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幸得风月终遇你 > 065:正牌的少奶奶
    我不敢置信的抬头看着苏念深——他要回国?

    “你不要留在美国了。”苏念深看着我,眼中的波光没有大的波动。

    我仰起头,这才仔仔细细的大量了他一番,发现这个哥哥跟我的记忆中的那个少年已经发生了那么大的变化。

    他的皮肤不再白了,灯光之下的皮肤是耀眼的小麦肤色,脸部轮廓更加的刚毅有力度了。

    这样的苏念深,这样的哥哥,已经让我从他身上不能找到当年的影子了。

    这么多年,自从他离开之后,就没有跟我联系过了,就连爸爸对他也是知道得少之又少,我不知道他这几年做过什么,也不知道他这几年怎么过来的。

    “但是乔——”

    “我明天带你离开。”

    没有给我将话说完的机会,大哥的言语之中带着很不喜欢听到乔江北的厌恶。

    “我前段时间去看爸爸,他说你要回来了,大哥,你这次回国会在中国待很久吗?”

    不去想乔江北的事情,我看着大哥,问了一句。

    “这不是你该管的。”

    大哥没有要回答我的意思,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之后,说道,“爸爸的事情我已经安排好了,我会带他离开中国的。”

    “但是大哥——”

    大哥要带着爸爸离开?

    这句话犹如一把尖锐的匕首狠狠地刺进了我的心口,划拉一下,将我的胸口刺的血肉模糊,但是,我却知道,我没有资格有异议。

    大哥带走爸爸,是好事。

    让爸爸不再受牢狱之灾,这是我一直的梦想,我存钱也是为了能够将爸爸从监狱里面保释出来,只是我没有那么大的能力,这么多年也没存够那些钱。

    如今大哥回来了,带走爸爸,是好事!

    忍住想哭的感觉,我点了点头。

    “把你地址电话给我。”似乎是感觉到了我沉默之中的一样,默了片刻之后,苏念深只是这样说了句。

    我报了乔江北的别墅地址。

    他听得皱了一下眉头,却没有说什么。

    “手机号给我。”

    再问,我摇了摇头,“我手机坏了,接不到电话了。”其实是被安伯不知道藏在哪了。

    苏念深没有说什么,但是我觉得那个时候他的目光就在我身上不断的来回打量,片刻之后,他报了他的号码给我,我默念了几遍。

    彼此记住对方的联系方式之后,苏念深继续给我清洗手臂上的伤口,其实只是磨破了皮而已,后面他自己也觉得包纱布太小题大做了,给我重新贴上了创可贴。

    才刚做完这一切,他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他没有当着我的面接起电话,而是出了屋子,讲完电话之后才再次进来,苏念深脸上的表情并不是很好看。

    那通电话似乎找他有急事,嘱咐了我几句,告诉我明天下午三点左右他会去找我,这之后,他便离开了顾清明家。

    我站在二楼窗口的位置,看着苏念深临上车前,站在那里看向我所在的房间。

    夜色很黑,他的身影很亮,仿佛他站的地方是有光的,让我根本不用寻找就能看见,他没有说话,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彼此沉默之下,夜色愈发的沉重了起来。

    “走了。”

    终于,他对着我的方向喊了一句,声音很大,被夜风送到我的耳中的时候,还是那么洪亮。

    就像是很多年前他在学校门口等我放学的时候叫我的名字一样,回忆就这样的被揪了起来,我的心,心底藏着的那些会议,一点点的蔓延吞噬着我的情绪。

    那些回忆那么甜蜜,那些会议那么伤痛。

    经历了那些事情的我们,怎么能回到过去呢?

