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033章 我不怕得罪他们
    033章 我不怕得罪他们

    夜色如墨,灯火如豆。

    位于东海西边郊区的贫民区里十分安静,偶尔会响起几声狗叫,偶尔会传出低沉压抑的呻吟,除此之外只有汽车飞驰的声音。

    这里居住的几乎都是外来打工的人,他们忙碌了一天,晚上早早便洗澡上床了,大多已进入梦乡,只有少数一些血气旺盛的年轻夫妇会抱在一起疯狂地缠绵,享受着每天最欢乐的时光。

    贫民区,一间廉价的出租屋里。

    杨海国躺在床上,面色发白,浑身发冷,右腿膝盖上血迹已经被清洗,绑着冰袋,高高肿起。

    “爸,我们去医院吧?”

    床边,一名留着马尾辫的女孩,穿着校服,满是担忧和心疼地看着床上的杨海国,哭着说道。

    “刚才王大夫已经帮我清洗了伤口,而且绑了冰袋,消消肿就好了。”

    杨海国蠕动了一下喉结,咽了口口水,润了润干燥的嗓子,声音嘶哑地安抚道:“你去做作业吧,做完作业,早点睡,不用管我。”

    “爸,我明明听王大夫说你的膝盖骨折了,需要动手术,否则伤口一旦感染,需要截肢……”马尾辫女孩留着泪,担忧而难过地说道。

    刚才,贫民区诊所的王大夫来给杨海国处理伤口的时候,她就站在门外,听得很清楚。

    “呵呵……王大夫那是吓唬人的,放心吧,爸没事。”

    杨海国牵强地笑着,试图通过这种方式证明自己没事,让女儿放心。

    而事实上,他自己很清楚,他的膝盖不但骨折了,而且很有可能是粉碎性骨折,如果不及时处理、做手术的话,后半辈子只能在轮椅上度过。

    “爸,家里是不是没有钱了?”

    俗话说知子莫若父,知父莫若女,虽然杨海国已经伪装得很坚强了,但女孩压根不信,而是一阵见血地指出了问题关键。

    杨海国闻言,怒了努嘴,想说什么,但看到女儿那泪汪汪的眼睛,又将到嘴边的话咽回了肚子里,只觉得鼻子有些发酸,泪水瞬间模糊了他的视线。

    他不是不想去医院,而是不能去。

    因为。

    他没钱。

    这些年,他打工除了养活自己和女儿之外,省吃俭用的钱全部供女儿上学了,根本没有任何积蓄。

    甚至,女儿这学期的学费还是他跟楼下的邻居借的,准备用这个月的工资还!

    除此之外,他和孟万银不一样——他并不是东海大学的正式职工,而是聘用的临时工,归属劳务派遣公司。

    临时工虽然也有医保,但报销比例并不大。

    退一万步讲,就算医保全部报销,他也没法去医院做手术——医院都是先收费,后治病的,没有钱,连入院手续都办不了,何谈做手术?

    “爸,我去跟楼下的叔叔阿姨们借钱,借到钱就送你去医院!”女孩擦了擦脸上的泪水,一脸坚决地说道。

    “小樱,不要去了,他们不会借给你的。”

    杨海国轻轻摇了摇头,他唯一的收入来源便是那份保安的工作,如今他被人打断了腿,工作肯定是要丢的,街坊邻居哪还会借钱给女儿?

    话音落下,泪水从杨海国那张沧桑的脸上缓缓滑落。

    他没有伸手擦泪,而呆呆地看着天花板,眼神中充满了绝望。

    他所憧憬的美好未来,被那一棒狠狠地砸碎了!

    “他们会借的!”

    杨樱没有那么多顾虑,反倒是一脸坚定。

    话音落下,她不等杨海国再说什么,便转身走向破旧的房门,抽掉插销,拉开门,走了出去。

    “砰砰……”

    与此同时,楼下传来了敲门的声音,院子里的铁门被人敲响了。

    “谁啊?”

