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幸得风月终遇你 > 181:水里加了东西
    “滚!”

    梁支齐一声吼,秘书也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立马离开。

    具体梁支齐打断的是什么意思,已经不用多猜,应该是在我住院的时间,梁美萍和梁莹莹已经私下有了什么动作,而刚才梁莹莹又那样跑出去,恐怕梁氏明天的天,将会大变。

    片刻沉默后,梁支齐走向我,“溶溶!”

    这一次我没再害怕,而是扬起可以胜任什么事的坚定,“老爷,您让我做什么?”

    我说这话的时候,良妈还在书房里收拾着,之所以这样做,是想试试良妈对梁支齐而言,究竟相信到了什么地步。

    果然和我猜想的差不多,梁支齐这只老狐狸,谁都不相信。

    良妈在收到梁支齐离开的眼神,带走了现场的垃圾,又体贴的带上门。

    梁支齐坐在旋转椅里,因为雪茄的原故,他声音穿过烟雾,如破竹般锐利,“你现在去公司,把所有梁莹莹经手的账目,找人全部理一遍!!”

    也就是寻找漏洞,好在年底的股东会上,给各位股东们一个真像:一个梁莹莹私挪公款的证据!

    我点点头,正要回房换衣服,梁支齐又说,“不要让任助理知道。”

    也就是隐瞒梁鹿的意思。

    我不知道自己的演技太像,还是梁支齐向来自负,当真以为我想要的,是荣华富贵还有那粒每月必需的药丸,总之梁支齐就这样把二夫人,和梁莹莹的事交给了我。

    前往公司的路上,我因为报仇在即,激动得双手都是汗——妈妈,您在天之灵,一定一定要保佑我,这一次在股东会,把梁支齐和梁莹莹全部拉下马。

    因为华老在老原木的中断,我赶到公司的时候,采购部和项目部还在加班研究,应该在试图寻找其他替代的新材质,一眼望过去灯火通明,好不富丽。

    如此一来,那些正在建设中的各大项目,不得不因为原材料的问题停工。

    而年底年初,对各大公司集团来说,总是特别的忙碌,却偏偏就在这个时候,梁美萍和梁莹莹开始对梁氏蠢蠢欲动,梁支齐又因为自身工作的原因,临近年底有许多的考察和会议不说,曾经帮他分担梁氏的梁鹿又被远调海外,更是分身乏力。

    带着梁支齐的特令,我进公司的第一时间,就召集了所有的财务部人员。

    虽然我在财务部只是一个小小的出纳,可三姨太的身份还在,发生了这样紧急的情况,倒也没有比我极别高的领导们反对,很快投入了排查中。

    梁莹莹果然不亏是老财务,不管是手账还是电脑,各自两套。

    一套是常规应付检查的,另一套倒不是偷税漏税,而是真真实实的流水账,但仅限于梁氏的流水,却没有涉黑,洗黑钱的那类账目。

    整整三天的时间里,就在我为找不到洗黑账而着急的时候,忽然一个陌生的邮件发过来。

    经过三天的废寝忘食,我当时已经处于懵懂状态,点开一看,才意识是华老发过来的加密文档。

    也巧了,接收的时候,梁支齐突然赶来。

    我呼吸一紧,尽量表现得平静,起身的同时跟着关了显示器屏幕,“老爷,您怎么过来了?”

    我热络的挽着他胳膊,带着沙发那边,倒了杯水,“咦,要茶还是咖啡呢?茶吧,咖啡伤胃!!”说着,我又改泡了红茶。

    梁支齐虽然位居高位,可倒底不是出身名门,根本不是知道什么样的茶叶好,什么样的茶叶差,就算我随便泡把烂叶子,他也喝不出来。

    不过梁支齐对我在忙什么,比较赶兴趣,接过茶杯,他摩擦着说,“听良妈说,你三天没回去了?”

    我无所谓的笑笑,“我可以理解为,老爷这是想我了吗?”

    梁支齐幽幽的看着我,“腿伤怎么样了,是不是该复查了?”

    如果不是一早知道他是什么人,这一刻我当真会感动,当着他的面,我转了一圈,“你瞧,什么问题都没有,谢谢老爷关心!!”