    “路上小心点。”

    我点了点头,对着他的方向叮嘱了一句,而内心却叫了一句大哥。

    亦在夜风之中泪流满面。

    直到车影消失在我的视线里,我这才收回自己的目光回到屋子里的沙发坐下。

    脑海之中全是哥哥说要带走爸爸的那句话。

    这么多年,爸爸很少在我面前提起哥哥,就算我问起,他也只是说哥哥从来没有联系过他,还让我不要去找哥哥,毕竟哥哥那时候那么恨我。

    如今,也是一样的吧。

    我抱着膝盖坐在沙发上,发愣的想着事情直到顾清明进来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才反应过来。

    “再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他坐在了我身边的沙发上,开了一瓶水。

    “聚会结束了吗?”我有些惊讶。

    “结束了!”顾清明有些怨念的看着我:“你哥临走前警告我,要是我让你穿成这个样子跟我鬼混,下次见我一次打我一次。”

    我看了眼自己身上的礼服,没敢刺激他说,其实我也觉得这件礼服挺暴露的。

    顾清明一看我的表情,立马嚷嚷了起来:“礼服怎么了?那是我千辛万苦挑出来的!为的就是让你展示一下你身材!我聚会上面全是女的!看一眼又不会少块肉!暴露怎么了!”

    我心底那些疑惑瞬间便升了上来:“对了,顾先生,我记得刚才你个我哥再说什么拉生意,到底怎么回事?”

    顾清明看了眼时间:“都深夜了,我先送你回去,车上再说。”

    我应了声,起身跟在顾清明身后走到院子里,上了车之后,我再次问了声。

    顾清明本来似乎并不愿意讲,拉拉扯扯说了好些其他的,后来我就说了一句他要不说也可以,我问我哥反正也一样。

    顾清明这才松了口:“其实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我是做美容整容的,这个你知道吧?”

    “知道啊。”我点头。

    “我打算在美国这边自己弄个整形医院,今天晚上就是探路,其实那个趴上面,全是我靠关系网拉过来的一些有意向想整容的有钱人,你哥和我是朋友,他这个人其实挺将义气的,这一次在美国碰上了,我和他说了我的打算,他本来也说好要给我拉些客源过来,结果客源我没看见,这个混蛋倒是把我好好的一个生意趴体给搅没了!”顾清明越说越气,最后直接当着我的面骂了起来。

    “可是,这个和我有什么关系?”我还是有些不解。

    “你这不是长得挺漂亮的嘛。”顾清明看了我一眼:“身材也不错,我就打算把你当成教科书展示,说你就是我整出来的,你不知道,西方人特别喜欢咱们中国人,说咱们那的女人有一股难以言说的神秘感,你长得就挺符合这个条件的。”

    我看着他,半响无语:“顾先生,我要是没记错的话,你们顾家在国内不也一直挺有名头的吗?你为什么还要自己在美国这里弄个整形医院?”

    “这你就不懂了吧。”顾清明看了眼前方路况,车子拐了个弯之后他才接着道:“有钱有势,那也是顾家的钱和势,和我顾清明并没有直接关系,我怎么也得给自己留条后路不是,这以后的事情,谁说得准?”

    还真看不出来,吊儿郎当的顾清明居然可以说出这番话来。

    我点了点头表示赞同,顾清明估计是因为晚上的生意被搅黄了,回答完了我的问题也就没怎么再说话。

    一路将我送到了别墅前,他冲我说了句:“到了,晚上的事你别和江北说啊,就是我拉你做皮条这事儿,江北要是知道了会剥了我的皮的。”

    我笑了声,回了句知道了,正打算下车的时候,我回身问了声:“对了,顾先生,你说的那个,拉皮条,要是以后还有这种事情,或者我自己给你介绍生意了,你给我提成的吗?”

    顾清明愣了愣,看着我,好半天才迟疑的问了声:“不是,你缺钱啊?你哥那么有钱,他没给你零花钱?还有江北呢,他怎么也不可能……”

    “顾先生,你刚才自己也说了,那和我们并没有直接关系,钱这个东西,自己赚到的,和别人给的,总归是不一样的,不是吗?”我再次问了遍:“你就说,你给不给我提成就行了。”

    “给给给!!”反应过来的顾清明狂点头:“文静,那咱们可说好了啊,下次要还有机会,我还找你给我撑场面。”

    “好啊。”我笑眯眯的点头:“那么,顾先生,给我一张你的名片吧。”

    顾清明应了声,从钱夹里取出来名片递给我:“等回国之后咱们再联系。”

    我接了过来,将名片放进包里,点头道:“好。”

    和顾清明告别之后,我回了别墅,关上门走到客厅,刚把手包放桌上准备倒杯水喝,大厅里的灯却蓦的熄了。

    停电了?