    紧接着,房东大妈的声音响起,语气颇为不悦。

    “你好,我找杨海国。”

    门外,秦风看了眼门牌号,确定没有错后,开口回道。

    “等等啊……”

    一楼的房间里,房东大妈穿着短裤,随手穿了一件衬衣,一边说着,一边走出房间,径直走向院门口。

    而二楼的走廊里,杨樱听到来人是找父亲杨海国的,顿时停下了脚步,紧张而又担忧地看着门口。

    她知道,父亲在东海基本没有朋友,而亲戚都在偏远的乡下,不可能来这里。

    而杨海国虽然告诉她,之前是被汽车撞到了膝盖,但她从街坊邻居嘴中得知,杨海国的膝盖是被人打断的。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她担心打断杨海国膝盖的人又来了!

    哗啦!

    随后,在杨樱的注视中,房东大妈拉开了生锈的铁门,但并没有立即放人进来,而是堵在那里问:“你是杨海国什么人?”

    “我是他同事。”

    院门口,秦风如实回道。

    “同事啊……那你进来吧。他在二楼最里面那间。”

    听到秦风的话,房东大妈让开身子,余光看到了二楼走廊的杨樱,道:“小樱,你爸的同事来看你爸了。你爸他好些了吗?”

    “李大妈,我爸好点了。”

    走廊里,杨樱点了点头,目光却是落在了秦风的身上。

    “唉……好人不长命啊,你说老杨这么老实的人,怎么就得罪人了。”

    房东大妈摇了摇头,然后关上铁门,对秦风道:“小伙子,你走的时候,喊一声,我好关门。”

    “好的。”

    耳畔响起房东大妈的话,秦风的心中充斥着自责,他知道,若不是他下午动手打了黄家伟一个耳光,杨海国或许就不会被连累了。

    自责的同时,秦风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快步冲上楼梯,然后对站在那里等他的杨樱问道:“你爸现在什么情况?”

    “我爸的膝盖被人打断了……”杨樱红着眼,流着泪说道。

    “走,我带他去医院!”

    秦风说着,快步走向最里面那间出租房。

    嘎吱!

    很快,伴随着一声轻响,出租房的木门被秦风推开。

    “小……小风,你怎么来了?”

    床上,杨海国看到来人是秦风后,不由一怔。

    刚才,他隐约听到了外面的声音,但因膝盖疼的太厉害,分散了注意力,听不清楚,并不知道来人是秦风。

    “杨哥,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

    秦风快步走近,看着杨海国那高高肿起的膝盖和苍白的脸庞,一脸自责地说道:“走,我送你去医院!”

    “小风,你不要管我,听我的,抓紧离开东海,否则被他们找到的话,你就死定了……”

    杨海国没有同意,而是如同之前那般提醒着秦风。

    看着杨海国的惨状,听着杨海国的提醒,饶是秦风拥有一颗坚强的心脏,也是浑身一颤!

    他虽然在部队呆了八年,但也知道,当今社会人们都朝“钱”看,亲兄弟、亲父子为了钱翻脸的大有人在。

    而杨海国只是和他认识不到一个下午,便处处为他着想,这样的好人,在当今社会几乎已经绝迹了!

    “杨哥,我已经教训过他们了。”感动之余,秦风如实说道。

    “什……什么?”

    愕然听到秦风的话,杨海国惊得差点从床上坐了起来,结果牵动了伤口,疼得呲牙咧嘴。

    “秦风啊,你太冲动了啊……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意味着什么?”

    杨海国没有在意膝盖传来的疼痛,而是焦急而担忧地看着秦风,“你这是在找死啊……”

    “别人可能怕得罪他们,但我不怕——不要说他们只是东海的富二代,就算他们是燕京的大院子弟,我照样敢打断他们的腿!”

    眼看杨海国始终担心自己的安危,秦风心生感动的同时,沉声说道。

    “呃……”

    耳畔响起秦风霸气的话语,杨海国有些发懵。

    他虽然是底层人士,但也知道燕京大院的子弟指的是什么。

    如果不是感受到膝盖传来的疼痛,他甚至认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然而——

    当看到秦风那一脸自信而又真诚的表情时,心里有个声音告诉他,秦风绝对不是信口开河。

    “走,我带你去找东海最好的骨科医生!”

    秦风不再废话,上前搀扶杨海国。

    “天无绝人之路么?”

    杨海国喃喃自语,声音颤抖。

    这一刻。

    年过四十的他,哭得像个孩子。

    ……

    ……