    “毕竟你是我的人!”梁支齐起身,来到办公前,看着一本本的账目,“溶溶,你是个好女人!”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他这话的意思,听到他说,“像你这样不粘人,又可以独立,还能性感妖娆的好女人,跟着我这么个老头子,实在可惜了!”

    我脸色瞬白,“……您,不要我了吗?”

    梁支齐的手就放在鼠标旁,坐到我位置上,“你怕我不要吗?”

    “怕!”眼看董事会在即,眼看成功在即,我又怎么能离开呢?我想为了复仇,我当真是什么都不在意了,想也没想的坐到梁支齐腿上。

    感觉到他没有排斥,我才软软的靠在他怀里。

    “老爷……”开口的时候,我借机看向电脑屏幕,原本是怕他突然打开屏幕,却在屏幕的倒影里,看见了一直出国在外的梁鹿。

    他就站在外面的走廊旁,影子被阳光折射到玻璃门,又反到电脑屏幕上。

    我不懂,自己的心在这一刻究竟是怎么了,比吃了铅还要难受,也因此发出来的声音,微微的颤抖。

    梁支齐应该感觉到了什么,“瞧你吓得,我又没说不要你!”

    和那一次在梁家一样,梁支齐吻了我,而外头的梁鹿就那样站着。

    我感觉那紧握的双手都快把我胳膊给揪肿了,送走梁支齐的一瞬,我立马冲向洗手间,拼命的冲嘴。

    听到了角落里,梁鹿的声音,“既然讨厌,为什么接受?”

    我掬水的动作顿了顿,“这里是女厕!”

    梁鹿站在原地没动,“这么久不见,我以为,你更多的是想过来抱我!”

    我没说话,感觉眼睛涩涩的,低头狠狠的拍了拍,“别这样,这里是公司,总经理!!”

    我用了陌生的称谓,梁鹿并不在意,“所以,只要不是公司,就会抱我?”

    这样的痴傻问句,我不知道该怎么回。

    “溶溶……”他特别动情的叫着我的名字,“你知不知道,漾漾的新年愿望,就是和姐姐在一起。”

    “……所以呢?”我面前的洗手台,有一块很大很大的镜面,可我不敢抬头,只瞧着清澈的流水,忽然幻想自己如果是一只什么都不懂的小鱼,那该有多好?

    却是下一刻,是我随身携带的U盘,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到了梁鹿的手里,“一般来说,在捡到这个东西时,会着急知道里头是什么。”

    “……”那是插在我电脑的U盘,而且我把华老发过来的东西,就另存在里头,怎么会到了他手里?

    我这样想着,听到他说,“同样,我也这样。”

    我动了动唇,“……不懂你在说什么。”

    梁鹿忽然笑了,“所以溶溶,过了这么久,你还是不打算,告诉我吗?”

    我扬了扬头,才发现洗手间的门,不知道何时锁了:所以他想做什么?

    梁鹿像是看透我心里的想法,直说,“他走了,我刚刚送走,带着……你的唇印!”

    我从来都不知道,梁鹿这双细长的眼眸,竟然有如何的震慑力。

    吸了口气,我说,“你想怎样?”

    因为知道他不会伤害我,因为知道他不会对我怎样,所以我才这样大胆,才不会像顾忌梁支齐那样,顾虑梁鹿很多,只是这样大无畏的看着他。

    梁鹿眼里一热,下秒奔过来的同时,狠狠的摄住我的唇。

    如果说梁支齐刚刚是轻碰,那么这一刻的他就是暴雨般的袭击,狠狠的肆虐着,直到我快因为缺氧而窒息时,才喘着粗气放开。

    “溶溶,你这个傻女人,你知不知道,如果不是我替换了,你现在里头的秘密,早已经被梁支齐发现了,他借着吻你的时候,把U盘取走了!!”耳畔传来梁鹿的吼声。

    我喘着气,已经无法形容我这一刻,内心的震撼,我以为我伪装的很好,更想不到梁鹿为了我,竟然背叛了他的父亲。

    瞧着他滚滚的喉结,我无以为报的蹲下身来:和梁鹿相处的时候,他虽然没明示,却也是暗示过,喜欢那样的刺激。

    我知道他之所以敢出现在公司的女厕,一定提前疏通好,外头必不会有人进来。

    我想法很简单,只是单纯的,想替他做什么,然而梁鹿并不喜欢,确切的说,他是期待我这样做,只是不是现在,是要我自愿,要我以情为目的,站在平等的男女关系之上的亲密。

    被他拉起来的一瞬,我呼了口气,“再挑机会。”

    梁鹿炙热的看着我,“溶溶,我要不是一次,不是一时,我要永远!”

