碰她。”苏念深语气阴沉:“顾清明,你爱玩谁我都不管,可是你不该碰她。”

    “我碰谁了我!”顾清明一脸的我冤不冤啊我:“你说文静啊,她就是——”

    “还说没碰!”背对着我的苏念深转眼身上都带了杀气,他甚至没给顾清明解释的机会,扬起拳头对着顾清明脸上又砸了过去。

    没有任何章法,纯粹就是发泄。

    顾清明的火气也被打出来了,连话都不说了,伸手就要去掐苏念深的脖子。

    可是很明显,他不是苏念深的对手,很快就被压在地上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这样的动静很快就招来了许多人的围观,直到有人上前拉架都被苏念深一手挥开的时候,我这才有些困难的眨了眨眼。

    那是——我哥。

    我找了好几年都没有任何消息的男人,当初离去前,说我是没有心肝的男人,他,还在恨我吗?

    我深吸了好几口气,知道现在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压下那些杂乱的情绪,我打开车门一路小跑了过去。

    伸手想要去拉苏念深的手,那一声‘哥’都还没喊出来,已经打出了凶性的苏念深以为是又有谁要来拉架,手劲极大的推了我一把,连头都没回就喝了声:“滚!”

    我被推得跌在地上,掌心和手肘同时触了地,粗糙的水泥地很快就给我带来了一阵火辣辣的疼意。

    地上已经挂了彩的顾清明哎呦了声:“文静,你怎么样,特么苏念深你个疯子,你——”

    他话音都还没落下,我就感觉到跟前洒下了大片的阴影,苏念深伸手将我拽了起来,脱下身上的西装外套罩住我的身体,而后一句话也没说,扯住我的手腕就朝他开过来的车子走了过去。

    “诶你什么意思你!”顾清明手脚倒是麻利,一咕噜从地上爬了起来拦住了我和苏念深:“苏念深,别以为咱们是朋友你就可以乱来!文静是我今天晚上特意找来压场子的!你就是看上了也不能带走,不看我的面子你也得看江……”

    “拳头还没吃够是不是?”苏念深二话没说,扬起拳头在顾清明眼前晃了晃:“闪开!”

    谁知道顾清明这家伙连脸都不要了,我哥才刚放下拳头,他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我:“……”

    我哥:“……”

    各位围观群众:“……”

    顾清明一点身为男人的自觉都没有,一边装腔作势的哭,一边还特别苦大仇深的抹着压根就不存在的眼泪。

    “我赚个钱容易嘛我,好不容易才逮到文静过来给我拉生意。”顾清明一双桃花眼几乎是真的蓄泪:“苏念深,你不帮忙也就算了,你还来砸我的场子!还能不能好好当兄弟了!?”

    苏念深额头隐约有黑色的十字在跳动,看得出来他在极力隐忍自己的怒气:“那是你的事!闪开!”

    我见顾清明似乎真的要哭出来了,心底的疑惑几乎快要满溢,下意识拉住苏念深的手:“哥?什么拉生意?怎么回事?”

    我这么一称呼苏念深,顾清明连装哭都顾不上了,他一脸的这个世界太操蛋了的震惊:“苏念深是你哥!?”

    我刚想点头,苏念深却一把甩开原本扯着我的手腕,冷声说了句:“谁是你哥,别动不动就乱认亲戚。”

    我心口一颤,那些苦涩瞬间便涌了上来:“……对不起。”

    这三个字眼是世间最苍白无力的一个词儿,可是除了这个,我不知道我还能说什么。

    场面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我低头站在那里,看到顾清明回身说了几句,原本正在围观的人群一下便散开了,空旷的场地上,眨眼便只剩下了我们三个人。

    “行了,都别站着了,赶紧先回屋处理一下伤口,文静手上都流血了。”有时候,不得不说缺心眼也是一门艺术。

    顾清明就跟没看见我和苏念深之间的暗涌一样,特别自然的冲我们招手示意我们跟着进去。

    我抬头看着苏念深,眼底几乎带了祈求。

    他深吸了口气,什么话都没说,却是转身跟在顾清明身后走了过去。

    我心头一喜,连疼都没知觉了,提起裙摆也跟了进去。

    大堂里确实是灯红酒绿的样子,劲爆的音乐和飘在空气中的酒香,很典型的趴体的气氛。

    顾清明带着我们往一间安静的屋子里去了,他熟门熟路的找出医药箱走到我面前:“文静,你自己能擦药不?要不要我给你找个人来?”

