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006章 这事没完
    006章 这事没完

    夜幕降临,霓虹灯的光芒照亮了东海的大街小巷,让这座被誉为东方明珠的繁华都市放缓了节奏,不再像白天那般让人压抑、窒息。

    夜幕下,东海知名的紫园富人区一片宁静。

    与全国所有城市的富人区一样,紫园富人区的房子虽然早在数年前便销售一空,但显得很冷清,偌大的富人区只有不到一半的别墅亮着灯光。

    “老张,我们为什么不和秦风一起去警局做笔录?”

    紫园富人区的一栋别墅里,张欣然换了一身卡哇伊睡衣,冲坐在客厅沙发上喝茶的张百雄问道。

    从小到大,她很少称呼张百雄为父亲,一般都是喊老张。

    “我担心下午的事情让你受到惊吓,所以想让你回来休息,至于笔录,派个人去就好了。”张百雄说道。

    “我这不是没事嘛,而且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了,怎么可能受到惊吓?”张欣然故作轻松地说道。

    “唉……”

    张百雄闻言,忍不住叹了口气。

    虽然他是名震长江三角洲乃至南半国的大枭雄,但依然有人想要他的脑袋。

    这些年来,他遭遇了多次暗杀,他的妻子因此而死。

    而且,其中几次,张欣然也在场。

    这也是他为什么不惜花重金给张欣然雇佣了两名顶级保镖的原因。

    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纵然如此,张欣然依旧差点遭遇了不测。

    “老张,秦风那家伙没有联系方式,而且也没有接你的名片,若是我们一会不去警局的话,岂不是见不到他了?”张欣然问道。

    “你很想见到他?”张百雄反问。

    “嗯?”

    张欣然闻言,先是一怔,而后心头莫名一跳,稍显惊慌地解释道:“他救了我,于情于理,我们应该谢谢他,最不济也要请他吃顿饭嘛……”

    “嗯,这事我回头会安排。”

    张百雄点了点头,眉头却不经意间皱在了一起。

    他看不透秦风,但直觉和理智告诉他,秦风是一个危险的人。

    他不希望自己女儿和秦风走得太近,甚至希望两人今后不要再有交集。

    然而——

    张欣然刚才的反应,没有逃过他的眼睛。

    这让他觉得有些不安。

    十分钟后,张百雄将张欣然送到卧室门口,然后转身走进走廊尽头的书房。

    书房里,佩戴金边眼镜的中年男子早已等候,见张百雄进门,连忙关上门。

    他之前曾与张百雄一起去车站接张欣然,之后便第一时间动用一切关系渠道调查杀手的信息。

    “文墨,调查清楚了吗?”

    张百雄坐到紫檀木打造的书桌前,点燃一支七块五毛钱一盒的红双喜。

    红双喜,这是他从底层厮混时抽的烟。

    如今,他已名震整个长江三角洲,但依然只抽红双喜。

    三十年如一日!

    “大哥,凶手名叫黄伟,外号黄老邪,行事风格很邪性,善于伪装和捕捉出手时机,是国内知名的杀手之一,自出道以来从未失手过。”姓朱名文墨的中年男人语气有些凝重。

    他是张百雄打下江山的元老,如今充当着军师的角色,自然知道张百雄的一些对头,但他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下此狠手。

    “救欣然的人呢?”张百雄又问。

    “只凭照片,暂时调查不到任何信息。”

    朱文墨摇了摇头,表情更加凝重——他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哦?”

    张百雄闻言,微微眯起眼睛,而后掐灭烟头,轻轻敲击着书桌。

    看到这一幕,朱文墨没再吭声。

    因为,他知道这是张百雄的习惯。

    每当张百雄做这个动作的时候,就表明在思考,绝对不能打扰。

    “文墨,你怎么看?”

    几分钟后,张百雄停止敲击桌面,冲朱文墨问道。

    “你和他握手的时候,我观察了一下,他的身体很结实,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双臂比普通人长,骨节很平,而且食指上有明显的老茧。”

    朱文墨回想着见到秦风时的场景,说出了自己的见解,“按照这些信息,我推断他是一名军人。而他能够轻松阻止黄老邪绑走欣然,实力很强,应该是特种军人。”

    “如果是特种军人的话就好了。”张百雄轻轻叹了口气。

    “大哥,你的意思是?”朱文墨心中一动,明白张百雄话中所指,但又不敢肯定。

    “一个把我亲自递出去的名片当作空气的人,要么不知道那张名片的意义,要么是一身傲骨,看不上眼,除此之外,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故意装傻。”

    张百雄说着,忍不住哑然失笑,“人老了,考虑问题难免会复杂和极端一些,但愿我的猜测不会成真。”

    “大哥,要不要派人跟踪、调查?”朱文墨犹豫了一下问道。

    “无论他是哪一种,都无关紧要,毕竟他对欣然没有敌意,不会伤害欣然,没必要打草惊蛇。”

    张百雄摆了摆手,然后语气陡然转冷,道:“倒是有人给我们‘送礼’这件事情,我们不能无动于衷。”

    “来而不往非礼也,请大哥放心,等调查到幕后的人,我会安排人还对方一份大礼!”朱文墨闻言,眼中闪过一丝寒光,冷声回道。

    “嗯。”

    张百雄点点头,又做出指示,“另外,你亲自去一趟刑警队,配合警方做一下笔录,同时再次感谢一下那个秦风,不管对方要不要酬谢,礼节要做到。”

    “明白!”

    朱文墨恭敬领命,退出书房。

    张百雄重新点燃一支红双喜,轻轻吸着,脑海里闪现着与秦风见面的一切。

    ……

    与此同时。

    东海市虹江区刑警大队。

    秦风被没收了背包,然后被带到了一间审讯室。

    “美女警官,做笔录应该不在审讯室吧?”

    秦风步入审讯室,看着高瓦数的白炽灯和下方的老虎凳,扭头,皱眉冲身后的王梦楠问道。

    哐当!

    回答秦风的是一声脆响,审讯室的铁门应声关闭。

    “看样子你经常进警局,对警局的布局很了解啊?”

    王梦楠绷着脸,寒声说道:“既然知道是审讯,那就老老实实地坐在那里,我问你什么,回答什么。”

    “你确定没有搞错?”

    秦风微微皱眉,“因为你们警方的失职,张小姐差点被凶手绑架,我及时阻止,却要被审讯?”

    “我让你坐到那就坐到那,哪来那么多废话?”

    听到秦风的话,王梦楠没来由想起张百雄在车站时质问她的话,眉头一挑,冷笑道:“见义勇为?嘿,你骗骗幼儿园的孩子行,到这里还想骗人?”

    “骗人?警官,我看你是大姨妈来了,要不就是内分泌紊乱。”秦风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啪——”

    听到秦风的话,王梦楠皱眉拍了一下身前的桌子,冷冷道:“我告诉你,不要以为有张百雄保你,你就可以有恃无恐!”

    “我也告诉你,如果你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这事我跟你没完!”

    秦风眉头一挑,态度更加强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