    “我……”其实我想说,你要的永远,我给不了,可喉咙里就像卡了鱼刺一样,怎么都无法吐出半个音节,最后我只能紧紧的回拥他。

    这样冬日里的彼此紧拥,彼此吸取着对方的温度,是我一生的永恒。

    我仰头,控制着不让眼泪流下来,我说,“梁鹿,你……有一天,你会后悔爱上我的。”

    梁鹿咽了咽气,“那就等到了那天再说,在这之前,不要伤害我!”

    “……”

    他的这句话,我回应不了。

    无法,也是没有勇气,去做任何的回应。

    再回办公室,当我打开U盘,再联系华老,以独立的密码打开邮件时,所以看到的内容,果然是我一心想要的洗黑钱证据。

    而这个证据,又是那个很傻很傻的男人。

    是他背叛了自己的亲生父亲,傻傻的给我的,而我又是谁?我是即将举报梁家,是几年前,被梁支齐残害的苦命人,更是被那个傻男人,在多年前侵犯的受害者。

    是一个……

    ——-那就等到了那天再说,在这之前,不要伤害我。

    脑中忽然又响起梁鹿的话,我捂着脸,有泪水滑下来:落卿溶,这样的你,倒底算正义还是刽子手?

    闺月的原因,农历新历比阳历要晚近两个月。

    年关年末,每个公司或集团的一些股东们,开始了极为频繁的私下走动,为明年的走势,为今年的红利总结,开始了比对。

    往往这个时候,正是企业高管开始拉拢人心,谋划一些什么的时候。

    大约从我‘嫁’给梁支齐开始,梁美萍已经在慢慢的行动,直到前一段时间,因为华老的原因,指使梁氏来年房产产生危急,梁支齐又后院失火,她慢慢的转暗为明。

    这样两股力气抗争的时候,就是华老所说的‘摧毁梁氏’的最好时机。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明面上按梁支齐的吩咐,开始有意针对和梁莹莹相交的那些关系网,暗地里继续寻找梁氏财务上的把柄。

    很快,董事会转眼在即。

    那一天我记得清楚,梁鹿也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消息,匆匆敲开我办公室门,“溶溶,跟我走!”

    我正整理着股东会上,弹劾财务总监梁莹莹的事项,直问,“怎么了?”

    梁鹿不肯说为什么,只问我,“如果现在,我想求你跟我一起走,远远的离开临市,你回答我,愿不愿意,如果你愿意,我梁鹿定把你奉为手心里的宝!!”

    他用真挚的眼神,说着最动情的情话。

    我忍着心底的泛滥,“然后呢?”

    梁鹿向前一步走,“我们做一对普通普通的夫妻,再生个女儿,像你一样,一家三口幸福幸福的,好吗?溶溶,或许我不能给你富贵的生活,可我会永永远远陪着你的!”

    “……”

    “别犹豫了!”梁鹿握着我肩膀催促。

    我无声的笑了,“可是……”抖了抖嘴角,我说,“我恐怕不能给你一个女儿了。”

    梁鹿再一次妥协,“儿子,儿子也可以,或是……领养!”

    明白如他,已经猜到了什么。

    我笑若罂粟花,“很抱歉!”

    梁鹿看着我,“什么意思?你不肯走,还是不想生,还是不愿意跟我在一起?”

    我一点点扣开他握着我肩膀的手指,一字一句的说,“都是!”

    梁鹿,“……”

    我有些语无伦次了,“对,就是这样,是都是,是我不肯走,更是我不想生,更更是我不愿意跟你一起,最后是——我是一个没钱不能生活的女人!”

    “……”梁鹿的眼里,有悲伤闪现。

    “对,我就是一个爱钱的女人!”背过身,我不敢再看梁鹿,“如果最初的你,不是梁支齐的儿子,没有这片偌大的家业,我又怎么会瞧上你?”