    我都还没说话,苏念深就一把抢过医药箱,他高大的身形在我前面蹲下,一句话也没说就抬起我的手,看了眼掌心和手肘,他沉默的打开医药箱找碘酒和纱布。

    “谢谢。”我低声说了句。

    他没说话,只是包着我手的五指紧了紧。

    顾清明见到这个画面,也没多说,回身自己到镜子前照了照,而后龇牙咧嘴的走回苏念深身侧:“哎,我说,你这暴力的倾向真得改改了,要不以后我估计你真找不到老婆。”

    苏念深哼了声,用棉签沾了碘酒开始给我清洗伤口,没理会这句话。

    顾清明却似乎很习惯这样的相处模式,自顾自的说了下去:“话说起来,你们兄妹长得可真是一点都不像,瞧你虎背熊腰的,我真没想过,文静会是你妹妹。”

    我悄悄打量了眼苏念深——以前在学校,我哥就是霸王一样的存在,他个头永远长得比同年人高。

    这么多年不见,他的五官变得越加硬朗,现在脱下了西装外套,就越发显得宽肩窄腰大长腿,刚才从趴体过来的路上,我就看见好多女的都想过来打招呼。

    想起以前,每次有人给我递情书,我哥永远都是二话不说先把那人揍一顿,到了最后,我在学校里,很多男的一见到我就躲,生怕多看一眼就会被揍。

    我爸还曾经取笑过他说,他要是再这样妹控下去,估计我连男朋友都找不到。

    哥哥当时就一脸的不屑:“连我都打不过,那种小白脸,以后怎么保护咱们文静,软脚虾,要来干嘛?”

    ……

    可是现在,所有的一切都被我毁了。

    我眼睛有些酸涩,不敢再去看他,只能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掌心。

    屋子里,只有顾清明还在自说自话:“还有啊,阿深,你真该听我把话说完的,我花心是花心了点,可是你妹妹我真没碰过,她是江北的小女友呢,我还没混到那个地步。”

    正在给包纱布的手顿了顿,苏念深干燥的手指停在我的伤口上:“江北?乔江北?暮城乔家?”

    “对啊。”顾清明偏偏一点眼力见都没有:“你妹妹是不是特别给你长脸?”

    苏念深猛的回头看我,鹰隼一样的眼眸紧紧盯着我。

    好像只是一个眼神就看穿我和乔江北之间的关系一样,我是什么身份,我哥从来都比谁都清楚。

    顾清明和安南可能顾忌着乔江北,不敢去调查我,所以真的会以为我是乔江北的女朋友,可是我哥不是,他听到乔江北的名字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一定是最接近真相的词——包养。

    我瑟缩了下,越发觉得自己没脸,低下头不敢和他对视。

    这样接近默认的态度,让苏念深身上的气息一下就狠厉了起来,他一把扔了包扎到一半的纱布,动作迅猛的起身就走了出去。

    顾清明的危险意识还挺准,见苏念深面色不善,赶紧追了出去:“哎!苏念深,你干嘛?这里是我的趴体!你别又给我搞砸了!”

    随着两个人的离开,屋子里瞬间就寂静了下来。

    哥哥,他是不是对我特别失望?

    那些往事,那些怨恨,还有我的不争气。

    哥哥,一定是不想再看到我了。

    我坐在椅子上,这样空荡的屋子,让我不可抑制的想起了当初我哥摔门而去的画面,胸口疼得我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了。

    慢慢蜷缩起身体抱住自己,将脸埋在膝盖里,视线的陡然黑暗让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哥……”我用自己才听得见的声音唤了声,而后温热的液体便顺着眼角滴落在身上的礼服。

    “……对不起。”我哽咽着抱紧自己。

    记忆如同咆哮着的猛兽,一旦开了口,所有的一切便都汹涌着失控。

    越不想去想,就越清晰了起来。

    当初如果不是我做错了,也许……

    可是,怎么会有也许?

    我抱着自己,哭得浑身颤抖。

    意识都开始混沌间,似乎有脚步声离我越来越近,然后,有一双手握住我的手腕,将我蜷缩成一团的身体打开:“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遇见事情就只会哭,不想欺负你都不行。”

    我抬起头,看着去而复返的苏念深。

    “哥——”我哽着嗓子喊了声。

    他看着我,半响没有说话,直到我眼底本就不多的希翼几乎快要散去,他却伸出右手拇指和食指,扣在一起在我额头弹了下:“哭成这个样子,瞧你那德行。”

    心底万千情绪都随着这个小动作而齐齐爆发了开来,我再也隐忍不住,扑过去抱住他的腰身:“哥……呜,对不起,哥……我知道我错了,别不要我,哥……”

    冗长的沉默过后,那一双带着和记忆里一样的温度的手覆在我的发间,他像对待小孩一样揉了揉我的发:“傻瓜。”

    我哭得几乎不能喘气,只是越加抱紧他的腰身,唯恐一松开,这个近乎梦幻的画面就会消失。

    “说说吧,你和乔江北是怎么回事?”直到我发泄得差不多了,苏念深这才拉着我,他没有坐下,只是就那么站着。

    我抹了把脸,低头没说话。

    “要当我还是你哥,小静,听哥哥一句话,离开乔江北,不要和他纠缠下去。”

    我点了点头,片刻之后又摇头:“哥,你说的我都知道,可是当初……”

    我顿了顿,不敢当着他的面提起沈碧云,只好含糊着说了句:“爸爸在里面,身体一直不是很好,我需要钱去打点,我只是——”

    “好了,不要说了。”苏念深猛的闭眼深呼吸,再次睁开眼的时候,他的情绪已经恢复了平静:“晚上我还有点事情需要解决,你待在这里,清明等下会送你回去,把你地址给我,明天我会去接你——什么话都不要和乔江北说,小静,我们一起回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