    我第一个反应就是看向落地窗外的院子,外面的照明灯虽然昏黄,可是却依然亮着,很明显不是停电啊。

    正有些疑惑这是怎么回事,身后却似乎传来了脚步声,我下意识回头,就看向一片黑暗里,一道异常显眼的寒光冲着我的门面就落了下来。

    我条件反射的侧身闪开,墨色中,那人似乎也有些行动不便,磕磕碰碰好像撞到了客厅里的椅子,我趁着这个机会,也赶紧朝着几步远的开关跑了过去。

    伸手摸到开关,我赶紧开了灯,朝着刚才的位置看过去,却看见小娅手里拿着匕首正好也才站直了身体。

    我倒吸了口气:“你干什么!?”

    小娅五官都有些扭曲了起来:“干什么!?你不也看见了吗?本来我只是想要你一根小指头的,并没有想要你的命,可是谁让你自己作死开了灯,那可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美国这里,入室抢劫的案例很多,苏文静,你放心,到时候我会跟乔爷解释清楚的。”

    “你疯了是不是!?”我不敢置信:“我到底和你有什么仇怨?你有病吧你,你就不怕乔爷等一下会回来?”

    小娅却拿着匕首一步一步朝我靠近:“你才有病,到现在都还想着那些不切实际的,乔爷怎么可能会回来?我要动手,自然是肯定乔爷晚上一定不会回来的——你就是一婊子,乔家未来的二少奶奶,现在就在乔家大宅呢,乔爷晚上怎么可能会回来找你?”

    乔家未来的二少奶奶?

    我愣了愣,没注意到小娅趁着我分神的这个瞬间朝我就扑了过来。

    我被那个猛力带到了地上,小娅骑坐在我身上,手里的匕首就往我手臂上落了下来:“临死之前,我也叫你尝一尝失去手指的滋味!什么是十指连心,臭婊子,你知道吗?连死你都别想痛快!”

    “你这个疯子!”生死时刻,我哪里还敢分神,赶紧趁着小娅去抓我手臂的时候去抢她手里的匕首:“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

    小娅手里拿着利器,我多少有些顾忌,拉扯之间,匕首往我脸上划了道口子,鲜血汩汩流出,小娅的情绪一下就高亢了起来,趁我流血的这个当口,一把抓住我右手小指就要砍下去。

    “苏文静!我让你作死!我让你害我哥哥被囚禁!我让你害我哥哥被砍掉小指!都是你的错!”

    生死时刻,人的潜能往往都是强大的,凭着心底的那股气,我居然就那么抓住了小娅的手腕,僵持之间,我咬牙看着小娅:“你是不是疯了!你哥哥是谁我都不知道!我怎么害他了!”

    “我哥是谁?”小娅狞笑着死命往下压匕首:“你怎么会不知道?当初要不是你死皮赖脸找我哥哥借手机,我哥怎么会被乔爷砍掉一根手指头!都是你的错!苏文静你就个婊子!”

    借手机?

    我几乎是立刻就想到了——吴达!?

    我不敢置信的看着小娅——难怪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我就觉得她看上去挺眼熟的,她居然是吴达的妹妹!?

    可是,吴达怎么会——我当时就给溶溶打了个电话而已,什么事情都没做!

    乔江北为什么会这么对吴达?

    不不不,不可能的,一定还有什么其他事情,不是小娅在骗我,就是当初一定还发生了什么其他事!

    吴达跟了乔江北那么久,就算我没有完全了解乔江北,可我也能笃定的知道,乔江北不会因为这么一件事情就砍掉吴达的手指!

    这太荒唐了!不可能!

    可是小娅却没有给我太多震惊的时间,见我发愣,她手臂用力,也不砍我手指了,冲着我的脸就要再次落下。

    我手臂上还有伤,根本犟不过此刻已经发狂的小娅,在匕首落下来的那一刻,我只能尽力偏过自己的脸。

    闪着寒光的刀刃离我只有不到两公分的距离,我惊魂未定的看着插在地板上的匕首,小娅见一刀未中,立刻将匕首从地缝中抽出就要再次落下。

    我下意识再次将脸转了个弧度,闪开匕首的时候,余光却似乎看见落地窗那边的窗帘阴影里似乎还站着一个人。

    是帮手吗!?