    ——-梁鹿啊梁鹿,如果你不是梁支齐的儿子,如果你们家的这份产业,没包含着我父母的精血,我会很爱很爱,即使你是那一夜的侵犯者!!

    -

    周五的董事大会。

    是一年的总结,更是新一年的新纪元。

    虽然不会当众公布每一位股东的分红,但针对新一年的梁氏走向,还是挺受所有股东们的期待,毕竟梁氏在临市,也算行业里的翘首。

    主持会议的人,今年特加隆重,是梁支齐。

    有资格能够站在他身旁的,是我一直没想过的鹿一月——这位一直看似深居简出,从不过问梁氏之事的正妻,居然是公司控股最多的股东兼法人。

    换句话来说,就算梁氏出了什么问题,第一责任人也仅仅是鹿一月而非梁支齐。

    瞧,他就是这么狡猾,当着众人的面,只以‘司仪’的身份,搀扶着像皇太后一样的鹿一月,前呼后拥的坐上了主位。

    和预想的一样,开场的第一句,就被梁莹莹给打断了。

    当着所有股东的们,她直接把二夫人‘死’时的照片,全部放在投影仪底下,指责我是杀人凶手,而梁支齐却是幕后主使。

    不止是如此,更爆出梁支齐身为政府官员,私生活严重有问题。

    种种职责下,又直指鹿一月,“对,就是她,她的钱来路不正!!”

    董事大会上,梁莹莹站在投影仪前,慷慨激扬的斥责梁支齐及鹿一月,并指着会议桌尾端的梁美萍说,“我知道,我呢,只是一个人微言轻的小总监,这样口出狂言,你们一定不信,那就请梁美萍女士给诸位出示一下他们两个人,是如何的以黑吃黑,利用于氏来洗钱的!!”

    这一刻,梁莹莹的目的已经很明确:揭露梁支齐和鹿一月的罪行,要诸位股东看看,这两人人后究竟是怎样的卑鄙。

    如果没猜错的话,罪行揭露后,跟着就是各种账目的对比。

    于股东们来说,前者并没有切实的影响到他们的利益,也仅仅是站在正义的角度,来发泄发泄,但后者就不同了,克扣了原本属于他们的分红,那就是罪不可恕。

    重新投票选举,适合掌管梁氏的董事长,也就为时不远。

    却也在这时,‘砰!’会议室大门被踢开,迎面走进来的制服刑警,让在场的所有人为之一怔。

    一家公司,像这样最高级别的董事会,按理说保密级别是最高,同样门外的保安也该把好门户,不能任人打扰或记者混入。

    参加会议的所有人,更是在进入前,早早的关机。

    现在不止刑警来了,身后还跟了两名扛摄像机的记者,不呆才怪。

    梁美萍最先反应过来,只是不等她收起手里的证据,手快脚快的刑警已经抢先一步控制在手里,“有人举报贵公司公然借董事会,当众吸毒!!”

    黄赌毒,可谓是禁品,不管在哪个城市,哪个公司或个人。

    鹿一月身为公司法人,第一个起身,证明般的开口,随刑警在会议室里翻——言下指意,要是找不到证据,那就不好说了。

    只是鹿一月或许想不到,早在会前我已经提前安置好了。

    刑警也只是挑了挑会议室中间的鲜花,立马有小包的粉末暴露出来。

    一下子,早就各怀鬼胎的股东开始你推我攘。

    为首的刑警可能队长,啪的拍案,“偷税漏税?洗黑钱?当众吸毒?全部带走!!”

    这样的厉声下,鹿一月被一包包的粉末吓傻了。

    还是梁支齐幽幽的站起来,一副高高在上的架势,“偷税漏税?你有证据?洗黑钱?他们都是守法的好公民,还吸毒?如果真要吸的话,你以为会这么整齐?”

    “原来是梁局呀!”刑警队长颔首,从公文包里拿出举报信和逮扑令!!

    具体上头都写了些什么罪名,因为我距离较远,看不太清楚,但梁支齐的那张脸,唰的惨白了,他盯着刑警手里的东西,急促的喘气。

    鹿一月咋咋呼呼的,“老爷老爷,你身体不好,你可千万不能动气呀!”

    我冷眼瞧着,已经吃了好久VC的梁支齐,看他是怎样的愤怒。

    他涨着红,好像意识到了什么,狰狞的看着在座的所有人,“是、谁!”

