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003章 染血银针
    003章 染血银针

    因为炎热的夏季还没有过去,张欣然只穿着一件单薄的白色连衣裙。

    此刻,她被秦风揽住柳腰,能够清晰地感受到秦风手掌传来的热量,宛如被电流击中,娇躯先是一颤,而后像是一张拉圆的大弓一般,紧绷在一起,一动也不敢动。

    夕阳映照着她那张迷人的脸庞,让人可以清晰地看到,她的脸上充斥着震惊与紧张!

    原本,她只是以为秦风在开玩笑,却没有想到,秦风竟然是个实干家,不等她开口,便直接揽住了她的柳腰,完全不给她开口和反抗的机会……

    “魂淡,放开欣然女神!”

    “玛德,我想杀人!”

    眼看心目中的女神被秦风揽住柳腰,直播间里的粉丝们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似的,直接炸毛了。

    呼!

    呼!

    与此同时,两名黑衣大汉,不约而同地冲向秦风,速度极快。

    “那个混蛋死定了!”

    “立帖为证,如果那个混蛋不被暴揍,我直播日电风扇!”

    看到两名黑衣保镖冲向秦风,直播间里的粉丝们一个个磨拳擦掌的,感觉像是自己要动手暴揍秦风一样。

    与此同时,秦风第一次将目光投向两名黑衣保镖。

    就一眼。

    却让两名黑衣保镖停住了身形!

    他们像是两辆急速行驶的汽车被踩下了刹车,双脚与车厢地面摩擦,发出一阵轻响。

    因为,他们意识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张欣然在秦风手上,若是他们轻举妄动,秦风对张欣然不利怎么办?

    “放开欣然小姐,否则,我保证,你无法走出这节车厢!”

    两名黑衣保镖站在距离秦风不到一米的地方,目光如刀一般盯着秦风,眼中杀意毫不掩饰。

    “美女,我说过不喜欢被围观。”

    秦风没有理会两名黑衣保镖的威胁,甚至没有再去看两人,而是依然揽着张欣然那性~感的小蛮腰,“这就当是一个小小的惩罚吧。”

    话音落下,秦风轻轻在张欣然的蛮腰上拧了一下。

    “啊……”

    人生第一次与男人亲密接触的张欣然,原本十分局促不安,此刻被秦风拧腰,顿时惊呼一声,浑身剧烈颤抖,俏脸瞬间变得绯红一片。

    嗯?

    与此同时,秦风的余光忽然看到一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出现在车厢入口,微笑着朝这边走来。

    这个发现,让秦风眼神一凝!

    凭借记忆,他可以肯定,中年男子之前没有在车厢里出现过。

    而且,他敏锐地看到该男子在行走过程中,步伐很轻,频率很快。

    这不是一名商业人士该有的表现!

    “咻——”

    就在秦风觉得不对劲的同时,一道轻微的破空声响起。

    一枚银针划破空气的阻力,宛如一道银色的光芒,瞬间射中了一名黑衣保镖。

    嗯?

    秦风瞳孔微微收缩,他清晰地看到中年男子手腕上戴着一块特制的手表,手表上有一个小孔——银针是从小孔里射出的!

    噗通!

    黑衣保镖身子一颤,像是喝醉了一般,身子摇摇晃晃,尔后应声而倒,直接昏迷。

    危险!

    另外一名黑衣保镖看到同伴倒地,意识到危机,连忙转身,箭步上前,将张欣然挡在身后。

    “咻!”

    破空声再次响起,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再次摁下特制手表的按钮,银针呼啸而出,射向第二名黑衣保镖的喉咙。

    第二名黑衣保镖几乎下意识地侧头躲闪,但想到张欣然就在身后,右手顺势一挥,手掌摊开,宛如一扇门户,拦在张欣然的前方。

    “噗!”