    小娅果然是在骗我!

    如果只是为了报复因为我的缘故而害得吴达被砍掉手指,她怎么可能还会叫来帮手!?

    分明是从一开始就想让我死的缘故!

    我再次捏住小娅手腕,冲着她吼:“你到底是受谁的指使!?不要拿吴达当借口!”

    我的诘问让小娅整个人都愣住了,她的瞳孔在瞬间放大,像是震惊到了极致,我趁着这个机会骤然发力带着小娅翻了个个,礼服早在挣扎的过程中就别撕裂了。

    我骑坐在小娅身上,将她手里的匕首夺了过来:“到底是谁指使的你!乔爷知不知道!?”

    小娅眼神闪躲,可是我却不敢放松——钳制住小娅,那个一直在那里站着的人会不会投鼠忌器?

    这场计划里,小娅占的比例到底有多重?那个人为什么一开始没有上前帮忙?反而给了我这么一个机会!?

    到底是谁要这么对我?

    我自认从来没有得罪过谁!

    “说!你到底听谁的命令?”我将匕首逼近小娅的颈动脉——她的反应很明显的在告诉我,我的猜测是对的,她就是听命行事,只是大约是没有想到我居然可以猜到这个点上面,所以她才会失神被我夺了匕首。

    大约是我的问话让小娅从失神中清醒了过来,她开始疯狂挣扎:“你这个不要脸的臭婊子!自己做错了事,你凭什么来质问我!?没有!我没有听谁的指使!我就是想为我哥哥报仇!”

    还想迷惑我!

    我手下微微用力,匕首在小娅的颈间划开了一道浅浅的伤痕,疼痛让小娅瞬间停止了挣扎,她僵硬着身体看我,嘴里却依旧没有软下来:“苏文静,你放开我!你要是敢对我动手,乔爷不会放过你的!”

    我冷笑了声:“那我现在放过你,你就会放过我了吗?”

    小娅却以为我是在谈条件,整个人都松了口气:“只要你现在放开我,我保证,我只要你一个手指头给我哥哥赔罪,我不会要你的命。”

    “哈哈!”我跟听了个笑话一样:“赔罪?小娅,你说吴达的手指是因为当初借我手机才被乔爷砍掉的?所以你今天这么对我,纯粹就是因为想替吴达报仇?”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我哥因为你没了一根手指,到现在都还被乔爷软禁着!我这么对你,那是天经地义!”小娅瞪着我。

    呵。

    我冷笑了声:“行,要是你说的都是真的,那我是欠了吴达一根手指不错,不过,既然你说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的,那么,在此之前,你烫伤了我,还在我脸上划了这么一道,这些种种加在一起,我是不是,也应该先在你脸上刺一刀?咱们之间先两清了,之后再来谈吴达的事?”

    “你敢!苏文静,你别忘记了,现在是在美国!我有很多种方式可以让你悄无声息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你动一下我试试?”小娅睁大眼睛恶狠狠的看着我。

    “呵。”我笑了声:“听你这口气,你在美国混得还不错啊,怎么?乔爷知道自己家里的一个小女佣都这么有本事吗?”

    “你!”小娅不敢置信的看着我。

    可是我却不敢再耽搁下去了,后面那个人,到底是谁?

    为什么都这个时候了,他还是没有出来?他和小娅不是同伙?

    我不想再次陷入被动的境地,扬起手里的匕首作势就要往小娅脸上划下去——我就不信了,都这个样子了,那个人还会不出来!

    小娅见我来真的,那股本来就已经是强撑着的气势登时就灭了,她又哭又叫:“苏文静!你这个疯子!你要是真敢毁了我的脸,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

    疯子?

    哈!

    我再没有丝毫停顿,手里的匕首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朝着小娅的脸就刺了下去:“我就是疯子!所有人都是疯子!你、安伯、容秋、乔江北!你们所有人都是疯子,我就是疯了,那也是被你们逼的!”

    小娅的声音尖利得几乎刮花人的耳膜,而就在我手里的匕首堪堪停在小娅脸颊的时候,那个暗处里的人终于走了出来并对着我喊了声:“苏小姐,请住手!”

    是张海!