    “……”

    “是谁举报的,给我站出来!!”

    低吼下,董事会现场,一片死寂。

    看着梁支齐瞪眼,那颤抖的双手捂向心脏处的时候,我麻木的看了梁鹿一眼,浅笑的站了出来。

    余光里我感觉梁鹿的身影好像在摇摇欲坠,内心并没有期待依旧的舒爽,相反满是压抑,迎向所有的目光,我痛并快乐的说,“是我!”

    鹿一月,“你说什么?”

    梁鹿紧紧的盯着我,没说话。

    梁支齐踉跄了两下,“你,你……”

    我打断他,笑道,“对,是我!”

    顿了顿,我越过梁支齐看向在座的众位,“我是梁支齐的三姨太,我本身的存在,就是他私生活混乱的证明,而且我在梁家生活的这段时间里,亲眼见证了梁氏的确偷税漏税,梁支齐也的确杀人,而梁美萍的于氏,也的确洗黑钱,还有梁……”

    “噗!!”我话没说完,向来自负的梁支齐,急血攻心的倒去。

    站在他身旁的鹿一月一怔,甩手给了一直没发声的梁鹿一巴掌,“你作的好孽!!”

    梁鹿怔怔的,是被人提醒,才知道找手机,拨打救护车。

    那些围在梁支齐周围的人,更是七手八脚的把他弄到会议桌上,不停的呼喊着他的名字,投影仪那边梁莹莹已经傻在那里。

    梁美萍则是不可思议的看着我,以她的表情,可能是想杀死我,只是碍于刑警在场,只能狠狠瞪眼。

    片刻后,听到了梁支齐虚弱的声音,“你、害、我、为什么!!”

    “还想骂贱人,对吗?”我忽然长长松了口气,等待着大仇得报时的快意,可是它像过站的火车,一直迟迟的不上身,我机械的像木偶,“我的真名,叫做落卿溶。”

    梁支齐的脸色,再一次惨白。

    我看着窗外的蓝天,说,“是,临市前任一把白飞的丈夫,他就姓落,可能大家都不记得了,原本呢,他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有爱做梦的女儿,天真烂漫的儿子,可!!!”

    我猛得转身,直接狼狈不堪的梁支齐,“可是因为你,就是你,毁了他们的家,让男主人因为救儿子,而活活的烧死在自家的别墅里,而当事人更在飞藏的途中,惨死!”

    听到周围响起了,阵阵倒抽凉气的声音。

    我看着会议室的摄像头,像是看到了死样的亲人,莞尔而笑,“我所说的一切,全部都是事实,我愿意出庭作证,更愿意提供一切的证据!”

    说完,我不再看梁鹿一眼,在门外响起急促的脚步声时,来到刑警面前,“我愿意跟你们进警局,接受调查,直到真像大白!”

    “你,你——”身后传来的,不是梁鹿的声音,而是梁支齐。

    我站在刑警队长跟前,侧身看着他愤怒交加,已经涨红得不像样的脸颊,补充道,“对,我就是你故人,被你害死的故人之女!”

    “……”

    “也就是前任市长白飞的亲生女儿,落卿溶!”

    “……”

    “我之所以做你的三姨太,等的就是今天!我就是一个向你讨债的苦命女!”

    看着梁支齐摇摇欲坠的身体,我缓缓的拿出,昨天晚上他给我本该吞下去的药丸,“梁支齐,你以为有了这个,就可以控制我?你……”

    我话没说完,梁支齐再受不住刺激,重重的仰下去。

    梁鹿脸色很不好,本能的搀扶梁支齐,而鹿一月更是充满杀气的看着我,还有梁支齐的一些亲信们,好像我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一样,纷纷指责着。

    一下子,整个会议室乱了。

    纷纷的,有些股东人想朝门涌去,是我身旁的刑警队长,持枪朝空,砰的一枪后,“梁支齐送医,其他人全部带回警局,接受审问!!”

    我知道,只要回警局,他们必查尿液,所以临押走前,我逐一看了看在座所有人跟前的杯子,差不多每杯少了清水。

    而那些清水里加了特殊的东西,不会上瘾,却能查出尿液不对……

    “溶溶!!”

    转身的一瞬,我听到了属于梁鹿的呼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