    银针穿透了第二名黑衣保镖的手掌,鲜血狂飙,浓烈的麻醉剂立即通过血液蔓延他的全身。

    他像是风中的小草,身子一阵摇曳,却凭借坚强的意志,不让自己倒地,同时扭头,满是担心地看向身后。

    显然,他知道,银针虽然速度减弱了一些,但身后的张欣然绝对无法躲闪。

    一旦张欣然被银针射中,即便不是致命部位,侥幸保住性命,也会瞬间昏迷,被对方掳走。

    嗯?

    下一刻。

    黑衣保镖的双眼瞪得滚圆,脸上充斥着震惊!

    因为,顺着他的目光,可以清晰地看到,那根染着血迹射向张欣然的银针被秦风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夹住了!

    “这……这怎么可能?”

    黑衣保镖心中充斥着这样一个疑问,尔后轰然倒在了地上!

    “呼~”

    看到这一幕,中年男子暗自松了口气,完全无视周围旅客惊恐的目光,面带微笑,大步走向了张欣然。

    因为,根据他得到的精确情报,张欣然此次外出,身边只带了两名保镖。

    而刚才,秦风伸手接住银针的一幕,被第二名黑衣保镖的身体挡住了,中年男子没有看到。

    为此,在中年男子看来,他已经解决了两名保镖,认为完成此次任务已没有任何悬念。

    唰!

    看到中年男子走来,张欣然吓得小脸煞白,下意识地扑向秦风,整个人像是触电一般,娇躯哆嗦不止。

    紧张,恐惧……

    她像是溺水之人抓住了一棵稻草一般,整个人贴在秦风身上,紧紧地抱着,完全挡住了中年男子的视线,让中年男子无法看到秦风手中的银针。

    “张小姐,不要幻想他能救你,也不要挣扎,乖乖跟我走!”

    很快,中年男子临近,冷笑着说道,完全没有将秦风放在眼里,“小子,不想死的话,抱头趴在座位底下,当作什么也没看到。”

    “咚!咚!咚!”

    耳畔响起中年男子的话,张欣然吓得喉结蠕动,想说什么,却一个字也说不出口,心跳如鼓,速度极快。

    “我也提醒你,不要幻想逃走。”

    面对中年男子的威胁,秦风做出了回应,他像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语气轻描淡写。

    “呃……”

    耳畔响起秦风的话,张欣然原本颤栗的娇躯,突然一僵,尔后一脸惊愕地看着秦风。

    她虽然在恐惧的笼罩下,下意识地抱紧了秦风,但压根完全没有想过秦风会冒着生命危险保护她。

    尚且连张欣然都这样认为,何况中年男子?

    “你……你说什么?”

    中年男子闻言,先是一怔,像是听到了这世上最冷的笑话,用一种看白痴的目光看着秦风。

    “你这么抱着我,我怎么对付他?”

    秦风没有理会中年男子,而是轻轻拍了拍张欣然的肩膀。

    张欣然下意识地松开双手,然后怔怔地看着秦风站起身,迈出一步,将她挡在了身后。

    望着秦风的背影,张欣然只觉得那魁梧的身躯仿佛一座大山一般,傲然而立,带给了她从未有过的安全感,也驱散了她内心的恐惧与不安。

    嗯?

    秦风这一起身,中年男子立刻发现了秦风与常人的不同,感到了一股无形的压迫感,脸上有恃无恐的表情荡然无存。

    “呃……”

    旋即,中年男子的瞳孔陡然收缩,目光停留在秦风的右手上,准确地说是停留在那根银针上。

    银针被秦风用中指和食指夹着,上面染着血迹,触目惊心!

    虽然银针上涂抹的麻醉药相当于普通麻醉药好几倍的药性,但秦风的手指没有伤口,麻醉药无法进入~体~内,便不会有危险。

    “银针怎么在你手上?”

    中年男子努力地压下心中的震惊,竭力地想让自己表现得镇定一些,但那疯狂跳动的眼角肌肉出卖了他内心的真实状况——紧张!

    “抱头趴在座位底下,或者我一脚把你踹进去,二选一!”

    秦风答非所问,语气毋庸置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