    当初接我出院的那个助理。

    哪怕心底疑惑得要死,可我还是冲他冷笑了声:“怎么?张助理,戏好看吗?”

    他瞳孔微缩,看着我的眼神瞬间就带了深意:“苏小姐,你是个聪明人,我和小娅并不是一路人,是乔爷让我过来的。”

    我扔了匕首站起来,小娅看见张海的时候,整个人连哭都顾不上了,瑟缩着站了起来,跟个可怜虫一样,缩着脑袋就要往阴影退。

    “小娅。”张海喊住她,而后抬脚走到她前面:“乔爷让我告诉你,上一辈的情分,不是这一辈的免死金牌,你哥的下场你也看到了,该收手就收手,看清楚自己的主人是谁,乔爷不是不知道,只是不想让你哥太难堪,一根手指,已经是乔爷看在你们吴家世代为乔家卖命的份上的宽恕了,接下去该这么做?你明白了吗?”

    小娅猛的抬头看在张海,看清楚他脸上的表情的时候,小娅浑身都开始发抖,过了好片刻,她才抖着嗓子回了句:“……我知道了,多谢乔爷。”

    张海嗯了声,这才放小娅离开,直到客厅里只剩下我和他,张海恭敬的对我弯身:“苏小姐,今天晚上你受惊了,乔爷会补偿你的,相信他对于你刚才的反应会很满意。”

    我冷眼看着张海,没说话——虽然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刚才他对小娅的一番话也足够我了解了。

    乔江北将所有一切都看在眼里,可是这一次,依旧和上次安伯一样,他没有跟我提起过任何小娅有可能对我做出的事情来。

    对我的反应满意?

    是指这一次我终于学会了反抗?不再需要他的帮助了?

    呵,也就是说,今天晚上的我,就是专门给小娅准备的——出气筒。

    还真是一箭双雕啊,既唬住了小娅,又考验了我。

    真好!

    心底的怒气几欲喷薄,可是张海却似乎没看见,只是依旧恭敬的站在那里,接着说了句:“还有,苏小姐,乔爷让我转告你,他晚上不回来了,请你早点休息。”

    我闪身越过张海,拿起刚才放在客厅茶几的包,起身就上了楼,嘭的一声狠狠关了卧室门,我也不管张海回去会怎么对乔江北交代,我一把把手包扔地上,仰面将自己摔在了柔软的大床里。

    真是够了!

    我在这里生死一线,他却在乔家美女香酒。

    脑子里蓦然蹦出来的不满让我整个人都愣了愣——原来,我之所以如此生气,并不是因为刚才他的明知道而无所为,而是因为,我知道他在乔家那里,是和小娅口中那个‘未来的二少奶奶’在一起。

    未来的二少奶奶。

    我看着天花板轻笑了声。

    原来这样一个称谓,就足以抵得过我今天晚上所经历过的所有惊心动魄。

    再如何情绪澎湃,可是所有的波动,全都因为这个称谓而消失了。

    乔江北是乔家的二少爷,天之骄子,他身边站着的人该是如何的高贵,才配得起他这个身份……

    ——苏文静,你是不是傻?

    明知道不可能,居然还在因为这样的事情生气不满甚至发泄。

    是谁给你的这个脸?

    我苦笑了声,摸过枕头盖住自己的脸。

    随之而来的黑暗让我整个人慢慢平静了下来。

    算了,不想他了,我扔了枕头重新坐起来,想起哥哥说了明天就会带我回国,我这才稍微冷静了些。

    只是,哥哥的电话是多少了?

    我有些心慌的下床捡起被自己扔到角落的包,想找手机,可是把整个人都翻了个个,我这才惊觉我没有手机已经很多天了。

    到底还是被影响到这个地步了啊。

    我自嘲的笑了声,命令自己冷静下来,好半响,才再度记起来哥哥的电话号码,害怕睡过去之后会忘记,我找了笔,将那串数字记在顾清明的名片背面。

    看着那上面的电话号码,我慢慢平复了呼吸。

    ——算了,想那么多也没什么用处,我和乔江北之间,从来就是不可能的。

    有那个时间,还不如睡一觉养足精神。

    如此说服了自己几次,我将名片放在床头柜上,而后起身去了浴室收拾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